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二章 三爷
    有些人,太在乎了就会盲目。

    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的事,宁红颜却急的要上来打人,搞的我只好转过身,双手合十道:“女施主不要误会,我是不会出家的,打死也不会出家的!”

    “……你!”宁红颜冲上来就是一阵捶打。

    这姑娘可能忘了,她这双水嫩的小手可是抡过组合铲攥过短刀的,肉嘟嘟的小拳头一握,牛犊子都扛不住她一套组合拳,何况是我呢……宁红颜意识到自己出拳过重,愣了愣神,跑了。

    我一个人坐在屋里,不仅心疼,而且酸疼。

    十七岁啊,最美好的年华,我们怎么就遇到了?

    宁红颜走了没一会儿,帮头儿又进来了,搞的我更紧张了,还以为帮头儿是来兴师问罪的,这位大爷不会也来一顿乱锤吧,那我可受不了。

    “咋样了?”帮头儿问的是去报国寺的事儿。

    我把今天跟着宗叔儿去报国寺的过程简单跟帮头儿说了说,又把妙心法师给我的悟性论给帮头儿看了看。

    帮头儿通读一遍,沉思了一刻,说道:“妙心法师是位高人,知道现在点化你太难,所以赠你一卷佛经,念你修佛在心,慢慢净化你的心境。”

    我没有说话,道理总是浅显易懂,可谁又做的到呢。

    “多念念佛吧,会有用处的。”帮头儿又补充了一句。

    我忍不住问了:“帮头儿,我还真有大灾啊?”

    这次,轮到帮头儿不说话了。

    顿了一会儿,帮头儿就跟我闲聊起来了,天黑了,小村和老三都没有回来。

    白天,小村带着老三去了一个地方,有些神秘的地方。

    这个地方有位张师傅,张师傅的手艺在潘家园很出名,就是名声呵呵,俩人在张师傅这儿等了一天,张师傅就比着刺枣和粉末重做了一份,都是木雕。

    出门,小村带着老三去找宾馆,路上,还买了一些颜料和笔。

    住到宾馆里,小村开始在木雕上比划,想把刺枣里面那个枣涂的生动点,粉末就不用了。

    老三早就看明白了,小村忙活一天,就干了一件事,造假。

    现在都流行造假了么?

    老三脑子不好使归不好使,肠子还是很直的,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小村,你这是啥意思?”

    “啥啥意思?”小村尽量说方言。

    老三一瞪眼:“你别跟我装啊!”

    小村看出来了,这位爷要打人,转而一笑:“三哥你千万别误会,我做这个东西,绝不是为了坑人,只是为了防着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到时候你要是坑人,我就揍你!”老三瞪着眼说。

    “嗨……”小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了。

    老三看不上小村那个笑嘻嘻的样儿了,转头回自己的房间。

    “三哥慢走,这东西你先带着吧,等什么时候要用了,我再找你要。”小村把真刺枣和那一碗粉末递给了老三,不过,粉末先留下了一点儿。

    老三一把把袋子拽过去,走了。

    小村仍然乐此不彼地忙活着,不一会儿,又哼起了一个不知名但很有意思的小曲: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他把咱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

    嗯哼,谁还没有个青春啊?!

    这一夜忙活完了,小村就带着他的刺枣和粉末退房了,换个地方住。

    走之前,就跟老三说好了,今个儿他去‘兴德堂’。

    敬德堂一直是京城药行里的龙头,两百年不倒,但三十几年前,不知为何就换了一个字,改名,兴德堂。

    兴德堂依然做的很大,老铺面后面起了国内最大的制药厂,产值也是首屈一指的。

    小村来的是兴德堂的老铺面。

    上午十点,来兴德堂里抓药的人不多也不少,京城里的人认这个。

    小村转悠了一会儿,认准了一位坐堂的老先生,直接走故去了:“老哥,问你个事啊?”

    老先生一抬头,吹胡子瞪眼,面前这小子也就二十来岁,论年纪,让他叫爷爷都够了,他却叫了声老哥,这不是找事么?

    “恁们这儿,还要不要济世门里的药了?”小村装着是外地来的。

    济世门!!!

    老先生眼睛一亮,听说过,早年间,药行里的人都盼着济世门里人,人一到,就开了眼了,真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神药,更不知在哪里寻得。

    不过,济世门都断了多少年了,再加上现在这个年头,还有可能吗?

    “你是……”老先生都不敢相信。

    “俺是来卖药材的。”小村摆出的是一副坚决防止你倚老卖老的架势。

    老先生重新问了一遍:“那你是济世门里来的?”

