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二章 土西瓜
    一觉醒来,已经是转天下午了。

    意识刚刚清楚了一点,我就猛打了一个激灵,不好,有东西趴到我胳膊上了!

    我是压着右胳膊睡的,分明能感觉到左胳膊被划伤处趴了个东西,不大,也不长,热乎乎的,像根油条,依稀记得昨天夜里帮头儿找了个地方,四个人倒下就睡着了,这重山里可是……我X,自己吓唬自己,好玩吗?!

    原来是最早醒来的帮头儿给我敷上了药。

    我架着胳膊站起来,看到帮头儿在一边坐着,就朝他走过去了。

    “起来啦!”帮头儿一回头,脸上竟洋溢着一种青春焕发的笑容,好像他又回到了十九岁那年跟着师父阴阳眼前辈等人第一次进山的时候,热血年少,风尘吸张。

    “啊……”眼拙眼拙,不仔细看,我还以为帮头儿‘鬼上身’了呢。

    我走到帮头儿身边坐下,帮头儿马上递给我一根烟。

    呃……

    帮头儿不是把我当成他一起劳作的工友,就是把我当成不老实的学生了,可我真不好这口儿。

    上一根烟是谈心烟,这一根烟是庆祝烟,反正也无伤大雅,抽吧。

    我接过烟,让帮头儿给点上,抽一口,迷糊。

    帮头儿看到我抽的眼皮子直往一块凑,才反应过来,但也只是笑了笑:“你在学校里不抽烟?”

    有时候就是这样,生怕别人把自己当好人了。我赶紧解释:“跟我玩的他们几个都抽,我有时候也抽。”

    帮头儿饶有兴趣:“你还跟谁玩呀?”

    “老羊、老鳖、老驴、祥子、启子、老鼠他们几个,他们有抽烟的,有不抽的。”我还得解释,这几个里面,也有好鸟儿。

    帮头儿却幽幽地感叹了一句:“还是上学好呀……”

    我听的出来,帮头儿是真羡慕。

    一根烟抽完,帮头儿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说道:“你在这儿看着他们俩吧,我去弄点吃的。”

    “我也去!”帮头儿可能理解不了我这份儿渴望的心情——我也就是生在平原地带了,要是生在山区,我早成猎人了!

    帮头儿一怔,看了看那边熟睡的俩人,心想既然睡了大半天都没事,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事了,就答应了:“那走吧。”

    我高兴的像山里的小野兽一样,跟着老兽爹地出去捕食了。

    一般时候,我们选择过夜的地方都会靠近水源,但昨天夜里是困不择路,只考虑安全选择了一块空旷的草地,这会儿我和帮头儿去找吃的,向着山峰树林处走就是了。

    太阳挂的高高的斜着眼看人,我也分不清个方向,大概是向东吧。

    我和帮头儿走了十来分钟,又穿过一个树林,总算在林子那头儿找到了一个小河沟。

    河沟很浅,不到腰身,河里的水更浅,还不到膝盖,但河里的鱼是真多,鲫鱼、草鱼、鲤鱼、鲶鱼、咯牙、护子等等,这还只是我大概认识的,其余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我叫不上名字的还有很多,天花乱坠,斗艳争芳。

    我和帮头儿刚往河岸上一站,就惊了水里的鱼群,几条大鱼一动,把河水搅浑了一些,但它们很快又恢复平静了。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刚想娘家人,孩儿他舅就来了。本人性别男,年方二八点七,迷迷糊糊、胸无大志且无点墨,迄今为止别无所好,唯酷爱抓鱼。小可尚未婚配,但这河里的鱼对小可来说,全是‘孩儿他舅’啊!!!

    我把鞋子一脱,裤腿一卷,纵身就要往河里跳。

    帮头儿抬手把我拦住了,低声道:“别慌,你先学学我的法子吧。”

    我十分狐疑,不就是抓鱼这点事儿么,还能有什么法子?前两次我跟着帮头儿去抓鱼,他不也是脱了鞋卷起裤腿去围追堵截么,难道还要打滚么!?

