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六章 魅力不小
    宁红颜已经睡熟,帮头儿和宗叔儿困的迷迷糊糊的。

    我拿着家伙什坐在床边,鬼老兄,一如既往地晃晃悠悠地神神叨叨地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蹭一下站起来,一手抓着三足香炉,一手攥着圣水瓶,眯起眼睛盯着这位鬼老兄,你还没完没了了你,非要成为本佛道爷修道路上的一块垫脚石不可么?!

    鬼老兄现在知道忌惮我的法宝了,好像更忌惮我手中的三足香炉。

    鬼老兄总是那副‘有人欠我十块钱没还我就饿死了’的落寞表情,看不出什么,但他的动作很大,往后闪了一下,我心里就更加有底了,成了,可以拿他练练手了。

    趁这会儿工夫,我用眼睛的余光往旁边扫了扫,帮头儿已经醒了,但不知所措,宗叔儿唠唠叨叨半天,嘴累了,睡着了。

    我用目光示意帮头儿,没事儿,您坐那儿不用动,看我的吧。

    目光一转,鬼老兄已经移动了一些距离,飘到我的右侧去了,还要上前。

    我转了转身子,正对着他,把三足香炉举起来了。

    鬼老兄再次后退,到一边低着头背对着墙壁壁思起过来了,半分钟,才抬起头,又抬起他那鬼胳膊,指了指睡在床上的宁红颜。

    我回头看了看宁红颜,递给鬼老兄一个目光:啊,这是我的女人,你有意见吗?

    鬼老兄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却仍然指着宁红颜,不肯放手。

    到这时候,我就确定了,这位鬼老兄是铁了心要缠着宁红颜了,看样子,是没得商量了。

    管你上辈子还是哪辈子的仇怨,过去的事儿就是过去了,你自己想不开,想办法看心理医生去,不行就住精神病院,崩想在我们这儿找安慰……我见鬼老兄不肯放手,抡起三足香炉朝他砸过去了!

    鬼老兄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身体差点斜趴在地上,也跟三足香炉的法力‘反应’受了伤,却挣扎着跑到墙角去了,变成了一团彩色的光芒。

    我赶紧追过去,绕到宗叔儿的椅子后头,后起一脚把椅子连同宗叔儿一起踹翻了。

    “啊……”宗叔儿趴到地上来了声怪叫。

    帮头儿赶紧把宗叔儿拉起来,宁红颜也醒了,下来走到帮头儿的身边。

    本来鬼老兄是被我挤兑到墙角不见真身的,但宁红颜一醒,鬼老兄就现出真身‘挂’墙上了。

    这是要放大招儿了么?我悄悄地把圣水瓶子也打开了,露出了我的法宝,又是味儿。

    鬼老兄悬在墙里,目光掠过我的头顶,幽幽地看了宁红颜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我知道,像鬼老兄这个等级的鬼,凶起来可是不好对付的,他一直忍着没发作,难道是真的对宁红颜?

    我回头看了看宁红颜,这姑娘,确实很漂亮,更值得有人真心的对她。

    宁红颜却一脸惊恐,我咋啦?那个鬼到我身后了?马老四你快想办法救我啊?

    帮头儿和宗叔儿也跟着紧张。

    “没事儿了,他已经走了。”我晃了晃手里的三足香炉,夸了它一句:“这玩意还真管用,有法力。”

    帮头儿和宁红颜大喘气,宗叔儿都急坏了:“哎呀……四老弟啊,以后遇到这情况你能不能先说,吓死我们了?!”

    “呵呵……”我干笑一声,想跟他们解释一下,这位鬼老兄从他本意来讲可能没什么恶意,想想又算了,他们又看不懂。

    折腾了一回,反而可以安心了,帮头儿和宗叔儿还是轮流眯一会儿,宁红颜却睡不着了,过来陪着我。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刨去那两位,屋里就是我们孤男寡女了,宁红颜被我盯的脸红耳热。

    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模仿一下鬼老兄的目光,想猜猜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可能被那位鬼老兄传染了,不自觉地就会这样看着你,你别多想啊!”

    “去你的!”宁红颜眉眼含羞。

    “红颜,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我怀疑既然鬼老兄如此钟情于宁红颜,以前见不到,就没想办法托个梦什么的。

    宁红颜一脸的茫然家毛骨悚然:“什么意思,是不是那个鬼?”

    话都说到这里了,我索性就说了:“那个鬼,好像是冲着你来的,不过,从他本身来讲,他是没有什么恶意的,你想想,如果他要害人,帮头儿和宗叔儿早出事了,估计我也扛不住。”

    “……”宁红颜的表情复杂:“那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到现在,我也没办法跟鬼老兄沟通,看来以后,我得想办法练练了,当个俗家弟子什么的。”我真是这么想的。

    宁红颜不说话了,心事重重。

    我不想让宁红颜那么沉重,就跟她开了个玩笑:“红颜姑娘魅力不小啊,连京城里的老兄都对你动了心,这以后我要是灵机一动,要跟你白头到老,是不是得排队啊?”

