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九章 棺材迷阵
    “老三,老三,你别吓唬我啊,你快醒过来,你快念悟性论,快念!”

    我不知道缠着老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想着,既然我上次可以念着悟性论从巨口棺材里闯出来,老三也可以,只要他念。

    可事情难就难在这儿了,老三的脑子不能等闲视之,虽然我嘱咐了很多次又等了他几天,他要是对悟性论不感冒,背下来也跟背课文一样。

    用点心,用点心行不行,三哥我求你了……

    我夺下了老三的短刀,一边高声念着悟性论,一边拉着老三在漆黑中奔跑,时不时地,还得劝劝老三,让他也念悟性论。

    还是悟性论起了作用,我拉着老三,跑着跑着,又跑到那个农田里,跟上次出来的位置差不多。

    总算出来了,上次跑到这个农田里,我就可以回去了。

    这次不同,老三还痴傻着呢。

    把老三带出来以后,我还不放心地往四周看了看,又用手电筒照了照,确定跟上次遇到的情况差不多,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老三,老三……”我又叫了老三几声。

    老三还是没反应,但也没什么动作了,右手空着,垂在大腿边,左手握着桃木剑,也自然地垂下,法宝袋子还在他腰上系着,没什么问题,只是他还没有反应,像丢了魂一样,在原地傻站着。

    他此刻的模样,很像重山里我们困在地下迷宫做梦的时候,不同的是,他脑子里空了,真就像个傻子一样,不动也不会说话。

    相比之下,没反应的他,更吓人一些。

    老三成了这副模样,我也不敢急着带他走了,围着他转悠了两圈,还是无计可施,只能在他耳边一直喊着:“老三,你是朱见风,你是朱老三,你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你快念悟性论,用心念,念了就能走出来……”

    我就这么一直在他耳边喊着,十多分钟吧,老三突然回过魂来了:“行了,别在我耳边叨叨了,我会念了!”

    “老三……”我真是激动啊,老三又活过来了,要不我这白发人(我长白头发)就得送他这黑发人了,激动了不过三秒钟,我就踹过去一脚:“狗x类,刚才吓死我了知不知道,你拿着短刀就往自己脖子上扎,让你好好学悟性论你又不学,你还指望你能考上大学啊?!”

    老三轻轻一侧身,躲过我这一脚,也埋怨了一句:“这能怨我吗,谁让你来之前不说清楚了,我哪儿知道悟性论跟这里的东西那么对口……”

    闯过来就是过了一关,但我还想弄清楚巨口棺材里是怎么回事:“老三,你有感觉吗,知不知道控制你的东西是什么?”

    “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老三不懂这些,但方才一些事还记得:“进了那棺材,我就跟你说冷,说里面有东西盯着我们,你不信,我就跟着你走,越走身上越冷,越冷脑子就越不清楚了,慢慢地,就有一些不好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滋生,等压抑到了一定程度,我的意识就被那东西夺去了,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我有事出来通宵,也不是光看电视,无聊了,就听着歌在网上查些相关的资料。

    就老三的遭遇,只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鬼上身,鬼上身直接的多,要么吸收你的阳气,要么弄死你,另一种就是被怨念控制了,怨念跟幻术幻镜还不同,它是滋生在你脑子里的,让你自己解决了你自己,更黑。

    听老三一说这些,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那个巨口棺材里,困着许多怨念,一旦有活人进去,它们就会冒出来害人。

    而我,说先天的天赋也好,说后天的‘修道’也好,确实已经比老三之类的一般人强很多了。

    第一次进巨口棺材,我就能挣脱出来,第二次再进,那些怨念根本就没敢近我的身,只是,我暂时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灭了它们罢了。

    我也有些道行了,嘿嘿。

    说起道行,就不得不考虑考虑眼前的事儿了。

    住在棺材里的老鬼,很明显是不简单的,不仅能在这里布下困杀活人的‘棺材迷阵’,他自己还能像活人一样活着,好像还娶妻生子了,道行肯定不浅。

    巨口棺材只是棺材迷阵里的第一关,一扭头,就可以看到那个诡异的林子,凭我这点道行能去闯闯吗?

    能闯的过去吗!?

    我得跟老三商量一下了:“老三,你刚才也见识了,那个老鬼布下的棺材阵有多厉害,但巨口棺材只是第一关,往前走,呐,就那个林子,就是第二关,我得给你交个底,我这点本事,可能弄不过那个老鬼,咱们还继续吗?”

