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一章 人精儿
    一百七十多岁???

    这可是两个老头加在一起的年龄。

    传说咱们中国历史上有位老中医活到了二百五十六岁,但谁也没见过。

    而面前这个任老头,明明是六十岁的模样,却说自己有三个六十岁的年纪,这可能吗?

    见老头组合铲架到脖子上的关头还如此气定神闲,我不得不停下来看看帮头儿,让帮头儿帮着给鉴定一下。

    帮头儿眼睛一亮,过来把我的组合铲摁下去了,激动不已地问道:“老人家,您真的是道光年间走进来的?”

    “嗯……”任老头用鼻子回答了一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责怪我这个后生太冲动。

    帮头儿不住地点着头儿:“那您可真有本事啊,这重山里鬼怪野兽那么多,我师父跟我说,有人能在这里活上几年就不错了,没想到您在这儿呆了那么长时间!”

    帮头儿也是一直怀疑任萱萱,对任老头的感觉挺好,现在看,他是不会有假的。

    “四儿,还不赶紧给老人家磕个头道歉?”老三知道了真相,得意极了。

    我承认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有点冒失了,但还是有点怀疑:“那任萱萱是怎么回事?”

    “她……她比我进来的还早,具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也不知道,反正要是没有她,我在这山里也活不下来。”任老头提到任萱萱的时候,顿了一下,后面就顺畅了:“我只知道,她也是人,而且跟山里的一些人物交上朋友了,她的厉害,你已经见识过了吧?”

    任老头一句话,算是把任萱萱的来历也说清楚了,老三更加得意了。

    按任老头说的,任萱萱根本就不是个鬼怪,算是半个仙女吧,那我之前对任萱萱的举动,就太失礼了,说话的时候,也顿了一下:“那……那你们刚来找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啊?”

    “你们是串山人吧?”任老头反问了一句。

    “啊……”我答道。

    “你们串山人一露面,这山才能开,开山以后,每次都有不少人掉进来,不几天,就死伤的差不多了,偶尔剩下几个,也会贪图这山里的东西,这些人,是见不得的。”任老头有些感慨:“说起来,我和萱萱的福分还得感谢你们串山人,所以,我们俩就装成爷孙俩来见见你们,说不定也能帮上点忙,见面没把话说明白,是怕你们把我们当怪物看。”

    “哦……那怎么会呢,要是你们早把话说明白了,我们感激你们还来不及呢?!”我知道自己错了,赶紧找补一下。

    “哼,就你这脾气,把我们吃了也说不定!”任老头损了我一句,又转向了帮头儿:“你就是这伙串山人的帮头儿吧?”

    帮头儿这个称呼,我们之前跟任老头任萱萱说是我们团伙的代号,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帮头儿是什么意思,到眼前,任老头还得再确认一遍,也算是人情世故吧。

    “以前是,不过,进山以后,我就把帮头儿的位子传给他了。”帮头儿笑呵呵地说。

    任老头有些意外,转头看看我,不说话了。

    我嘿嘿傻笑,极度想跟任老头搞好关系,人家是来帮忙的嘛!

    老三早就猜到是这种情况了,没什么感觉,宁红颜却很意外,看看父亲又看看我,不知道是喜是悲。

    “呼啦!”

    “老爷子小心!”

    光顾着高兴了,我们都忘了是站在湖边说话,任老头往湖边一站,也是能引来湖里的家伙的,有一条火云鲤从水里跳了出来,直往岸上冲,我见势不妙,赶紧把任老头拉开了。

    “什么东西?这里守着的家伙吗?”老三带着手电筒举着组合铲就要上去给它两下子。

    “别去!”帮头儿倒不是怕火云鲤伤了老三,而是想着我们下面的行动,之前我们落水的时候,火云鲤没有攻击我们,这会儿单独跑岸上一个,我们暂且也不伤害它吧,你死我活,到阵前再说。

    老三被拦住了,我们都往后撤了撤,眼睁睁看着那条火云鲤又蹦回了水里,岸边一群火云鲤在哪儿游荡,火光穿梭,流光溢彩,算是我们遇到的最好看的家伙了。

    “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往河边一站,水里的家伙都不要命了?”我对这个事还是比较好奇。

    任老头白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意我这个帮头儿:“就你还当帮头儿呢,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和萱萱也都是这山里的老家伙,活出仙气儿了,这些家伙和那些大脸猪都是靠山里的仙草药活着的,闻到我们的味儿,自然也想试试了!”

    “哦……”其实他还没答话,我就想明白了:“那你们就是活成人精儿了呗?”

    “呵呵,是人精儿!”虽然差着一百多年,任老头还是明白我的意思,我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呢,人精儿一般时候是说聪明人,他和任萱萱却真真正正地活成了人精儿。

    相视一笑,任老头才对我另眼相看了,原来这个帮头儿也不是那么愣!

