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五章 风火轮 4/40
    上次我在京城念悟性论,就招来一位鬼老兄,这次苏瑾在她寝室里念悟性论,又招来一个笑脸鬼,是巧合,还是?

    赶明得让老三试试了,要是他也能念来一个鬼,那悟性论的副作用就是没跑了。

    至于老三嘛,爱咋咋地。

    “老三!”要不说是我三哥呢,正想着他,他就出现了。

    老三本来是跟他们班里几个男生一起去吃饭的,一看我身边多了一个漂亮女生,啥也不说了,颠儿颠儿地跑了过来。

    “行啊,四儿,这才几天啊,又招来一个?你就不怕宁红颜跟她打架么!?”老三跟我熟的没边儿,跟宁红颜也熟的不行,开起玩笑来,满嘴跑拖拉机,拉大粪的拖拉机。

    苏瑾害羞了,宁红颜逮着老三要锤。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老三连忙求饶,跟着自我介绍道:“我叫朱见风,是马老四他哥,二十七班的。”

    “我叫苏瑾,十六班的。”苏瑾也介绍说。

    “咱们一起去吃饭吧。”其实我叫老三的目的就是这个,我一个人陪着俩女生去吃饭,是很容易拉仇恨的,要么就会被人骂,带上老三,我们四个人看着就很河蟹了,当然不能让二狗子之流看见。

    吃饭的时候,我们就没再谈苏瑾的事儿,吃完饭,两个女生有说有笑地帮着我们刷饭桶去了。

    “老四,这个苏瑾是咋回事啊?”老三知道我的要害所在。

    苏瑾的事儿是人家的**,我不能跟老三谈,只说道:“三儿,你还记得我给你提过的那个棺材屋么?”

    “啊……怎么啦?”老三觉得不对,想撤。

    “昨天我不是被罚站了么,其实那天夜里我不是去网吧了,而是去棺材屋看了看。”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骂了一句:“擦,里面有个老鬼,比黄圣龙要凶的多!”

    “就是那天我们在门口见到的那个开车的家伙?”老三听到黄圣龙的名字,也来气了。

    “你看到的,只是他装人的模样,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到现在还不清楚呢!”我见有门,赶紧把话说了:“我那天没带家伙,一个人没弄过他,改天,我回家一趟,把咱的家伙什都拿来,咱们一起去收拾他,麻辣隔壁的,我非弄死他不可!”

    要说去打个人,哪怕是打山里的家伙,老三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可是这东西,他真是害怕:“你一个人去,不行吗?”

    “……”我一个人,哼,我一个人说不定就死那儿了:“我一个人去也行,那你就眼睁睁看着我去送死?眼睁睁看着那家三个女的住在棺材里?哼,要是她们变成了厉鬼,我一定带着她们来见见你!”

    这得算是软硬兼施吧。

    老三咂摸了一会儿,小心地问道:“你不是说你不愿意干这事么?”

    “碰见了我就得管,你就说你去不去吧?”其实我是好意,想帮着我三哥打破他生命里的魔障,真的,阿弥陀佛。

    “不去!”老三说的斩钉截铁。

    “……嘿嘿,三哥啊,看来是还是不太了解我。”我最后‘央求’他一次。

    老三脸色变了,他知道,每次我叫他三哥的时候,他最好是改主意。

    “哎呦,你不去就不去吧,反正她们出了事不赖我,找我的话,我就,呵呵……”我摇摇晃晃地先走了。

    三哥也真是硬气,我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还没松口呢!

    我们四个人一起吃了饭,分开回各自的教室了,我在教室里坐了一会儿,宁红颜就找来了:“你说,不会像咱们在京城那样,苏瑾也招来一个鬼老兄那样的吧?”

    “说什么说,我得学习了!”那么多人呢,什么鬼啊神啊的,大家都是信科学得永生的,我赶紧打断宁红颜。

    宁红颜意识到时机不对,也不肯放过我:“哼,现在知道学习了?你去网吧通宵逃课打篮球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等着吧,以后你再去熬夜,我就不管你了!”

    怎么什么时候我都能被她训一句,我很费解。

    其实,我也是不放心苏瑾的事儿,仔细分析了一下,那个压床的鬼妇人危险指数一直就没过红线,但那个笑脸鬼就不好说了,因为,她有可能才是真正的鬼,但她却没有可能像鬼老兄那么善良了。

    这样一算,苏瑾反而是更加危险了。

    这不是火上浇油么,要是苏瑾真出点什么事,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回家拿家伙什去。

    今天是不行了,前天熬夜的那个劲儿还没缓过来呢,有点虚,明天中午吧,回一趟家,拿家伙什去。

    下午放学,我又跟苏瑾见了一面,让她念好悟性论,晚上放学,还特别嘱咐宁红颜,夜里看着苏瑾点,别出了什么事。

    宁红颜也开始担心了:“咋啦,那个笑脸鬼会伤害苏瑾?”

