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章 一百七十岁
    一头是巨脸猪,一头是火云鲤,帮头儿我们三个人脚踩在水里、身子趴在树枝上,从天明呆到天黑,憋的是真难受。

    只有巨脸猪堵着我们的时候,我们还能想想办法,现在水里多了火云鲤,我们是什么办法也不敢想了,这会儿水里的火云鲤还懒得搭理我们,要是我们到水里一划拉,惊到了它们,那可真就没有活路了。

    帮头儿的手表系在他胸前的口袋上了,泡了一阵子水,倒没有影响,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中午想着任萱萱的事儿,我就没吃好,下午不是狂奔就是游泳,到这会儿已经饿的不行了。

    包里没装吃的,我和宁红颜拿的那点吃的,多半都丢在半路上了,只剩下半扇鸡肉和一捆腌咸菜在包上挂着,经过湖水一泡,不仅没滋没味,也没什么嚼头儿了。

    帮头儿把这些东西拿过来分了分,我们三个勉强吃了一顿晚饭。

    吃完饭,我刚要活动一下身子,不小心踩滑了脚,抓着一根树枝摇晃了一下,把岸上的巨脸猪和水里的火云鲤都惊了。

    帮头儿和宁红颜都伸手扶着我,三个人就这么僵了一会儿,两边才没动静了。

    等它们都不注意了,帮头儿和宁红颜才松开了我,我小心翼翼地动动脚、动动身子,又到原来那根树枝上趴着去了……憋屈,真是憋屈,被人家堵的一动都不敢动!

    可是,这个局怎么破呢?

    水里的火云鲤就不用说了,这是人家的地盘,而岸上的两只巨脸猪,也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尤其是先前被拉到水里那位,都被人火云鲤揍成那德行了,还他喵的不肯走呢,傻x!!!

    好几条火云鲤在大树的顶端游来游去,有个家伙还在揪了几口,估计是吃树顶上的新鲜树叶呢。

    我们等了一会儿,这几条火云鲤总算游走了。

    “现在怎么办?”我低声地问帮头儿。

    帮头儿前后看了看,又特别看了宁红颜一眼,也压低了声音说道:“再等一会儿,等岸上那两个家伙松懈了,咱们就往岸上冲,冲上去你们还是跟着我跑,咱们也不管什么地方了,就往密林里钻,总能把那两个家伙甩了。”

    “嗯。”我和宁红颜都点了点头儿。

    等了一会儿,感觉岸上那两个家伙松懈了,帮头儿就蹲下身去,把我们的组合铲递给了我们,接着,他又去包里掏我们的手电筒。

    突然,大树的树身猛的一晃!

    “扑通!”

    帮头儿一个不稳,连人带包一起翻到湖里去了,我和宁红颜都攀着树枝儿,还在树身上站着。

    “爹,爹……”帮头儿翻到水里以后,连人带包都没了踪影,宁红颜急坏了。

    我也是准备过去拉帮头儿的,但是我刚刚走到宁红颜身边,大树又是一晃,我和宁红颜撞了一下,两个人都要往水里栽,情急时刻,我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拉宁红颜一把,自己就平躺着摔到湖里了。

    “扑通……哗啦……”

    我知道是水里的家伙动了大树,在水面上拍了一下之后,赶紧爬起来。

    我这边刚站稳,旁边就露出一个脑袋,是帮头儿,方才他摔下去的时候,正好把手电筒抓在手里,在水下憋了一会儿,是去摸我们的手电筒了。

    帮头儿和我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个人都要往树上爬,因为我们知道,这棵大树虽然倒了,但它粗壮的枝干还在,有它们在,就可以帮我们抵挡水里的家伙。

    帮头儿我们俩也就是刚刚摸着树枝儿,在我们的对面,宁红颜的身后,大树的另一端,一个巨大的黑影破水而出了,这时候,对宁红颜喊话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我和帮头儿一人一只手,抓着宁红颜的脚踝就往下拉,在宁红颜滑下来的时候,我们各自的另一只手也都过去扶了,还好,没有扎着宁红颜。

    而从水中跃起的这个巨大黑影,就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了!

