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一章 棺材屋
    从棺材屋里出来的是一个女孩儿,十七八岁的年纪,很平常。

    她留着短发,身材略微有些胖,模样并不算漂亮,但并不算精致的五官糅合在一起竟彰显出一股独特的气质,一眼望去,如沐春风。

    她出门以后,沿着大街向西边去了。

    “啪!”

    看了一会儿,宁红颜突然给了我胳膊上一下:“你是不是认识她?你到底是来干吗的?你说清楚了!”

    “什么啊,我认识她什么,我跟你说了,这座房子不正常……”刚才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可以肯定,这座棺材屋就是不正常。

    “这房子跟旁边的也差不多嘛,有什么不正常的?”宁红颜不信。

    我拉着她往房子后边走:“前边看着是差不多,你到后边一看就知道了,这座房子建的就像一口棺材。”

    “我不去!”宁红颜一见了那女孩儿,小脾气就止不住了。

    我见宁红颜是来真的,就哄着她走了。

    老三神神叨叨地去办事了,走之前,也没说个见面的地方,我和宁红颜就在街上瞎转悠,反正县城也不大,什么时候碰到他什么时候算,碰不到他,我们就各自回家呗,又丢不了。

    转悠到中午,宁红颜饿了,我也饿了,然后我就带着宁红颜去找老三,老三现在是有钱人,宰他一顿不算什么。

    也是大街上转悠着找,但真就找到了。

    老三正坐在城南的护城河边上抽烟呢,看那姿势,挺深沉。

    “哎,老三,干什么呢在这儿?你要跳河啊,不是会游泳吗你!?”我以为是老三的‘那个事’又来了,他坐这儿厚古薄今呢。

    老三转头看看我们,也没跟宁红颜打招呼,转回去,继续抽烟,望着护城河里泛青黑而发臭的河水发呆,三哥,就这调调。

    我坐到老三身边,仍不忘调侃:“三哥,又伤感了,我早跟你说了,凭咱三哥这气质,就不该向着历史方向上发展,三哥应该去当诗人,没事儿在家喝点酒,再搭车跑到咱们护城河边……”

    宁红颜看老三的反应不大对,就拍了我一下。

    我站起来,看看宁红颜,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老三,可能是想起任萱萱了,那个如妖如仙的女孩儿。

    要真是这样,我就不说话了。

    老三抽完了一根烟,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沉声道:“走吧,今天我请你们俩吃饭,咱们吃点好的!”

    本来就是冲着宰老三一顿来的,可看到老三这架势,我反而有点心虚了:“三儿,你没事吧?要不我请你吧,咱们喝点。”

    “呵呵……”老三勉强笑了笑,带着我们去吃饭了。

    老三这次真不是开玩笑,带着我们走进了县城里一家上档次的饭店,点的也都是平常舍不得点的菜,七八个了。

    “行了行了,这一顿就让我请你们俩吧,谢谢你们一直在山里保护着我,好了,服务员,我们的菜够了……”宁红颜看情况不对,连忙制止了老三,再点下去,就是糟蹋钱了。

    我也赶紧说:“对对,让红颜请我们,她不是一直主管伙食么,三哥,今天咱就不喝酒了,光吃菜,吃她个够。”

    老三不说话,阴沉着脸。

    顿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了,问道:“老三,到底出啥事了?”

    “没有,哎,吃饭吧,这顿饭还是我请,红颜你多吃菜,四儿,咱们喝点,喝点……服务员!”老三高声喊来服务员,要了瓶白酒,一斤装的。

    酒菜上来,老三就跟我开喝。

    我的酒量最多半斤,平常都是不愿意喝酒的,但今天看三哥这架势,要是不抢着点拦着点,三哥非喝倒在这儿不可,于是,我一边陪老三喝酒一边劝,宁红颜也在一旁帮腔,让老三多吃菜,别喝酒了。

    拦着劝着,老三还是喝醉了。老三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八两垫底,一斤没跑儿。就算喝闷酒也没喝的这么狼狈过,今天怎么?

    老三趴到桌子上睡了。

    我跟宁红颜坐到一起,边吃边聊着。

    “三儿怎么了,是萱萱,还是别的事?”宁红颜小声问我。

    我也不知道老三这是怎么了:“不知道啊,昨天还好好的,就今天嚷嚷着来县城办事,还说要送礼,在路口那儿,我跟他拌了两句嘴,他就走了,之后我就去广场上等你,再见到老三,就是这样了。”

    宁红颜仔细分析了一下:“那就是今天上午的事,他干什么了?”

