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五章 半夜十二点
    凌晨两点钟。

    小院里,寂静无声。

    就在宁红颜已经睡熟,我和帮头儿也昏昏欲睡的时候。

    突然,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很轻很轻,从院子里走来,走到了过道里,就在门外。

    我和帮头儿都打起了精神,死死地盯着那扇门,门外那个鬼鬼祟祟的东西又是谁,或者是,什么?

    帮头儿看看我,把法宝准备好了。

    我也看看帮头儿,放心吧,一直在手里攥着,还热乎乎的呢。

    甭管外面来了多少‘什么’,练的还是我一人,我心里开始打鼓了,就原来那一位鬼老兄就够我对付的了,他还出去码了人呃码了鬼带来了,到底多少啊?

    我的法宝可不多!

    就在我严阵以待的时候,帮头儿以眼神示意我,仔细听,外面那个东西好像走远了。

    帮头儿和我一起走到了门口,耳朵贴近房门,仔细听。

    “咚咚。咚咚。”

    我和帮头儿马上从房门处闪出来,对视一眼,这他喵的不是来鬼了,而是来贼了!

    “四儿?”跟着,我们又听到了一声极其熟悉的叫声,是宗叔儿。

    哎呀我擦……

    宁红颜还睡着,帮头儿轻轻地拉开了房门,房门有些老旧,吱吱嘎嘎作响。

    过道里的宗叔儿也吓的不轻,身子一缩,一道强光扫过来了。

    我赶紧用胳膊挡住手电筒的光芒,走过去了:“宗叔儿,大半夜的你闹什么闹,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要不是家伙什不趁手,组合铲就铲你脑袋上了!”

    刚才,我真是被宗叔儿这动静吓的不轻,得埋怨他一下。

    宗叔儿脑门上一凉,知道我们的本事就知道后怕了,连忙解释道:“不是,我……”

    “小声点。”我怕他把宁红颜吵醒了。

    宗叔儿赶紧打住,又小声儿说道:“我一个人在屋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过来找你们了。”

    “那你怎么不开灯啊,你不是带着手电筒呢么?”我理解宗叔儿睡不着,但真是不理解他一个大活人能整出脏东西的动静,这可不能怪我们的耳朵不好使,必须怪他。

    宗叔儿的脸都是苦瓜色了:“我……我不敢开,手电筒照过去就那么一道,别处,更黑。”

    看样子,宗叔儿真是吓坏了,我也不逗他了,把他拉到宁红颜屋里,准备一起守夜,门刚关上,宁红颜就起来了,其实,她一直都没敢睡着。

    四个人瞪着眼在房间里呆了一夜,天一亮,连早饭都顾不得吃,各自回各自的房间睡觉了。

    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我们四个人又凑到一起了。

    我起的最晚,起来的时候,正赶上画家拿着他的东西从外面回来了。

    画家跟我打了声招呼,继续往后院隔间走。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要告诉画家脏东西的事了,人家昨天夜里睡的就挺好,脏东西也没去找他,不如不让他知道。

    跟着我去了旁边院子里,宗叔儿他们三个正坐在院里吃饭呢。

    我搬个凳子,坐到桌子前,吃了点东西。

    “四儿,你说那脏东西还会来么?”宗叔儿忍不住先问了。

    “我也不知道,脏东西的事,哪有准呢。”我确实摸不着那位鬼老兄的路数,只能求保障了:“宗叔儿,一会儿你跟去趟报国寺吧,找妙心法师借一样法宝使使。”

    “好好……”宗叔儿现在知道法宝的重要性了,一扭头:“老弟,闺女,咱们都一起去吧,正好让妙心法师给看看!”

    “嗯。”帮头儿觉得这个脏东西来的蹊跷,怕他伤着自己闺女。

    “对对,一起去一起去,我忘了……”我也真是的,光想着找妙心法师借法宝了,都忘了妙心法师才是最管用的。

    “忘了?你什么时候先想着我就好了!”宁红颜酸酸地说了一句。

    “不是不是,我刚才……”我想解释一下。

    “咳咳,吃饭吧。”帮头儿可接受不了我们两个这么暧昧,马上打断了。

    继续吃饭,我才明了了宁红颜的意思,她不是责怪我没想着保护她,而是责怪我没想着她,也是,在重山里顾不上,这都到京城了,得表示表示了,宁红颜原来只扎辫子,现在头上多了一个发卡,嗯,发卡很漂亮,老式的,她喜欢这东西么,赶明我也买个送给她……

