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四章 我的法宝
    宁红颜和帮头儿已经跑到隔壁宗叔儿院里去了。

    这位鬼老兄不知道中了什么,嘶,好像也不能说他中邪,他本身就是……

    我紧紧地跟着这位鬼老兄,时不时地也扒拉他两下,也使不上劲,说到底还是没人家这体质特殊啊!

    拐个弯,就要过跨院的院墙了,我才想起来这样跟下去也不是办法,停下来想了想,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哎,妙心法师给我悟性论,打着折算,也算上佛门的符咒吧?

    我赶紧扭头往我房间里跑,心里还一直祷告着,妙心法师说给我的东西到关键时刻有用,现在就是关键时刻啊……

    帮头儿护着宁红颜走到宗家院里,也是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一抬脚,就把堂屋门踹开了。

    耳房里睡着的宗和醒了,愣了一下,穿上衣服客厅里走:“谁啊?宁老弟,是你吗?出啥事了?”

    “……”一时之间,帮头儿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宗和解释。

    宗和走到客厅里,把灯打开,一眼看到宁家父女俩的表情,随即就意识到出事了,压低了声音问道:“咋啦?”

    “来了个脏东西。”帮头儿一边护着闺女,一边跟宗和解释。

    “……咋来的?”宗和跟串山人打交道,听说来了脏东西不是很惊奇,可能是常年练嘴的缘故,话就顺嘴出来了,也可能是吓坏了。

    总的来说,宁家父女俩不像一般人那么害怕,但真是被宗和给问住了,脏东西来就是来了,还咋来的?谁知道他咋来的,人家又不用搭车坐飞机的!

    宗和知道自己问错话了,朝院里看了看,啥也没看到,接着问道:“那咱们咋办啊?”

    “……”这个问题,帮头儿和宁红颜也没法回答,他们也看不到。

    “四儿呢?”宗和总算问了个有用的问题,估计,宗叔儿这辈子都没这么殷切地盼望过我。

    “四儿……”帮头儿朝外面看了看,不敢出去。

    我呢?

    我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抓起桌上的‘悟性论’就往回跑,办了个事,才几步跑到宗家院里,在墙边停住了。

    从我跟鬼小妹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有些脏东西,它要是不惹你,你最好也别惹它,惹不起。

    而这位鬼老兄,还不知道他是咋回事呢,来了以后,对我和帮头儿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是在追宁红颜。

    我是真想劝劝他,大哥,人鬼殊途,你就算再喜欢宁红颜都没用,追不上的,她都看不见你……

    我站在墙边,模模糊糊能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个影子,就冲着堂屋里喊道:“宗叔儿,院里有灯吗?快打开!”

    “哦……”堂屋里答应了一声,悄悄地把院里的灯打开了。

    灯一亮,我就看清楚了,鬼老兄在院里站着呢。

    他痴痴地望着堂屋里的宁红颜,应该是宁红颜,换了帮头儿或者宗叔儿,那这位鬼老兄的口味也太特殊了,看他的穿着打扮,好像还不会那么前卫。

    鬼老兄在院里站着的意思是?

    没法沟通真是个大问题,我把悟性论攥在手里,没有轻举妄动。

    等了几十秒钟,看到鬼老兄一直在院里站着,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最好是勾股定理摩擦力什么的,难死他……我贴着院墙,小心翼翼地朝着堂屋摸过去了。

    鬼老兄对我是有点感觉的,但人家没搭理我,正好。

    我摸到堂屋里,宗叔儿帮头儿和宁红颜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我,好像脏东西就在我背上似的。

    “四儿,脏东西走了没有?”宗叔儿小声地问。

    “没有,他就在院里站着呢……”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他们是看不到鬼老兄的,看看院里的鬼老兄,还在那儿站着,就问道:“宗叔儿,你们家有啥法宝没有,最好是开过光的?”

    宗叔儿听说脏东西就站在院里,脸色沉了一下,话都不敢说了,只摇了摇头。

    没趁手的东西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我接着问道:“那你们堂屋里有后门么?大窗户也行?”

    “干啥?”宗叔儿纳闷。

    “还干啥,跑啊,报国寺离咱们这儿不远,跑过去!”我紧着说道。

    “你不是……”宗叔儿还想提提我阴阳眼的事儿呢。

    “我不是!”我赶紧打断他的话,这时候,咱们就别提了。

    宗叔儿看我这么坚决,就不再问了,带着我们往他房间里走:“我的房间里有阳台,能跳出去。”

    宗叔儿在前面带路,宁红颜紧跟着,帮头儿刚要动,被我给拦住了:“别动,都别动了!”

