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三章 招鬼
    小村那边的事情进展的不顺利,我们在家闲着也闲出事来了。

    这事,我都不好意思往外说,别人都招娣啊招魂啊招财进宝啊,我来了个稀罕的,招鬼!

    就是在小村忙着给他的刺枣上颜色的那一夜……

    上午,听妙心法师给我‘算了命’,下午回来,帮头儿又‘帮着’确认了一下,晚上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我就睡不着了。

    不信归不信,但膈应人啊!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会儿还没有电脑,就算买了手机也只能发个短信、玩个贪吃蛇,何况我还没买。

    打开电视开了一会儿,也没心思看了。

    十一点多,门口有响动。

    我一想,可能是那位画家回来了,就穿上上衣,等了一会儿,到后院里去了。

    画家从外面回来,在屋里收拾了一下,就坐在屋里抽烟了。

    我跟他也算认识了,今天过来,敲了敲门。

    画家是很讲礼貌的人,门明明没上锁,我摆个手,我就能进屋了,可是人家还是亲自来给我开门了。

    关于这一点,我得说说,在京城呆过一段时间,我很喜欢甚至仰望这座古城,但这里有些东西也是不好的,用现在话说,这里就是我们xx‘高大上’的发源地,通俗一点说,这里也是我们xx人装x的发源地!

    邻里之间的假客道啊,街上行人的假仗义假文明啊,一些地方的假恶丑啊……

    要美好就真美好,********造盛世还不如自揭家丑打根基,呃,我脑子也不大好,不能多说了。

    而有些人,却是真的,比如这位画家的礼貌。

    “你好。”我很客气地打招呼。

    “你好,坐吧。”画家是那种很投入于艺术的人,难得走出来一次。

    我坐到凳子上,看着画家抽烟,顺便也看了看屋里的画作。

    画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递给我一根烟,只是自己抽着烟,沉思着。

    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人家,感觉差不多了,才问了一句特俗特俗的话:“您这一张画能卖多少钱啊?”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怎么上来就问人家这个呢,人家又不是街口卖烤串的,不分高低,但性质是真不一样。

    画家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事,反正也没有很反感我:“我是出来求名求利的,但我想凭着我自己的作品求到,如果它不值,我不会声名鹊起,如果它值,我只要一个懂得欣赏的人就够了。”

    “……”那时候,我完完全全是个山里打滚的野孩子,哪懂得画家说的这些话啊。

    后来也算学了点东西,再想起画家的这番话,突然想通了,淡泊名利,这个成语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存在也是个屁话,从上往下数,xx文人喊淡泊名利这个口号的多了,有几个是真心的?

    数了数,根本不超过五个,再有的就是真正淡泊名利的人了,人家连名字都没留下,更别说利了。

    剩下那些喊淡泊名利的人,其实就是在喊高官厚禄、攀龙附凤、功成名就、名垂青史,就不能直接喊么?装什么x!

    很多人的豪言壮语、英雄事迹,都没有人家画家的这句话实在,我就是来求名利的,不值,我不会装x,值,一个欣赏就够了。

    可惜啊,我不懂得欣赏,想帮忙都帮不上,只能等着画家接着往下说了。

    画家抽完烟,看了看他的画,又回头看着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倒药材的。”我应该说一个其它职业的,但那时候还没学会。

    “哦,药材,治病救人,好事啊!”画家夸了我一句。

    我觉得人家说的特别真挚,就笑了笑,接着问道:“我看您整天早出晚归的,您是出去画画了吗?”

    “嗯。”画家没有跟我多解释。

    “看样子,您也是挺累的啊!”我快接不上话了。

    “呵呵……”画家也笑了笑。

    话不投机干坐着,看着是很尴尬,但后来我离开这儿的时候,画家还特别送了我一幅画,我想,我们坐着的时候,并不尴尬,我是什么都不懂,画家却在我这儿多少找到了一些慰藉吧。

    陪着画家坐了一会儿,我又回到自己的屋了。

    折腾了一会儿,我还是感觉精神头十足,没办法,我又把达摩祖师的悟性论拿出来了,坐在窗台前低声念叨着,反正也没事干,就背背它呗。

    “夫道者;以寂灭为体。修者;以离相为宗。故经云: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佛者觉也;人有觉心,得菩提道,故名为佛……”

    边背也边理解着,有了点心得是,佛家的佛法导人向善是很好,但太柔弱,很多时候,需要道家的直接,抄起家伙就干,好像更实用一些。

    背着理解着,过了十二点,我就困了。

    放下悟性论,我打了个哈欠,手臂往上一伸,身体就有了知觉,紧跟着,一股从背后袭来的寒意就把我笼罩了!

