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九章 京城
    凌晨五点多,我就醒了。

    看到帮头儿还睁着眼坐在对面,我小声说道:“帮头儿,你睡一会儿吧,东西我看着。”

    帮头儿闭上眼睛,不知睡着没有。

    我靠窗户坐着,过去洗了洗脸,又坐回来,看看窗外,仍然是漆黑的夜,只不过比火车开动之时寂静了很多。

    到了一站,火车停住,车厢里的人有的醒了,有的换个姿势继续睡。

    北方的夏天也是带着清凉的,早起在车站里工作的人们还穿着外套,有上车的有下车的,站台上还有一些商贩推着小车提着篮子卖东西。

    本来,我心里是有些忐忑的,京城啊,那可是我们的国都,五千年沉淀,九万里路途,这个文明古国所有的精华都在这里了,进了京,还不得把‘思想品德’上的东西全用上,五讲四美啊车上让座啊不能随地吐痰啊文明用语啊那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当我看着那些商贩车上车下的吆喝,又看到远处的断壁残垣时,也不以为然了,已经走了那么长一段路,看到的都是这些东西,京城,总不能飘到天上去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着干笑了几声,想的太多了。

    宁红颜和老三陆续醒来,俩人见帮头儿睡了,动作都很小心,洗脸回来,也不说话,透过两边的车窗向外看着。

    天色越来越亮,车厢里的人渐渐醒来,嘈杂声越来越大了。

    七点多,帮头儿才睁开了眼,过去洗了洗脸,抽了根烟,也坐回来看着窗外的风景。

    “帮头儿,你来过京城吗?”老三去哪儿都可以不在意,独京城例外。

    “来过。”帮头儿一直看着窗外,目光深邃了许多,似乎,在回想着他年轻时候的一些事。

    老三见帮头儿不愿意多说,就问宁红颜:“你来过京城吗?”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来。”宁红颜没我们俩那么激动,只是看新鲜。

    八点多,火车走走停停、晃晃荡荡地终于停在了一个大站,京城。

    明明知道是终点站,下车的人还是那么匆忙,我们四个人护着东西夹在人群中,随着人群呼呼啦啦地往外走。

    出站来,又是一阵热闹,帮忙提东西的,帮忙带路的,帮忙送人的,当然帮忙都不是白帮。

    帮头儿早就交代了,出站有人接,我们就四处的找。

    “那儿呢那儿,写着接我们呢!”我最先看到了那个牌子,上面写着串铃、组合铲,只能是我们了。

    串铃,已经收起来了,组合铲,留在滕州了。

    我们望着牌子从人群里挤过去,终于看到了举着牌子的人,哎,怎么说呢。

    这哥们与我们年纪相仿,可能大上一两岁,但那个模样,锥子脸,大龅牙,个头不高,发型也不潮流,上身短袖,下边大裤衩,脚上一双踩扁了的拖鞋格外显眼,不客气地说,论外表气质,比老三就差远了,比我和宁红颜,简直云泥之别。

    京城啊,不都得出风云人物么,这位???

    第一次见面,我们三个小的还真有点看不上宗小村,长的也忒俗气了,在我们村里都属末流角色。

    “是宁叔吧?我是小村,我爸让我来接你们的,几位,请了啊!”宗小村知道我们的身份,打招呼的方式,有点复古。

    我们很不习惯宗小村打招呼的方式,都笑了笑。

    “咱走吧。”帮头儿知道宗小村。

    宗小村带着我们出了站,坐上了公交车,车上,我们三个都伸着脖子向外看,小村跟帮头儿聊了两句家常,就不多说了。

    走了十几站地,下车了。

    宗小村又带着我们在公交站台上等车,我晕车的劲儿又上来了,就问他:“到那儿还有多远,咱走着去行不行?我晕车。”

    “两站地,那咱走着去吧。”宗小村朝我笑了笑。

    走着去,我舒服多了,这才有心情看了看沿途的街道楼阁、风土人情,是繁华了一点,是干净了一点,是普通话了一点,但也仅仅是这些了。

    在街上走了二十多分,宗小村就带着我们拐进了一个胡同,往里走。

    走了没一会儿,宁红颜我们三个都相互看了看,这里是京城吗?京城里也有平房啊!?

    不仅是平房,看着比我们村里的一些平房还破旧呢,门前边也露砖,屋顶上也长草,进出的人跟我们村里的也没什么两样。

    还有沿街的商铺,卖包子的卖油条的卖五金的卖杂货的,跟我们镇子上的大集没什么区别。

    感觉,到了哪个村里似的。

    胡同里拐了几个弯,到了一户人家门前,宗小村带着我们往里面走,还招呼着:“爸,人来了,爸?”

