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一章 你……有纸吗
    “怎么办?”老三跟着我被十几个活死人围追堵截了一路,郁闷极了。

    我反而没有那么急躁,停下来算了一下,这树林里乌漆墨黑的鬼打墙,另有十几个活死人追着我们玩命,出不去也打不过,那就得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了,而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从几何学上说:上树!

    一开始我们进来的时候,头顶上还能见到点天光,林子里的巨口棺材散了黑雾以后,整个林子里都黑雾弥漫,往上看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我觉得这个林子的‘生路’,就在上方。

    所以说,思路很重要,我们这回是以空间换取时间。

    “老三,上树!”我拿手电筒给老三照了照,让他选一棵树。

    “嗯!”老三茅塞顿开,看好了身旁一棵a4直径的树,蹭蹭蹭爬上去了。

    我可没有老三这野猴似的本事,收好三足香炉,嘴里咬着手电筒,跟个小熊似的扭着往上爬,速度快慢的,反正是在围过来的活死人抓到我的脚踝之前爬上去了。

    我跟老三在一棵树上,老三爬的快爬的高,我爬到三四米高一个树杈上时,就停了一下,两腿盘着树枝,转个身子抱住树干,把嘴里叼着的手电筒拿下来,往下照了照。

    下面聚集了十几个人活死人,正推推搡搡地要往树上爬呢。

    他们要是会爬树,我和老三可就危险了,因而,我也不敢躲开,就骑在树枝上,用手电筒照着他们,看他们到底能不能爬上来。

    这些活死人就跟提线木偶一样,主人让他们到哪儿他们就得到哪儿,扎在他们身上的长钉,本该是他们爬树的工具,可是他们真没有那么灵活,稍一用力,他们的长钉就扎到树身里了,拔都拔不下来。

    不一会儿,已经扎树上三个了,其余的活死人都堵在那儿,使劲把那三个往树上摁,似乎是想催促他们三个往上爬,但他们越摁越结实。

    僵持了一会儿,又有活死人踩着他们三个往上爬了,但他们一挨着树身,就离不开了,钉子扎的忒结实。

    活死人在地上挺厉害,上树也就这点本事,我看的清楚,他们最多能再往上摞一个人的高度,我再爬上去点就是了。

    我把手电筒叼在嘴里,继续往上爬,爬的时候还想了,这些货肯定不是猴子请来的救兵,猴子请来的救兵,能不会爬树么?!

    我爬到了一个更高的树杈上,故技重施,又拿着手电筒往下照了照,果然,他们都爬不上来了。

    “四儿,下边怎么样了?”老三好不容易躲个清闲,真到树梢上看风景去了。

    我所在的这个树杈,离地面至少五六米高,往旁边看看,已经能看到天光与黑雾的分界了,这样我就更放心了,就算那些活死人爬上来,出了黑雾,说不定他们也会‘失灵’。

    他们,一定是被那个老鬼以邪术控制着的,术也好,阵也好,总有一些局限!

    “没事了,那些活死人爬不上来,都钉树上了,呵呵。”我拿着手电筒往上照了照,还没找到老三的身影:“老三,你爬那么高干吗?显你有本事啊!”

    “马老四,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老三所在的树枝上一阵晃悠,看样是真生气了:“你这次把我叫来,是不是来让我抗雷的?从咱们进来,所有邪的歪的,全往我一个人身上招呼,你他喵净在一边看热闹了!?”

    “嘿嘿……”我捂着嘴笑了两声,没错儿,最初咱就是做的这个打算,没想到老三还真灵,来了以后把敌军所有火力都成功地吸引到他身上了,我负责的,就是狗头军师的活儿:“老三,你别自己拉不出来怨茅坑啊,咱俩不是一直在一块么,它们非要找你,我有什么办法?这只能怪你肚子里的坏水太多,跟他们臭味相投了!”

    上边一阵晃悠,没回答。

    我觉得不对,别老三再中了那老东西的招儿:“三儿,你怎么啦?别爬那么高,防着那个老东西再使阴招儿!”

    “你……带纸了吗?”顿了一下,老三才饱含痛苦地回答道。

    我心里一惊,坏了,老三受伤了:“老三,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

    “我他喵肚子疼,想蹲个大号,你……有纸吗?”老三仍然很痛苦。

    “……”我哭笑不得,心说老三啊老三,你可真是每次都能玩出新花样,不雷人不罢休,有纸我也不给你:“我没带纸,咱不是在树上么,用树叶子解决吧,对了,你选一根比较粗的树枝,往旁边挪挪,小心点,掉下去,我可捞不上来你!”

