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九章 火云鲤
    (看到的收藏一下呗……)

    那三头巨脸猪一直在岸边守着,我们三个人一直踩着水在湖里呆着肯定不行,得想点办法把它们撵走。

    办法还没想出来呢,我就急着骂了一句:“哎,姓猪的,你们敢下来吗?咱们一对一单挑!”

    岸上有一只巨脸猪站起来看了看,又坐下了,看样子是没听懂。

    它们要是猪八戒就好了,起码能沟通一下啊……我求单挑无果,也泄了气。

    宁红颜体力不支,游过去一只手扒着帮头儿的肩膀,帮头儿提着我们的包还要带着闺女,再有劲儿也累了,他没想出什么好主意,见我冲着岸上的巨脸猪呼喊,就说了:“这也是个办法,咱们试试吧,看能不能把它们引下来。”

    接下来,我和帮头儿就边拍水边冲着岸上的巨脸猪呼喊,试图把它们都引下来淹死。

    三头巨脸猪确实被我们惊动了,都站了起来,但也只是看了看,又都趴下了。

    这个办法行不通。

    刚停下,我就又来了主意:“帮头儿,我游过去引它们吧?”

    “你还行吗?”帮头儿觉得这个办法可以,却怕我体力不支,自己把自己往猪嘴里送。

    “行!”爷们,哪有能说自己不行的,我把组合铲递给宁红颜,朝着岸边游过去了。

    我离岸边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在水里扒拉了几下,离那几头巨脸猪就已经很近了,我怕那些巨脸猪跳起来把我扑到,在离它们五六米的时候,就已经很小心了,一点一点地往前游,又开始拍水、呼喊。

    “砰……!”

    有一只巨脸猪性子比较急,站起来哼哼了两声,轰然跳进水里了。

    我扭头就往里边游,那只巨脸猪就拼命地在后面追,离的最近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巨脸猪那巨大的前蹄在水下划动的水流了,幸亏我水性好,一猛子扎到水下,使劲儿往水底扒拉,总算没被它抓到。

    这一次,我把巨脸猪引的比较靠里面,它走了也得七八米了,但是它还是游回去了,到岸上吭哧了几声,就没事了。

    这个办法也行不通。

    我是没撤了,就看帮头儿,帮头儿往四周看了看,脸上突然露出了一股欣喜之色:“咱们往那边游,那里有树枝垂到湖里,可以拉着。”

    要不说我近视眼呢,离的远了,连树都看不清楚,帮头儿背着包和宁红颜在前边游,我在后面跟着。

    守在岸边的巨脸猪看到我们动了,站起来哼哼了两声,也跟着动起来了。

    我们三个人在距离岸边十多米的地方沿着湖岸往另一侧有树的岸边游,那三头巨脸猪就在岸上跟着我们走,边走还边哼哼,好像在商量事。

    真是三头蠢猪!

    不是说它们追我们不对,而是它们从一开始就不该追我们,我们跟任萱萱是两回事。

    还不知道老三怎么样了呢?这厮比这三头蠢猪也强不了多少。

    我上辈子是不是作了什么孽,怎么净碰到这些蠢货???

    我们和三头巨脸猪离开没多久,就在我和那头巨脸猪折腾的地方,突然泛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可惜,我们都只顾着对方,谁也没有注意身后的情况……

    宁红颜真是累的不行了,从那边游到这边,不过三百米的距离,帮头儿一松手,她差点没沉到水底下去。

    “闺女,闺女……”帮头儿急着喊了两声,连忙把宁红颜拽起来了,扭头对我说道:“四儿,你先拿着包。”

    “哦。”我把我们的包儿接过来了,还好水里有浮力,不是那么重了,但时间长了肯定不行。

    帮头儿腾出手来,一手拽着宁红颜,一手去拉垂到湖面上的树枝,拉下来几根,游动着把树枝系到了宁红颜身上,一松手,宁红颜才算是没事了。

    绑好了宁红颜,帮头儿又过来给我身上绑树枝,最后才是他自己。

    有了树枝的拉力,宁红颜才算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点体力:“四儿,你说哪天下午任萱萱把你带出去差点活埋了,是怎么回事?”

    我一怔,心说宁红颜别魔怔了,怎么这时候又提起这茬来了:“是啊,那天我跟她到河边抓鱼,她往河边一站,我一看水里的鱼,就什么都知道了,她马上就翻了脸,把我打晕带走扔给了一个小鬼,那小鬼凶的很,说了没两句就要把我活埋了,到最后,我都快过去了,任萱萱才把我挖出来了,还威胁我说,回来以后……”

    “呲呲……”

    岸上突然响起了沙沙声,我们扭头一看,岸边的草丛里挤出来三张大脸,这鬼地方,能把脸长到那么大的,也只有它们了。

    三头巨脸猪站在岸边看了我们一会儿,又下水试了试,还是退到岸上想办法去了。

    不一会儿,它们就开始撞树,其力道之大,把两人合抱的一颗大树都撞的一晃一晃的,还撞下来不少树皮……

    这棵树虽然很粗,但已经苍老,树身已经被那三头巨脸猪撞烂了,估计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它们撞倒。

