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四章 白骨树精
    “什么东西?”亲眼见识过任萱萱的‘超能力’之后,我们就不会怀疑她的话了。

    任萱萱却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的。

    都让她犯难了?

    我下意识地去看看一直扎在树上的绿色藤条,本来是指望着不管来什么家伙它们都能帮帮场子呢,可它们却突然摇摆起来了,看架势是害怕了,要走:“萱萱,你快看看那些藤条,它们怎么了?”

    任萱萱一回头,看了看那些藤条,走过去‘安抚’它们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没有直说:“一会儿,你们俩把短刀借给我吧,你们用组合铲对付它们。”

    “那我给你洗洗。”宁红颜的短刀一般都是切菜用的,这会儿刀上还沾着些鱼腥,连忙到那个小坑里洗了洗。

    我也把短刀掏出来了,但没有急着送过去:“来的到底是什么家伙,你先给我们说一声行不行?”

    “嗖!”

    任萱萱用手指头一勾,我手里的短刀就飞到她手里去了,她突然问了我一句:“你知道这些藤条是什么药材吗?”

    “……”一直也没说这事,我还想着到了那边问问帮头儿呢。

    “这些草药叫做‘桑寄生’,是寄生在死桑树上的,经年累月的,它们与死桑树都有了灵气,就有一些东西,可能是那些蜘蛛吃剩下的东西,也寄生到了死桑树上,它们一边吸收死桑树的灵气,一边贪图桑寄生的……”

    “叮铃……叮铃……”

    任萱萱还没介绍完,宁红颜手腕上的串铃突然响起来了。

    宁红颜吓一跳,洗好的短刀差点没掉在地上:“是不是脏东西?”

    “也算是吧,不过它们有实体,更像是僵尸。”任萱萱为难的地方就在这儿,一则是猜不准,二则,是跟她也有点关系。

    我还是没明白,脏东西就脏东西,僵尸就僵尸,怎么还来两不像了,到底什么玩意儿?总不能长俩脑袋吧!?

    宁红颜把她的短刀递给任萱萱,我和她一人一把组合铲,站在火堆前面等着那些家伙到来。

    就这么三四百米的水域,把我们拦的死死的,我们咋没长翅膀捏?

    串铃一直在响,但一直很平缓,从这一点上来看,是佐证了任萱萱的说法的,它们不是单纯的脏东西。

    感觉,它们行进的速度不是很快。

    等着的时候,我身上都被烤出汗了,锁子甲也发热了,就往前走了两步,一回头,就问任萱萱:“你说它们也是长在树上的,那我们拿火把对付它们行不行?”

    “……你试试吧。”任萱萱说话又不确定。

    我以为她是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不确定,就没在意,走到火堆前,抽了两根比较长的‘火棍’出来,自己拿一根,递给宁红颜一根,任萱萱肯定用不到,人家玩的是‘御刀飞行’和‘草木皆兵’,高端的很!

    鬼脸蜘蛛那么大的个头,来的时候就没声音,可这帮家伙,还没露面呢,咔咔嚓嚓的动静先传过来了,类似于从树上折树枝儿的声音。

    很快就有一个家伙露头了。

    火堆的光线太暗,我们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影子,咋一看,跟一个树根倒着跑过来了似的,整体上是人的影子,但它身上的枝杈太多,又泛着白光,就像人身上长了很多刺猬似的大刺,看上去很怪!

    “你们那边怎么啦?”老三冷不丁喊了一声,估计他是一直惦记着任萱萱,才注意到了我们这边的异常。

    “我们这儿跳脱衣舞呢,别打岔!”我真是羡慕死那边的清静了,心里想着怎么能是我马老四到了这边呢我是个好人那老三那厮都什么德行了凭什么让他在那边享清福老天爷是不是弄错了,一不留神,嘴上就没把门了。

    别的听不懂,脱衣还听不懂么,任萱萱柳眉一竖,差点没把她的飞刀扎我身上来!

    宁红颜低下头,羞涩的不行,不让你看那种武侠小说你偏看!

    我……丢人那,其实我不是这样的人!

    “你说啥???”老三可能是没听清楚,要不然,肯定得发疯。

    说着话,林子那边已经蹿出来七八个奇形怪状的家伙了,我和宁红颜都举着火把,可以把它们照的清楚,它们确实奇形怪状,有人形的,有动物形的,拼凑起它们的身体的是骨头、树枝和骨头树枝长在一起的东西,这儿一堆,那儿几块,就是胳膊腿和它们身上的枝杈还清楚点,脑袋身躯基本上就是乱凑在一起的,又是脸,它们根本就没有脸,不要脸!

