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七章 有鬼无头
    管潇潇拉着我来到了一路南头路口。

    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东西一条大路,北面一条老街,往南走就是一座桥,桥也有些年头了,泥石灰做的栏杆断了两根,其余的也几近荒凉,桥墩上一些砖石掉了,要不就是被冲刷的满是泥垢,河里的水不深,流的也不急,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一座桥。

    桥南边还有一道街,但房屋人家,更加老旧。

    可能是我学悟性论学的,一眼望去,就看到了一些煞气,煞气与阴气不同,用风水上的话解释可以通俗点,阴气是居者不吉,煞气是射人射马,会伤人的。

    但有煞气不一定就有鬼。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路口的地形,正好物理上学了,如果有弧度有坡度再加上速度,一些路段就容易出事,还有一些路段,比如金陵皇城门前的那条路,就是角度有问题,所以总是出车祸,调整以后就没宫女太监什么事了。

    但这个路口,真是四平八稳,趴到地上看看,也没什么坡度,至于角度问题就更不存在了,十字路口,很标准的九十度。

    我,就不能在风水上出点事么?!

    在路口研究了一番,我的心里突然沉重了许多,这座桥没什么问题,风水上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剩下的,就是脏东西了。

    棺材屋里情况不明,苏瑾的笑脸鬼神出鬼没,看样子,我在闹鬼桥这儿很快又能找到一个,我该谁欠谁的了我?

    来都来了,家伙什也在寝室里,如果桥头上这个鬼能力智力都比较低下,顺手送他一程也无妨,我看到西路口那边有个小摊,就说了:“管潇潇,请我吃饭!”

    “凭什么?”管潇潇可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姑娘,马上就翻了。

    “你大舅不是交警队的么,要是我帮他除了一害,你不该请我吃顿饭吗?!”我一定要在逻辑上跟她讲清楚这个关系,要不然,还真是得我请她吃饭,好歹她也是个女生么。

    但管潇潇的关注点已经不再这儿了:“你看到啥了?”

    “请我吃了饭我就告诉你。”我坚持说。

    “你看你,一个大男生,非让我一个女生请你吃饭,好意思吗你”管潇潇还是一毛不愿意多花的主儿。

    “那咱走吧。”我觉得吃她一顿不多,谁让她把我拉来的。

    “行行,哎呦,马一方啊马一方,我以前还以为你多大方呢,没想到你这么小气,不就一顿饭么”管潇潇是真抠儿。

    我烦了,不愿意因为这点事跟她纠缠下去了:“走吧,我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管潇潇也就是个女生,男生这样,保证在我们哪儿混不下去。

    我带着管潇潇到路口小摊上坐下,抄了两个菜,吃馒头。

    “哎,你真看到脏东西啦?什么样的?”管潇潇忍不住又问。

    我坐在这儿,是办正事的,没心思跟她闹了:“现在还没看到,等一会儿吧。”

    管潇潇看看天色,还没彻底黑下来,但上课的时间肯定到了:“哎,你不回去上课了,不怕班主任收拾你?”

    “随便吧。”这一次逃课,我是问心无愧,挨收拾就挨收拾吧。

    管潇潇嘻嘻一笑:“正好,我也不想回去上课了,咱们就一起逃课!”

    到这时候,我才突然发觉,管潇潇一直坚持让我请客,其实不是铁公鸡,而是她想让我给她证明,她是个女生那我能再进一步证明一下么?!!!

    罪过罪过

    吃着饭,天色就暗下来了,路边的路灯渐渐亮起,路上的行人少了,车辆也少了,我和管潇潇两个学生坐在这里吃饭,跟周围忙碌的人们很不搭调。

    我一直盯着闹鬼桥那边的情况,路灯昏黄,勉强能看清楚。

    管潇潇好像不是来看鬼的,就是想跟我一起出来玩,吃完了饭,她就开始打听了,打听我跟宁红颜的事儿,跟其他女生的事儿,以前的事儿,特八婆。

    旁边还站着店老板和伙计呢,我可不好意思在这儿讲我的风光史,转而跟老板聊起来了:“大叔,你在这儿干了几年了?”

    “七八年了,九几年我就这儿摆摊。”店老板愿意聊聊。

    “那你知道这个桥头上出的事吧?”我接着问道。

    店老板迟疑了一下,改口风了:“这里出的事多了,打架的撞车的做买卖吵架的,啥时候都有。”

    “那断头的你肯定知道吧?”管潇潇替我问了一句。

    “呃,听说了,听说这儿有出车祸把头儿撞掉的,但我没见到,那一阵,我还在家呢。”店老板有意推脱。

    我感觉,这店老板一定知道点什么:“大叔,听说这儿撞了好几个掉头了,是真的吗?”