    我们三个在水里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头巨脸猪轮流撞树,倒也不用着急,这树上的树枝很长很柔软,树倒了也只能往湖里倒,一时半会的,它们拿我们还是没办法。

    “咔嚓嚓……哗啦啦……”

    五分钟不到,这三头巨脸猪就把大树撞倒到湖里了,凭它们这身蛮力,到外面找个干拆、迁或干建筑的活儿去多好,非在重山里混什么混。

    大树倒了,但我们绑在我们身上的树枝儿很长,我们只是往里面退了退,没受什么影响。

    三头巨脸猪看我们还是躲在湖里不出来,又开始动脑子了,有一头巨脸猪上到了树上,似乎是想沿着树身到里面来抓我们。

    还真小瞧它们了……

    不用招呼儿,那头巨脸猪一上树,我们三个就开始解身上的树枝儿了。

    树枝儿是帮头儿系的,系了两道,解起来还真不简单,我自己在这边解着,帮头儿解开自己身上的树枝儿,又去帮宁红颜解了。

    突然,我的左腿在水里猛的一晃,水里有什么东西撞到我了!

    我正专心地解着身上的树枝儿呢,被什么东西一撞,下意识地就抬头去看那边的巨脸猪,两头站到了树上,另一头在岸上呆着,不是它们。

    水里有家伙,个头还不小!

    “噗……!砰……!哗啦哗啦……!”

    我都还没扭过头,更没来得及招呼帮头儿和宁红颜的时候,倒下的大树的一侧水里,突然蹦出了一条巨大的怪鱼,大嘴一张,咬着走在前面的一头巨脸猪的大头,把它硬拽到水里去了。

    这还没完,巨脸猪一到水里,刚刚翻了个身,又从水底下冒出来好几条巨大怪鱼围攻它……

    “噗……噗……!砰……砰……!哗啦哗啦……”

    留在树上的那头巨脸猪见情况不对,就要往后退,但接连从水里蹦上来两条大鱼,也把它拽到水里去了,也是几条大鱼围攻,但它的情况好点,它离岸边比较近,水不是很深,几条大鱼的攻势稍弱。

    “扑腾……哗啦啦……扑腾……哗啦啦……”

    近十条大鱼和两头巨大的巨脸猪就在湖边这狭小的水域内厮杀起来了,其波及之大、战况之惨烈,把我们三个和岸上的那只巨脸猪都惊呆了。

    身边的湖水不停的反动,不时的还有巨大的雨点落下来,不知谁的尾巴一扫,我就被扫出去一米多远,傻了,真傻了。

    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身子一颤,这才回过神来,是帮头儿:“咱们怎么办?”

    “咱们上到树上,再看看吧。”岸上还有一头巨脸猪,水里那么多怪鱼,我们现在真是进退两难,只能到树上等等了,帮头儿带着宁红颜上到了树上,不靠岸边太近,也不靠水里太近。

    我也跟着游了过去,脚下踩好了,抓住一根翻上来的树枝儿,看着那边极度凶猛的厮杀……

    就战斗力来说,一头巨脸猪对付五条怪鱼是没问题的,但在水里就不好说了,怪鱼占尽了优势,巨脸猪水性不佳。

    果不其然,第一头被拉下水的巨脸猪在几条怪鱼的连连围攻之下,很快就败了,身上被怪鱼撕咬出许多伤口,鲜血把这片水域都染红了,它的挣扎越来越弱,突然身体一晃,被怪鱼拉到水底下不见了。

    第二头被拉下水的巨脸猪还好点,它所在的位置,水比较浅,可以跟围攻它的几条怪鱼搏斗一下,虽然身上也被撕咬出了伤口,但它总算挣扎着逃到岸上去了。

    “哗啦啦……”

    不知道是谁撞了大树一下,撞的大树翻了半个身,帮头儿我们三个都从树上掉到了水里,但人还在树枝丛里,又没有动,就没有再受到怪鱼的攻击。

    这些怪鱼围着大树在岸边巡视了一会儿,就拖着那条巨脸猪走了……

    它们总算是走了,要是它们也盯上了我们,我们非死在这儿不可!

    那头受伤的巨脸猪上岸以后,跟着那头安然无恙的巨脸猪后退了几步,就趴在那儿了。

    我们不敢上岸,也不敢下水,情况是更危险了,但处境稍稍好了一点,毕竟可以露出大半个身子在树上站着,不用在水里泡着了。

    天,很快就黑了。

    夜幕压下来以后,我们很快就在水里看到了那种怪鱼,两米长,一米七宽,身上的肉异常厚重,青色的鳞甲闪着幽幽的寒光,上下的鱼鳍、尾巴和嘴唇都呈赤红之色,暗夜中还散着莹莹的火光……就叫它们‘火云鲤’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