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五章 驴赛跑
    (日更6000+,收藏、推荐、会周点过百加更,打赏十次、十个加更,点击五百也加更,成绩好爆更,娘的,不过啦!)

    我和帮头儿马上对视了一眼,要小心了。

    五个人走出去没多远,我就想了个主意:“帮头儿,要不咱们分开走吧,我和萱萱去逮鱼,你们去抓兔子?”

    目的是想把任萱萱和我们几个人分开,我一个人跟着任萱萱,万一出现什么变故,帮头儿他们也可以想办法应对。

    “行啊,多弄点肉,咱们都补补。”帮头儿会意,把话接上了。

    我偷偷看了看任萱萱的表情,她还挺乐意。

    老三这厮好像喝了一口老陈醋,酸酸甜甜的:“马老四,你忘了小时候你掉水里我是怎么救你的啦?逮鱼这活儿,当然是我来了!你家不是养过驴么,小时候你净跟驴比赛了,你比家驴跑的快多了,逮兔子去正合适!?”

    说着话,三孙子还拿眼睛剽我,警告我不要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宁红颜也不高兴了。

    没出息归没出息,危险关头,我可没有什么私心,但这种情况下,我又不好反驳什么,怕引起任萱萱的怀疑,只能盼着帮头儿给我解围了。

    “小四儿已经学会下兔笼了,你会吗?咋那么多事呢你?!”帮头儿佯装发怒地朝老三头上拍了一下。

    宁红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劝起了老三:“走吧,走吧,正好我也没学会下兔笼呢,咱们俩一起学?”

    我三哥要是长了那种一点通的脑子,那还是我三哥吗?我三哥是把七窍憋的冒烟了也不会开窍的人:“不去,不去,我这个人没啥特别的喜好,就喜欢抓鱼,就这点小小的愿望你们还不让我满足啊?”

    哟呵,倒是跟我的喜好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也不知道他真的假的。

    “还满足,咋滴,你还想赢得人生啊?!”我不得不站出来打击他了。

    这时候,任萱萱笑吟吟地说了一句:“老三,你就去抓兔子吧。”

    “哦。”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无不从命,老三很爽快地‘哦’了一声,改主意了。

    这货……

    总算分开了,我和任萱萱往河沟那边走,帮头儿带着他们两个去抓兔子,实际上,帮头儿会带着他们不远不近地跟着我们。

    到河沟还有一段距离,我走的很小心,任萱萱却是很自在,没话找话地跟我聊着:“我听老三说,你们上初中的时候,自行车放到学校里,有人拔气门芯,你们就半夜偷偷地爬进去拔人家的气门芯是不是?”

    “是……”我脸上一热,怎么把这事提起来了,不过她说的也是实情。

    上初中的时候,我们都骑自行车去学校,放一个星期,初二下半年,也不知道哪个孙子抽了疯,可能是他自行车上的气门芯坏了,就顺手拔了别人车上的,然后,就蝴蝶效应了,被拔的再拔别人的,被偷的又去偷,谣言一起没被偷的也去偷几个攒着,我就攒了四五个气门芯,以防不测。

    那一个多月极是可乐,一则是大家都在气门芯上下了工夫,缠上铁丝加上锁或者干脆自己拔走什么的,二则是一到星期六回家,大家都推着自行车去找打气筒打气……

    “你们学校外面小卖部有抓奖的,你刮了上面的字换了最好的玩具,又被人家骂了一上午是不是?”任萱萱笑了。

    “是……”这也是我办的一档子糟心事,也没有什么企图,就是一时玩乐,没想到被那位大婶骂了一上午,那位大婶,还是我们数学老师他媳妇儿。

    “你还跟女同学谈恋爱,上课传纸条,被你们老师抓了是不是?”任萱萱笑的更开心了。

    “是……”我算是明白了,三哥在她哪儿,就不会说我点儿好。

    不能再让她问下去了,要不然我那点事都得被她抖棱出来,于是,我反问道:“你在这山里呆了多长时间了,怎么不想着回家啊?”

    “……我想回家啊,这不是遇上你们了么,就跟你们一起了。”任萱萱回答的明显有些慌乱。

    我接着问道:“那你家在哪儿啊?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也去你家看看,出了双王山,继续往南走……”

    “到了!”任萱萱突然停下来喊了一声,示意我小河沟到了。

    感觉到她有些戒备了,我也就不再追问了,往前走了几步,脱了鞋,卷起裤腿,一回头,看到任萱萱还在原地站着,似乎不敢靠近小河沟——完了,心里给她留的那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她一定是山里的家伙,不是人!

