<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七章 震动不小
    快十一点了,宁红颜回不了寝室,只好跟着管潇潇回家住一夜。

    我就在店老板家凑合了。

    店老板见我一时半会睡不着,就坐过来,递给我一根烟,磨磨唧唧的,总想给我点钱,给了钱,他才能安心。

    一开始我就是气他不跟我说实话,没想弄他的钱,看在他后面都挺实诚的份上,我就把桥上桥下那俩鬼跟他的关系分析了一下,关系不大,但肯定有。

    店老板这才放心了,转而又打听我学道的事,想让我给他看看风水算算命什么的。

    我想来想去,就送给他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店老板知道我有真本事,以为我不跟他多说还是因为没掏钱,于是,他又想给我钱,让好好好给他算算。

    我歇菜,再一次把他给否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爬起来,穿上我那身衣服,先回到寝室换了身干净衣服,才去操场上领跑去了。

    宁红颜和管潇潇一起过来,问了问我的情况,站到队列去了。

    “仙人,昨天晚上大明子来教室没有?”大明子来了,就在我前面站着,我得赶紧找我的人问问。

    仙人笑眯眯地看着我,就我们班的情况来说,他整天看出去通宵已经够出格了,没想到斜刺里杀出一个我,冲在前面给他顶雷,仙人当然高兴了:“他没来教室,但是晚上去查寝了。”

    我一听就知道坏了,自己成海燕了,狂风暴雨很快就到。

    我是提着一颗小心脏跑完了步,队列散开的时候,我特别在教室外面徘徊了一下,反正这顿训斥是躲不过,还是别让大明子把我从教室里再弄出来了,直接来吧。

    大明子好像没看到我一样,一直没搭理我。

    我继续徘徊,心想,是不是主动去找大明子承认错误,这样,下场或许会好一点,但如果大明子没把我当回事,我主动凑过去挨训,两个人好像又都不好看。

    正在我犹豫不决之际,大明子一扭脸,训上了:“你在外边站着干啥?!”

    “啊嗯”我心中狂喜,看样子,大明子是准备放我一马了,赶紧低头,灰溜溜跑到教室里上早读去了。

    早读的时候,我念的文言文特别大声,知道今天早上读英语,但我就是愿意背语文

    早读完,宁红颜和管潇潇一起凑过来了。

    宁红颜是担心我的情况,管潇潇则是在问闹鬼桥的事儿:“哎,昨天晚上到底怎么样了?你把那个无头鬼收拾了?水里还有一个是不是?”

    “嗯,无头鬼没了,那个桥上不会出事了,你回去也想办法跟你家人说说,别让人在闹鬼桥那儿下水,水里还有一个水鬼,下了水会出事的,你让你家人也传传这话,但千万别提我啊!”闹鬼桥的事虽然只解决了一半,但我心里已经放松很多了:“好了,你们两个,以后再也别跟我提这事了,也别出去给我散去,咱们就这样了!”

    我赶紧走了,整天闹鬼不行,整天跟女生混在一起也有损我的名声。

    我跟班里几个男生一起去食堂,操场上走着,不经意就看到了白繁花的身影儿。

    她身上,还带着不人不鬼的阴气。

    自那天夜里在教室外面匆匆谈了几句之后,我就没再去过棺材屋,偶然遇见过白繁花两次,也没有再去找她谈,我感觉,她是知道一些事的。

    既然她知道,又不想让我管,那我就别狗拿耗子了。

    不过,我跟棺材屋老鬼的账得另算,要不然,老三也不会答应。

    老三找了我不是一次两次,就想跟我一起去棺材屋收拾那个老鬼,我好说歹说总算把老三给摁住了,棺材屋的事,先放一放。

    老三不知道白繁花,我却是因为白繁花。

    棺材屋的老鬼放一放,桥底下的水鬼伤不了岸上的人,苏瑾好像彻底好了,算好了这些,我才轻松起来了,跟叉子他们打篮球,跟海生他们去上网,跟郎哥抽烟,跟仙人他们一起研究遭雷劈的,高中生活,总算正常了。

    就像米国一位女明星说的那样,我抽烟、喝酒、骂脏话,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女人。

    我也知道,其实我是个好学生。

    可是,闹鬼桥捉鬼的事,还是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传开了,从我们学校的学生到学生家长都知道了,那天夜里,一个年轻的先生,两次跳到河里,把闹鬼桥上的鬼除了,先生还说,闹鬼桥的水有问题,不能在那儿下水。

    据说,他们把我传的特别神,更把我捉鬼的过程传的特别玄乎,而传的最为传奇的一点,就是我的本事了,人都说,没有真本事的先生是不敢在闹鬼桥那儿下手的,能把闹鬼桥上的鬼除了,这至少得是龙虎山上下来的!