    朦胧夜色中,并没有火红光亮划过我们头顶,这就说明,这个不是火云鲤,而是别的大家伙。

    “啪啦!”真怀疑这湖里的家伙是不是都练过跳水,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包括之前的火云鲤落水的时候都很注意水花的效果,水花压的很好,连声音都不一样。

    “往岸边走!”帮头儿扶住宁红颜之后,伸手又把我们的包提起来了,带着我们两个在树杈间穿梭,往岸边走。

    意思很明显,到了岸上,我们跟那三个巨脸猪还有一搏之力,在水里边,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我们刚走了没两步,倒在水里的大树突然晃动起来了,不知水下那个家伙是想拉着树阻碍我们,还是想把树拖走。

    大树倒是没有砸着我们,只是有一根断了的树杈扎我身上了,幸好我穿着锁子甲,要不然,这锋利的树杈非把我扎个洞穿不可。

    我被树杈顶到了一边,帮头儿带着宁红颜钻到水底下去了,等他们再起来的时候,帮头儿已经把手电筒打开了,往我这边照了照。

    我是背对着那家伙的,此刻也没有看看它的真身的雅兴,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我拼命地向帮头儿靠拢。

    等我游到帮头儿身边的时候,大树也不动了。

    “噗!”

    对面那个家伙再一次跃起,先是一张血盆大口从水里冲了出来,一看这大嘴,帮头儿我们三个都有点发懵,还以为巨脸猪的大脸在这重山里就是一绝了,谁知道人家的嘴更大,一口吞掉我们三个,问题不大!

    这家伙确实黑,嘴边还挂着两根长长的胡子,身子要比火云鲤长的多,但没有那么宽,它是圆滚滚的型号——这应该是一条快成精的大鲶鱼!

    我们三个一矮身,大鲶鱼再一次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了,落水,还是那么漂亮!

    有大树挡着,大鲶鱼算时间内还伤不了我们,可帮头儿用手电筒往岸上一扫,那两头巨脸猪又站好了,等着我们往岸上跑……我x,又来选择题了,只有两个选项,答案a是我们留在水里,被大鲶鱼吃了,答案b,我们跑到岸上,成为两头巨脸猪的晚餐……就不能有个c么,去掉一个错误选项行不行……场外亲友求助呢?

    “帮头儿,是你们吗?”正在这时候,另一侧岸边,也亮起了手电筒的光亮,并传来了我最最熟悉的声音——我三哥,找来了。

    “是我们!你们快来啊!帮我们把这两头巨脸猪撵走!”我兴奋地大喊。

    “走!”帮头儿拉着宁红颜,我们再一次向岸边靠近了。

    大鲶鱼似乎察觉到我们要上岸,落到水里转了个身,急速地朝我们游过来了,到这会儿,我们的脚已经踩着地儿了,速度很快,总算把大鲶鱼躲过去了,而岸上的两头巨脸猪也被老三他们吸引了,竟撇下我们,去找老三了。

    巨脸猪一走,我们三个就去掉了一个选项,可以从容上岸了。

    到岸上以后,我们也没敢走太远,老三这家伙办事没谱,万一他把那群巨脸猪都引过来了呢?而这会儿,老三关了手电筒,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巨脸猪走了,水里的大鲶鱼围着大树转了几圈,也走了。

    我们安全了,可老三?

    情况特殊,我们也不敢呼喊,只能是盼望着,老三把任萱萱任老头也带来了,有他们对付那些巨脸猪正好。

    等了有十来分钟,在我们的后方,岸边,突然传来了老三的喊声:“帮头儿,四儿,红颜,你们在哪儿呢?”

    看不清楚人影儿,我们也不敢贸然答应,就朝着喊声摸过去了,等到了近处,双方拿手电筒一照,才算‘胜利会师’了,我们三个自然都落汤鸡似的,而老三身边,只站着任老头一个。

    看了一眼,帮头儿和老三又不约而同地把手电筒关了。

    “任萱萱来了吗?”我是比较忌惮任萱萱的,对这个任老头,却一直没什么感觉。

    “没有。”老三答的话,听声音,有点失落。

    “哦……”我答着话,突然上前一步,一手抓过任老头的衣领,一手把组合铲举起来了,对着任老头的脖颈:“老小子,你敢动一下,我就把你的脑袋铲下来!快说,任萱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话没说完,两只手电筒又打开了,帮头儿、宁红颜和老三都看到了我举着组合铲对着任老头的脖子,但只有老三比较糊涂:“四儿,你干什么啊,爷爷……”

    “爷爷个屁!”我吼了老三一声,顺手把组合铲切到了任老头脖子上:“快说,再不说,你得死!”

    “……我是人。”任老头很是冷静,还有点生气。

    “你放屁!你是人,任萱萱能把我交给小鬼吗?差点把我活埋了!老老实实地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咬着牙问。

    任老头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我是道光年间走进来的,到今天,已经一百七十多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