    宁红颜抬手就是一巴掌,打我胳膊上了。

    “啪!”

    宗叔儿蹭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了,跟蝎子蛰了腚似的……

    这一夜,鬼老兄没有再露面。

    到第三天夜里,鬼老兄也没有出现,不知是被我吓住了,还是伤了心。

    鬼老兄到底凭什么还在世间,在哪儿练过吗……

    “小村,钱是不是已经到手了?”

    连日来的焦圈儿豆汁儿卤煮泡饼并没有拿下我们三哥,但三哥的脑子肯定是被水泡了,从一开始三哥就怀疑小村做假货骗人,三哥跟了他三天,他整天就是在街上瞎转悠了。

    要不是联络不方便,三哥肯定得找我们问问,家里那个老家伙跑了没有?我可寸步不离地盯着这个小坏水,你们也看紧点!

    今天中午吃炒面,不带汤水,老三就阴森森地问了。

    小村看着老三嘿嘿直乐,总算明白帮头儿为什么要派老三跟着历练了,不是戒心,而是三哥的脑子真的,顺着他说吧:“我知道三哥怀疑我,那三哥就跟着我呗,不过,咱那东西你可得藏好了。”

    小村特别另找了一家宾馆住,就是怕老三和东西有危险,谁知道人家老三很快就搬过去住隔壁了。

    “东西肯定没事!”老三瞪着眼说。

    小村不说话了,低头吃炒面,吃完炒面又要了碗汤。

    老三也要了碗汤,怪瘆人的。

    吃完了饭,俩人回宾馆,到前台的时候,服务员叫住了小村:“赵先生,上午有您的电话,说是一位周先生要找您,我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他了。”

    “哦,谢谢,如果有人来找我,你把房间号码告诉他就行。”小村答了一句,上楼。

    老三跟在后面走着,脸色更阴沉了,赵先生?

    上了二楼,老三跟着小村进了他的房间,小村弱弱地劝了他一句:“三哥,咱们两家的规矩是,串山人不露面,帮头儿让你来是让你在一旁看热闹,这一会儿就有人找来,您是不是?”

    “我没事儿!”老三的脑子一般不用,用了就完了。

    “那好吧,一会儿见了人,您可得听我安排,咱俩有什么事,咱们私下里说。”小村谆谆嘱咐。

    “哼……”老三用鼻子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骗人的。

    “咚咚。咚咚。”

    下午四点半,房间门被敲响了。

    小村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皮鞋的年轻人,自我介绍道:“你好,是赵二良先生吧?我是兴德堂周家老二,周立言。”

    “哦,进来吧。”小村一看是周家人,连走路的姿势都变了,村里的。

    周立言进来,看到老三:“这位是?”

    “这是我大哥,赵大良。”小村介绍说。

    “你好,你好……”周立言点头打招呼。

    老三真是没风度,都没搭理周立言,但这次绝对是有情可原,因为小村说老三是他大哥,就像在说你比我长的寒碜!

    周立言坐下开始谈正事:“两位送来的东西,我们已经看过了,绝对是深山里的上品,能见到这么好的药材,我也算是赶上了。”

    说了个上品,就相当于对上药行与济世门的‘切口’了。

    而药行里的人是不知道串山人的,只知道济世门里的人拿来的药材,都是百年难遇的好药材。

    “那你们能用吗?”小村问。

    周立言知道,济世门里的人卖药,价格倒在其次,首先看能不能物尽其用,马上说道:“能用,能用,我们家传七十二张秘方,有好几味药都能用到咱这‘王不留行’,要是还有其它的药材就好了,这么好的药材配在一起,肯定药到病除。”

    小村明白他的意思,就说了:“俺们还带来了一颗大枣。”

    “哦,好好,大枣我们也能配药……”周立言站起来了:“是这样,上次赵先生去我们兴德堂,我家三弟不懂行,怠慢了两位,今天我请两位去吃饭吧,权当赔罪。”

    “老大,你不是肚里难受么,在家歇着吧,我跟这位二爷去吃饭……”小村也不知道老三把东**哪儿了,想让他看着点。

    老三却窜起来了:“我不难受了,肚里正缺食呢,要吃饭,咱们一起去吧。”

    周立言看着,不说话。

    小村没办法,只好把老三带上了,路上,周立言一直热情的招呼着。

    到了饭店包间,周立言就不客气了,嘴一直就没停,旁敲侧击、转来转去,就一个意思,济世门里的药材是哪里出的,我们能长期合作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