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七章 白云苍狗
    当时我痛苦万分,已经顾不得去揣测任老头的心思,只回想着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水里的大家伙疯狂地在任萱萱落下的地方撕咬……

    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流下来了。

    “四儿……”宁红颜看到我这般模样,只是轻轻地安慰了一声。

    听到宁红颜说话,我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就背过身去,痛苦地抽泣着。

    宁红颜也跟着难过,帮头儿过来了,看了看,没说什么。老三坐在很远的地方伤心呢。任老头还在为难。

    过了一会儿,任老头突然说了一句:“四儿,别难过了,萱萱,她……还活着。”

    “……”我转过身,不可思议地望着任老头,不敢相信他的话,任萱萱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她不是明明已经被那群大家伙吃了么,怎么还能活着?

    帮头儿和宁红颜也不敢相信。

    话已经说出口了,任老头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又肯定地重复了一遍:“我没有骗你们,萱萱还活着。”

    我见任老头这么肯定,就急着问道:“那她在哪儿?”

    任老头不说话了。

    “哎,你怎么回事?我问你呢,萱萱在哪儿?老爷子,你可千万别这时候骗我……”我急了,事关一个人的死活,那人还是因为救我而死的,他怎么能说半截话呢。

    帮头儿还算冷静,看出了这其中有蹊跷,就过来捏了捏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再问了,他自己倒是又问了一遍:“老爷子,萱萱真的还活着?”

    “是真的。”任老头似乎明白帮头儿不会再追问的意思,就又答了一遍。

    “哦,那就好,那就好……”帮头儿不再追问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再呆下去就比较尴尬了,任老头沉吟了一刻,起身要走了:“我得回去看看了,你们继续忙你们的吧,诸位,有缘再见……对了,别忘了给老三说一声。”

    任老头骑上金钱豹,走了。

    我当时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急着问帮头儿:“帮头儿,萱萱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还活着吗?”

    “她还活着。”帮头儿也给出了一个极其肯定的答案。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她不是被?”宁红颜也没想明白呢。

    帮头儿讳莫如深地一笑:“任萱萱不是凡人,她可能被那些大鱼伤了,但一定有办法逃走,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她肯定没事,只是暂时不方便出来见我们了……你们谁去给老三说一声吧,老三这回是真伤着了。”

    “……我去吧。”帮头儿的话也算说明白了,我就不多想了。

    “等等。”宁红颜拉了我一下,说道:“我想,咱们还是别把这个消息跟老三说了。”

    “为什么?”我平常虽然一直损老三,但认真起来,绝对是把老三当亲哥哥的,怎么可能忍心这么坑他呢。

    宁红颜见我瞪眼,就不高兴了,她也是为老三好:“看起来,老三是真喜欢上任萱萱了,但我想,他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任萱萱脾气大,身份又神秘,就算老三愿意留在山里他们俩也不一定怎么样,还不如趁着这个茬口,让老三认为任萱萱死了,断了他这份念想,长痛不如短痛吧。”

    我愣住了,没想到平常看着宁红颜大大咧咧,到紧要关头,她能这么冷静。

    跟着我也想了想,老三跟任萱萱是不可能的,就算老三留在山里一直追着她也够呛,还不如,就此让老三死了这份心。

    打定了主意,我转头问帮头儿:“还有烟么?”

    “还有几根,被水泡了,晒了晒,变了点味儿。”帮头儿去拿烟了。

    帮头儿拿了打火机和两根烟过来,递给我,我带上它们,去找老三了。

    老三正在一个小土坡上坐着,望着远处黑乎乎的湖面,愣愣地出神,这一次,我三哥真是比深沉还深沉。

    我也没说话,关了手电筒,坐到他的身边,把两根烟都叼在嘴里,点着了,递给老三一根:“抽一根吧。”

    老三把烟接过去,抽了两口,咳嗽了两声,又接着抽。

    我也是闷闷不乐地抽烟,但不是因为任萱萱,而是因为老三,真不忍心骗她。

    一根烟抽完了,我认真地说了一句:“当时,我让她顺着绳子往岸上爬,后来我也松了手想让她上岸,没想到,她把我扔上来了。”

    毕竟,三哥动了情,这句话我必须说。

    老三还是望着湖面出神,但不会再质疑我什么了。

    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知道我呆在这里只会让老三更心烦,就默默地走了。

    老三,在那个小土坡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我、帮头儿和宁红颜围坐在一起吃了早饭,半晌,老三才过来了。

    “这是给你留的早饭,你吃点吧。”宁红颜特别给老三留了几块肉。

    老三没有接饭盒,看了看我们,面色忧郁,语气沉闷,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了:“四儿,帮头儿,红颜,咱们走吧?”

