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二章 一个女鬼
    这可真是衙门口朝南开天下乌鸦一般黑漫道小民度命难不见青天只见官……大明子,你把我的短刀还给我!!!

    本来我带着老三跟棺材屋里的老鬼打了个平手,心情还挺不错的,刚回寝室就被班主任给收拾了,心里那个别扭啊,像早饭吃到了久违的虫子一样恶心,不是一回两回了。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到操场上站队跑步去了。

    早读的时候,教室里太吵,睡也睡不好,我就熬到早读完,趴桌子上睡了。

    “……班主任叫你呢!”睡梦里,有人推我,还叽叽喳喳的说话,别的都没听清楚,就一声班主任把我惊醒了,醒了还打了一个激灵。

    “嘻嘻嘻嘻……”苏瑾来了,提着刚买的早饭,正和宁红颜站在一起冲着我笑呢。

    我知道她们是故意吓唬我,就又趴到桌子上了:“你们走吧,我得睡觉。”

    “又跑出去通宵了你?你还有功啊你,人家苏瑾特别给你买了早饭,来看你的!”宁红颜自觉责任重大,不仅监管我的身体,还督促我好好学习,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

    我就算有再大的火儿,冲着宁红颜也发不出来,只好坐起来,看看她们。

    苏瑾也察觉到了,宁红颜的火儿不全是因为我去通宵,就把给我买的早饭放下:“红颜,这是你们家的事儿,你看着他吧,我走了。”

    宁红颜很受用,就是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算是明白了,宁红颜对我和其他女生也是围追堵截的招儿全招呼,比棺材屋里老鬼都狠。

    我强忍着一股心酸把早饭吃了,心里骤然响起了国歌的调调儿,起来反抗吧,受苦受难的男同学们,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一定能打倒彪悍的女汉子们……

    其实,昨天夜里在树上,我也睡了一会儿,上午上课的时候就强忍着没睡觉,就班空的时候休息那么一会儿。

    到了大班空的时候,我察觉到管潇潇在那儿蠢蠢欲动地要过来,赶紧趴桌子上睡了。

    管潇潇过来,肯定是问无头鬼的事儿,我累了,真累了……

    昏昏沉沉地熬了两节课,到中午放学的时候,管潇潇还是找来了:“你昨天夜里去通宵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改天咱们俩一起去!”

    “嗯嗯……”我答应着,要走。

    无头鬼在我心里可是个疙瘩,但是我又知道,就算带上三足香炉,也不一定能把他怎么样,在收拾了棺材屋里的老鬼之前,我不能出事。

    要是这段时间里,无头鬼害了人,账就得记我头上。

    我的心累了。

    “马一方,你老躲着我干什么!”管潇潇却不依不饶,追上来,不怀好意地一笑:“你是不是怕宁红颜收拾你啊?你就那么怕她!?”

    我跟宁红颜的关系,一句话两句话的跟她也说不清楚,就说道:“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别给我乱传就行……我得回寝室睡觉了。”

    “你等等!”管潇潇还是不撒手。

    我回头看看她,怎么滴,你要跟我一起去啊?

    其实,我是了解了管潇潇以后,就没怎么把她当女生,她自己也不喜欢当女生。

    “我请你吃饭,去吗?”管潇潇柔情蜜意地问。

    吃饭?她不提这事我还忘了,上次她吃了我一顿,我得吃回来:“那走吧。”

    “马一方啊马一方,你看看你小气的样儿,我一说吃饭,你就去了,刚才怎么不说啊?!”管潇潇马上翻脸。

    哼,别跟我来这一套,换别的女生,我才不会这么干呢,你,别想跑!

    我是硬缠着管潇潇让她请我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她给我来了个‘美人计’,什么温柔似水啊安安静静啊小女子家家啊的招儿全使出来了,我有点迷糊,但最后还是扛住了,就是要吃你一顿!

    管潇潇没辙了,老老实实地付了钱。

    “哎,马一方,我都请你吃饭了,你该跟我说实话了吧?”管潇潇的东西,从来没有白给的。

    “实话,什么实话?”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以为她要问我跟宁红颜的事儿。

    “你老实跟我说,昨天夜里跟我去闹鬼桥,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管潇潇挺贼的,回头想想,就知道昨天夜里我的反应不对了。

    我好心不想吓着她,她还来劲儿了:“我看见鬼了,你想看看吗?”

    “真的吗?那我……”管潇潇犹豫了一下,竟然说:“我想看,你教教我吧,怎么看!”