    “我问你有纸吗?”老三痛苦死了。

    “没有。”我是真没带纸,出来干大事,就得有所准备,生理问题也得克制。

    “……”老三没动静了。

    我害怕错过了这一个美妙的瞬间,也怕那东西落我身上了,就打开手电筒,爬到老三身边去了,一眼,就看到了老三那个痛苦难捱的样儿,别提有多可乐了。

    老三咬着牙、瞪着眼、脸色铁青,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我——马老四,这时候你最好别招我,要不,咱俩就一块下去吧!

    我咧了咧嘴,想笑都笑不出来,不想笑也是真为我三哥着急啊,你说你那么凶猛的一个人,被一泡屎被憋成了这样,要是传到江湖上,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啊!

    好在强忍了一会儿,老三肚子里就没反应了。

    老三一直很担心,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很小心的:“四儿,你喊,让那个老王八蛋出来,今天我……嘶,你喊。”

    “嘿嘿嘿嘿……”我乐的差点没从树枝上掉下去,转过头,真喊了几声:“草你喵的老王八蛋,有种就出来,咱们真刀真枪地干一场,你躲在窝里装什么孙子,等老子找到你的老窝,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我骂了几声,没回应,看看下面的活死人,也没有异常的动静。

    “四儿,你再喊,哎呦……”老三又捂着肚子哼哼起来了。

    这时候,我是真不忍心了,就劝老三:“三哥,算了,今天找不到老王八蛋,咱们改天再来,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咱们今天只是跟老王八蛋打了个平手,没栽面子!”

    除了老三被怨念缠身的那一会儿,我一直没有急躁的原因就是这个,老王八蛋是有道行,小爷基本上什么都不会,但小爷就是找你来了,敢跟你玩命,有这份勇气和决心,就算把上次栽在这里的面子讨回来了。

    老三不同,他今天算是栽在这里了,心里窝火,所以,总想着找老王八蛋拼命。

    “……”老三看了看我,仍然不忿,但肚子是真撑不住了,也就算了。

    老三捂着肚子、不敢稍动,我坐在树杈偷偷乐呵,时不时地也观察一下下边那些活死人的动向,这一夜,就这么过来了。

    天刚刚放亮,此处的黑雾就散了,那些活死人、真假棺材和缠绕在这里的诡异,全都消失了。

    夜里是我和老三轮流守夜,这会儿是我醒着:“老三,老三,你不是憋不住了么,可以下去了!”

    哟,这也不是小事,万一憋出病来可了不得。

    老三醒过来往下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危险了,蹭蹭蹭下去,跑到路边捡了张报纸,到沟里解决去了。

    我从树上下来,一直盯着那个棺材屋子看,到了白天,巨口棺材就不见了,但那个屋子,还是透着诡异。

    我相信,接连来了两趟,屋子里的老鬼肯定知道我们了,都闹到这一步了,他还不出来见见?

    我特别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家伙的身影儿。

    看不上我们?哼,下一次,我非让你死!

    我最后扫了棺材屋子一眼,找老三去了。这又是一个通宵,我们得赶紧回学校报到,被老师抓住了,又是一场麻烦。回去的路上,老三还气呼呼的,说咱们就不该闯他的棺材,而应该到外边路上堵他去,到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困的迷迷糊糊的没答话,心想,老东西肯定想和我们斗法,都斗到这一步了,下一次肯定能在老窝里堵到他,在外边路上堵到他,不好办,他肯定也不服,要收拾就得收拾的他服服帖帖的没话说!

    下一次,你等着……

    我和老三跟着早起的走读生进了学校,回各自的寝室了。

    法宝袋子还是我带着,等我回到寝室,往床铺里藏法宝袋子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进来了,一来就认准了我:“马一方,你干啥呢?往被窝里塞的什么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我身子一紧,班主任猛于鬼啊!

    我把法宝袋子从被窝里拿出来,迟疑了一下,还是尽量说了实话:“我小时候经常得病,这是我家里人到庙里给我求的东西,让我贴身带着。”

    班主任把法宝袋子接过去,翻了翻里面的东西,把那把短刀摸出来了:“这也是你们家人给你求的?”

    “啊……”我只能这么说了。

    “哼!”班主任甩手把法宝袋子扔给我,把短刀收走了。

    我是没法没法的,总不能去咬他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