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一章 夜坐偈云
    我和宗叔儿推门进去,看到屋里坐着一位老法师,这屋里没什么陈设,除了几盏灯,就是佛经了。

    “两位施主请坐吧。”妙心法师扫了我们两个人一眼,抬手示意我们坐到他的面前。

    尽管在重山里看到了脏东西,但我真没把自己的‘阴阳眼’当回事,感觉是有人长了六指,我的眼睛能看到脏东西,是一样的事儿。

    “大师,我们家孩子的眼睛最近总是不舒服,到医院里检查了几次也没检查出什么来,想让您给看看,孩子的眼睛是不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宗叔儿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上来先不提阴阳眼的事儿,只说有问题。

    我脸上得绷着,心里却在暗笑,心说宗叔儿这也太能侃了,前边跟寺里的小师父侃的跟自己是佛门俗家弟子似的,要不是俗事缠身,早就进来当和尚了,可现在见了法师,他又玩起‘欲擒故纵’的套路了。

    这次来报国寺,我就是奔着学‘驱鬼治邪的法术’来的,实在不行就让法师帮我看看法宝袋子里都该装什么东西,这玩意实用啊。

    至于别的,前边帮头儿跟我算了一卦,说我有十年大灾,我都不大相信,更别说庙里的和尚了。

    对和尚的不信任,还基于我们老家的‘东山禅寺’,这禅寺是个尼姑庵,就在县城边上,怎么说呢,乡里人传来传去的都说那是个‘风华场所’,里面藏污纳垢,干的是上不得台面的勾当。

    我反正是没进去过,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咋回事,反正周围的人都这么传,我对寺庙和尚尼姑的也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再看看这位法师,也就是一个没头发老头的模样,要不是身上的僧衣挺整洁和脸上的笑容很和蔼,估计我都不愿意跟他打听法宝袋子的事儿。

    妙心法师仔细看了看我的面相,又看了看我的眼睛:“小施主天生一双慧眼,能见世间业火,不凡,不凡呐。”

    嗯,有门儿。

    再怎么说,咱这眼睛也是不平常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位妙心法师竟能一语道破,看来还是有点道行的。

    我就问了:“大师,那我的眼睛……呃,直说吧,我的眼睛能看见鬼,我们常去的那地方,也有鬼,您能教教我怎么打鬼么?我还有一个法宝袋子,里面装了些黑狗血驴蹄子什么的,这次没带来,就是想让您帮着看看,哪些是开过光的?对了,您这儿有没有……”

    “嗯哼……”宗叔儿用鼻子哼了一声,示意我冷静,慢慢来。

    我也觉得唐突了,就冲着法师笑了笑,小声问了一句:“您看,您能教我驱邪治鬼的法子么?”

    “小施主误会了,贫僧说你有一双慧眼,并非指驱邪治鬼之能。”妙心法师是有大智慧的,更希望我有一颗向佛之心:“施主看的见业火,却消不了业火,若有一日,业火加身,恐怕会有魔障在心,心魔不解,业火烧身,到那时,施主再想自救就难了。”

    妙心法师说了这么一段话,感觉跟帮头儿给我算的命似的,我心里又沉了一次。

    宗叔儿虽然没念过佛,但一听就知道这话里有灾,连忙掏出五百块钱,递给法师:“大师以慈悲为本,救苦救难,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孩子啊!”

    掏钱这个举动,在寺庙里也是很正常的,妙心法师也难免,但这一次,妙心法师摆了摆手,没有收钱:“一颗佛心必能度一颗魔心,两位施主,请稍后。”

    妙心法师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和宗叔儿就坐到一边去了。

    我们坐到一边之后,妙心法师摊开桌上的笔墨纸砚,开始写东西了。

    因为妙心法师看出了我阴阳眼,宗叔儿和我都是相信妙心法师是真有道行的,看他在那儿安安静静地写东西,我们也不敢打扰,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等着。

    十多分钟,妙心法师终于写完了那几张纸,叫我们过去,然后把这几张纸递给了我:“前面,是达摩祖师的悟性论,你要时常诵读,化解在心,后面是一篇偈语,你要时刻铭记在心,到必要时,自有用处。”

    “……谢谢法师。”我虽然还是不大相信妙心法师给我‘算的命’,但心里已经开始突突了。

    这世上有句话,叫‘宁可信其有’啊,何况,帮头儿和法师都这么说。

    心里还纳闷,我这十几年过的都不错啊,怎么一碰到他们?

