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五章 生前的故事
    我翻到河里以后,无头鬼也没有追下去,转个身,继续在桥上转悠。

    到我抓着店老板来到路口的时候,无头鬼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们,仍然在桥中间的位置来来回回地走着。

    可是,看到无头鬼的人,都吓坏了。

    之前离的远,宁红颜只看到被一个人影掐住了我的脖子,并没有看清楚无头鬼的模样,我喊了一声,她就不敢再往前了,等我从河里爬上来,她又追着回去,再等我抓着店老板的衣领过来,她是二次折返回来,才看清了无头鬼的模样,本来吵吵闹闹担心紧张的一颗心,突然就凉了,手脚冰凉,愣在当场。

    管潇潇一直挺热乎地想看见鬼,之前在小摊上坐着的时候,也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子,等她看到那个光秃秃的脖腔子时,也被吓得不敢动弹了。

    尤其是店老板,他心中本来就有鬼,等亲眼看到桥上的无头鬼时,人都被吓懵了,瘫坐在地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桥上的无头鬼。

    追着店老板过来的两个伙计和一些停下来看热闹的路上,还有被我们几个堵在路上的车上的人,他们是看不到无头鬼的,净在这儿看热闹了。

    无头鬼凶是凶,但没有脑袋,鬼能力总会有些缺陷的,他没注意到我们,是正常的。

    不过人一多,就不敢保证了。

    “你们两个,把他拉起来,架回去。”我冲着店里的两个伙计喊道。

    他们两个没看到无头鬼,只知道老板被吓坏了,刚才还追着我又推又打的,这会儿完全没脾气了,老老实实地扶起他们老板,架回去了。

    “红颜,管潇潇”我知道她们两个都被吓住了,轻轻地叫她们。

    管潇潇突然反应过来,扭头就往回跑。

    宁红颜松了一口气,再不敢看那个无头鬼了,只是小声地问了我一句:“你没事吧?”

    “我没事,走,咱们回去说吧。”我背上有点疼,身上还很冷,毕竟快到冬天了。

    我和宁红颜回到小摊的棚子里时,管潇潇和店老板都在里面做好了。

    “没事吧?”我又问了管潇潇一句,怕她吓坏了。

    “没事”管潇潇虽然害怕,但没那么慌神了,估计缓一会儿就会好点。

    “红颜,你去找点柴火,我得烤烤火”我一身的泥水,冻的直打哆嗦,凭着年轻火气旺能扛一会儿,但坚持不了多久。

    “不用找了,我们这儿就有炉子,我去给你搬过来。”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伙计说,估计,是店老板的亲人。

    我冲着伙计点点头,宁红颜和他一起去了。

    我又看看管潇潇,确定她没事了,才走到店老板面前,叫了几声:“大叔,大叔,大叔”

    “啊”店老板的身体突然抽动了一下,回过神来了,愣愣地看了看我们,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极力央求着:“小兄弟,救命啊,你可一定得救救我啊,他们的事儿跟我没关系,小兄弟,你相信我,一定救救我”

    看来店老板真是吓坏了,慌了神,以为那俩鬼是来找他的。

    “你先起来,起来,大叔你这是干啥”旁边还有几个好事者围观呢,一个我叔叔辈的中年人给我磕头算啥,我赶紧拉大叔起来:“没事儿,没事儿,他们不是找你的,你先起来再说话。”

    “哦哦”店老板听到这话,才敢站起来了,但仍然是苦巴巴地望着我,怕这场祸事牵连到他身上:“小兄弟,你是学道的吧?哎呀,来了两次你也没说,你要是早说了,我也不会这样,你看看我能做点啥,出钱也行,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

    “嗯”他不说我还忘了,问他两次都不透一点口风,早知道水里还有一个,我也不至于被吓个半死,也该他着着急了。

    正好那个小伙计和宁红颜把炉子搬过来了,我搬了个板凳,围着炉子烤起了火。

    “小兄弟,不,先生,你看这事该咋办啊,要多少钱我都出!”店老板以为我是故意拿他一把想多要点钱,就赶紧打包票,说出钱。

    “钱不钱的,咱们先不说了,有些事,你必须得跟我说清楚,要不然”我怕他反应过来,又给我藏着掖着。

    “一定一定,就是”店老板看看这里几个人,为难了。

    我估计,店老板知道的事会让他惹上官司,或者惹来报复,所以,他才憋着一直不敢往外说,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管它身边出了什么事,自己不惹麻烦就行,可以理解。

