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章 解锁子
    挂锁子,是农村的老习俗。

    说小孩生下来以后,要是体弱多病、有什么缺陷或者没什么缺陷单纯希望孩子好,父母就会用红绳扎个辫子供奉在灶台前,每年往红绳上挂一个铜钱,谓之‘挂锁子’。

    大概意思就是通过灶王爷禀报给老天爷,俺们家孩子就拜托给老天爷了,希望老天爷保佑。

    好好的保佑。

    等孩子到了九岁的时候,就可以解锁子了。

    找一个‘先生’来,在院子里摆一张桌子,让孩子钻到桌子底下,再把蒸好的枣馍馍拿出来,先生边给老天爷做汇报,孩子边吃枣馍馍,另外还要找一个属龙的一个属虎的压阵脚,一番祈祷之后,锁子就可以解开了,有的,还要找个大树认干妈,有的,就不找了。

    这意思就是,通过先生给老天爷说一声,谢谢您把孩子保佑到那么大,以后我们就自己来吧,不麻烦您了。

    我八八年出生,属大龙,自然被找到了。

    吃过早饭,我就上峰的家去了,他家就在我家后边,过个大坑就到了。

    穿过胡同,刚要下坑,后边就传来一声很不愉快的声音:“我去给人家解锁子,你怎么也来了?”

    我一回头,是老三,这厮天南地北的走了一趟,要冒充打猎的了,要是蹦跶再高点,他敢觊觎月亮上的嫦娥!

    “四哥是属大龙的,当然要来了,你不是属猫的么?去骗人啊!”我也懒洋洋的回他一句。

    老三突然狡黠的一笑:“别扯了,你说他们能给咱们准备一桌不,外边的东西再好吃,也吃不过咱家里的大菜,最近村里也没什么事,只能想着这一顿了!”

    “嘿嘿……”其实,我也想吃家里的大菜。

    我们两个结伴到了峰的家,峰的在院里玩,他爹他娘和他奶奶都在,另外还有一位五六十岁的‘先生’在院里坐着,女的,带着手镯、戒指和耳环,跟村里的人比,稍显富贵。

    我们那儿也不经常有这种迷信活动,就是看坟地的比较多,于是就把算卦的看相的跳大神的等等,统称为先生。

    峰的的父母把我们招呼过去,先生扫了我们一眼:“是属大龙属虎的么?”

    “是……”老三不高兴了,我们这位四哥可是正经看阴阳的先生,你连这都看不出来,还装什么装。

    我都没搭理她。

    先生确实没察觉到什么,过去摆了摆桌子上的东西,这就要开始了。

    我和老三被叫到了桌子前,一人给一根红绳,用红绳把我们的手各系到桌子一角,然后就让我们坐在地上了。

    九岁那小孩,峰的,钻到了桌子底下,等着吃枣馍馍。

    我们这边准备好了,先生就上场了,没有跳舞,也没有很大的动作,就是一边走一边念叨着什么,时不时地指挥着峰的的父母做些什么……

    十多分钟吧,先生让峰的他爹把峰的带上,拿着一根红绳去外边了,说了,不让回头千万不能回头。

    然后,先生又在院里念叨了一会儿,说了声:“好了!”

    坏了!

    我心道一声,大菜没了,这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也就四十分钟,来了也没让我们干什么事,净让我们坐着了,刚来的时候就往他们家堂屋厨房里看了看,好像没准备什么菜码,这么快就结束了,怕是连口茶叶水都喝不上了。

    老三的脸色也不好看,很不愉快地看了那位先生一会儿,你到底会不会啊?这么快就完了?动静太小了,时间也太短,撑到十二点吃午饭的点行不行?

    峰的的母亲过来给我们解红绳,峰的他爹带着峰的从外面回来了,红绳不见了,估计是认了干妈。

    然后,然后真的就是连口水都没让喝,我和老三就出来,白忙活一场。

    算了,君子不一定非要人请吃大菜,老子说的。

    回去的路上,老三认真地问了一句:“你觉得他们这行吗?”

    老三是把我当正儿八经的先生了,我可不愿意当这个:“谁知道呢,你问我干吗?!”

    “就问问你咋啦?”老三都不知道为什么急了。

    “我不知道!”我对当先生当道士这一类的事一直是很排斥的,以前是因为信科学,现在知道自己有这本事了,还是排斥,我一个堂堂的中考一榜生,总跟鬼啊阴啊煞啊扯什么淡,到一中当个帅气又学习好的学生多好。

    我快步走了,老三一扭头,也回家了。

    半晌回到家里,父亲还问呢:“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家也没留你吃个饭?”

