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二章 巨口棺材 1/40
    上了高中,日子就是昏天黑地了,只有一个时间段是自己的,晚上十点到早晨六点,舍了美梦,还得跳墙出去跳墙回来。

    熄灯以后,夜里要参加网吧通宵活动的同学就开始整理床铺了。

    我最近也去参加过几次,第一次去熬到下半夜就睡了,第二次跑到网上看电视剧,第三次学会了打cs,第四次跟几个同学一起去打cs,就一个小小的‘猪圈’地图,把我们几个都打晕了,直打的差生鼠标不动人在那儿晃荡……我的铺离窗户远,不用伪装了。

    差不多了,寝室楼上上下下的门打开了几道,从里面悉悉索索窜出不少黑影,蹑手蹑脚、东张西望地往男厕所那儿溜,我也这个‘老鼠大军’之中。

    到了厕所里,排队翻墙,有几个同学等的不耐烦,抽起了烟。

    我是宁愿忍着这里的味儿,也不抽烟,不喜欢。

    轮到我上墙了,蹭蹭而过。

    出了学校,别的同学都是结伴找网吧去了,我一个人往城北小路上走,心里不是个滋味啊,别人都到网吧里快活去了,我却得找脏东西去。

    我们学校在二路,往东走到四路北头就是棺材屋所在了。

    晚上十点多,还不是很晚,路上的行人车辆稀稀拉拉有几个,亮灯的人家也不少。

    路上我还想着,找到棺材屋,万一看见了什么或看不见什么,我该怎么办,是站在远处看看,还是……我靠,好一口黑气森森、头高脚低的大棺材,岂容生人安睡!!!

    尼玛我们这县城也太小了,人家还没想好呢,这就到了。

    我望着这口阴森十足的大棺材咽了咽唾沫,已经不敢想象之前见到的那个女孩儿和那母女俩是怎么在里面生活的了,她们就一点儿没察觉么,每日每夜都在棺材里?

    我的心里骤然起了一股无名火,想也不用想了,进去看看。

    棺材屋前面没有路灯,全借着东边那户人家里的光亮,我悄悄地来到了这口大棺材旁边。

    灯光太暗,我还是看不清这口巨大的棺材是用什么做的,只好再靠近一些,用手摸一摸试试。

    一摸之下,才知道这口棺材只是一团黑漆漆的雾气,触手可化。

    到这时候,我还犹豫了一次,进了棺材,可能又是九死一生,退回去,可以到网吧里玩上一番,但一想到那个女孩儿和那母女俩,我就控制不住了,迈步走进了棺材里。

    这口棺材就是这座院子,进来之前,只想到了它的大,却没想到它的封闭,进来之后,一点儿光亮都看不到了,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在一口棺材中。

    进来不到三秒钟,我就有点后悔了,自己这也太大意了,身边没个人,身上也没带着什么家伙,进来又能怎么样呢。

    可已经到了这个关口,我就不能有任何退缩的念头了,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闯。

    两只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走了一阵,摸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甚至都快感觉不到巨口棺材的轮廓了。

    什么都没有,恰恰比来个鬼啊怪啊的更可怕。

    一个阴凉的念头悄然在我心头滋生,就像正月十五放的烟花一样滋滋燃起,却无法控制,我只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不见一丝绚烂。

    一个人冷起来,可怕就不再是一个文学字眼了,那可是有切肤之感的。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盏微弱的油灯,在寒冬腊月、北风呼啸中苦苦挣扎着,来一阵风,落几片雪,亦或是单凭寒冷的空气都能把我压灭了。

    摇摇摆摆、忽明忽暗,就那么一个微弱的小火苗,要是灭了,就是无尽的寒冷与黑暗了。

    我真的就像大冬天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冻的瑟瑟发抖。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被自己吓死在这儿不可……尽管我极力地鼓励着自己,可是那已经蔓延全身的寒冷根本挥之不去,想走开,也动弹不得了。

    整个人就像被一股怨念缠住了一样,出了困死,别无它法。

    挣扎之际,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能进这巨口棺材了,这里就是一个陷阱,生人进来,很容易就能困死在这儿……

    挣扎的念头越来越弱,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僵化了,分明能感觉到,那个小火苗,正被四周寒冷的空气挤压的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灭了。

    害怕,除了害怕,就只有害怕了,这是一种本能,人类害怕死亡的本能。

    我蜷缩着身子,求生不得。

    哎,爹,娘,宁红颜,老三,帮头儿,小村……没想到我就要死在这里了,不知道,我死之后,你们还能不能看到我的尸体……宗叔儿,妙心法师……夜坐偈云!