    三个人都老老实实地停住,不敢稍动。

    我也是没办法,宁红颜一走,院里站着的那位也动了,好像是想通了什么,风度翩翩地朝着堂屋里走过来了,如果,破旧长衫、头上顶个窟窿、身体半透明也可以风度翩翩的话。

    三个人都看着我,我也只能赌一把了,把悟性论往两手里一分,两手像给僵尸贴符一样朝着鬼老兄的头上贴过去了。

    鬼老兄往堂屋里走,我举着悟性论往外冲,都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先停住了,一直没怎么搭理我的鬼老兄,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你看我干啥?!!

    虽然在门口停了一下,但我还是咬着牙把悟性论都糊到鬼老兄脸上去了……

    我就说吧,光学理论没用,妙心法师给的悟性论根本没有‘法力’,直接从鬼老兄脸上划过去了,跟他喵的有风似的,划的还挺快,险些让我没站住。

    我心里大惊,却来不及做出其它反应了,门口刚刚站稳脚步,鬼老兄就穿过我的身躯走到我后边去了。

    是冲着宁红颜去的。

    “喵了个咪的,非逼我出绝招是不是……”我在心底暗骂了一声,不得已把刚才特别准备的一件法宝用上了,不到万不得已,我真是不想用它的——童子尿,我的。

    童子尿几乎是天然法宝,而且是自的……

    我把瓶子打开,朝着帮头儿他们大喝了一声‘闪开’,手一甩,就把童子尿倒了出去。

    “滋滋啦啦……”没有冒烟,也没有声响,但童子尿真的对鬼老兄起了作用,在消耗他的能量。

    鬼老兄猛的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举着我的童子尿,也杀气腾腾地望着他,嘶,这个味儿!

    对峙了一会儿,鬼老兄回头看了宁红颜一眼,穿墙走了,从门缝里消失的……

    “四儿,怎么样了?”宗叔儿他们三个都在耳房门口躲着呢。

    我屋里屋外的看了看,又检查了他们藏身的耳房,确定鬼老兄走了,才跟他们说话了:“现在没事儿了,他走了……”

    “谁啊?”要不说宗家这爷俩练嘴呢,说话都搂不住,宗叔儿。

    “……”我白了宗叔儿一眼,我哪儿知道那位是谁啊,要不,是你家亲戚。

    宗叔儿知道自己又问错话了,连忙改口:“四儿,你没事吧?刚才我看你往屋里撒的什么,是圣水吗?”

    “……这法宝还是我留着吧,你们拿着也没用。”我赶紧把瓶子的盖盖上了。

    宗叔儿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真是被我们这一惊一乍的吓到了,见我手上有‘圣水’,怎肯罢休:“四儿,没用你也给我点啊,我抹脸上行不行?对了,到走的时候,你还得给我留一瓶,我在家里供着!”

    “……”宗叔儿这话说的,我怎么能把我的法宝给他呢,他还要往脸上抹,说什么家里存一瓶供着,我是又想笑,又脸红啊。

    帮头儿冷静的多,知道我们的法宝都没带来,闻了闻地上的味儿,就知道‘我的法宝’是什么了:“走吧,咱们去院里说话。”

    “走吧走吧没事了……”我也想让我那法宝的味儿散散,千万别再被宁红颜发现了。

    四个人走到院里,都松了一口气,空气也新鲜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帮头儿问我,他知道,那脏东西是先去找的我。

    “别提了,我睡不着,说背一会儿悟性论吧,这位鬼老兄就找来了……”我也想不明白,这怎么念佛还念来鬼了,难道是因为我心不诚,那也没有那么大的罪过吧:“不过,这位鬼老兄……倒是不是很凶,来了以后,也没有说要害人,就是在家里转了转,宗叔儿,你家没埋啥邪物吧?”

    本来,我是想说鬼老兄盯上了宁红颜的,转念一想,毕竟有宗叔儿在,而且宁红颜也很怕脏东西,还是别说了。

    “那你可得给叔儿好好看看,四儿,你看这儿这儿,我们家老院这是,从我老爷爷那辈起就住这儿,听说在这儿埋过东西,你看看……”宗叔儿吓的不轻,赶紧把我拉过来拉过去地检查他们家院子。

    “不是这个院,可能是那边,我抽空给你看看吧。”我是想带着帮头儿和宁红颜回去,悄悄地说说这事。

    没想到宗叔儿过于紧张了,又拉着我把隔壁的院子检查了一遍,这院子也是他们家的,说将来要给小村娶媳妇用的,可得检查仔细喽……

    我带着宗叔儿在这边转悠了一圈,宗叔儿差点没把画家叫出来,我连忙制止,把宗叔儿糊弄走了。

    一扭头,我就对父女俩说了:“刚才,那个脏东西,好像一直跟着红颜,可能是因为红颜是女孩儿,阴气重吧。”

    帮头儿点点头,宁红颜嗯了一声,都能接受。

    “那今天夜里,咱俩就别睡了,守着我闺女吧。”帮头儿说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