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八章 怨念缠身
    我从外边回来,先回寝室问了问,问班主任晚上有没有去教室,这也不是件小事。

    同学说没有,我就放心了,明天跟班长打个招呼就成了。

    跟着,我又去了后边的宿舍楼找老三。

    棺材屋里的老鬼、苏瑾招来的笑脸鬼加上我今天刚刚找到的无头鬼,麻烦越来越多,总这么压着肯定不行,解决一个是一个,先拿棺材屋里的老鬼开刀。

    “干啥?”老三正坐在寝室里烫脚呢,一看到我找来,就很警觉。

    “今天晚上去通宵吧,我请客。”那么多人在,我也不能明说。

    老三搓了搓脚,没当回事:“哦,我不去了,明天还得上课呢,天这么冷,在班里睡觉也不舒服。”

    “你信不信我把洗脚水倒你脸上?!”我急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别在这儿跟我装。

    我在寝室里这么一喊,旁边几个老三的同学看不下去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人家不跟你去通宵你就要把洗脚水倒人家脸上,信不信三哥发句话,我们能让你把三哥的洗脚水喝了?

    还有两个不大安分的家伙已经开始瞪我了,只要我再来点动静,估计他们就该过来找茬打架了。

    看来,三哥在班里为人还不错,有几个朋友。

    “行行行,一会儿熄了灯我去找你”老三拿着我的饭卡刷了三天,也不能太过分了。

    “我等你。”我赶紧走了,不然得挨顿揍。

    回到寝室里,我就开始清点法宝袋子里的东西,三足香炉肯定是我拿着,剩下的桃木剑佛珠驴蹄子大蒜什么的都给老三吧,那几个瓶子都已经见底了,也没再往里面装东西,实在不行,就用我的法宝吧。

    组合铲上的短刀被我拆下来了,也装在法宝袋子里,给老三用吧。

    还差一个手电筒,我找寝室里的同学借了一个。

    准备的差不多了,寝室就熄灯了,我等了一会儿,等寝室楼里有动静的时候,才推门出去了。

    有手电筒也不敢开,我借着朦胧的月光往楼下走,到楼下等了一会儿,老三找来了。

    我们来到男厕所,老三一搭手,蹭蹭蹭爬到墙头上去了。

    很久没跟老三在一起干活了,冷不丁看到他这番身手,我心里有些感慨,幸亏三哥跟着我学好了,他这样的要是放到外面,还真不好抓。

    我这儿还没感慨完呢,骑在墙头上的老三就来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哎,你们男厕所隔壁就是女厕所吧?还是你们这儿好啊!”

    哎

    我都快忘了,三哥那脑子:“别废话,快拉我一把。”

    老三骑在墙头上一拉,我蹬了两下,就翻到墙头那边去了,老三艺高人胆大,两米多高的院墙,直接往下跳。

    到了路上,我们先到了一个灯下分了分家伙什。

    “老三,我让你学的悟性论你学了没有?真有用处!”我可是知道,关键时刻,悟性论比这些家伙什可靠的多。

    老三大大咧咧地说道:“不就一卷佛经么,我早背过去了,哎,你说的那个棺材屋,有鬼吗?还是咱们去了直接跟那个老家伙开干?”

    “呃”我犹豫了一下,简单说了一句:“反正我上次去没见着鬼,就是看见一口大棺材,没事儿,咱们不是带着家伙的么。”

    “嗯”老三也不多问了。

    准备好家伙什,我在前面带路,两个人就在城北摸索着朝那个棺材屋去了。

    去的路上,我就在考虑,是直接进那个巨口棺材,还是绕到棺材屋后面从那个林子里进去,想了想,这里面还是有蹊跷,我又不懂这些套路,还是按部就班的来吧。

    我又带着老三来到了那口巨大棺材的对面。

    “看到了吗?”我看到的当然是一口巨大的棺材,老三要是看不见,怎么进去。

    老三的目光直了,但根本不是朝棺材屋这家院子里看的,而是看到了另一家二楼卧室里的一个女人,连头都没回:“啊,什么?”

    正事要紧,我也懒得说他,在法宝袋子里翻了翻,把那一瓶剩下一点的圣水摸出来了,往老三的眼睛上抹了抹,再问:“看到了吗?”

    “你给我抹的什么啊?我看到什么”老三还是看不见。

    我一想,反正老三身上带着法宝,说不定就能进去了,抓着老三的胳膊往前走:“你跟我来,小心点。”

    “等会再去呗”

    “擦!”