    “继续?我非弄死他不可!!!”要不说发小呢,老三急了眼,跟我的区别不大。

    他刚才差点被那个老鬼弄死,这会儿火气一上来,肯定是要去弄死那个老鬼,非弄死不可。

    我也是年轻气盛,见三哥这么来火,心里窝着的那股火也冒出来了,喵了个咪的,本佛道爷自出道以来,还没认过栽呢,上一次在你这儿丢了手艺丢了人,今天本佛道爷必须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咱们走,今天非弄死老东西不可!”我一咬牙,脑子就比老三更不好使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救,我认了。

    我们俩商量了没几分钟,就转身朝着农田那头的树林去了。

    走着走着,我就乐了:“三哥,今天好像是你这辈子第一次承认你脑子不好使啊,值得纪念,赶明我找个新砌的石灰地,把这个日期刻上,过个十年二十年的,咱们就到那地方聚一下,办个同学会什么的。”

    “马老四,你以为你比我强到哪儿去了?!”老三也乐了,从小到大,除了在学习这方面还得文学除外,他跟我认为他是傻x一样也认为我就是傻x,我们两个的类型型号还差不多。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就进这个小树林了。

    一踏进小树林,感觉周身的环境就为之一变。

    但小树林里的夜色没有变,黑森森的坑里,也就头顶上能见到点光亮,树林本身,好像矮了一些。

    脚下的土地还算平坦,也不像平常的土地一样,有那么多坑坑洼洼大小坷垃什么的,应该是被人精心清理过。

    没有巨口棺材里的黑雾笼罩,但手电筒的光亮也照不了多远,我和老三是铁了心要找这里的老鬼玩命,所以,哪里黑就往哪里走,准备直捣黄龙,把老鬼给逼出来,让他真刀真枪地跟我们比划比划。

    “老三,感觉怎么样?要是有什么不对,马上告诉我,你自己,千万别忘了念悟性论!”大战在即,我倒不是那么担心自己,怕老三又中招。

    老三火气已经上来了,也没那么多杂念了:“放心吧!”

    “嗯。”还是我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老三在后面跟着走。

    走着走着,手电筒的光亮一扫,我就又看到了一口巨大的棺材,也是漆黑的雾气所化,但没有第一口巨口棺材那么大了。

    我回头看看老三:“你看到了没有?”

    “什么?”都闯到第二关了,老三还是看不见雾气所化的棺材。

    “那边又有一口巨大的棺材,不过比咱们之前进的小点,过去看看。”我想那个老鬼既然用棺材布阵,找到棺材,离他就不远了。

    老三跟着我走,我走到巨口棺材前一停,他也停住了,手里的桃木剑和短刀都握紧了。

    “你先别急,我试试。”我伸手要去摸摸这口巨大棺材的质地。

    老三一下把我的胳膊抓住了:“来就来了,咱们俩共进退,你先试什么?!”

    “不是,我看看这口棺材是什么做的,是不是进去也能出来,摸摸就行。”急了眼,我也没那么莽撞,只是想摸摸。

    老三撒开手,我把手伸过去,伸到‘棺材板’上试了试,嗯,好像没什么问题,触手可化,手伸进去也能收回来。

    第一次伸手比较小心,我顿了一下,又把手伸进去,感觉了一下。

    也没什么问题。

    “我估计这些棺材都是坑,咱们再转转吧。”我想先摸个大概情况再说。

    接着,我们两个又在林子里转开了,转了快一个小时,又找到了几口巨大的棺材,试了试,林子里的巨口棺材都差不多,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一件事:“老三,你有没有觉得,咱们总是在林子里转圈子,出不去?”

    “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明明可以看到外面,就是走不到外面,四儿,这是不是鬼打墙了?”到了这个时候,老三什么都不怕了。

    在松鼠树林里,我可是转过圈子的,感觉,这个林子没有老妖精弄出的幻境厉害,鬼打墙是什么样的,我没经历过:“就算是鬼打墙也没问题,我觉得,我能走出去。”

    “嗯……?”老三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我看了看:“四儿,你怎么能肯定?”

    “哼,四哥现在也是有道行的人了!”我带着几分得意说。

    老三想了想,觉得我没说假话:“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估计,这些棺材就是那老东西给咱们划的道儿,既然人家都划下道了,咱们就进去看看呗。”

    “好!”

    我带着老三找到一个巨口棺材,一起进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