    “我不知道啊……”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知道,这次是真把我三哥给伤着了。

    这顿饭吃到下午快三点了,老三醒过来就要走。

    宁红颜也没说什么,坐上车,先回家了。

    我跟着老三往搭车的路口走,走了半天,又问他一遍:“老三,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行不行?”

    老三没回答,就是往前走。

    “走走,你往这边走,我去办点事。”我也来气儿了,他身上没伤没血的,能出多大的事儿啊,还不如跟我去看看棺材屋。

    老三晕晕乎乎的,也不多事,跟着我去棺材屋了。

    我到这儿一看,门口多了一辆黑色的汽车,车里没人。

    上午见了那个女孩儿,我没看出什么来,就想着看看这棺材屋里的别人,等了没一会儿,屋里出来三口人,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五六岁小女孩儿,另外有一个中年男子。

    就是他!!!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是那个家伙不正常,而且他给我的感觉,比在重山里进小木屋第一眼看到黄圣龙时的感觉更甚。

    就连晕晕乎乎的老三也看出来了,低声骂了一句:“我擦,不仔细看,我还以为又他喵的见到黄圣龙了呢……”

    但老三只是骂了一句,就没动静了。

    我仔细观察着对面那个中年男子,还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可是他很警觉,很快就注意到我们了。

    他坐在车里,冷冷地看向了我们。

    “走了……”我拉了一下老三,装着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这里,离我们等车的地方已经不远了,老三没有问,我就没说话,俩人走到路口等车,上了公交车,半个小时到镇子上,我们又不行回家,路上,还是没说话。

    先到我家,我要进门了,老三突然叫住我,我走过去,他摇摇晃晃地把一直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喷着酒气,极其伤心地跟我说了一句:“四儿,你学习好,到一中里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一定弄个官当当!”

    “……”我脑子里一懵。

    老三不等我反应过来,摇摇晃晃地走了。

    看着三哥那硕大而摇曳的背影,我才意识到,三哥也只比我大几个月而已,有些东西压在他的肩膀上,也是太沉重……

    第二天,宁红颜又打了个电话给我,一半是问老三的情况,一半是找我。

    我去老三家里看了看,三哥已经没事儿了。

    之后,我们就是忙着新生报到的事儿,宁红颜知道我接电话不方便,就不经常打了。

    十天以后的清早,我就准备好铺盖卷、一些衣服和一些书本,准备去一中报到了。

    出发的时候,老三突然带着他的铺盖卷和一个包来找我了。

    “你要出去打工啊?”我以为老三特别选了这一天,要跟我一起出门,但也怀疑,三哥手里可是有二十万的,依他的性格,不会轻易出去打工的。

    “打什么工,我去一中上学。”老三悠悠地说了一句。

    “啥???”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老三中考的分,离一中三榜的分也差的远着呢,就算花钱……花钱?

    我突然明白老三那天为什么喝多了:“你真的能上一中了?”

    “哼……”老三冷冷地一笑,心里有伤。

    “好,正好,三哥,这下咱们又可以在一起混了!”我也不想揭老三的伤疤了,高高兴兴地和三哥一起去一中报到。

    到一中报到,分寝室,拿军训服,再分了班级,白天夜里的就忙活起来了,只是军训期间有一次老三找我躲在寝室楼下抽烟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他折子上的那二十万,剩下的不多了……

    有一件很巧的事,宁红颜和我分在一个班了,高一,九班。

    军训结束,就正式开课了,数学物理化学语文英语等等科目都跟打了个鸡血似的,每天都用尽了办法折磨我们这些高中生,我在这里认识了新的朋友,也开始了新的生活,最开心的事,是学会打篮球了,时不时地就跟负责我们这一块的二狗子打游击。

    高中刚开始的课业,对我来说都不算事,每天嘻嘻哈哈睡着觉打着球就过去了,我的成绩也是很好的,宁红颜就不行了,她得非常努力,还不一定有成绩。

    高一生活稳定下来以后,我又开始惦记那个‘棺材屋’了,尤其是那个给我感觉跟黄圣龙一样的家伙,想想都瘆人。

    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