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九章 满载而归
    老三买了饭从外面回来,看到院子里三个人的神色不大对,问道:“怎么啦?”

    “没啥,吃饭吧。”宗叔儿对那位鬼老兄可没什么感情,接过东西,摆到桌子上开始吃了。

    帮头儿也坐下了,这世上人人鬼鬼的事多了,难得是人家的,感怀也不必茶饭不思,不管是富甲一方,还是孑然一身,日子,总得慢慢过。

    宁红颜没有坐下,握着发卡,仍然回味着。

    老三纳闷了,不就出去买个饭的工夫么,还能出多大点的事:“红颜,你怎么了,咋不吃饭啊?老四呢?”

    “他回屋里了。”宁红颜幽幽地说。

    “回屋里了?他不吃饭了?我去叫他!”老三知道我们这几天过的也挺辛苦。

    “不用了。”帮头儿说了一句。

    老三还是问宁红颜:“到底咋啦?”

    “没咋,就是刚才那个脏东西来了,在太阳底下消散了。”宁红颜也有点难过,早知道是这样,就不用那么怕鬼老兄了,说不定,还能听听他的故事。

    “哦?”老三挺高兴:“消散了是不是死了?那咱们就不用怕了!”

    宁红颜瞥他一眼,走了。

    回到房间里,我也不难过了,就是挺感慨的,一日三餐拖鞋大裤衩晚睡早起的平常生活里,遇到一件值得感动的事儿,也挺难得。

    无意间看到桌上的悟性论和那则偈语,再读起来,已经有些韵味了。

    “四儿。”宁红颜来找我了。

    我回头,看到宁红颜,从窗户里透射而来的阳光正好撒在她身上,使得她光彩照人起来,不觉间怦然心动,有这么好一个姑娘守着我,是不是也值得感动了。

    我走到宁红颜面前,拉住了她的手。

    她就扑到了我怀里。

    我们两个拥抱了一会儿,突然分开了,宁红颜看看我,幸福满格,我看看宁红颜,忽而品到了一点男人的滋味,难道人生就这么开始了么?

    “去吃饭吧。”宁红颜饿了。

    “嗯。”我有点飘飘然,具体也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我和宁红颜一起去吃饭,还没吃完,小村就急匆匆从门外进来了。

    我们让小村坐下,听他讲了讲他这几天做的事和老三遇到的事,我和宁红颜再把鬼老兄的事一说,两者一对比,就耐人寻味了,鬼老兄只是来抚了抚珠花,那些人怎么……

    下午,我们一行人去了银行,把那一百万分成了五份,宗家爷俩二十万,我们四个人每人二十万。

    怎么说呢,把二十万的存折拿在手里时,感觉跟假的似的,我根本不敢相信,尽管我们在重山里确实经历了那么多。

    “四儿,拿着那么多钱烫手吗?要不转我折子上点?”老三可比我知道钱的用处。

    我说:“行啊,只要你愿意跟我划清界限,下次再碰到脏东西你别找我就行!”

    “你看你,净提这事呢,青天白日的就不怕遭雷劈……”老三还是有一怕的。

    我笑嘻嘻地搂着老三的脖子,突然觉得生活轻松了许多……

    跟着,我们又去了报国寺。

    还没等我们开口呢,妙心法师就说了,三足香炉你们要是有用的话,就留着吧。

    这可是件老东西,拿到潘家园肯定能卖不少钱,保守估计能比我们这次卖的东西钱多,再加上它的法力,价格就高了去了,没想到妙心法师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让我们留下了,弄的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宗家爷俩会来事,走的时候,在功德箱里留下了五千块钱。

    我就更不好意思了:“这五千块钱该我出,你们等等我……”

    “别价啊爷们,咱们打交道还早着呢!”小村赶紧把我拉住了:“四哥,以后就是咱们俩了,兄弟还得多仰仗您那,这点钱算什么,您要是过意不去,就当我给佛爷献了份孝心吧……”

    小村说的挺热乎,搞的我不高兴了,你叫我四哥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又从你本心里觉得四哥长的比你寒碜?!?!

    回到家里,我才把另一半空心葫芦还给宗家爷俩了,这也是规矩。

    空心葫芦盘起来不容易,拿着空心葫芦进山取东西也不容易,万一济世门的买卖不成,我们还可以拿着空心葫芦再进一次山。

    事情都办完了,我们在京城多逗留了一天,就买了回滕州的票,我们的组合铲锁子甲法宝袋子还存在滕州呢。

    宗叔儿送我们到胡同口,小村送我们到车站,进站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都挺舍不得的,真想把小村也打包带走,这哥们也忒喜庆了,有他在身边,万事不愁。

    “几位,怎么个意思?”小村见我们都停在那儿看他,赶紧过来问了问。

    老三一伸手,差点没把小村从护栏那边抓过来:“我们想把你带家走!”