    “那不知道”店老板不愿意说了,去一边忙活了。

    我看了管潇潇一眼,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就算是真的,管潇潇也没太把闹鬼桥当回事,继续打听我的事情。

    我一边跟管潇潇聊着,一边注意着路那边的情况,到快八点的时候,突然有发现了。

    桥两边都有路灯,就中间那一块有些暗,来往的行人都是匆匆而过,但有一个人影开始在那儿晃悠了,这很反常。

    饭早就吃完了,我和管潇潇就是一直在这儿坐着,感觉是个脏东西,我也不想吓着管潇潇了,就对她说了一句:“咱们再去那桥上看一眼,就去别处转转吧。”

    “好啊!”管潇潇根本就是一颗玩心。

    我带着管潇潇从这边路口走到对面路上,再从西边往东走,正好可以路过那座桥,那个脏东西,就在桥中间晃悠,过去的时候,我一定能看个大概。

    做好了准备,我才带着管潇潇往东走了。

    走着的时候,管潇潇还有说有笑,我也陪着她说,但目光,一直是扫着桥上那个脏东西的。

    走了十几米,我们就走到桥头的路灯底下了,距离桥头上那个脏东西也就三四米,走过来的时候,我看那个人影儿就有点怪,走到路灯底下认真看了一眼

    “啪!”

    我突然就抓住管潇潇的胳膊了,被吓的。

    在桥上晃悠的那个人影确实是个鬼,这个鬼,肩膀上只有一截孤零零的脖腔子戳着,没有头。

    我也是见过几个鬼的人了,紧张、害怕的时候也有,但今天看到这个无头鬼的时候,真是把我吓住了,身上一冷,抬手就抓住了管潇潇的胳膊。

    管潇潇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脸色一变,忙抬胳膊把我的手甩开了:“你干什么你,怎么上来就抓人家的胳膊,都疼了”

    我看都不敢再往那边看一眼,也怕管潇潇这一闹,会把那个脏东西引来,连忙说道:“我差点栽倒了,扶你一下怎么了,哎呀,走走,这桥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还连累我逃了一晚上的课,走了。”

    我低着头,加快了步子,带着管潇潇穿过桥头,赶紧往东边走。

    管潇潇不依不饶地在后面追着。

    等走到这边桥头的路灯底下的时候,我又停住了,这样走了不行,既然知道了,我总是要来对付这个家伙的,今天这样走了,明天见了他还是怕,除非,我再一次认栽不行!

    我强忍着心空的恐惧,站在这边桥头,又朝着后面看了一眼。

    这一眼,更甚!

    可能是那个无头鬼感知到我的存在了,竟然从桥中间移到了桥头上,就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站着。

    说了看一眼,我就是要看一眼,这一眼,我看清楚了他那断了脖腔子,上面有碎肉、骨头茬子和黑乎乎的血渍,怎么想也不会是好死的。

    有时候真是控制不住,我越是怕他的脖腔子,目光越是从他的脖腔子上离不开,就这么扭着头,呆呆地看着他,心里知道再看下去,无头鬼可能会找上我,但人就是反应不过来。

    “你看什么呢?”管潇潇发觉了,也回头看,关键是,她竟然双手拦住了我的胳膊,像谁家媳妇儿陪着老公出来逛街一样。

    我很感激管潇潇的这个举动,要不然,今天晚上非跟无头鬼对上不可。

    她一抱我的胳膊,我的身体就猛的一松,反应过来了,随即,把头转回去,拉着管潇潇赶紧走,走出去很远了,才敢回头看了看,还好,那个无头鬼没跟来。

    管潇潇是有眼力劲儿的,知道我紧张,就什么也不问,只跟着,看我放松了,才问道:“你看见鬼了?”

    管潇潇的胆子是比一般女孩儿大点,但也有限,要是让她看一眼无头鬼,不定被吓成什么样呢,我故意坏笑起来了:“没有,我就是觉得你这样揽着我的胳膊,特别像我媳妇儿,我得带着你多走一会儿,享受享受!”

    “去你的。”管潇潇把手松开了,还打了我一下。

    然后,我们就在县城里瞎转悠了一圈,算着晚上放学的点儿,回学校了。

    管潇潇跟苏瑾是不一样的,苏瑾可能对我动了点心思,但管潇潇是拿我当哥们的,至少是做试验,她就想找个男生陪她一起玩,也做一些男女朋友的尝试,适可而止不说,也不会浪费感情。

    我的心思也不在她那儿,全在无头鬼身上了,这个家伙,很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