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章 华灯初上
    “这个是刺枣,二十万,这个是小王爷给的粉末,六十万。”帮头儿只说了我们给取的名字和定好的价格。

    宗家这爷俩也是懂药之人,一听这名字,就猜出个大概了,问了问小王爷的来历,帮头儿也没有跟他们细说,细说起来,事儿就多了。

    “帮头儿,海篮子不空,天黑起灯笼。”宗和把袋子接过去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

    “门头儿,架漂走龙宫,屋顶上合生。”帮头儿一抱拳,谢了。

    加上宗小村,屋里我们四个小的全懵了,用本地话说,这都哪跟哪儿啊?

    帮头儿和宗叔儿俩人却相视一笑,都有点聊以自慰的意思。

    一问才知道,这是串山人与济世门里特有的‘切口’,老话说,‘宁给一两金,不给一句春’,往回倒到年景不好的时候,济世门不单是做串山人的买卖,带的人多了,容易出乱子,交给谁‘切口’,谁才是济世门的门头儿,谁才能接串山人的茬口。

    到了后来,行里的‘切口’用不上了,但在交接仙草药时的这两句,还是传下来了,省的客套,也少些啰嗦。

    宗叔儿说的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东西我接了,您在山里累死累活,现在可以等着收钱了,接下来,是我的活儿。

    帮头儿说的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船在水上走,不免要见风浪,万事要小心,我们是一家人,出什么事都可以体谅。

    哎呦,还挺有意思!

    我们四个小的听老辈念叨完了,都咂摸了一阵儿,听了这东西,就跟见了江湖似的,现在,还有江湖吗?

    “还有个事,小四儿的眼睛还不大利落,咱们这儿有大师能教教么?”帮头儿觉得我的阴阳眼不大灵光,更知道我驱鬼治邪的本事是误打误撞,想让宗叔儿帮忙找位师父教教。

    我再次感觉到苗头不对,帮头儿是真想让我往那个方向发展啊!

    宗和想了想:“听说,报国寺里有位妙心法师,有真本事,明天我带着四儿去见见吧。”

    “嗯。”帮头儿点点头。

    吃完饭,也谈完了正事,时间却还早,还不到九点。

    看到宗叔儿和帮头儿泡上茶要谈古论今了,我们三个就跟着宗小村出去转悠了。

    一出门,一抬眼,就感觉到了,京城的夜,才见繁华,京城的生活,才是滋润。

    在老家,这个时候,不是去地里撒化肥,就是喷农药,晚上回来,吃完了晚饭都累的不行了,在院子里摇着蒲扇坐会儿,得赶紧去睡觉,明天还得到地里干活呢。

    而京城的住户,吃完了晚饭都出来遛食儿了,一个个穿着清爽睡衣,趿拉着拖鞋,晃晃悠悠地走在干净的街道上,好像根本没什么事做,就剩下悠闲了。

    我们三个跟着宗小村在人群里走着,一点都不悠闲,就剩下羡慕了。

    走着走着,宗小村突然不介绍了,转而说道:“哎,你们三位,教我说说你们老家的话吧?我得学学!”

    我们三个都有点意外,学我们老家的话,干什么?你们京城的话那么高大上,还想搞副业啊!?

    再说了,这人来人往的,都飙一口京片子,让我们三个在这儿整方言,也不好意思呀。

    宗小村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半开玩笑地说道:“三位,咱们那边,你们教了我,我请你们吃冰淇淋,来吧来吧。”

    看样宗小村是真想学,里面还有什么事,我们就不客气了,过去教他!

    是一个小公园的边上,四个人往石凳子上一座,围着圆桌开始了,我们三个多有默契啊,一张嘴,全是老家的‘秘密’,什么汉卦子啊什么多拉龟啊什么夹个道啊什么燕门横哼啊,把宗小村教的眼睛直发黑……

    教来教去,我们还是服了,宗小村牙不好,嘴好,简直就是上帝给他开的一扇窗,等他把我们老家的话的规律摸清了,一说还是一串,不服不行。

    “差不多了吧?”两个小时以后,宗小村问。

    我们三个都笑而不语,看着是差不多了,要是他真流窜了我们那儿,一听还是能认出来。

    “得,我就学到这儿吧,咱们吃冰淇淋去!”宗小村学‘外语’不是为了对付外地人,差不多就行了。

    宗小村带着我们去吃冰淇淋,哎,连京城的冰淇淋都格外的甜。

    吃着冰淇淋转悠了一圈,该回去了,我特别问了一句:“宗叔儿说的报国寺在哪儿,远吗?”

