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七章 到此为止
    之前帮头儿也说任萱萱没死,我就信了,现在帮头儿已经成了这副模样,我还能信谁去?

    “老爷子,您可不要骗我?”没有希望,我死扛就扛下来了,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丝希望,我又变的慌乱了。

    “我骗你干什么,他肯定能活……”任老头看了看金钱豹,它已经把红皮女鬼吃完了,正四处巡视呢,又看了看小王爷之前所在的地方,突然说了一句:“这个小阿哥,就是我给你们叫来的。”

    “小阿哥?”那会儿‘还珠格格’正火,我听这个称呼一点都陌生,很快就联想到,任老头是清朝的时候走进来的,他给‘王不留行’重新取名,当然是阿哥:“帮头儿也给他取了个名,叫小王爷。”

    “哦……宁老弟是个有学问的人,取的名字自然更加贴切。”任老头找上我们之后,就一直跟帮头儿坐在一起聊这聊那,成了忘年交了。

    也不排除,任老头一个人在重山里呆了那么多年,寂寞了,能找个人聊聊天就不容易。

    反正,任老头是把帮头儿当成知己了。

    感觉有一会儿了,我拿过一个火棍来,在帮头儿脖子前照了照,奇迹出现了,本来一直在往上爬的黑线,都退下去了,昏迷之中的帮头儿,好像有了点知觉。

    “帮头儿好了,有救了!”我兴奋地冲着任老头大喊。

    “嗯……”任老头也松了一口气。

    “您给帮头儿吃的什么东西?在哪儿拿的?用不用我再去拿点?”我认真地问道任老头,只要帮头儿有救,豁出命去都值了。

    任老头却肯定地说道:“不用,他肯定能好。”

    我没看的太仔细,但知道那是一块黄莹莹豆腐皮一样的东西,就那么一小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这就能救帮头儿?

    如果任萱萱真的死而复生,她是不是也是吃的这种东西?

    任老头任萱萱还有多少神秘?

    “对了,马一方,我还有件事找你,差点忘了……”任老头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一件东西,用一块小红布包裹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递给我,沉声说道:“这是萱萱让我带给你的,她还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你的武侠小说,我留下了,这是我回赠给你的礼物,祈求老天有情,成全痴心一片!”

    “……萱萱呢?!!”任老头不回答,帮头儿也不让问,我一直记着他们的嘱咐,但此时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急不可耐地问任老头。

    “哎……”任老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天意弄人,天意弄人,你们两个,就到此为止吧……”

    “你嘟囔什么呢?只要你告诉我萱萱在哪儿,我一定……”我的那股疯劲儿又上来了,非要去找任萱萱不可。

    这时候,帮头儿醒了,轻轻地说了一句:“四儿,别问了,你找不到她,也等不到她。”

    “帮头儿……”我暂时顾不上任萱萱的事儿了,蹲下身看帮头儿的情况:“帮头儿,你好了?多亏了老爷子给你吃了仙药,你的尸毒才解了,现在,你看,你肚子上也没有了,腰上的也快退下去了!”

    “嗯……”帮头儿并没有多意外,看看任老头,重重地说了一句:“老爷子,谢谢你,也谢谢萱萱。”

    “嗯。”任老头跟帮头儿心照不宣了。

    不对,不对,这里面一定有事,而且这事一定跟任萱萱有关,我迫不及待地要打开任萱萱送给我的红色小包,帮头儿和任老头却同时把我的手摁住了,我抬起头,看着俩人,你们这又是什么意思?

    帮头儿和任老头都慢慢地把手松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跟我说说行不行,我又不会!!?”我真是急了。

    任老头看看帮头儿,你跟他说吧。

    “哎……”帮头儿也是一声叹息,之后就说了一句让我这一辈子都不能接受的话:“其实,任萱萱就是,养着这一座重山的千年人参。”

    轰……

    我的脑子里像装了无数颗定时炸弹一样,那些炸弹,在同一时间爆开了……

    我并没有被炸的粉身碎骨,但也只剩下那一点点飘忽的意识了,飘啊飘啊,飘出了很多的画面……

    怪不得,在熊得利家里那一夜,任萱萱一露面,那些脏东西啊僵尸啊都吓跑了;

    怪不得,自我们遇上任萱萱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一个脏东西,一点阴冷的气息都没有了;

    怪不得,任萱萱怕水;

    怪不得,任萱萱能养着鬼小妹,又开了一个梦幻般的花园;