    吃完饭都快三点了,我们紧着坐车去了报国寺,还是宗叔儿去沟通,我们很快就见到了妙心法师。

    见到妙心法师以后,由我把昨天夜里我们遇到事说了说。

    妙心法师听了,沉思了一刻,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京城之中,少有妖邪之事发生,有鬼魂找上了你们,这其中,说不定有一番解不开的渊源。”

    说罢,妙心法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宁红颜,他也确定不了那位鬼老兄到底跟我们谁有渊源。

    “大师,那我们怎么办呢?”我急着问。

    妙心法师答道:“既有解不开的渊源,不是前世的祸,就是后世的福,施主有一双慧眼,但凭一颗善心,去化解就是了。”

    这不是缘分说,就是化解论,看起来让妙心法师出手是很难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那大师能借我一件开了光的法宝么,万一那家伙真翻了脸,我也好收拾他……以免他再去害别人?”

    妙心法师看了看我,又摇了摇头,走到一边,把一个焚香用的香炉拿过来了:“这香炉在我寺中已有数百年了,你拿去试试吧。”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我这个古朴的三足香炉拿在手里,心里就有底了,甭管那家伙来找我们扯什么淡,只要翻脸,我就拿香炉盖他丫的。

    妙心法师看着我,只是微微笑着,不多说了。

    我们只好告辞了。

    来这一趟收获不小,不仅有了趁手的家伙,还有了方向,妙心法师说,那位鬼老兄跟我们谁有渊源,谁?

    宗叔儿不大可能了,他一直就住在京城,鬼老兄要找他早就找了。

    帮头儿,也不大可能,虽然鬼老兄一现身帮头儿就和宁红颜在一块了,但鬼老兄明显是追着宁红颜的。

    宁红颜有可能,我也有可能,万一真是我把鬼老兄引来,他才缠上了宁红颜的呢?

    喵了个咪的,敢跟小爷抢女人,灭了你丫的!

    可,我不就是半夜三更背佛经那点事么,这能有什么仇?别的时候,我都在老家,宁红颜也是啊,那就只能是上辈子了。

    看那位鬼老兄打扮就知道了,说民国都有点晚,他活着那会儿,可能刚剪去辫子不久,要不衣服不会那么像电视剧里的清朝人穿的。

    上辈子的事儿,我哪儿打听去。

    爱来就来吧。

    还是坐车回来,下车往家走的时候,我问了宗叔儿一声:“宗叔儿,刚才妙心法师说京城少有妖邪的事儿,这里也出过啊?”

    之前不懂,知道自己有阴阳眼以后,我才知道别地方脏东西比较多,阴气煞气之类的东西也比较重,但京城很干净、很阳光。

    “出过,咋没出过,以前这事多了,尤其是皇城里,净听说出这些神啊鬼啊的事儿,到现在,还有不好太监宫女在闹腾呢。”宗叔儿以前听了肯定不信,现在肯定是信了:“说是有一趟公交车,一个小伙子晚上下班,天很晚了,一个人在站台上等车,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趟末班车,上车一看,车上一个司机一个售票员和四个乘客,四个乘客有一个老太太,后面一对男女坐着,还有一个年轻人。”

    “车走了两站地,老太太突然闹起来了,说小伙子是小偷,偷了她的钱包,并揪着小伙子要去派出所,小伙子不服,跟老太太理论、纠缠,两个人闹着下了车。”

    “下车以后,小伙子还要揪着老太太去派出所,老太太却瞥他一眼,去什么派出所,我救了你一命你知不知道,你没看到,我可看到了,车上的那几个人,都没有腿……小伙子呆了。”

    “俩人报了警,警察来了一调查,那辆公交车就翻山沟里了,车里的人都死了……”

    宗叔儿把故事讲完,正好到家了。

    其实,宗叔儿一开始讲,我就后悔了,他们三个加上我,本来就比较怕脏东西,还讲什么鬼故事啊?

    天还没黑,我们就凑在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又坐在一起守夜。

    “其实,我还知道一个事儿,比刚才那公交车还……”宗叔儿真是被吓坏了,都有点魔怔了,在白天,他可理智的很,绝不会想着在这种时候‘再来一个’。

    我赶紧打断他:“宗叔儿,小村和老三两天了还没回来,不会有事吧?”

    “……哦,没事,没事,他们没事。”宗叔儿一下反应过来,再也不提什么故事的事了。

    四个人都这么守着也不是办法,帮头儿让宁红颜先睡会儿,然后,帮头儿和宗叔儿也轮流睡会,我是不能睡的,一手圣水瓶,一手三足香炉,时刻准备着,开干。

    也是半夜十二点左右,那位鬼老兄,又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