    灵光一闪,我突然想起了妙性法师给我的悟性论,想在这个时候念念,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只有,夜坐偈云,还勉强记得一点。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泯同虚。旷劫由来不生灭。何……”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泯同虚。旷劫由来不生灭。何须生灭灭无余。

    一切诸法皆如幻。本性自空那……”

    “我擦!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泯同虚。旷劫由来不生灭。何须生灭灭无余。一切诸法皆如幻。本性自空那用除。若识心性非形像。湛然不动自真如。……”

    我知道这声大骂跟夜坐偈云很不搭,但真的就是在我大骂一声之后,我就活过来了,夜坐偈云也慢慢地背出来了。

    背着夜坐偈云,就像在给我这盏油灯加着油,很快就把油加满了,火苗子也扑腾起来了。

    感觉身体没有了束缚,四肢也恢复了知觉,我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千恩万谢地感激着妙心法师,要不是他给我的悟性论,今天我是非死在这里不可……

    感谢完了妙心法师,我就开始骂自己,不就是一篇文言文么,几天工夫就背下来了,你他喵的都干什么呢……

    背下来一定要背下来,你背不下来你就是孙子……

    跑着跑着,眼前的漆黑景象一转,我就到了一片田地里了,头顶上有星光,地头上有几棵杨树。

    一转身,还是能看到那个大坑里的树林,隐约能感觉到那个巨口棺材就埋在树林里面。

    那我这是出来了,还是没出来?

    我愣愣地看着农田那头的阴森森的树林,真是没有勇气再朝那边走一步了。

    应该是闯出来了,但那个树林那边还有诡异,现在进去,又是虎穴狼窝,还是往地头那边走吧。

    我心有余悸地朝地头那边走,走了几百米,就到了一道深沟,沟里没有水,过去就是一条进村的路了,往西边是村子,往东边是进县城的公路。

    我走到了那条公路上,沿着那条公路回县城,就在这块儿找了个网吧,进去通宵了。

    一般,我是很烦网吧里的那股烟臭味的,但这次进来,我看到网吧里那么多人,亲的跟什么似的。

    交了钱,开了一台机子。

    这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上网也不会打游戏,只会找电视剧电影看。

    人躺在椅子上,困的晕晕乎乎地看着电视剧,没有回想之前的事,也没有睡着。

    就这样躺到了清晨五点多钟,网吧里的学生陆续要走了,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一夜过的是多么没滋没味。

    我也关了机子,往外走。

    外面还黑蒙蒙的,我不敢一个人走,只能跟着人家走,这样走着,还无意识地绕着那座棺材屋,不到六点,总算到了学校。

    本来我是可以在门口再等一会儿,跟着走读生去寝室的,但一想,还是先去寝室里洗洗脸舒服,我就跟着一些学生跳墙去了。不是男厕所,是另一个地方。

    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巧,系主任带着二狗子在院墙里面堵着呢。

    跳下去一个,都一言不发地到墙边站着去了。

    我跳下去之后,也站着去了。

    快上早操了,寝室楼这边的同学大批地往操场上跑,我们参加了通宵活动的这二十几个在寝室门口站成了一排,不游街,但示众。

    老三跟我不是一个寝室,出来看到我在门口站着,嘿嘿一乐,走了。

    他肯定以为我是出去上网通宵去了。

    偶尔有班里的同学或者认识我的人,从这儿过的时候,都看看我,笑笑。

    “你咋啦?又去通宵了?”宁红颜跟着几个女生从这儿过的时候,马上停下来问了问。

    “嗯……”我不愿意跟她多说,再被抓着跟女同学关系不明朗,我他喵非得被二狗子拉着游街去不可。

    “活该!”宁红颜哼了一句,走了。

    我们这一拨被罚站的人,是要站到早读之后的,所以,站着站着,就有人坐到栏杆台子上了,等了一会儿,还有人偷偷地抽起了烟。

    我算是服了,人家都不怕罪加一等。

    等教室里的早读声起来的时候,太阳一出来了。

    太阳的光亮一洒在身上,我才突然间清醒过来:妈的,栽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