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章 金眼夜猫子
    帮头儿虽然想开了,毕竟长我们一辈,平常也容易端着,行事以稳重为主,冷不丁神秘一把,把我们三个小的都弄糊涂了,感觉他要变中年妇女似的。

    我们三个小的都到齐了,眼巴巴地等着。

    “咱们来山里一个多月了吧,鬼怪猛兽见识了不少,仙草药也取了两件,算起来,我们也该知足了,在那边,油盐酱醋地过日子,乡里乡亲的打交道,穷了富了,一辈子也就……”其实,帮头儿是兴奋了。

    我见帮头儿兴致颇高,再不拦一下,他就要开道场布道了:“帮头儿,你更年期啊?”

    “啥更年期啊!”帮头儿气乐了。

    “有事您直说行不行?!”我注意帮头儿两天了,他的路数不对。

    “好好,我给你们直说,是这样,咱们前面取的刺枣、土西瓜加上那些桑寄生,最多是中四品的草药,拿出去当然当得起一个仙字,但在这里,它们还差点。”帮头儿终于把话说出来了:“这次,咱们是碰到真宝贝了,鹦鹉和老黑守着的东西,至少中六品,要是到了上七品,咱们这一趟就算没白来!”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山里仙草药的品数跟守着它们的家伙的强度是成正比的,那些极度类人化的鹦鹉就不说了,老黑那么大个家伙,能是一般的东西养出来的吗?!

    土西瓜、金箍棒面条都算得上中四品,还仅仅是中四品啊,已经如此惊奇了,中六品、上七品的东西得是什么样?

    帮头儿说的不错,要是我们能拿一件上七品的东西,这趟真的就是没白来。

    然而,我们都明白,高品数就代表着高风险,凭我们几个人,能拿得到上七品的东西吗?任老头和任萱萱要是在就好了。

    怪不得帮头儿要跟我们商量,这件事情确实不小。

    老三无所谓了,宁红颜是走哪儿跟哪儿,基本上是我和帮头儿在商量:“那我们要回去对付老黑和那些鹦鹉?”

    “不不,他们虽然也守着那件宝贝,但轻易不会朝我们下手,只要我们绕开他们,从别的地方过去,就能去取那件宝贝了。”帮头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可能会遇到别的家伙。”

    别的家伙,恐怕也弱不到哪儿去,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

    帮头儿心动了,但还是等着我做决定,老三和宁红颜不参与决策,去不去,就是我一句话了。

    后来,我几度回想当时做的这个决定,想来想去,都是受了任萱萱的影响,如果任萱萱真的死在那个湖里了,我是绝不会想着去取上七品的东西的,甚至在老黑给我们指的那个大草窝哪儿遇到点危险,我就会带着他们放弃,但任萱萱……

    “帮头儿,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咱们这两天走的路不对呢,你是不是带着我们转圈子呢?”我狡黠地一笑,问道。

    帮头儿也笑了:“取不到宝贝,见识见识也是福分呐。”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帮头儿,你还记得我骑在乌金树取刺枣的时候吗?那时候,我就发现了一条……国际公理!”

    “啥?”帮头儿跟我们还是有点代沟。

    “这条国际公理就是,重山里的东西,谁看见就是谁的!”我说话也来了个大喘气。

    帮头儿一怔,跟着就是哈哈大笑,笑的自在,笑的快意。

    宁红颜和老三也笑了,尤其是老三,总算恢复了点昔日浑不吝的风采。

    我也是被帮头儿说的动了心了,上七品的东西,不是我们串山人得了,还能是谁?!

    确定了,去。

    这时候,帮头儿才跟我们老实交代了,他一看到那些鹦鹉和他们拿出的东西,就猜测着那帮鹦鹉守着的东西不简单,离开鹦鹉山以后,他就带着我们转圈子,很快又遇到了老黑,见了老黑,帮头儿就确定了,他们守着的东西应该是上品。

    上品的仙草药,才当得起一个‘仙’字!

    老黑虽然给我们指了个地方,八成那里也有东西,但帮头儿还是惦记着那件上品,就带着我们继续转圈子,我们是从西边过来遇到鹦鹉、老黑,向北转圈子就不会离那件宝贝太远……应该是向北吧,我找不着北。