    “我也舍不得诸位啊,三哥,要不您留下来陪我吧?!”小村也挺舍不得我们的。

    “哈哈……”我们哈哈一笑,上车了。

    晚八点,火车开动。

    折子都在帮头儿身上带着,我们三个小的就剩下一颗玩心了。

    火车嘎哒嘎哒地奔到十点多,老三和宁红颜都睡了,这两位都是一歪头就能睡着的主儿,可把我羡慕死了。

    帮头儿闭着眼睛假寐,我从包里掏出来‘悟性论’,准备打着手电筒看会儿:“帮头儿,你睡会儿吧。”

    “嗯……”帮头儿也睡了一会儿。

    真用了心,坐在火车上就跟坐在教室里差不多了,短短一篇悟性论,我一下看了快两个小时,把纸张和手电筒收了,准备睡会儿了。

    “帮头儿?”我轻轻地叫了一声。

    顿了一下,帮头儿就醒过来了,看看我:“你睡吧。”

    “我去上个厕所。”我从老三身上跳过去,去厕所了。

    刚才看悟性论看的很疲惫,我打开水龙头洗了洗脸,感觉车厢里的空气太闷,我就到接口处站了会儿。

    站着站着,帮头儿也过来了,自己点着一根烟,也递给我一根。

    我接了烟,也点着了。

    帮头儿不说话,我就转向一边,看着窗外的夜灯闪烁,可是,突然间,我就在窗户外面看到了一个人影,很清晰的人形,几乎是贴在门上的,面目狰狞,绝不像正常人的模样,火车的疾驰就不必说了,关键是车门那地方,离地面得有一米多,那个人……那是个鬼魂!

    “咋啦?”帮头儿发觉我表情不对,忙问道。

    “……我刚才在窗户上看到一个鬼影儿。”我是真想把这些东西忽略过去,出了重山,就当一个中考完等着高中报到的普通学生。

    “……”帮头儿知道我不舒服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嗨,来就来吧,习惯了就好了。”我又看了看窗外,自嘲着说。

    帮头儿又点着了一根烟,我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火车就到了滕州,我们出站吃了点东西,把存在火车站的装备取出来,就租了个车,准备跑长途了。

    车开了四个多小时,到帮头儿家了。

    “你们两个在我这儿住两天不?”帮头儿带我们跟带儿子似的。

    我和老三实在想家,说:“不了帮头儿,我们也赶紧回家看看,省的家里人担心,等晚两天,我们去县城玩的时候,要不来你们家,要不你们就去县城找我们。”

    “行……”帮头儿也不多留了,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塑料袋,塞我们手里了:“这是我给你们的八千块钱,拿好了,路上别乱跑,直接回家。”

    “哎呀帮头儿你这是干啥咱们都什么关系了不是早说了我们的八千块钱自己出你看你……”我和老三真是不高兴了,帮头儿再给钱,弄的跟我们多见外似的。

    “你们俩别让了,拿着吧。”宁红颜也过来帮腔,特别跟我说了一句:“回家给我打电话。”

    “嗯……”我弱弱地答应着。

    还是坐我们包的车,到了县城,司机就把我们放下了。

    本来在车站我们就可以坐公交车回镇子上的,但我这一上午晕车晕的太难受,就带着老三从县城南头走到了县城东北角,准备在这儿等去镇上的车。

    “等等,我去解个手啊。”路口等着的时候,我突然来了尿意,跑到大路那边的大坑的树林里解手去了。

    解决完了,一抬头,一百多米外盖在坑边上树荫里的那栋房子又吓我一跳,这房子怎么……怎么那么像口棺材啊?

    我也是眼不见心不烦了,就当看错了,赶紧跑回去了。

    等来了公交车,我们又坐车到了镇上,到镇上买了东西又给家里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到桥头上接我们。

    还是我父亲开着三轮车来的,父亲见了我,只是笑呵呵地说了我一句:“你还东西干啥,燕门恁娘都买好了,快上车,快上车。”

    父亲开着三轮车把我们俩拉到村里,我和老三就各回各家了。

    “娘,娘,我回来啦……”一进家门,我就急着喊我娘,出门两个多月,真是急着想见俺娘一面。

    母亲端着一盆菜从西屋厨房里出来了:“呀,俺小方回来了,出去两个多月,俺小方没晒黑啊……”

    “没晒黑,我就是在林子里钻了。”我心里暖暖的。

    中午,一家人吃了顿好的,刚吃完饭,我就急着把帮头儿给的八千块钱拿出来了,另外那二十万,帮头儿说了,以后找机会再跟家人说吧。

    爹娘真不是喜这八千块钱。

    一家人高兴地说了一会儿,母亲突然说了一句:“对了,你回来的正好,咱们庄上的峰的找你‘解锁子’呢,明天你去吧。”

    “啥叫‘解锁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