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四章 鬼桥双煞
    “哎,马一方,咱们今天晚上就去吧?”

    “……太快了吧?!”

    “嗯~快什么呀,人家好不容易把东西弄来,咱们去吧!”

    “呃,其实我还是挺纯洁的……”

    “知道,知道,走吧……”

    “那……”

    管潇潇不知道从哪儿真的就弄来了‘牛眼泪’,非要拉着我去打无头鬼,你说这事弄的。

    帮头儿那边杳无音信,棺材屋暂时又去不了了,苏瑾那边也没有再出什么问题,无头鬼就成了我最大的心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了。

    不过,这一阵我的日子过的糊涂,宁红颜正对我‘严打’呢,我得叫上她。

    “哟,你还挺会过日子的么?!”管潇潇话里话外都有些不快,有点排斥宁红颜。

    “你不懂!”反正管潇潇跟我的关系也不一般,我就懒得跟她解释了。

    我过去叫了宁红颜,下午放学一起行动。

    到放了学,我回寝室拿家伙什的时候,我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上老三。

    想想还是算了,老三一直惦记着棺材屋的事儿,那闹鬼桥上的无头鬼又格外的凶,还是我自己来吧。

    一早我就说了,鬼有成阴的成煞的,成了煞就特别厉害,这可是层次上的差距,据我判断,无头鬼比任萱萱养的那个鬼小妹还要厉害一些,虽然我最近有些长进,但真没有多大的把握。

    于是,我把法宝袋子里能带的东西都带身上了,主打不变,三足香炉。

    我拿了法宝遮遮掩掩地从寝室出来,到学校门口汇合两个女生,然后,一起朝着闹鬼桥去了。

    路上,我问了问管潇潇的牛眼泪是怎么来的。

    管潇潇说,她一直惦记着牛眼泪呢,就回了几趟农村老家,总算赶上一家杀牛的,主人拿着刀要杀牛,那头牛就流着眼泪跪下了,看的周围的人都长吁短叹,主人握着刀始终下不去手……牛眼泪就拿到了。

    “那那个人到底杀牛没有!?”我和宁红颜同时发问,尽管不在场,我们也很不忍心。

    “没有!”管潇潇很不喜欢我们俩这么同步,故意炫耀似的。

    “哦……”我和宁红颜这才松了一口。

    管潇潇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跟着又来了一句:“不过,那家人把牛卖了,让别人杀去了!”

    “……”我和宁红颜又都难过。

    到了南头十字路口,杀牛的事儿才算过去了,我们三个坐到小摊上,吃晚饭。

    到了付钱的时候俩女生很统一,你来。

    我来就我来,正好可以跟老板说两句:“老板,你天天晚上在这里摆摊,不害怕啊?”

    “我害怕什么啊?”店老板一脸不快,以为我是来找茬的呢。

    “这个桥头上不是闹鬼么,你没看到过?”我敢惹无头鬼,但真就惹不起店老板,语气缓和了许多。

    店老板明显是心虚了:“都说有,反正我是没看到过。”

    “那你在这里看没看到过很邪乎的事儿?”我总觉得这店老板一提起桥头上的鬼就躲躲闪闪的,像是知道点什么。

    “没有没有,你是干啥的?你是学生吧,学生不好好学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店老板绝对是恼羞成怒,要是他真要见义勇为管我不好好上学的事儿,他就该说说两个女生。

    可是,他只是躲开了。

    我看也问不出什么,就回到两个女生身边坐着。

    “怎么了?”宁红颜看到我跟店老板吵起来了,不明所以。

    “没事儿,他在这儿干了七八年了,肯定知道点事,我问他,他不说。”成了煞的,一般都是怨鬼,店老板要是告诉我点事,说不定我就把无头鬼的怨恨解开了,可店老板偏偏不说。

    管潇潇在一旁看的仔细,突然问宁红颜:“你也见过鬼啊?”

    “没有,你以为人家红颜跟你似的!”我知道宁红颜诚实,又不愿意让她也惹上‘封二代迷二代’的麻烦,赶紧替他说了。

    “哎呦,看你护的紧的,我又没怎么……”管潇潇生气了。

    我也不管她,不一会儿,她又和宁红颜聊起来了,话里话外都是冲着我,有酸味儿。

    等一会儿,天黑透了,我就把三足香炉拿出来,准备着。

    见我亮了家伙,管潇潇就急着给自己和宁红颜抹牛眼泪,我马上制止:“慌什么啊,等会儿他出来了,我说一声,你们再抹。”

    “哦……”管潇潇这会儿就老实多了。

    七点多了,无头鬼还没有出来,店老板瞄了一会儿,可能发现了什么,就想撵我们走:“哎,你们三个,吃了一顿饭,坐的会儿也不小了,该回家回家吧!”