    “嘿嘿,怕晕车不是,没啥讲,赶明你跟俺爹说说,跑着去都行,没多远……”宗小村一开口,还是鲁西南风味。

    “哈哈哈……”我们都乐坏了。

    往回走,更见京城的安静、祥和,这些古老的街道房屋,天然沉淀了神州大地上的神韵,一个屋角,已经是多少文人墨客望尘莫及的了。

    连老三都感慨了一句:“哎,要是让我在这儿卖一辈子冰棍,我也干了!”

    宁红颜和我们俩不太一样,她不看繁华,也不看底蕴,只看人。

    我呢,脑子里有点乱,到后来,才总结了一下这一夜的感触:京城一夜,只知华灯初上,还不知人生路长。

    回到家都十一点多了,帮头儿已经睡下了,宁红颜和老三洗了洗就睡了,等我去洗澡的时候,看到后边隔间里的灯还亮着,凑近点看,一位大叔正坐在一个高凳子上画画呢。

    白天没见着人,总觉得画家稀罕,现在见到了,我又觉得画家是真不简单了,一笔一笔往上描,描出的不是色彩,而是艺术。

    像我这样的,画个长虫都画不直,没法提啊。

    我捂着毛巾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突然间,画家一转头,看到我了。

    我冲着人家笑了笑,人家点点头,继续作画。

    我略感羞涩,回去睡了,躺在床上还想着,以后是不是也能搞艺术啥的,嗯,得搞点,太帅了那也……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还是去找宗家爷俩吃饭,吃完饭,就该出发了。

    “四儿,你跟着你宗叔儿去趟报国寺,找法师给你看看。”这是昨天晚上就安排好的,帮头儿一转头,又冲着老三说道:“三儿,你跟着小村出去,到地方听小村的安排,你们一起历练历练。”

    “我历练啥?”一不留神,老三就认为自己已经很完美了。

    帮头儿知道老三犟起来没完,接着说道:“你就跟着去,多看看,多学学。”

    “帮头儿,我……”

    “三儿!”

    帮头儿沉着脸喊了一声,老三才没话了。

    时代不同了,赶上这几个人也凑巧,帮头儿把串山人帮头儿的身份给我了,宗和也把济世门门头儿的位子传给了宗小村,今天,是宗小村第一次出马,帮头儿就想着,老三以后也要在世道上混了,在不泄露串山人的身份情况下,应该让他跟着小村去历练历练,混世道,他那个脑子是不行的。

    老三还不服,不去就出去溜溜吧。

    “那我呢,我去干啥?”宁红颜看到帮头儿把我们俩都派出去了,自己也想找点事干。

    帮头儿当然想好了:“我带你出去转转,买点衣裳,那边就是图书馆,你看看想买啥书不。”

    尽管串山人这个行当可以丰衣足食,帮头儿还是想着让闺女学好文化。

    宁红颜不大乐意,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没说什么。

    帮头儿带着宁红颜先走了,我和宗叔儿,小村和老三,兵分两路。

    胡同里一拐弯,我就赶紧说了:“宗叔儿,我听小村说,报国寺离这儿不远,咱们走着去吧?”

    宗叔儿不知道我有晕车的毛病,出于听帮头儿说我在重山里的种种,又忌讳我阴阳眼的特异功能,叔儿竟然被吓住了:“怎么着,我们这儿也有脏东西啊?”

    “……我晕车。”我心说,宗叔儿您也太紧张了,差点雷我一跟头。

    “……”宗叔儿一阵,但接的很顺溜:“嗨,您这高人一发话,我就忍不住往高了远了想,闹笑话了不是,四儿,叔儿可知道你的本事,有机会也给叔儿露一手,让叔儿长长见识!”

    “瞧您说的,我这点本事算啥,还是您见多识广。”我也学了点京城口味。

    “别捧,您千万别捧,在外人面前,咱吃饱喝足了啥都敢抡,在您面前,咱是有什么说什么,且不说重山里的本事了,就说您这双眼睛,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宗叔儿夸起人来,比宗小村夸人还舒服:“要我说啊,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该扔的确实得扔,但也不能都一棒子打死,就像您这眼睛,阴阳眼不是么,分阴阳,辨鬼神,那可不是吹的,甭管什么地方,一眼扫过去,阴浊阳清,连风水都不用看了……”

    “……宗叔儿,这是报国寺吗?”宗叔儿溜溜说了一路,搞的我都舍不得打断他了。

    “嘿,到了!”宗叔儿跟说书似的,来了个留扣。

    宗叔儿带着我进了报国寺,见了报国寺里的师父,就不像在大街上一样那么溜了,转而一本正经地跟庙里的师父交谈着,彬彬有礼、一心向佛。

    不一会儿,关节就打通了,一个小师父带着我们去禅寺后院见妙心法师。

    “师傅,有两位施主求见。”小师父在禅房门口禀报了一声。

    “让他们进来吧。”里面妙心法师好像知道我们要来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