    事情有传言是一定的,因为那天夜里,从我开始在闹鬼桥上折腾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停下来观看,后来我抓着店老板让他去看鬼,引来的人就更多了,再后来,捞手机的解释肯定说不过去,我又留了话,当时围观的那些人,转念一想就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闹鬼桥那儿不能下水,这个话传出去是我期盼的,但把我传成了龙虎山来的小道士,就非我所愿了。

    实话说,班里的同学其它班里的同学甚至城里村里一些人通过各种途径找到我,有的是单纯的看看,有的则是带着嘱托,还有的直接把钱拿来了,这些关注,是满足了我的一点虚荣心的,但这样的名气,我是真不想要!

    有个词儿,叫敬而远之。班里甚至学校里一些同学都对我敬而远之了。如果只是格格不入,我可以扛,可他们已经把我当成另类了,还是神啊鬼啊迷信啊那一类。

    我得到的敬而远之,是有着特别的贬义的。

    身为一个学生,被学校里的其他学生孤立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所以,对于所有来看我找我给钱办事的,我一律拒绝,说得多了,就冷眼相对。

    目的就一个,我想尽快让自己变成正常的学生。

    不谦虚的说,我在闹鬼桥这个事在县城里引起的震动真是不小先生的名气都从县城传到村里去了,其波及范围可想而知。

    我身边几个人,倒是挺理解我的。

    经常跟我在一起混的叉子差生仙人他们,都知道我平常生活里是怎么回事,没太介意。

    老三和宁红颜也终于明了了我的苦衷,被人当成另一类人的滋味确实不好受,继而,也就明白了我一直说不想掺合这事,不是在开玩笑,更不是欲擒故纵。

    苏瑾亲身经历过一些事,知道其中的苦楚,更知道沾上这些事都是没办法的事,真说起来,那些鬼啊神啊的也平常,别人没必要把我们当成什么脏东西之类的,所以,她一直在鼓励我。

    管潇潇就不同了,她完全是凑热闹不嫌事儿大型的,就传言传的最厉害的那几天,她找到我了:“中午我请你吃饭!”

    “嗯?”我一听就知道有事,让管潇潇出血,你可千万得小心,一定有坑。

    “怎么啦?我请你吃饭你还不高兴?!”管潇潇故作平常的样子。

    “算了吧,我自己有饭卡。”

    “不行,你必须去!”

    “说吧,到底什么事?不过我想说明啊,要是找我捉鬼算卦什么的,免谈!”

    “知道知道,不是那些事。”

    “那到底什么事?”

    管潇潇迟疑了一下,终于说实话了:“我把你的事跟我爸妈说了,他们想请你吃饭,就让我来叫你了。”

    “你爸妈为什么?”我真摸不着头脑了。

    “哎呀,没有为什么,他们就是让我叫你去吃饭,你不去也得去!”管潇潇固执地说了一句,走了。

    中午放学,管潇潇不由分说地拉着我,我不想和她纠缠,就答应了。

    到了管潇潇家里,见了管潇潇的父母,他们是把我当管潇潇的同学看的,招待起来也不尴尬。

    主要负责跟我谈话的是管潇潇她爸,谈的我很受伤。

    她爸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得好好上学,考不上大学,可以考虑去当兵,你的身体素质不错,脑子也灵活,当然了,考上了大学也可以去当兵,我们都欢迎!”

    他可能以为这是夸我身体素质好呢,我却怎么想怎么是他把我当成坏学生了,而且是不学无术的那种。

    当时,我也没办法证明,只好忍了。

    吃完饭,管潇潇她爸先去上班了,我急着要走,管潇潇却非赖着我跟她妈呆了一会儿。

    快到点了,我和管潇潇一起去学校。

    管潇潇突然就笑了:“马一方,我妈说你长的帅,怕我被你给迷住了,还让我劝你呢,高中不能谈恋爱,更不让我跟你谈恋爱,说等我们考上大学再说吧!”

    “”我白了她一眼,你别跟我装,咱们俩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么。

    被管潇潇拉到家里戏耍了一番,我两天没缓过劲儿来,冒出来再一打听,闹鬼桥捉鬼的事,总算快烟消云散了。

    但是,白繁花又突然来找我了。

    刚找到定时发布,凌晨一章传好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