    有一个点,也促进了我们的信心,就是鹦鹉老黑他们已经很通人性了,不会轻易朝我们下手,实在不行,我们就耍个滑呗,骗也要把宝贝骗出来。

    也是基于对鹦鹉和老黑的认识,我们行进的很小心,尽量白天赶路,晚上找安全地方宿营。

    帮头儿分得清方向,也分析着宝贝的大概位置,一行人转了个大圈,向西北进发。

    越往里走,脚下的山石越结实,山头越来越贫瘠,山上的树木也越来越稀少,就连平地上的草都是这儿一堆那儿一堆的,地方一荒凉,我们能逮到的野物就少了,经常是菜汤。

    不过,这片的水源一直未断,溪水也越来越清澈了。

    因为行进的很小心和食物的限制,我们走了两三天,也就走了几十里山路,直线距离就更不用算了。

    这一天傍晚,我们在一个山脚下宿营。

    天还没黑,帮头儿就把我们打发出去,各自找各自的干草,山里冷,晚上别着了凉,顺便捡点柴火回来,照亮、做饭。

    干草还好找些,柴火就是一些拇指粗细的木棍,烧不大会儿。

    宁红颜支上锅给我们做了饭,我们都喝了一肚子菜汤。

    吃完饭就抽柴火,得省着点用。

    我们的手电筒用了这么长时间,就更得省着用了,四个人活动了一下,又摸着黑坐在地上说话。

    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原因,这地方特别空旷,除了山就是石头,一到夜里,还有些阴冷之气袭来,我们都没怎么说话,估计还不到九点,帮头儿就到他的草窝里休息去了。

    我们三个小的往地上一趟,看着天上的星星。

    有一种滋味应该叫空乏,不知是喜是悲,人就是空如也地在一个地方呆着,任时光流逝,看万盏星河。

    “咕咕,咕咕……”

    突然,一个的身影从天空中划过,还叫了两声。

    我们还没反应呢,睡在草窝里的帮头儿一个翻身起来了,抄起组合铲就往外冲。

    那声音我们太熟悉了,是夜猫子,小时候经常听,后来,就很少听到了,我们老家那么小的一个村子里,都听不到夜猫子的叫声了,这是不是在说明什么?时代进步了还是!?

    “没事儿帮头儿,就是一只夜猫子。”我看着那个黑影在天上飞,不是很大,就顺嘴说了一句。

    “它过来了……”旁边站起来的老三喃喃地说了一句,话音儿不对了。

    我再往天上一看,也知道事情不对了,从天空中直冲而下的那只夜猫子,大小看不出来,两只金色的眼睛却跟开了车灯似的,惶惶而来,速度极快。

    “快躲到山石底下,抄家伙!”帮头儿喊了一声,拉起宁红颜就往一旁山石底下退,我和老三就跟着跑,躲到山石地下,顺手就把各自的组合铲抄起来了。

    我们三个男的各自拿一把组合铲站在外面,让宁红颜躲在里头,她也不是好惹的主儿,手里也攥着一把短刀呢。

    帮头儿选的这块石头就像个雨遮,正好可以把我们罩住,估计那只金眼夜猫子从上边飞下来的时候,没看清楚我们的动向,就落在我们面前的空地上了。

    真是瞎了我这双狗眼,之前我还说人家是凡鸟——这只金眼夜猫子的体型巨大,比鹦鹉山上的那些鹦鹉的体型还大,一双射着金光的眼睛就不用说了,浑身上下还长着金色的毛发,金光闪闪,看起来比任老头骑的那只金钱豹还要威风一些!

    后来我看电视剧‘神雕侠侣’,十分不屑杨过骑的那只大雕,心说金老爷子要是知道世上有这么大这么威风的夜猫子,就不会写成神雕侠侣了,该写神夜猫子侠侣了……

    这只夜猫子咋一看跟个神物似的,但一扭头我们就咽口水了,人家那脖子才叫脖子,转三百六十度身体一点儿不带动的,跟人家一比,我们的脖子就是烧火棍,钢钢硬。

    金眼夜猫子很快就扫到了我们,往前走了两步,又冲着我们‘咕咕’怪叫了几声,好像,是在跟我们说话。

    也别管它公的母的了,暂时叫它金大姐吧,我们三个都纳闷,金大姐这又是什么路数,想引我们出去,还是?

    “咕咕,咕咕咕……”金大姐可能没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外语’这回事,它在那儿一直叫,我们就是听不懂。

    看着它也挺费劲的,我就冲着嚷嚷了一嗓子:“金大姐,您没学过外语就别费那个劲了,直接亮家伙吧!”

    “咕咕,咕咕!”金眼夜猫子的叫声突然急切起来,扑棱着翅膀身体一腾空,挥着爪子朝我们抓过来了。

    我擦,它听懂了?!?

    我当时就比较郁闷,心说,平常这档子没脑子的事儿都是老三干的,老三这脑子一好使,怎么轮到我了,很伤人啊。

    “咕咕,咕咕……”金眼夜猫子一边在石头上抓挠一边怪叫着,倒是没有多大的威胁。

    我们三个挥着组合铲乱切,打定了主意,就躲在这里不出去了。

    打斗了没一会儿,金眼夜猫子突然就飞走了,我们往外边一瞧,一个火把朝着我们飘过来,看不清是谁在举着,或者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