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四章 又来一个鬼 3/40
    夜色墨染。

    星光惨淡,秋风瑟瑟,老树败死,寒鸦凄厉。

    一阵冷风扫过,扫动了地上的落叶,也扫动了晾在窗户上的衣衫,落叶是老树褪去的生命,衣衫,又何尝不是藏身在钢铁森林里的人类逝去的轮回。

    过了一个秋,还要等一个冬,罢了肃杀,严酷横生,生命比之生锈的栏杆、斑驳的墙头,到底孰重孰轻,百年光阴的我们,能否在某一处留下一个残影,等待某些异域度异时空甚至探索宇宙后世者找到,以证明,我们曾来过。

    暗夜中,有一只手

    其实以上都是我扯的淡,说的是,这天夜里确实比较黑,女生宿舍楼里又很寂静。

    413女生寝室里,十几个女生睡的都很香甜,唯有苏瑾一个,面露憔悴怯懦之色,这是另一种摧残所致。

    哒,哒,哒,哒也不知道是谁的闹钟走的这么机械,死灰而沉寂,毫无生命的律动,细听之下,竟像是另一种生命存在的脚步声。

    你听,她来了。

    她满脸褶皱,头发枯干,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身体轻的就像一根羽毛一样,不,至少羽毛还能感受到风,她,就像一个被创世真神抽去了生命的驱壳,本该是一捧归于深渊的尘埃,却凭着穷凶极恶的意识,强留在人世间。

    这是一个妇人,带着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找到了苏瑾。

    好像约定好了一样,睡梦中的苏瑾,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一转头,就看到了这个面目可憎的妇人。

    邪恶之于恐惧,就是强大欺压弱毫无人性、不见怜悯。

    苏瑾害怕的,正是这样一双眼睛,之后,才是那树皮一样的皮肤、死后生长的毛发、虫蚁啃食过的头颅、再无一丝生机的驱壳。

    看到妇人的这一刻,苏瑾就感觉自己身体里某样至关重要的东西被谁抓住了,只要她用力一抽,自己也不过就是具尸体了。

    恐惧是无声无息的,且蔓延的比光电还关,一瞬间,就锁住了苏瑾的身躯。

    连呼吸,都感觉不到了。

    而站在苏瑾床边的这个妇人,贪图的正是苏瑾吞吐的这一口阳气,有了它,自己就可以在死神的手里多挣扎一会儿了。

    就像夏天里,最调皮的孩子吃到了他最喜欢的冰淇淋,这个妇人也在贪婪地接纳着苏瑾吞吐的阳气,她那双死寂的眼睛里突现凌厉,恨不得一口把苏瑾吞了,咽下去。

    可能是睡之前,苏瑾脑海里一直盘旋着悟性论,这一次看到妇人,竟比往常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清晰到她嘴角泛起的冷笑。

    可以说这是在梦里,但梦里比醒着还真实,这该如何解释呢?

    妇人就像是一只恶狼,极度贪图苏瑾这娇嫩的身躯,她已经失去了一切人应该有的良知,只剩下吞噬的本能,她的嘴角流着口水,她的舌头舔着獠牙,她的脖子如橡皮筋般拉长,她那张最是丑恶的脸凑了上来

    如果可以痛苦,如果可以喊叫,如果可以蜷缩,如果可以去死,在这一刻,苏瑾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的,她宁愿自己把自己毁了,也不愿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这个恶鬼嘴里的血肉。

    苏瑾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看的这么清楚的,恐怕这一幕,将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

    哒哒哒哒,寝室里,只有那个闹钟在走着,其他女生根本不知道在她们身边发生的这一切,假如,她们知道的话,她们会帮我吗?

    苏瑾不敢相信别人,当然也无法相信那个闹钟,它是不会过来帮忙的。

    还有什么?床铺、桌椅和窗户外面的风。

    哎,它们也不行。

    要想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了,可自己苏瑾如有神助一般,在那个恶鬼的丑恶嘴脸凑到她面前之前,猛的转过了头,看向一边。

    呼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转头,简直像卸下了千万斤的负重,可以清清楚楚地喘口气了。

    也仅仅是喘了一口气,苏瑾的意识又回到了现实当中,自己,并没有逃出这只恶鬼的魔掌,她还在,就在身边。

    方才是?

    夜坐偈云。

    苏瑾总算把苦心背了几个小时的悟性论想起来了,但她跟我差点困死在巨口棺材里时一样,也只是想起了达摩老祖的偈语,想不起那篇佛法高深的文言文了。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泯同虚。旷劫由来不生灭。何须生灭灭无余。一切诸法皆如幻。本性自空那用除。若识心性非形像。湛然不动自真如。”

    苏瑾开始在心里默念这篇偈语,念着念着,就沉浸到了一种无形佛法的包裹之中,可以闭上眼睛了。

    也可以不用害怕那个鬼妇人了。

    苏瑾就这么一直念着,念着,撑过了窗外最黑暗的时刻,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应该走了吧?

