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六章 水鬼一战
    “年轻类,你干啥类,这半夜黑家,又能冷?”有一些好事者追到河边,议论纷纷,终于有人忍不住朝我喊了一声。

    选这会儿下水,一则是我不想再冻第二回了,二则我也不担心他们,他们看不到水里的鬼,于是,我就冲着他们喊:“刚才我跟老板干架,那个狗x类把我刚买类手机扔河里了,我得摸摸!”

    “哎呀,你这小孩能不懂事,一个手机值多谢钱,再把你冻毁了,快回家吧!”

    “你买类啥手机啊,现在的手机都不防水,扔水里就坏啦,你还摸它干啥,快走吧走吧!”

    “这年轻类真不懂事,要钱不要命……”

    “真他喵是个傻x……”

    我哪儿知道下河捉个鬼还得搞公关啊,我一说捞手机,河岸上几个好心人就开始劝了,还有几个人笑呵呵的在哪儿骂,骂的真难听。

    草你喵的,信不信老子把水鬼甩你身上去?!!

    我在心里也跟那几个家伙对骂,骂完了,又乐了,因为我想起了一个笑话。

    说是有一天,我在县城里闲逛,冷不丁就看到一块巨大的牌子,牌子上书:文明开放的土尔城欢迎你。

    就这一句话,差点没把我乐疯了,开放就开放,提什么文明,我们县七十多万人,能挑出来几个说话不带脏字儿的,更别说吵架了,那吵起来,一个骂的比一个难听,一个比一个骂的恶劣、下流,离文明差着十万八千里呢,等唐长老取经回来再说吧……

    骂就骂吧,懒得搭理他们。

    河水冰冷刺骨,多留一分钟,我就的多一份罪受,我跟河岸上那些人说了一句,就拿着手电筒往桥底下走,先照了照,桥底下没有水鬼的踪迹。

    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水鬼不露面,我只能在水底下跟他斗,这么冷的天儿,这么刺激的环境,我憋气能憋多大会儿呢。

    来了就是来了,往前走。

    我跳下的位置离桥就不远,走了十几步,就到了我之前摔下来见到水鬼的地方了,再往前走,脚下就不对了,桥底下有个坑,至少能没过我的头顶。

    看来是非在水底下跟他玩命不可了,拼了!

    我咬了咬牙,大口喘了几口气,又在嘴里憋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潜到水底下去了。

    河水浑浊,手电筒有光亮,我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能隐约看到水里的一些杂物,看不到那个水鬼的踪迹。

    桥底下确实是个坑,我潜到水底,离水面得有半米的距离,知道分秒必争,我就快速地往前走,并用手电筒四处照着,寻找水鬼的踪影。

    找了快一分钟,我正好到了桥中心的下面,憋不住了,就想到水面上换口气儿。

    往上游,我得挥动手臂,就顾不上手上的手电筒和三足香炉了。

    就在我快到水面上的时候,一股冰凉如蟒蛇般的东西缠住了我的左脚脚踝,出一股巨力把我往水底下拉,且不说冰凉和巨力,单是那滑腻腻的感觉,就让我毛骨悚然,差点被他拉回水里。

    我憋的一口气已经到了极限,马上回去跟他折腾,非呛死在水里不可,因而,我只能拼命地往水面上游,拼命地挣扎。

    僵持了一刻,脑袋总算伸出了水面,就着冰冷的河水,呼吸了几口。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我还听到了岸上桥上的喊声,大概是说我呛水了,快想办法救人,为了一个手机不值,这年轻类不要命了之类的。

    在水面上抢了几口气之后,我总算冷静下来了,用右脚朝着水鬼所在的地方狠踹了几脚,把左脚抽出来,人就潜到水下,找水鬼玩命去了。

    我在河里头上脚下的下潜,抱着一颗脑袋的水鬼往上冒,都这时候了,还管谁长的什么样啊,正好在水里,我看的也不是太清楚,一咬牙,就朝着水鬼扑过去了。

    水鬼在水里骄横的狠,见我敢朝他扑,他更加愤怒了,马上窜上来跟我纠缠到一起了。

    我一手掐住水鬼的脖子,连手电筒都摁他脖子上了,一手用三足香炉去砸水鬼抱着一颗头颅的手腕,猛然间,感觉到胸口处一凉,低头一看,水鬼的半只手已经插进我的胸口了,他还一直往里掏。