    我们走到院里,堂屋里就出来一位汗衫、大裤衩、拖鞋的大叔,摇着蒲扇出来的,见了帮头儿很亲:“老弟,老弟,可把你们盼来了,快进屋,快进屋。”

    帮头儿带着进屋,到了堂屋里,大叔泡上茶,宗小村抱了个西瓜出来,边吃边聊。

    基本上是大叔和帮头儿聊。

    “这一趟怎么样,还行吧?”大叔跟聊家常似的问。

    “还行。”帮头儿微微笑笑:“带回来两件,这次进山,多亏了他们。”

    “哦。”大叔转头看看我和老三,目光里有了点异样:“少年有为啊,两位小老弟都有些手段吧?”

    “他练过武术,我……”我没想好,是不是要把阴阳眼的事儿说出来。

    “这是朱见风,老三,一身的功夫,是把好手,这是马一方,老四,天生阴阳眼,是个能人,这是我闺女。”帮头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这位是济世门的门头儿,宗和,你们的长辈。”

    “宗叔儿……”我们三个都叫了一声。

    “我哪算得上什么长辈啊,诸位都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能人,我就是守在家里的一闲人,以后,还得靠诸位帮扶啊!”宗和话说的很客气,也有套路的嫌疑。

    “呵呵……”帮头儿笑了笑。

    “来,吃西瓜,吃西瓜……”宗小村把西瓜切好了,递给我们三个,但没递给帮头儿,帮头儿喝茶。

    坐了不一会儿,宗和就站起来了:“房子我已经准备好了,带你们去看看,你们坐了一夜的火车,收拾一下,都休息休息吧。”

    宗和带着我们往旁边院里走,宗小村不跟着了:“爸,咱们进的冰棍还剩点,我去倒腾了。”

    “嗯,你去吧。”宗和几乎招呼着我们。

    冰棍?就是雪糕呗,敢情,这两位还顺手做着小买卖啊!

    “小村,你去哪儿卖冰棍啊?”我学着他们的腔调问,绝不是普通话。

    “去前门,怎么着,咱一起去看看?”宗小村健谈,来的路上是憋住了,这会儿,有点刹不住了。

    前门?

    我第一次来京城,还不知道前门是啥地方,只以为京城老地方多,前门相当于村口呢:“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我看了看帮头儿,比较是在人家家,别不懂规矩了。

    帮头儿却很和蔼:“去吧,你们都去看看吧。”

    帮头儿跟着宗和去了那个院子,我们三个跟着宗小村去卖冰棍了。宗小村先去隔壁冷库里扛了一箱冰棍,出来,边走边给我们介绍着。这家伙的嘴很溜,但不碎,比一般的导游讲的都要。

    我们这才知道,京城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就这么个毫不起眼的小平房区里,有湖广会馆旧址、有纪晓岚故居、有清华池、有很多叫得出名字的地方,拐个弯就是东琉璃厂,眼拙了眼拙了……

    而宗小村所说的前门,就是tiananmen,去的时候,还路过了全聚德以及其它一些地方。

    走着走着,一抬头,我们就看到了前门广场,这边是纪念堂,那边就是端午门。

    我们三个都想跑过去看看,但宗小村却停住了。

    “你们去看看吧,别走远了就行。”宗小村一眼就看出来我们想过去了。

    我们三个小心翼翼地跑过去了,跑到广场上,看着升国旗的旗杆,看着厚重而神圣的城门,看着纪念堂里的爷爷,看着四周深藏不露的建筑、人群,不得不感慨,京城,就是京城,我们祖国的心脏所在!

    我们三个在前门这儿转悠了好一阵,迟迟不愿离去,知道宗小村卖完了冰棍把我们叫回家了。

    我们先去了住的地方,也是个小院,房间不少,但面积偏小,里面的摆设都不错,还有空调,我们四个人住在前面房子里,后院开了个隔间,住了个画家。

    画家……对那时的我们来说,就是传说中的人物。

    午饭是宗家爷俩陪着我们在外面吃的,饭菜很简单,但很精致。

    下午,我们都没有出去,在屋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在胡同里转了转,这可都是好地方啊。

    到了晚上,小村在外面买了饭,我们在家吃的,吃完饭,六个人坐在堂屋里,帮头儿把我们带来的东西拿出来了。

    宗家爷俩打开袋子一看,眼睛都亮了,再看我们的眼神也不一样了,你们,都是真真正正的好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