    “那萱萱去哪儿了?她还过来吗?”我现在有点想任萱萱了,女鬼是一回事,仙女又是一回事。

    “你还有脸问,之前不是一直想撵人家走么?萱萱出了事,我非找你算账不可!”老三又很及时地蹦出来了。

    切,典型的重色轻友,我心说要不是我冲在前面试水,你知道他们是人还是鬼,懂个六啊你!

    “那群大脸猪是冲着萱萱来的,萱萱跟我们在一起,我们会有危险的,所以,我和三儿先过来了,等等,萱萱也会过来的。”任老头对萱萱的能力特别自信。

    我这才放心了一些,要不任萱萱出了事,也有我一份罪过。

    巨脸猪已经走了,水里的家伙也伤不了我们,我们可以安心地找个地方在这里休息一夜了。

    帐篷是没有了,铺点干草,折几根树枝儿一围,再架一堆柴火,我们就可以烤烤身上的衣服了,宁红颜自己到一边儿去烤了。

    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坐在一起聊天。

    任老头先说了说他的情况,其实,他也不是什么高人,就是滕州这边一农民,赶夜路赶进了重山,后来又遇到了任萱萱,俩人就结伴在重山里生活,平常也以爷孙俩互称,风风雨雨的,活的也挺困难,挺孤单。

    任老头介绍完了,我们也各自介绍了一下,除了年龄之外,我们和任老头的情况都差不多,只是二十一世纪跟任老头那个封建时代是天壤之别,我们随便说几样科技产品、文明法制、现代生活,都能听的任老头直眉楞眼,流哈喇子的节奏。

    听我们说的差不多了,任老头也说了说道光年间的事儿,基本上都是血泪史,跟我们的生活相比,任老头活着简直就是在挑战极限……

    “哎,哎,快醒醒,小妹来了啊!”

    “嗯,谁啊,别闹,我可会翻脸啊……”

    次日一早,任萱萱就出现了,拿着个狗尾巴草往我脸上扫,我睡个觉特别不容易,早上被人吵醒脾气特别大,但一睁眼看到任萱萱,刹那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给她哥笑颜如花。

    “怎么了你,笑的这么坏?是不是又憋着害我呢?!”任萱萱故作嗔怒地说。

    我抹了抹嘴角的哈喇子,又咧着嘴笑:“不会了,不会了,之前是你们没把话说清楚,我误会你们了,现在我,我……”

    我有点儿想她。

    “你什么你,你比老三坏多了!”任萱萱把狗尾巴草扔我脸上,笑嘻嘻地走了。

    就她了,哪怕是天上的七仙女再下凡来咱也不换了,听着那清耳悦心的笑声,看着那窈窕可人的身影儿,我激动的不行不行的。

    任萱萱又找宁红颜说话去了,得知了任萱萱的身份,宁红颜跟她又亲近了许多。

    一会儿帮头儿起来,转悠着弄了不少吃的,六个人围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早饭,任萱萱跟宁红颜一个饭桶,任老头就吃我的了。

    吃饭完,简单收拾了一下,帮头儿就急着问了一句:“闺女,你知道这里有啥草药,在哪儿呢?”

    昨天夜里也问过任老头,他说他不知道,必须得等任萱萱。

    任萱萱听到帮头儿也喊她闺女,特别的高兴:“你们要的草药就在湖心岛上,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哦。”帮头儿也把任萱萱当半个闺女了。

    过了一会儿,我们六个人又坐在一起商量取湖心岛上的仙草药的事儿,一开始,我就问了问他们:“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就不客气了啊,萱萱,老爷子,你们俩都是山里的前辈,这次去湖心岛取药,你们能帮我们什么忙吗?”

    “这个……”任萱萱突然为难起来了。

    任老头补充道:“说起来也真是惭愧,我们虽然在山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但都不会水,到了那个岛子上,我才能帮上忙,萱萱就不用去了。”

    我们一听,都有点泄气,其实我们也是难在水里的家伙,到了湖心岛上还能应付一下,既然他们也帮不上水里的忙,我们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我们都去湖边看了看,为保险起见,没让任萱萱和任老头靠的太近。

    “你们俩去那边吧,三儿跟我走,咱们围着湖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头儿安排到。

    “我跟红颜一起。”任萱萱马上站到我们这边来了。

    任老头就跟帮头儿老三一组了。

    我们两组人分开走,刚走了十几步,半空中突然飞来十几张白色的大网,帮头儿他们三个还在树林里,没有被罩住,我和任萱萱、宁红颜却已经走到了空地上,被逮了个正着,人还没反应过来呢,我们就被大网拉着飞到了湖面上。

    “快想办法救萱萱,她怕水!!!”任老头一下就急坏了,冲着帮头儿大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