    宁红颜看到的是这样,而我的阴阳眼却看透了把它们连在一起的东西,那是一股股脏东西死灰身体一样的东西,像人的筋脉一样连着那些骨头、树枝,也不知道,任萱萱又看到了什么。

    不对,它们不是行动缓慢,而是有意识,它们之所以来的这么慢,是因为谨慎。

    我跟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伙一对眼(可能是它的眼吧),马上就判断出了它们有意识,已经面对面了,那就先下手为强吧,我猛的往前一突,把手里的火棍先刺了出去。

    站在我对面的这个家伙可能是没来得及反应,没能躲过我的火棍,火棍顶着它满是窟窿缝隙的身躯插进了它的身体里,有几块未烧透的木块掉了下来,但火棍还是带着火焰扎进去了——我一击得手,乐了,没文化了吧,这叫后下手遭殃!

    火棍扎进这家伙的身体里,却还在我手里把着,我也不想用火棍把它推倒,只想用火把它点着了,所以就一直摁着火棍。

    那家伙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意图,三只手一根棍全都抓住了火棍,奋力一挥。

    这家伙的力道大的很,我的手放的稍微慢了点儿,手掌上就被磨掉了一块皮,出血了。

    火棍很长,要不是宁红颜退的快,就把她打到了,她要是被打到了,我就得很惭愧了,这属于误伤友军。

    宁红颜手里也拖着一根火棍,放低点绕过被抢走的火棍,站定了身子,继续对敌。

    “嗖!”“嗖!”

    任萱萱控制着的两把短刀一起飞出去了,方向却不相同,一把短刀对准了一个……一个‘白骨树精’,短刀直接洞穿那两个家伙的身体而过,在半空中转个弯,又朝着它们扎过来了。

    任萱萱一出手,战斗突然就进入白热化了,朝我们过来的十几个白骨树精全都开了‘加速模式’似的,左突右冲,宁红颜也把火棍扎进了一个家伙的身体里,那家伙一推,差点被把宁红颜推到,我赶紧上去抓住木棍……

    任萱萱的两把飞到绝对是这里的大杀器,但它们的创伤面积太小,一次两次的,对那些家伙还构不成威胁,她只好把她的‘草木皆兵’也用上了,用地上的花草拦住它们,再进行猎杀。

    我和宁红颜都是血肉之躯,一看这些白骨树精都动起来了,身上又那么多大刺,不太敢靠近,两个人就合力抱着一根火棍跟它们较起劲来了。

    任萱萱一扭头,气的大喊:“你们抱着火棍干什么,快用组合铲,组合铲能对付它们!”

    宁红颜性子直,扔下火棍举着组合铲就冲着一个家伙过去了,我却在原地停了一下,这不对吧,之前我问她用火对付这些家伙的时候,她怎么没说?

    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一愣神的工夫,三个白骨树精就围上了宁红颜,我顾不得多想了,举着组合铲就冲了过去。

    任萱萱说的不错,我们的组合铲确实能对付它们,它们的个头也不是很高,最高的也就两米三,我们的组合铲一抡,一下就能铲下来不少骨头树枝,而反观那边最开始被我点着的家伙,此时它已经成为一个‘火人儿’了,行动却没有受什么阻碍,这是为什么?

    “萱萱,快帮我们对付这个!”跟一般的白骨树精打斗,是我们的组合铲占上风的,但那两个‘火人儿’一上来,我们就得躲,它们不怕火,我们可怕。

    回头一想,这不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我们还给敌人加特效加功能,这他喵的是图什么啊?!

    说起来,还要怪任萱萱,她要是早把话说明白了,我们就不会用火了。

    任萱萱看到那两个火人朝我们围过去,连忙用地上的花草缠住它们,再用飞刀来回地在它们身上穿梭,就把它们拦住了……

    在我们三个人跟白骨树精恶斗的时候,在鬼脸蜘蛛面前不可一世的金箍棒面条们都吓跑了,它们害怕这些家伙,这一次,是我们保护它们,算是还人情吧……

    算起来,这些白骨树精算是比较弱的了,但只是它们的‘表皮’,我们把它们骨头树枝打烂了、打掉了,它们还有一个‘鬼魂身体’,只剩下鬼魂身体了,它们扭头就跑了……

    看到这番景象,我突然想到了在熊得利家里的那一夜,凭我和宁红颜是吓不走它们的,任萱萱,是不是你偷走我的武侠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