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三章 鬼压床 2/40
    我说我怎么去通了个宵还闷闷不乐的,等太阳出来了,有老爷子罩着了,我才意识到,这次我是真真正正地栽了一次,怂了。

    怂了就得给自己找理由,没准备、没人、没法宝、没摸清巨口棺材里的……

    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一个缺点挺明显:此仇不报非君子!

    就是非小人,我他喵的也得再回去报仇!!!

    我咬牙切齿地等到早读完,赶紧跑到教室里睡觉去了,想报仇,不得养精蓄锐不是。

    通宵晚这个困啊,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要上课了。

    是宁红颜把我叫醒的,还从她的抽屉里掏出两个饼和一瓶牛奶:“快点吃吧,吃完了上课。”

    “嗯……”饼和牛奶虽然都凉了,但我心里真是暖和。

    我赶紧把饼吃了,然后迷迷糊糊地上课,上着上着,又睡着了,还好,上午第四节才是化学课,化学老师,就是我们班主任。

    班主任的课快上完了,我也快睡着了,但全班同学都很激动,因为下一节课就是我们百年难遇的体育课,谁知道他会不会说一句下一节课你们体育老师有事!!!

    还好,班主任没有开金口。

    第四节一下课,我就趴桌子上睡了,这一睡,又是一节课。

    “醒了醒了,你怎么那么能睡啊……”又是宁红颜把我叫醒的。

    我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抹了抹口水,看看班里的情况,知道是放学了,起来就往外走,该到寝室里睡觉去了。

    “哎哎,你别走,我找你还有事呢!”宁红颜很不高兴地拉住了我。

    “不行不行我得睡觉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困,甩开宁红颜,急匆匆跑到寝室里,又补了一觉。

    下午来上课的时候,我总算打起精神了,进教室先找宁红颜:“你找我有啥事啊?”

    “出来说!”宁红颜找我有正事。

    我跟着宁红颜出去,到台阶上,宁红颜斟酌了一下,才说道:“是这样,我们寝室里有个女生想找你。”

    “找我干什么?”我一惊,这次太阳真的是打北边出来了,莫名分到一个班里之后,宁红颜就以我的女朋友自居了,严禁我和其他女生交往,就算正常交流,她也是严防死守。

    今儿,她怎么带着她寝室里的女生来找我了,难道是想通了?

    我欢心不已。

    宁红颜看到我这个样子,又给了我一下:“你看看你高兴的,是不是早就盯着我们寝室的女生呢,我告诉你……”

    “哟,你们两口子在这儿呢?!”小地方就这样,玩笑开的粗野、通俗,君儿真就跟村里见了我们两口子一样,打了声招呼,走过去了。

    这并不奇怪,到高一九班没多久,宁红颜和我的关系就是全班公认了,有的甚至怀疑我们俩是定的娃娃亲,喵了个咪的。

    “死君儿,你再说!”宁红颜表面上生气,心里却很受用。

    我可不那么受用,没良心的说我真没想过要和宁红颜怎么怎么样,更别说过一辈子了。

    被君儿这么一闹,我也没心思等那个女生了,转身要回教室。

    “你别走啊……”宁红颜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这一举动,又引起了堆在后门的那几个家伙的哄笑、坏笑。

    “去去去,滚进去!”宁红颜除了让着我,别人都不惯着,班里的男同学都甚至宁大姐的威名。

    那几个家伙不笑了,我就等着宁红颜赶紧说事。

    “是这样,我们寝室里有个女生……鬼压床你知道吗?”宁红颜突然一改口。

    鬼压床,我当然知道。

    本来我就不想再管这些事儿了,何况现在我又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鬼压床又不是什么大事,还听说就是晚上睡不好做梦,我才不管呢:“我不知道,红颜,我求求你了,以后这些事别往我身上扯行不?!”

    “不是,她真的挺害怕的,每天早上她都是醒不过来……”宁红颜知道我烦这个,只能尽力解释。

    我知道宁红颜是动了好心,但真不愿意别人把我当成什么封建迷信的封二代迷二代看:“红颜,我知道你是想帮别人的忙,但这个忙,我是真不想帮,也不一定能帮的了,你让她找别人吧,要不,去医院看看也行。”

    宁红颜不说话了,我就进了教室。

    下午上课,我还是不舒服,比一般通宵时候要不舒服的多,想了想,应该还是巨口棺材里遇到的事,留下后遗症了。

    真他喵的黑,你等着,你给老子好好地等着,等老子收拾你的时候……

    下午一放学,我就急着去找老三,一则,我们俩经常在一起吃饭,二则,去棺材屋报仇这事,少了老三可不行,他可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能抗的一个,绝对禁得起折腾。