    “别提了,连口水都没让喝。”我也正算计这事呢。

    “呵呵……”父亲只是开个玩笑。

    半晌,邻居建子叔来喊我:“小方,你同学给你打电话来了,是个女的。”

    “……”我脸一红,赶紧跑过去接电话了。

    到了建子叔家里,还得跟爷爷奶奶打招呼,然后再去堂屋里接电话,是宁红颜打来的。

    就是哼哼唧唧几句话,宁红颜想见我,我说明天去城里吧。

    挂了。

    从建子叔家里回来,母亲就笑眯眯的问我:“哪里的女同学啊,还给你打电话?”

    “是别的庄上的。”我在初中就谈过恋爱了,所以,特别心虚。

    “长的好看不?高不高?白不?太矮了可不行!”母亲随口就开出了几个条件。

    “娘,你说啥呢……”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父亲本来站在一边乐呵,但过了一会儿,突然很认真很严肃地说了一句:“你不能谈恋爱,好好学习吧,等以后考上大学了,再找个好媳妇。”

    哎,我是真烦这句话,也可能是因为这句话,我就没考上好大学,当然我是情况特殊,不能一概而论,至于我的个中缘由么,就不多说了。

    晚上吃饭,我跟家人说了一声,明天去城里。

    父亲又唠叨了两句,我放下碗走了,母亲就开始唠叨父亲。

    我去老三家里转悠了一圈,跟老三一说明天去城里的事儿,他欣然答应了,他也要去,去办事。

    去办什么事?

    他神神叨叨地还不告诉我!

    早上起来,我匆匆吃过早饭,就去老三家里催老三了,老三跟个老娘们似的磨磨唧唧半天,总算出门了。

    我们俩走到了镇子桥头上,等来了公交车,去城里。

    到了城里,还是那个东北角的路口,我就拉着老三下了车。

    老三又是神神叨叨地拉着我:“走走,跟我去买点东西,还得取点钱,之后你愿意干吗就去干吗。”

    “我又不是你爹,干吗看着你?去去去,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心里本来就窝着火呢,还要顺着他。

    “四儿,你咋啦你,我不就是……算算算了,我自己去。”老三也不乐意了,自己走了。

    我在路口转悠了一会儿,特别在‘东山禅寺’门口走了一趟,还往里面瞄了瞄,才去跟宁红颜约定的地方了,广场。

    广场上人很多,大都是成双成对,我一个人往那儿一站,挺扎眼。

    过了好一会儿,宁红颜才来了,穿了一件刚买的裙子。

    “大小姐,你在家绣花呢?这么晚才来!”我跟宁红颜太熟了,就不惯着。

    宁红颜也上来了小脾气:“女生事情多你不知道啊,让你等一会怎么啦,还不是应该的。”

    我一听她要跟我掰哧恋爱的事,连忙把话题岔开了,领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了。

    走着走着,就到了我前天看到的那座‘棺材屋’附近。

    我是真不愿意干这个,但心里又总是惦记着,生怕那个棺材屋里会窜出什么鬼怪,出去害人。

    我很少来城里,对这里不熟,带着宁红颜转悠了一会儿,还没找到那座古怪的屋子。

    “你来这里找人啊?”宁红颜发觉了。

    “没有,就随便转转……”我打着哈哈,带着宁红颜继续找。

    小胡同钻了几个,又拐了几个弯,终于到了这一片房子的后头,看到了那个大坑。

    我要往那个坑里走,宁红颜突然拉着我的手,可不是害怕啊,是幸福,她还以为我找这么个地方,是要跟她甜腻腻呢。

    等走到坑里了,宁红颜低头说了:“你还要上哪儿去?”

    我一回头,才发现宁红颜低眉顺眼的表情不对,心里一惊,这姑娘都想什么呢!

    “红颜,你看,那座房子像不像一口棺材?”我是宁愿见鬼屋,也不愿意看到宁红颜这么温柔的时候,亏心。

    宁红颜一抬头,一瞪眼,走了。

    我赶紧追上去,哄了宁红颜一会儿,总算带着她转到了棺材屋的前面。

    从前面看,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家,高高的院墙,朱红的大门,屋顶窗户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大门关着。

    “好不容易来一趟,你真是的,带着我来看这个。”宁红颜气呼呼的,她想的是另一回事。

    “你再等会儿行不行,你以为我想看啊!”我心里也烦着呢,怎么就摊上这些事了,要是一狠心能忘了这里多好,我他喵管它们害谁呢。

    俩人正说着话,棺材屋的大门上的小门,打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