    “是啊,你是这里管事的不,能做主不?”小村接着问。

    “你等等,你等等……”老先生突然慌张起来了,站起来转悠了一圈,把小村请到了后堂:“你先在这儿坐会儿,正好我们三爷在这里呢,我去告诉他一声。”

    这老先生是老京城人,举止做派都有残留,所谓的三爷,就是兴德堂周家的三儿子周立行。

    老先生上到二楼,敲了敲周立行的房间门:“三爷,三爷,下面来了个人,说是济世门里的,你知道济世门吧?那可是咱们药行里的……”

    正说着,周立行抱着一个吉他出来了,人家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暑假被家里人派到这儿来学做生意的,根本就不愿意理这茬。

    “三爷,济世门里的人来了,说是带着药材来的,咱们得好好招待着,您跟董事长打声招呼吧,他肯定得来。”老先生很激动,胡子乱颤。

    周立行根本不懂:“什么济世门,卖药材的吗?买药材让他去我们采购部啊,来这儿干什么?跟我爸有什么关系?”

    “哎呀,你不懂,济世门里的人带来的都是真正上品的好药材,能治百病,按老规矩,济世门里的人来了,东家一定要出面接待的,要不,您先下去跟他谈谈?”老先生见三爷这样,挺着急。

    “行行,我这就下去……”周立行总算答应了。

    老先生先下去了,周立行把吉他放回屋里,收拾了一下,下来见了小村。

    “你是买药材的?”周立行根本没把小村当回事,只以为他是外地找来卖寻常药材。

    “济世门卖药材的。”小村一听这位三爷的话音,就知道,他不懂。

    “哦……”周立行确实不懂,也不想懂:“那你先把药材存柜上吧,哪天我给你拿到化验室里看看,要是东西好,我们一定会按价付款的,老爷子,一会儿你给他开个收据,把东西留下就行了。”

    周立行说完就想走。

    “我带来的药材,值一百万!”小村也不生气,只是想留住这位三爷,把话说清楚了,把事办了。

    之于给仙草药定的价格,串山人开价是八十万,济世门开价是一百万,中间赚二十万的差价,也可以了。

    济世门里,也是有一半空西葫芦的。

    不得不说,这位三爷是见过钱的,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只是愣了一下,跟着就说道:“那行,你把药材放这儿吧。”

    “……”小村都快无语了,话赶话地引着他都不行,这买卖还怎么做呢:“现在兴德堂的掌门人是周云清周先生吧,我能见见他吗?”

    “你见我爸干吗?”周立行反问了一句。

    小村真是彻底败给这位三爷了。

    周立行悠哉悠哉地上楼了,小村站在原地有些无奈,老先生也在屋里站着呢,本来是想着帮衬着三爷跟济世门里的人谈买卖呢,现在,也只剩下瞠目结舌了。

    “呵呵……”小村干笑了一声,要走了,现在制药厂也不止一家,找谁也能卖出这么高的价钱,非求他兴德堂干什么,店大欺客么。

    “哎哎,这位小兄弟,您千万别着急,我们家三爷是上学的,他不懂这个,回头我去告诉我们董事长,我们董事长一定会亲自来谈的……”老先生急急地拦着小村,客客气气地陪着。

    小村没有生气,就是被周家这位三爷噎的够呛,东西,当然不能留下了,但给老先生留下了一点粉末,让他们去验验真假、成色,并留下了联系方式,有事再联系吧。

    老先生拿了粉末先验了验,一闻就知道是好东西,赶紧拿着这些粉末上楼找周立行去了。

    小村没想着一天就把事谈成了,但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街上转悠了一会儿,就去其它的老药铺试了试,知道的给他们个消息,不知道的,也不跟他们说济世门的来路。

    这也是规矩,因为一般药铺或者制药厂都是专攻几种成药,不定谁家能用到串山人从山里带出来的仙草药,所以,济世门卖药的时候,要尽量通知到。

    小村找了七八家药铺,知道济世门的,却只有两家了。

    该通知都通知了,小村就回到宾馆里等消息,一连等了两天都没动静,尤其是兴德堂那边,他们应该来人的。

    说起来,还得怨周家三爷,那天老先生又拿着粉末上去跟三爷说济世门说仙草药说老规矩,三爷答应的也挺好,一会儿就带着粉末去见他爸,可是,一扭头他就忘了……亏得,这位三爷还叫个周立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