    河水的冰凉加上水鬼的鬼爪子插进我胸口,我就觉得自己的心窝子被冻上了,成了一个冰疙瘩,随即,手脚都开始不听使唤了。

    我的意识,骤然间慢了很多,但仍然咬着牙、瞪着眼,狠狠地用三足香炉往水鬼手上砸,这时候才知道,水鬼的左手已经跟那颗脑袋长在一起了……

    水鬼抓不到我的心窝,也着急了一番,跟着,就抓着我在水里不停的翻身、游动,他是想淹死我。

    冰冷加上晃荡,我被水鬼折腾的真快不行了,有那么一二刻,我都想放弃了,心想,就这么算了吧,死这儿就死这儿。

    但手里的三足香炉,还一直朝水鬼砸着。

    终于,我感觉到砸过去三足香炉突然一轻,原来那地方没东西了。

    水鬼抓着的脑袋被我砸掉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那已经陷入迷茫的灵魂重新注入了一股活力,再一次控制了已经快被河水冻僵、水鬼抓僵的身体,左手松开水鬼的脖子,一抓落在水底的脑袋,终于能往上游了!

    这一段路,就是我最后的挣扎了,水鬼一直在后面抓我的身体、抓我的腿,我一只手拼命地往上扒拉,另一只手狠狠地在水里砸,人是转了个身背对着河岸升到水面上的……

    “扑通!扑通!扑通……”

    不等我呼喊,站在岸边的宁红颜店老板他们都扑通扑通的下水了,把已经快冻僵的我拉到了岸上。

    我一出水面,身体就不停的哆嗦,宁红颜他们把我放下就赶紧给我搓,好像管潇潇带着一个人把那个炉子搬过来了,但没起什么作用。

    我的嘴唇都在哆嗦,能认得清人,却说不出话来,慢慢地认清左边这个是宁红颜的时候,我就放心里,那颗被水鬼抓过被河水冻过又差点放弃的心,重新跳动起来了。

    围过来的人很多,但除了宁红颜他们几个,别人都没敢围的太近,我向外看了看,看到了很多腿,手里,一直死死地抓着从水鬼手里夺过来的那颗脑袋,手电筒还亮着,三足香炉还带着半炉子水呢……

    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宁红颜他们就一直给我搓,管潇潇一个人提着炉子围着我转,不敢靠太近了。

    我在水里跟水鬼缠斗了一分多钟,上了岸,被他们‘伺候’了三分钟,人总算还阳了,能动了。

    “都他喵给我闪开!!!”我被抬到了岸上,脑袋正好是冲着桥头那边的,缓过来时,正好看到那个无头鬼朝这边摸索过来了,怕伤着人,就冲着这边几个人吼了一声。

    我几乎是被冻死淹死了又活过来的,这几个人吓一跳,赶紧闪开了。

    “快扶我起来!”我看到无头鬼朝着这边过来了,赶紧招呼宁红颜他们把我扶起来。

    那几个看热闹的人真是不要命了,被我吼了一声之后,看看后边没有什么东西,就又站回去了。

    正好,就堵住了无头鬼过来的路!

    无头鬼应该是感应到了他的头颅所在,第一次离开了那座桥,朝着我这边过来了,沿途要是碰到什么人,估计没他们的好。

    “让你们闪开!!!”我见那几个人无动于衷,又大吼了一声,挣扎着冲出去了,把这几个人拨拉开,正好,走到了无头鬼的对面。

    无头鬼上来就要掐我的脖子,我赶紧把那颗脑袋塞他手里了。

    无头鬼的手一摸到脑袋,就站在原地不动了,抱着脑袋愣了一会儿,身体就开始颤抖了,然后,他缓缓地把那颗脑袋装到了他的脖腔子上……

    无头鬼一装上脑袋,身上的煞气瞬间就消失了。

    他转了转刚刚装上的脑袋,看了看我,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他就给我跪下了,郑重其事地给我磕了三个头,起身走了,到他该去的地方去了。

    我看着他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就在心里默念起了悟性论,也不知道经念的对不对,反正我是用心超度他的……

    无头鬼的事儿,总算是了了。

    “走吧。”我看这里围着那么多人,不想留在这里让他们当猴儿看了。

    “走走,去我家,抬我家去!”店老板热心地招呼着。

    店老板家也是农村的,一直在城里做买卖,攒了点钱,就在县城边上买了一座小院,算是半个城里人了。

    我被那两个伙计半扶半背地弄到了小院里,脱了衣服,到被窝里捂了一会儿,又喝了一些热汤,才算恢复过来了。

    “麻烦你了,大叔。”算起来,那俩鬼的事儿跟店老板也有点关系,长久下去,肯定对他不好,我超度了无头鬼,也算是帮了他的忙,但还是要表达一下谢意。

    “你谢我干啥,我得谢谢你啊……”店老板也算厚道,但还是担心:“那个无头鬼,你解决了?”

    “嗯,他已经去他该去的地方了,不过,水里还有一个,你想办法把话散出去,别让人在那里下水。”

    “好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