    我烤着火离不开炉子,就跟宁红颜和管潇潇说:“你们俩先出去一会儿吧,不用害怕。”

    店老板明白我的意思,也让跟着他的两个伙计出去了。

    棚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店老板坐到我身边,很小声地给我讲了讲这两个鬼生前的故事:

    水里死的那个叫小武,就是城里的人,家在城西老街那一块。

    小武是独生子,从小就被父母娇惯的厉害,随着小武慢慢长大,父母那点微薄的收入已经供不上他了,于是,小武就学会了偷东西,后来还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没干什么好事。

    小武不仅偷东西,还好赌,赌桌上的钱哪有数儿啊,久而久之,小武就欠了一大堆债,还借了高利、贷。

    那天夜里,小武就是被追债的人追到了桥上,急了眼就跳下去了,没想到一口水就给呛死了。

    而带头追他的人,就是桥上没头的那个,叫东子。

    东子是县城附近村里的人,此地民风彪悍,从村里到县城打架斗殴的事儿多了,东子偏又是个好勇斗狠的孩子,从小打到大,从村里打到县城,成了一个职业混子,领着一帮人,干的就是讨债的买卖,在道上的名气很大。

    小武死后两年多,那天好像是正月十三,很晚了,东子一个人在老板的摊位上吃饭。

    突然来了一伙人,把东子弄到桥上去了。

    那时候,老板的摊位还不在路这边,就在桥头南边,所以,老板影影绰绰地看到了在桥上发生的事。

    那伙人摁着东子,说东子太霸道、办事不地道,让东子给他们服软,还提了个谁借钱的事,东子不肯,他们就把东子的头摁到车轮底下,再问东子,东子还不松口,他们就开着车从东子头上碾过去了

    我听了他们两个的故事,沉默了。

    等了一会儿,不见我发话,店老板先急了,急的脸红脖子粗,差点没掉泪:“小兄弟,我真的就知道这些了,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千万得救救我,我没害他们,真没害他们”

    “嗯,不关你的事,你先坐着吧。”我心里特别难受,说不出来的一种难受,不疼,但同样撕心裂肺。

    把一个人的脑袋摁到车轮底下,开车碾过去,这是何等的残忍!何等的令人发指!何等的惨绝人寰!

    还有小武的父母,如果从一开始就教小武做人的道理,教他走正道,教他辛勤工作、与人为善。

    这种惨剧,我一辈子都接受不了。

    “老板,有烟吗?”我想抽一根烟,冷静冷静。

    “有有”店老板赶紧把烟掏出来,给我点上一根,继续等着。

    我抽了一根烟,心里总算平静了一点,从感慨转到眼前的事上来了,虽然变成鬼以后,已经不能再按生前的事来判断了,但我想,东子是在找他的头,而他的头正在小武手里,要是我能把那颗头从小武手里要过来,还给东子,东子说不定就能解开心中怨恨,到他该去的地方去了。

    “行啦,你们进来吧。”我看到外面的人越围越多,有人议论纷纷,还有人找宁红颜他们打听,赶紧把他们叫进来了。

    宁红颜、管潇潇和那两个伙计都进来了,外边几个人,好像已经谈到桥上闹鬼的事了。

    “你们三个,赶紧用水洗洗,把眼睛洗干净了,你看不到它们,它们就找不到你。”一下要面对两个煞鬼,我也没自信了。

    管潇潇和店老板赶紧找水洗眼睛,宁红颜却犹豫了:“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儿,放心吧。”如果宁红颜能帮上忙,她跟着也就跟着了,可她根本帮不上忙,我还连累她干什么:“不用担心,我还没娶媳妇呢,不会乱来的,不行我就撤!”

    “”宁红颜这才把眼睛洗了。

    我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脚,没什么问题,身上沾满泥水也无妨,反正我也是先下河去找水鬼,身上干不了。

    佛珠、桃木剑、手电筒和三足香炉都没问题,我就放心了。

    知道了他们的事,心里就有底了,我迈步往外走,走几步,又回头冲棚子里的人说了一句:“你们都见了我,也知道我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我可告诉你们,谁要是敢把我的事说出去,我就让脏东西找他去,不信就试试!”

    封二代迷二代在学校里几个女生之间传传也就算了,我可不想走出一中,火到县城。

    “知道,知道。”店老板和两个伙计都赶紧答应。

    我低着头走出棚子,快步走到河边,扑通一声,跳到河里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