    怪不得,任萱萱的情感跟别人不一样,又那么喜欢跟宁红颜在一起,她是想学宁红颜;

    怪不得,任萱萱在湖心岛上不直接说让我们直接用兵器对付那些木头鬼,想来她也是怕金属的;

    怪不得,任萱萱能死而复生;

    怪不得,任老头三缄其口,帮头儿也不让我多问;

    怪不得,任萱萱会拿走、留下、喜欢我那本武侠小说;

    原来她是……是……

    “四儿,四儿,你怎么啦,想什么呢,帮头儿好啦,你快看看啊,帮头儿好啦……”

    像远来自天外的一种声音,把我从梦幻中叫醒过来了。

    我回过神来一看,老三来了,宁红颜正抓着帮头儿的手哭呢,帮头儿笑眯眯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任老头和那只金钱豹,已经不在了。

    “四儿,你怎么啦,你快来看看啊,帮头儿好了,帮头儿好了……”老三捏了捏我的脸,要把我拉过去。

    “知道啦,知道啦,我看到啦!”我把老三的手打开,心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老三见我好了,便损开了:“我听说,你回来没一会儿,就被人打晕了,帮头儿一边跟他们动手,还得一边保护你,你可真有出息啊你,以后没那本事就别充好汉,让我来多好,还能帮帮头儿一把……”

    我看看帮头儿,怎么把话接上呢。

    “四儿,我好了,一定是小王爷给的药祛除了我身上的尸毒,你们走的时候,我血液里的尸毒还在爬,五脏六腑里的尸毒却被清除了,跟那帮脏东西又打了一架,我彻底好了。”帮头儿安排说。

    我马上会意,接着说道:“就是嘛,我想上七品的仙草药也不会那么弱,连个尸毒都治不了,帮头儿,你终于好了!”

    “是啊……”帮头儿打着哈哈。

    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法谈任萱萱的事儿,只好拍了老三一下:“快点,把葫芦还给我,要是你真搓开了,下次就对不上了!”

    “说什么呢你,我朱老三虽然不是大圣大贤,但我也不是个俗人,回来的路上我就想了,要是你们俩都活着,以后咱们这帮头儿就实行轮流制,谁也别藏着掖着了,现在该我了,下一趟就是宁红颜,再下一趟又回到帮头儿了,这样最公平……”老三攥着空心葫芦不撒手,这也太有自信了,他确实是个好人,但智力真不够,别再把空心葫芦搓坏了。

    我冲上去抱住老三,总算把空心葫芦摸回来了,顺势往老三身边一坐,把空心葫芦又装起来了。

    “算啦,四儿,别装了,咱们一会儿就走了。”帮头儿嘱咐说。

    嗯,走吧,帮头儿经历了这么一场,我们都不想再留在这儿了,更不想再去取什么仙草药了。

    “拿来我看看,算起来,这还是我家传的东西,我都没见过呢!”宁红颜把空心葫芦抢过去了,认真把玩着,观瞧着。

    等宁红颜把空心葫芦还给我的时候,还推了我一把:“你个混蛋,以后再发疯的时候,记得带上我!”

    “是是……”我小声地答应着。

    我们坐了一会儿,等帮头儿腿上的伤完全好了,又用小王爷给的粉末给帮头儿敷上了,还让帮头儿喝了点,必须得保证他能好了。

    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就该走了。

    走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问清楚帮头儿,于是就过去扶着他道:“帮头儿,你要解手是吧,走,我扶着你去,走走……”

    帮头儿也明白我的意思,就跟着去了。

    到了一边,我冷静了一下,只问了帮头儿一个问题:“帮头儿,我还能再见任萱萱一面吗?”

    “这辈子,恐怕是不行了。”帮头儿幽幽地说。

    “……”我十分难过,除了这一份感情,再也不难过什么。

    “哎!”帮头儿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打起精神,缘分到此就是到此了,把她当成一个回忆吧。

    “嗯。”我用力揉了揉眼睛、脸颊,把任萱萱忘了,跟着帮头儿往回走的时候,又问了他一个问题:“帮头儿,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要变僵尸的时候,打了我一巴掌,还说什么为你闺女打的,怎么回事呀?”

    “我打你了吗?那我肯定是让你快点走!”帮头儿把他闺女的事儿忽略过去了:“你怎么那么多问题,不是说就问一个吗?!”

    “我说了吗?”

    ……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我搓了啊,你们都别睁眼,别动,我搓了……”

    “……马老四,你搓了吗?”

    “搓了!”

    “哦……”

    我们终于又回来了,夜风,清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