    “你怎么了?不是要跟我一起来抓鱼么?过来啊?”我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总算知道了,她还有一怕。

    “我怕水,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去抓吧,我在这里看着。”任萱萱为难。

    我还想确认一下:“没事儿,这小河沟里的水还不到……”

    话没说完,我就被小河沟里传来的动静吸引了,哗啦啦,哗啦啦,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小河沟里闹腾。

    我距离河岸不到三米远,往前走两步,就看到河沟里的动静了——没有什么东西,完全是河里的鱼群自己炸了锅,一条条一个个的都跟得了神经病似的,拼命地在水里翻腾,它们好像都想往岸上跳,而且有几条大鱼已经跳到河滩上了,正在哪儿翻腾呢!

    我看的仔细,闹腾的鱼群仅限于这一段河道,而且离我越近的鱼群闹腾的越厉害!

    那些鱼都不要命了,真敢往岸上跳!

    这是怎么啦???

    我一扭头,看到任萱萱后退了几步,再回头,又看到河沟里的鱼群闹腾的劲儿小了点儿,明白了,任萱萱靠近,这些鱼就受刺激了。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答案,但我知道,我这一个为什么,顶得上十万个为什么!

    “马一方……”察觉到我这边的举动不对,任萱萱急着喊了我一声,顿了一下,才想到了掩饰的办法:“你们不是来山里挖仙草药的么,我知道哪儿有仙草药,就在这条小河沟的上游,我带你去吧?”

    云开雾散,身份自明,听起来,她是真要下手了。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到此刻为止,她走的还是‘文艺路线’,既然她没有说破,我就不要拒绝了,不管她要出什么招儿,我都得先接着再说:“好啊!”

    “那你……跟我走吧。”任萱萱更加慌乱了,似乎,也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一边戒备,一边又有些疑惑,她是真的没想好,还是在这儿演呢?

    任萱萱带路,沿着河沟往上游走,我在后面跟着,故意放慢了步子,又悄悄观察着,没看到帮头儿他们的身影,但心里有底,帮头儿他们一定会在我附近跟着。

    似乎是有了主意,任萱萱突然停住,冲着我莞尔一笑:“马一方,你不是跟驴赛过跑吗,那你试试,看能不能追上我?”

    “……好啊!”我决定试试。

    “嘻嘻嘻嘻……”任萱萱笑嘻嘻地跑开了,步子不是很快,但身影飘的很远。

    既然人家已经划下了道,我也接了招儿,就不想那么多了,我也撒开丫子开始狂奔,有个事得说明一下,我小时候没有跟家里的驴赛过跑,因为那时我脑子里根本没有赛跑的概念,我只是想试试,我和驴,到底谁跑的更快而已。

    沿着小河沟往上,地不平但没有障碍物,任萱萱在前面飘的快,我在后面追的也不慢,一路上,都洒满了任萱萱那悦耳动听的笑声。

    就在我猜测着接下来会面对什么的时候,变故出现了。

    任萱萱应该是故意引着我,所以我跟她的距离,总不过十米,跑着跑着,她的前面突然就出现了一群人,且不论一群什么样的人,在这重山里,突然看到一群人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更何况,那一群人看上去更可怕,都是男……人吧,有十几个,他们身上都穿着很奇怪的衣服,一块一块的,他们头上顶着的,不像是头发,他们的面目表情十分诡异,我还没看仔细呢,有两个人已经把任萱萱抓住了,架着她往那边山林里走。

    “马一方,快来救我,快救我……”任萱萱挣扎着大喊。

    看到任萱萱被怪人抓了,我本能地就要追上去救人,但跑了没两步,又及时停住了,想了一下,扭头溜了——都这时候了,你还演呢,小爷可没心情陪你玩了!

    我飞快地往另一端山林里跑,心想要是帮头儿他们跟着的话,一定在那边,至于任萱萱,让她自己玩去吧。

    我已经跑的飞快了,可是,任萱萱还是出现在了我的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

    “哎……你……你逃出来啦,我……我还想……想叫人一起去救你呢,你逃出来就好了,咱们快走吧?!”那一刻,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关键是要走文艺路线!

    任萱萱倒没有面目狰狞,只是很生气:“哼,你这个人真没意思!”

    她一抬手,我就晕了。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飞,心里还想着,恐怕她是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来硬的吧?

    哎,那我就从了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