    我拉着老三来到这口巨大的棺材前,还是先伸手试了试,确定没什么阻碍,才拉着老三进来了。

    “呵”老三的反应太明显了,眼前一黑,马上倒吸一口凉气,反过来把我的胳膊抓着了:“四儿,你可别吓唬我,这是什么地方?快开灯啊?”

    我把手电筒打开,但手电筒的光亮也就能延伸到一米多远的地方,也看不见有什么东西,好像这里聚着一团奇特的黑雾。

    “这”老三看到手电筒的光柱只有一米多长,也意识到这个地方不简单了。

    “刚才你没看见,咱们现在是进了一口巨大的棺材里了,不过也没什么事,我上次什么家伙都没带,也闯过去了。”我连忙安慰老三,这里就我们俩人,他要是害怕了,我也控制不住,这地方,太邪性。

    老三把手电筒从我手里夺过去,四处照了照,开始抱怨了:“马老四,你也太黑了,来之前怎么不先跟我说清楚,你说咱们现在在棺材里,那这棺材得有多大啊?”

    上次进这口巨大棺材没碰到什么东西,不代表这次也不会遇到,我赶紧把手电筒拿回来,另一只手也握紧了三足香炉,提醒老三道:“只要你记着悟性论就行,短刀,桃木剑拿好了吗?”

    “拿好了。”老三不敢大意了。

    “那咱们就走。”我打着手电筒,带着老三往前走,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想看看这巨口棺材里还有什么诡异。

    走了没几步,老三突然就问了一句:“四儿,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特别冷?我还觉得,这四周黑漆漆的,里面有东**着,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似的!”

    听老三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上一次在这里的遭遇了,是的,置身在这巨口棺材里,确实格外的冷,而且这种冷不是由外而内的,是从自己的心窝子里冷到脚底板的。

    这次我带着三足香炉过来,心里也一直默念着悟性论,倒是好了很多:“这里确实有点冷,不过没什么,你只要念着悟性论就行了。”

    “噢”老三不说话了。

    我还是带着老三往前走,走了没一会儿,老三突然哎呦怪叫了一声,身体哆嗦了猛的一下。

    “四儿,你快照照,好像有脏东西趴到我身上了!!!”老三吓坏了。

    我拿着手电筒往老三身上照了照,哪有什么脏东西,就训他:“你别自己吓唬自己啊,这里根本就没有脏东西,让你默念悟性论,你念了没有?”

    “我念了,不管用!”老三瞪着眼说道:“你看清楚没有?我刚才都感觉到了,有脏东西爬到我身上来了?你再给我看看!”

    巨口棺材一直就在我眼里,虽然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可以确定,自己没有中什么幻术,真有脏东西过来,我一定能看到的,于是,我又训老三:“你好好念,别一惊一乍的,心里坚定了,就不会有事的,这里什么都没有!”

    “”老三既愤怒又委屈,他刚才明明感觉到有东西破在他身上爬,可见我这么坚决,他也不说了,只在心里默念着悟性论。

    我带着老三继续走,什么都没遇到,也什么都没看到。

    走了几分钟,我觉得在这里可能发现不了什么了,就想着,是不是像上次一样,默念着悟性论大跑,跑到那个野地里,再看看别处的情况。

    还没等我想清楚呢,一直紧挨着我走的老三突然停住了。

    “你怎么”我一扭头,又想训老三,还以为他没有念好悟性论,自己又给自己制造麻烦了呢。

    可是手电筒一照,我看到的是一副极度痛苦的表情,老三好像经历了什么万劫不复的事儿,令他心如死灰、求生无望,已经不想活了,反过手里的短刀就往自己脖子上扎去!

    “老三!!!”我吓坏了,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拉住老三的胳膊,又去夺他手里的短刀。

    老三陷入痴傻了一般,完全认不得我了,也听不到我的呼喊,就是拿着短刀,非要自杀。

    “老三,老三,快念悟性论,快念”我吓坏了,也后悔了,这里面一定有我看不到东西,把老三缠住了,控制住他让他自杀。

    任凭我怎么呼喊,老三也没反应,脸上就是那副不想活了的表情,一心求死。

    “夫道者以寂灭为体。修者以离相为宗。故经云: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佛者觉也人有觉心,得菩提道,故名为佛。经云: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是知有相,是无相之相。不可以眼见,唯可以智知”

    上次就是用悟性论破了巨口棺材,这次我也只能这样做了,大声地念着悟性论,拼命地把老三往外拉,总算把他拉动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