    可以理解,这里已经成为老三伤心的地方,他不愿意留在这里。

    帮头儿和宁红颜都看看我,只等着我做决定。

    我看了看老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爱情果然猛于虎猛于山里的家伙,我三哥以前可是条打不垮摧不毁的汉子,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许多。

    这就走么?

    宁红颜肯定是没意见的。

    帮头儿,估计会有点可惜,他在外面压抑了二十多年,这次到山里,还没有痛快呢,但我说要走,帮头儿也不会说别的。

    我呢,觉得一个刺枣卖的钱有点少,另外,也不愿意看到三哥这个样子,我宁愿他被任萱萱直来直去地伤一回,也不愿他心里留着一座坟,直接跟他说实话也不妥,不如冥冥中看老天的意思吧,或许,留在山里,我三哥还能再见任萱萱一面。

    “我知道我一个人拉着大家走不妥,咱们就剩一个刺枣了,到外面卖了钱,我那份不要了。”老三诚恳地说。

    帮头儿和宁红颜还是看我的意思,但有点责怪老三,我们都生生死死过几回了,你说钱干什么?!

    “三哥,怎么说话呢,咱们四个人来山里采药,谁算钱了?!”我说了老三一句,转而又说道:“三哥,我想留下,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呆在这里,我可以先送你出去。”

    其实,我根本不可能单独送三哥出去,这么说,是凭着三哥跟我的关系,估计三哥会留下的。

    老三开始为难了,考虑了一阵,终于答应了:“那好吧,我留下。”

    老三的事儿解决了,我们就收拾东西,想尽快离开这里,临走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任萱萱不管是死是活,我的心,也伤了。

    任萱萱,又是我生命里的一个过客。

    任萱萱和熊得利是不一样的,我跟熊得利是纯粹的兄弟情义,而我跟任萱萱,我心里是喜欢她的,是爱情的感觉,到最后一刻,任萱萱也喜欢上了我,她也在我身上找到了爱情的感觉……在感情这方面,我是亏欠宁红颜的,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又无地自容。

    多年以后,我是多么渴望时间能倒流回去,从宁红颜喜欢上我的那一刻起,就牵起她的手,直到天荒地老……

    我们一行人从那个湖离开了,转身之后,谁都没有再提起在那个湖边发生的事儿。

    走路,休息,饿了吃山里的野物,渴了喝山里的水,白天防着山里的家伙,夜里防着山里的鬼,山里的日子就是这样,略有紧张,但云卷云舒。

    老三还是闷闷不乐,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朝气。

    帮头儿白天黑夜的忙活,偶尔停下来,坐在某个地方抽根烟,烟少了就省着抽,烟没了就自己找烟叶,他已经找到了活着的意义了,一切都很恬淡。

    宁红颜是个热心的姑娘,出了忙活,还要为老三操心,看老三太难受了,就想办法劝劝他,当然,她也在盯着我,有时候也衡量一下她和任萱萱在我心里的位置,对我的好,却从来没减少过。

    我呢,多愁善感,想的比较多也比较乱,总的来说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给我的不懂得珍惜,得不到的不懂得放弃,还没感知到它们的珍贵呢,时间已经匆匆地过去了。

    我在感慨,白云苍狗。

    开始两天,我们一行人就像山里的居民一样,平平淡淡过着山里的日子,过了几天,我们就开始有意识地寻找山里的仙草药了,不是贪图,而是觉得刺激的日子一来,我们就可以淡忘很多东西。

    这一天上午,我们路过一个山头。

    山头不大,但很陡峭,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低矮的像有人在山上打满了伞,为这座山遮风挡雨,也为这座山点缀。

    算算时间,已经是七月中旬了,正是最热的时候。

    我们本来是不用从这山上过的,但一看到树林,就急匆匆钻进来了。

    到树林里选了个地方,刚坐下没一会儿,树顶上就是一片抖动,跟着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哎,你们是谁啊?”

    当时我心里一动,真想问问他,哎,你认识任萱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