    一出教室,宁红颜就追上我了:“四儿,你别走,人家找你呢。”

    “谁啊?”其实,想了一下午,我也心软了,都是同学,能帮就帮帮她吧。

    “她不是咱们班的,一会儿就过来了。”宁红颜很着急,怕我不愿意见她了。

    报仇不是个简单的事儿,说不定还得回家拿法宝,我想,先办了宁红颜的事儿也无妨,就跟她在一起在教室外面等着了。

    不一会儿,一个长的很漂亮又娇小可爱的女生朝着我们走过来了。

    这女生知道我,走到我面前,很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宁红颜大方起来也是很大方的:“这个是苏瑾,十六班的,苏瑾,这就是马一方,你的事,你跟她说说吧,我走了。”

    宁红颜知道,有些隐秘的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她就走了。

    宁红颜走了,苏瑾还低着头,似乎难以启齿。

    想想也是,一个女生要跟一个男生说她在寝室睡觉的情况,怎么好意思呢。

    “有事你就直接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我先说了。

    苏瑾这才抬起头,断断续续地说道:“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每天早上快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梦到有一个女人站在我床边,她看我一会儿,就往我身上压,她一压,我就醒了,但是身体不能动,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来。我很害怕。”

    不用相信,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而且是亲身体验。

    我以前只是听说鬼压床就是醒不过来,不是什么闹鬼,也不是中邪,就是做恶梦的事儿,可是听苏瑾说了她的亲身经历以后,我又觉得鬼压床不是那么简单了。

    虽然我没正经学过,但耳融目染一些套路还是会的:“你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吗?”

    “有,但很少,到学校寝室住以后,就很多了。”苏瑾弱弱地说。

    “哦,除了鬼压床以外,你还有别的类似的情况吗?”我怀疑,她是体质弱生辰八字属阴那一类的。

    果然,苏瑾眼睛一亮,露出一个‘你怎么知道’的表情:“遇到过,我……我见过鬼,小时候,在地里干活,我亲眼看到一个村里去世的人在我前面……你不害怕吧?”

    苏瑾这女生还挺可乐,说着说着,竟然还问我害不害怕?

    我当然害怕了!

    昨天夜里差点就被吓死了,害怕,也就是那样了,我平静地答道:“我没事儿,你接着说。”

    “就是在地里见过去世的老人,她一直跟着我,吓的我赶紧跑回家了。”苏瑾迟疑了一下,又小声地说道:“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老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跑出去看看,总是没人。”

    嘶,这小女生身上的事儿还不少,感觉,就是容易被脏东西当目标的那一类人。

    毛病找到了,可是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你等等吧。”

    我回到教室里,把我之前抄写的一遍‘悟性论’拿了出来:“这是一卷佛经,你回去好好读读,好好感悟,到晚上心烦意乱的时候,也念念,尤其是你再梦到那个女的时候,一定要稳住心神,在心里默念这个,会有用的,等两天,我看什么时候回家,再给你拿个法宝过来,能保护你的。”

    可能苏瑾开始也没太把我当救命稻草,我这些话一说,她就认真起来了:“那我……我给你点钱吧?”

    “扯什么呢!你跟红颜一个寝室,我这是帮你呢!再说了,咱们都是同学,什么钱不钱的!”我佯装发怒,也真有点生气,我们不都还小么,情谊无价,提钱干什么。

    反过来,又能理解苏瑾,在我们这种穷地方,提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

    苏瑾明白我的意思,笑了:“那咱们去吃饭吧,我请你。”

    “那行,不过,你得小心了,我是属野猪的,吃的可多啊!”我开着玩笑说。

    苏瑾笑的开心了,一路有说有笑地请我去吃饭。

    食堂里吃完饭,天已经黑了,我们九班和苏瑾十六班都在操场这边的二层楼,所以是一起回来的,我还特别送了苏瑾一段。

    开心么是真开心,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同学是最大的收获,我哼着流行歌曲就回来了。

    宁红颜却在我们教室门口横眉立眼地堵着呢!

    “哟,高兴了?能不高兴嘛,人家苏瑾那么漂亮,又那么可爱,不正是你想找的温柔的文静的么,这下满意了吧……”宁红颜吃醋了,还是俺们老老家的老陈醋。

    我要是敢扎刺,宁红颜真敢在教室门口闹起来,于是我灰溜溜地从后门溜进教室了。

    闹归闹,正事还是要办的,我和宁红颜都等着看‘悟性论’对苏瑾的作用如何了。

    这一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