    苏瑾已经感受不到来自床铺边上的那股阴森之气了,犹豫了好一阵,终于决定回头看看转个头,能是多大的事儿呢,可对于苏瑾来说,这却是关乎一生的抉择,赢了这一次,以后就不用再害怕了!

    决定了,转头,苏瑾仅仅是睁开了一点点眼睛,又满满地转动脖子,这个慢,完全可以换算一下,一秒钟等于一个月了

    苏瑾睡在下铺,等瞄到上铺的床板时,她就停住了,心里,骤然间轻松了许多,她应该是走了,要是没走,自己转到这里,就应该看到她那干草一样的头发了。

    再转,仍是如此缓慢,仍然很忐忑,仍然害怕苏瑾总算转过来了,在以往能看到鬼妇人的地方,都没有发现鬼妇人的踪迹,她终于走了。

    亦或者是,她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嘻嘻,我也真是的,竟是自己吓唬自己了,那个鬼妇人,根本就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在得胜以后,苏瑾还自嘲着在心底暗笑,笑自己吓唬自己。

    “嘿嘿嘿嘿”紧跟着,苏瑾又听到了一阵笑声。

    这笑声,绝不是她自己发出来的,也不可能是寝室里其它女生,唯一的可能

    苏瑾脑子里还没想到那么多,目光已经循着笑声过去,找到在413寝室里发出笑声的她,她不可能是人。

    她就站在寝室门后,身上泛着异样的亮光,冲着苏瑾桀桀怪笑了一声之后,便从寝室门处隐去了,不见了

    苏瑾隐约记得自己看到了一张极度诡异的笑脸,那张笑脸还有几分熟悉

    虽然是笑脸,却比鬼妇人那面目狰狞的脸还要可怕

    苏瑾出了一身冷汗,之前被那个鬼妇人折磨的那么惨,她都没有出过冷汗。

    “叮铃铃叮铃铃”

    紧跟着,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寝室里的灯亮了。

    苏瑾的眼睛被灯光刺的很不舒服,忽而一怔,知道自己现在是醒了,也不知道刚才都是睡着还是醒着。

    “苏瑾。”睡在苏瑾对面铺上的一个女生被苏瑾吓住了,愣了一会儿,才喊了一声,不知道她是在喊苏瑾,还是在提醒寝室里的其它女生。

    “喔”寝室里看到苏瑾坐在床边的其它女生也都被苏瑾吓了一跳。

    因为她们已经习惯苏瑾晚起挣扎了,还没见过苏瑾一早起来在床头上坐着呢,这这更吓人。

    宁红颜就睡在苏瑾的商铺,看到的反而晚了一些,也拿不准:“苏瑾,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就是起来上厕所。”苏瑾不想再被寝室里的女生当另类看了,连忙这样说着。

    “那你就是没事了?呵呵!”宁红颜高兴啊。

    苏瑾没事了,对寝室里的女生来说也是好事,于是,她们就开始夸我了,夸我是名副其实的封二代、迷二代,这就是宁红颜在寝室里没事就把我拿出来炫耀的结果。

    我我在自己寝室里叠被子,脚丫子踢到床帮上了,疼的龇牙咧嘴,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宁红颜又在背后给我帮倒忙呢。

    起来刷刷牙,急匆匆就往操场上跑,等着大方阵开始运动的时候,宁红颜还极其得意地冲我喊了一声:“马老四,你的法子太灵了,我同寝昨天晚上没事儿!”

    没事就没事,你喊什么呀,你喊就喊,喊什么昨天晚上啊,还你同寝我眼睛一黑,差点没撅地上。

    果不其然,后边跟我站一起的男生都开始拿我揶揄了,说我本事大,都快攻陷一个女生寝室了,差点让二狗子听去

    我是真想告诉他们,我不认识那个疯婆子。

    跑完了步,回教室的时候,跟宁红颜同寝室的几个班里女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我就知道!

    早读完,去吃早饭的时候,宁红颜跟上我了,苏瑾也很快找来了。

    看样子,苏瑾还想和我单独谈谈,但这一次宁红颜不肯走了。

    我急着想了解苏瑾的情况,就带着她们俩去食堂。

    路上,又引来不少诧异的目光。

    苏瑾也不避讳宁红颜,把她凌晨时分遇到的事,仔仔细细地给我讲了一遍。

    我听了很受打击:“又来一个鬼!?”

    这不会是念悟性论的副作用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