    她是认真的。

    我也忘了是哪儿看的了,说是牛眼泪或者椰子水涂在眼睛上能看见鬼,就拿这儿用了:“想看啊?那你想办法去弄点牛眼泪吧,要不然,你还真没长那双眼睛!”

    “牛眼泪……”管潇潇开始盘算了。

    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会儿,我就想着赶紧回到教室里补一觉,我走管潇潇就跟着,一出饭店,她竟然又用双手把我胳膊揽住了。

    我吓一跳,赶紧把她的手甩开了:“你干什么,这大白天大街上,被人看到……”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管潇潇真就轻蔑地瞟了我一眼。

    我算是服了,她是真没把自己当回事。

    但我不能苟同,她不把自己当女生,别人是会把我当流氓的,搞不好抓住就是一顿揍。

    我躲管潇潇远远的,她就非要抓我的胳膊,一直追到了学校里,她才老实了。

    一起回到教室里,管潇潇很得意。

    我懒得理她,趴桌子上睡了,到了下午大班空的时候,我去找宁红颜解释了一下,跟管潇潇在一起是因为闹鬼桥的事儿。

    “那你在哪儿看到鬼了?”宁红颜也挺好奇。

    要是也跟宁红颜说没看到,她肯定怀疑我跟管潇潇的关系,我们俩是哥们,只有我们俩自己知道不行啊,于是,我就如实说了:“嗯,那桥头上确实有个鬼,不好对付。”

    “你要去对付那个鬼吗?”宁红颜首要还是为我担心。

    “嗯。”我又点了点头:“听说桥头上每年都得死一个,我看到了那家伙,不能不去,不过你放心,我会准备好再去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宁红颜其次就是要排挤我身边的其他女生了。

    “……”我有些感慨,爱情这档子事也挺猛啊,为了我,宁红颜真是豁出去了,连鬼都不怕了。

    回到教室里,我老老实实地上了两节课,怕失眠,晚上两节课也没敢再睡。

    到了第三节自习课快放学的时候。

    “马一方,有女生找!”窗户边余辉那小子真操蛋,有人找就有人找,非喊什么女生找啊。

    看来,我在班里真是出了名了,余辉一喊,班里的同学都扭头看我,然后看着余辉,一阵哄笑,余辉这厮笑的最开心。

    当然,也有很厌恶的,以至于后来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都没人相信我是凭自己的本事考的。

    我们学校考试排座是按全校排名的,有一次,我恰巧跟我们班里一个同学前后座,刚坐下他就问我,你是替谁考的?

    我无语,但一点儿都不亏心,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就是好。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红着脸低着头走出了教室,到走廊上一看,我靠,台阶下面站着一个女鬼!

    “你是叫马一方吗?我叫白繁花,是十六班的。”女鬼自我介绍一下。

    嗯???

    我仔细一看,这个女生身上确实阴气沉沉,根本不是活人该有的气息,可她又说她是十六班的女生……看着她怎么有点眼熟啊?

    想起来了,她就是住在棺材屋里的那个女孩儿!

    那么说,她身上的阴气,是因为住棺材屋里住的,这样的话,我和老三做的事就有意义了:“我是马一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哥哥说,昨天夜里看到你去我们家了,他说,以后你不要去了。”白繁花明明是来‘撵人’的,语气还那么温柔,低着头,摆弄着衣角。

    她哥哥?就是那个老鬼呗!看他那模样,至少得五十了,当她爹还差不多,怎么会是她哥哥!?

    “那个,是你哥哥?”我很诧异,不敢相信。

    “嗯……”白繁花低头答应着,很小声,抬起头,又很温柔很安静很含情脉脉地说了一句:“你以后,能不能不去我家了?”

    “你知不知道……”

    “叮铃铃叮铃铃……”

    我正说到这里,放学铃响了,教学楼里起的嘈杂声把我的话打断了,但还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白繁花,她,又是怎么回事?她知不知道她哥哥在害人?知不知道自己住在棺材阵里?知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

    白繁花冲我笑了笑,走了。

    同学们都急着往外走,教室里的灯光也延伸不了那么远,人群一乱,一转眼我就找不到白繁花的身影了。

    回到寝室里,我还在想着,白繁花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究竟是人还是鬼……

    很奇怪,很少做梦的我当天夜里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我光着脚走在村子外面那条路上,明明是大白天,我却举着一盏油灯找我的家人。

    这个梦,又预示着什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