    一瞬间,睡意全无,要不是凭着房间里雪白的灯光,我动都不敢稍动。

    反应了一会,我才缓缓地站起身,转过了身子,目光转过去之前,心里还一直念叨着都是自己吓唬自己,可鲁大师说的好,你以为你不想来的就不会来那是不可能的。

    在我的面前,飘飘悠悠立着一个穿长衫、衣服身体都半透明总体呈灰白色的男子,他面目清晰,看上去二十来岁,神情很落寞。

    这是个鬼!

    我的眼珠子已经瞪到最大了,喘息声却轻巧的像个大家闺秀,下意识地去摸系在腰上的法宝袋子,但那都是以前了。

    坏了,法宝袋子不在,我该怎么对付这家伙呢?

    我吓的冷汗都不敢出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山里的鬼跟这里的鬼是不一样的,山里的鬼就像山里的家伙,偶尔蹦出来一个或一群,怪是怪了,但不怎么可怕,而这里的鬼,见一个都跟花两块钱中了亿万大奖似的,几率太小也太突然,我的小心脏根本承受不了。

    我根本冷静不了,还以为这家伙也会像山里的脏东西一样,上来就要害人呢,找法宝袋子找不到,又不能喊人,急死了。

    这个鬼根本就是被我引来的,在我转身之后,也与我对视了。

    却,没有什么动作。

    我瞪着眼绷着身子害怕了一阵之后,才突然意识到,哎,这哥们好像不着急啊?

    那我还急什么!

    “呼……”

    到这时候,才算松了一小口气,我一边紧贴着老三的床铺往门那边摸,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大哥,我刚才可是在念佛经呢,达摩祖师的名篇,你飘飘荡荡的就找来了,这可是‘顶风作案’,不过你也看出来了,小弟我也不是凡人,真翻了脸还不一定谁办了谁呢,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你就撤吧,我就当没看见……

    我战战兢兢地摸到了门口,这个鬼也跟着转了半圈,仍然看着我,神情落寞。

    管你有什么心事呢,别找我算账就行,我悄悄地拉开门,蹭一下窜出去了,又砰一下把门拉上。

    帮头儿睡觉轻,起来了,出来看了看。

    我倚在前边,看到帮头儿探头出来,才想起来保护他们了,于是,低声说道:“我屋里来了个脏东西,你快带上红颜,走。”

    “哦……”帮头儿一向是拿脏东西没辙的,并且认为我就是能对付脏东西,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蹑手蹑脚地到了宁红颜屋里,悄无声息地把她带出来了。

    我和帮头儿住门对门儿,过道那边才是宁红颜的房间,父女俩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看了看我。

    我也看了看他们,你们还真走啊?

    我当时真没办法了,所以心里就害怕了,这老兄,正半个身子卡在门里看着我呢!

    帮头儿和宁红颜看到我那样的表情,还以为我被脏东西制住了,就没走。

    有他们站在门口,我也能好点,好歹有人陪着啊。

    接着,我又把头转向了这位老兄,心说,您啦来了半天了也没表示个意思,到底想干什么啊?不可能就想过来吓唬吓唬我吧!?

    突然,这位老兄就动了,从门上出来了,他动我也动,我贴着墙往父女俩那边移动,不敢跑,也不能跑。

    我这一动,这位老兄就跟着在过道里转身。

    骤然间,他的神情不在落寞,目光发绿,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他极度心动的东西!

    我顺着他的目光找过去,看到了宁红颜。

    “怎么了?”宁红颜小声地问我。

    我再看看这位老兄,自出现以后,就是飘飘悠悠脚不沾地,但看到宁红颜以后,他突然走到了地上,朝着宁红颜走过去了。

    “红颜,快跑!”好歹我也是有对付脏东西的经验的,看到它要去找宁红颜,我的勇气也窜上来了,冲着宁红颜喊了一声,拧身朝着它扑了过去,一抱之下,竟然扑了个空。

    帮头儿护着宁红颜走了,这位老兄却还不紧不慢地跟着。

    我一扑没扑着,也得紧紧地跟着他,一边跟着,一边就想,我怎么才能摸到这位老兄的身体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