    “也不一定,但愿不会吧。”我知道,宁红颜是把笑脸鬼跟鬼老兄归为一类了,但这怎么可能呢。

    “哦……”宁红颜回寝室了。

    这一夜,我一直睡的不踏实,总想着,我要是能睡在女生寝室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爬起来到寝室门口等着去了,看到宁红颜和苏瑾一起走过来的时候,才放心了不少。

    “苏瑾,今天怎么样?”我问道。

    “今天没事儿,没有鬼压床,也没有那个笑脸鬼。”苏瑾的脸上添了几分神采,很高兴。

    “没事儿就好了。”我也不敢跟苏瑾多说,和她们一起向操场上去了。

    中午放学之前,我就跟班长李飞说好了,骑他的自行车回一趟家,李飞是走读生,但中午不回家,在教室里学习。这个班长,真是我们的好班长。高中三年,只改选过一次,全班八十六个人,只有一票没选他,还是他自己投的。

    中午放学铃一响,我就带着李飞窜出去了,到存车处取了车,骑上车子就是一路狂蹬。

    从学校到我们家,至少二十五里地,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还得打个来回。

    四十分钟,我从学校蹬自行车回到家里。

    家人看见我吓一跳:“咋啦小方,你咋这时候回来了,学校里有啥事?”

    “没有,我就是回家拿几本书,用得上。”我总不能说回家拿法宝袋子吧,那我爹就得成老三他爹了,长棍子伺候。

    “哦……”家人也没多说,赶紧做好饭,让我吃了走。

    真是刻不容缓,我匆匆在家里吃了一顿午饭,又急着去拿法宝袋子和几本书,然后,又骑上自行车,狂蹬。

    一点四十,我又回到了学校门口的存车处,把李飞的车子放回去了,跟着走读生往学校里走。

    走了几步感觉不对,我回头一看,那哪是自行车啊,简直就是我的风火轮!!!

    什么是青春,我觉得我在两个小时之内来回蹬了五十里地就是青春,再没有比这更好的青春回忆了。

    当时当然是不好受的,蹬的我的腿都麻了,走路跟带了两个沙袋似的,我还得先跑回寝室,把东西放寝室里,再回教室上课。

    我把自行车钥匙还给李飞的时候,自己都不忍心了,我蹬这一回顶上他骑半年的了……

    到下午放学,我就让宁红颜去叫苏瑾了。

    等我从寝室里拿了东西出来的时候,宁红颜和苏瑾都在门口等着。

    我把那个古镜拿来了,拿别的东西,让苏瑾放在寝室里怕别扭:“这个古镜是真正开过光的东西,你晚上睡觉放在身边吧,以后,肯定没事儿了。”

    “四儿,谢谢你。”苏瑾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句,眉目含情了也。

    “谢我干什么啊,你谢红颜吧,她是管事的……”我打着哈哈说,尽管苏瑾很漂亮,但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一个宁红颜就够我受的了,我可不想再招惹一个。

    宁红颜似乎明了其中的意思,很高兴。

    还有点时间,她们回女生寝室放东西去了,我想了想,也回寝室去歇一会儿。

    就是这一次!

    我遇到了我生命里的另一位哥,郎哥。

    郎哥是我们班里的第二名,全校排名二百左右,谈恋爱那档子事就不说了,但酷爱抽烟,后来考到了京城附近很有名的一座大学,不知道他戒烟了没有。

    我刚走到寝室门口,郎哥就找来了,伸手就是一根:“四儿,来根!”

    也不知道郎哥是凭什么判断的,反正那时候就已经认定了我不是只好鸟儿了,他给那根烟似的语气和眼神,跟他喵的已经帮我在公证处做了公正似的,真是气煞我也。

    郎哥虽然爱抽烟,但平常表现的是个好学生,气了我一回吧,又吓我一跳:“你抽烟?”

    “咋不抽啊……”郎哥淡然一笑,抽不抽烟不在他的评判范围内,也有可能,他认为抽烟的才是好鸟儿。

    “我不抽烟。”我也笑了笑,你真想错儿了。

    郎哥差点没急了:“你不抽烟?这怎么可能呢!!!”

    我……

    算了算了,我反正是一直伪装并维护着我坏鸟儿的形象,抽一根就抽一根,就这么,我被郎哥拉下水了,呜呜。

    郎哥得了一次手,就停不下来了,每每拉着我到犄角旮旯里去抽烟,总总给我讲抽烟的妙处与深意,讲的特别好,时常令我反思,我不抽烟是不是对不起自己了?

    期间我也反抗过两次,但郎哥鄙视并坚决阻止我从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