    “修佛在心,两位施主,请回吧。”妙心法师看看我,有些话当然是没有说的,因为他说出来也没有用。

    我已经看懂妙心法师的意思了,他是想让我当和尚。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宗叔儿知道该告辞了,连连道谢,带着我出来了。

    这时候走在报国寺里,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本来是来求驱鬼治邪的法子的,谁知道老法师给我算了一卦,送了东西留了话,还不收钱,这不是吓唬人么?!

    “四儿,别忘心里去,庙里的法师都这样,看谁都有业火,你要是找个道士,他肯定给你送黄符了……”宗叔儿是想安慰我一下,但也真怕妙心法师算准了,就故作轻松地说道:“法师不是给你东西了吗,你回去好好读读,背下来,真到了时候,就用上它们,肯定能消灾解难!”

    “嗯……”我也只能这样想了。

    出了报国寺,我们俩还是走着回家,路上,宗叔儿见我神色不对,就不说话了。

    走了一段,我就发了个狠,管它有灾有难的,来就来吧,以前该怎么过,我还得怎么过,就问了:“宗叔儿,小村今年多大了?”

    “十七了,上高一。”宗叔儿利索地回答道。

    得,又一个少年老成的,我们都以为小村比我们大两岁呢,连老三都坚持……我问小村的年龄,主要是为这次的事儿:“听您和帮头儿的意思,拿着仙草药去找药行,也不是简单的事儿,您就放心交给小村一个人了?”

    “四儿,这你就不懂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本事,你的本事在山里,我听说,上次进山都是你当的帮头儿,你不是带回了东西也平平安安地把人都带回来了么,我们家小村的本事就是……”宗叔儿解释说。

    我真不是怀疑小村的能力,而是担心他的安危:“我是说,好歹我们还有帮头儿带着,这次去药行,只有小村和我那位三哥,这恐怕?”

    “这是没办法的事!”宗叔儿想的很明白:“你见过了,小村扛着一箱冰棍去卖,一天能赚多少钱?我也可以去做点小买卖,肯定也赚不多。你们把东西带来,我们可以不接,但只要接了,就是认了高风险和高利润,哪怕是明天出门拿车撞死,我们都认了!”

    这一点,宗叔儿倒是说到我心缝里去了。

    在重山里的时候,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去取东西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得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但带着东西一出山,最让我们激动的,就不是手里的东西了,而是山里的精彩。

    谈到这里,憋在心里的那口气总算出来了,我笑呵呵地对宗叔儿说道:“咱们的生活,就是找刺激呗!”

    “对!”宗叔儿极力地赞同:“要不说我们是闲人呢,等什么时候你再进山的时候,把我们叫上,我们家爷俩肯定去一个,去山里刺激刺激,哈哈!”

    “哈哈……”我也跟着笑,宗叔儿真是想好了,爷俩还分着去,估计是想着还得留一个在外面卖我们的仙草药呢。

    我跟宗叔儿有说有笑地回到家里,宗叔儿去忙他的事儿了,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干坐着,出去转了转又回来,心里还是放不下妙心法师给的那几张纸。

    打开了看看,一篇是文言文式的经书,不是很长,但读起来挺费劲。

    经书的最后,是四个小字——夜坐偈云,跟着就是一段诗词一样的文字: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胸同虚。

    旷劫由来不生灭,何须生灭灭生渠。

    一切诸法皆如幻,本性自空那用除。

    若识心性非形像,湛然不动自如如。

    ……

    磕磕巴巴地通读了一遍,字面上的意思还能懂点,但根本连不到一起,反正我接下来也没事干,就坐在屋里研究起达摩祖师的悟性论了。

    从上午十点多一直读到下午四点,我是越读越觉得这里面的东西虚妄,又不能说什么用处都没有,最后只能选择‘夜坐偈云’了,想着把它背下来,希冀到关键时刻能起点作用。

    “一更端坐结跏趺,怡神寂照胸同虚。旷劫由来不生灭,何须生灭灭生渠……”我完全就是初中背课文一样背它,好在已经理解了一些,背起来也不是很累。

    五点多,宁红颜回来了,听到我屋里动静不对,马上冲进来看了看:“四儿,你念啥呢,报国寺里的大师教你口诀了?”

    还口诀呢,我这儿忙着救命呢没看见,跟着,沉沉地说了一句:“女施主休要吵闹,小僧正在这里诵读经文呢。阿弥陀佛。”

    然后,转个身,装作没事人似的,继续背。

    “……马老四,你当和尚了!?!”宁红颜杏目圆瞪,差点没扑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