    “坐会儿不行吗?又不耽误你生意!”管潇潇是城里的,人横,话也横。

    店老板看了看我,不说什么了,估计他看出来我是干什么的了,不想惹麻烦,也不愿意惹我们。

    我是真想把老三叫来,收拾他一顿,看他说不说。

    再等,时间就长了,两个小时之后,九点多,闹鬼桥上终于有动静了。

    我看到有人影在桥上晃悠,就知道是他了,犹豫了一下,才告诉她们:“红颜,管潇潇,你们一定要记住,不管那边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过去,你们过去了,我只会更危险,记住了?”

    “记住了!”管潇潇认真地点点头。

    我看看宁红颜,知道这时候她不会听我的,如果我真有危险,她还是会冲过去的:“现在,你们把牛眼泪抹上吧,不用抹那么多,不管看到什么,别动也别乱喊,就在这儿坐着。”

    管潇潇都顾不上答话了,跟宁红颜相互往对方眼睛上抹着牛眼泪。

    我拿上三足香炉,稳了稳心神,朝着无头鬼过去了。

    走到对面路上,我又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法宝,摸了摸兜里的手电筒,确定无误,才舒了一口气,朝着无头鬼过去了。

    我快步走到桥头上,朝着站在桥中间晃悠的无头鬼瞄了一眼,嗯,还是这么瘆人。

    跟着,我就在心里默念起了悟性论,想的是,既然悟性论没鬼都能招鬼,这面前就立着一个呢,我一念,肯定能吸引无头鬼的关注,其效力,应该相当于捉鬼圈的流行歌曲,对面的无头鬼看过来……

    果然,我一念悟性论,站在桥中间的无头鬼就蹭一下转过身,看……呃不能说他看着我,他都没有头,拿什么看啊,对着我。

    我捉鬼,走的都是原始路线,一言不发,上来就打!

    更何况对面这位,已经成了煞,成了煞的东西,一般都是非灭不可的。

    无头鬼应该感觉到了我是干吗的,但人家可不管我是干吗的,上来就要拧我的脑袋。

    我之所以选择的正面对敌而不是偷袭,怕的就是自己看到他那光秃秃的脖腔子以后,会心生惧意,好在我已经有了勇气,此刻又情况紧急,看了一眼之后,怕就顾不上了,你死我活更重要!

    无头鬼上来直抓我的面门,我侧身躲过,抡起三足香炉朝他……肩膀上砸了过去,‘砰’一声,我把无头鬼砸了个踉跄,他反身一抓,从我的腰身里划过去了!

    嘶……好冷,他那一抓虽然没有伤害我的身体,却抓去了我的能量,这东西,应该就是‘阳气’了吧。

    我知道这样的伤害或许更危险,就把腰上的桃木剑往上提了提。

    再上。

    “砰……!”

    无头鬼成了煞,不仅比一般的鬼飘渺的多,也灵活的多,一脚踹在我的胸口,把我从桥这边踹到桥那边去了,后背还在栏杆上撞了一下。

    因为我身上带着法宝,他的脚才能踹到我,要不然,他又得踹我的阳气。

    无头鬼在桥上晃悠的时候看着不怎么样,一旦动起来,就可以知道他的厉害了。

    我背倚在栏杆上,还没反应过来,无头鬼就快步冲到,一双鬼手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真就是要把我的脑袋硬生生撕下来!

    我拿着三足香炉狠砸无头鬼的身躯,可他就是不肯撒手……

    挣扎了没一会儿,我的脸就涨的通红了,知道三足香炉不顶用了,就伸过腿,蹬他的身躯,扭头看到宁红颜往这儿跑,就朝她喊了一声:“不要过来!”

    之后我猛的一发力,从无头鬼双手之间挣脱,翻到河里去了。

    天儿不是很冷,河里还没结冰,我从桥上砸到水里,翻了个身,就没事了,从水里往上起的时候,赶紧去摸兜里的手电筒,桥上有光亮,我能看到无头鬼,这里可不行。

    我站起身,河水刚到我的胸口,手电筒一举,真是吓我的肝胆俱裂——在我的正对面,还立着一个鬼,他跟我差不多高,但河水只到他的腰身,关键是,他自己有脑袋,他的手里却还掐着一颗鬼脑袋!

    原来水里还有一个鬼,也成了煞……

    我拼了命地往岸上爬,爬到岸上,仓惶逃离这里,急匆匆跑到对面小摊那里,顾不上宁红颜的问话,一把夺过管潇潇那瓶牛眼泪,打开了,又过去揪住店老板的衣领,把牛眼泪往他眼睛上倒,倒完了之后,我疯狂地拉扯着店老板,不管路上来往的车辆,径直把他往闹鬼桥上拉。

    “你干什么,干什么……”店老板吓坏了,一直挣扎,跟他干活的两个人也过来帮忙。

    我不管他们的扭打,只把店老板拉到路这边,冲他吼了一声:“你他喵好好看看,桥上那是什么!!!”

    店老板只看了一眼,就脸色煞白,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凌晨更一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