    帮头儿微微一笑,带着我轻轻地下了河沟,到水边站好,等了一会儿,等鱼群又朝着我们游过来的时候,只见帮头儿轻轻地把手伸到水里,缓缓地移动到一条大鱼肚下,这个过程得持续了一两分钟,然后,猛的一抓,一条二斤多的鲫鱼就到手了。

    河岸上一扔,再等一会儿,又有鱼来。

    我十分佩服帮头儿这举重若轻、手到擒来的抓鱼手段,但我是真学不来他这份儿耐心,等帮头儿又抓了一条,我就说了:“您完事了吧?那该我了啊!”

    “扑通!”

    没等帮头儿答应,我就跳到河里去了,像个笨拙而又张狂的大狗熊一样,张牙舞爪地去抓鱼。

    帮头儿咧嘴一笑,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洗了洗脚,坐到岸上看热闹去了。

    我的表演风格以土的掉渣为长,不容易领会的,请去往上搜一下非主流跳舞,不容易接受,但极度欢乐。

    河沟里淤泥不深,还没不了脚踝,我走起来轻便,但得小心地滑。我弓着身子,双手探在水里,双腿也做并拢,给鱼群设下两道封锁线,只要有那晕头转向冲着我来的,就不容易跑掉。这样抓鱼,必须抓迎头的,抓鱼尾巴不好抓,其战略中心在于要不停的奔跑跳跃,把鱼群搞乱。不一会儿,我已经抓了四五条了。

    “啪!啪!啪!啪!……”

    这重山里的鱼群也不是白给的,它们被我惹的极了,竟然一个个跳将出来,开打。

    我的腿上、胳膊上、背上都被抽了几下,泛红,但不是很疼。

    “啪!”

    恰好有一条四五斤重的大鱼跳起来,抽到了我的下巴上,把我抽晕了。

    倒下的那一瞬间,我还想着,阴沟里翻船,绝对是阴沟里翻船,想我马一方何等勇猛,山精鬼怪的大阵仗也见经历过两次了,怎么可能被一条……

    没一会儿,我就醒过来了,人已经在岸上了,旁边有几条鱼在蹦跶,还有帮头儿在一边乐不可支。

    “帮头儿,你刚才看清楚没有,是哪条鱼抽的我?妈的,我非把它抓上来炖了不可!”我这人就这脾气,气量不大,喜欢以牙还牙,恩仇必报。

    “哈哈哈哈,行啦,快回去吧……”这下,可真把帮头儿乐坏了,哪有五尺高的汉子跟一条鱼彪上劲儿的。

    “……”我只得臊眉耷眼。

    我和帮头儿提着十几斤鱼回来的时候,老三和宁红颜都已经醒了,俩人正在研究我们从迷宫火海里带回来的那个‘小西瓜’呢。

    “别动,清了上面的土,就不容易保存了!”帮头儿见俩人正在刮小西瓜外面的土,急着喊了一声。

    宁红颜收回刷子就说老三:“我早说了不让动这上面的土,你偏要看!”

    老三撇嘴、瞪眼,又赖我?!

    “两位请见谅,我三哥打小就有这毛病,虽然狗屁不通,但热衷于动手,他家的电视机,我家的收音机,都是三哥鼓捣坏的,我觉得,这是好事,我们应该给我三哥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笑呵呵地补充。

    “行行行,你们一家三口……哎呦!”老三要说风凉话。

    宁红颜上去就给了他一下,这姑娘,下手就没轻的。

    哈哈一笑,这事就过去了。

    我把鱼交给宁红颜,她拿出小刀去一边收拾了,老三过去打下手,我和帮头儿请点一下我们的装备,仅剩下工兵铲、手电筒、绳索、法宝袋子、串铃、手表这些了,而收获却有刺枣和……

    我招呼一声:“老三,这东西是你取回来的,你给它取个名字吧?”

    “早取好了,叫‘土西瓜’!”老三回头喊了一声。

    就取这么个破名字,真瞎了我们一番辛苦,也瞎了我三哥那自诩的满腹经纶……我都忍心往下再想了,只问帮头儿一句:“帮头儿,咱这土西瓜,能卖多少钱?”

    “五十万吧,它可是中四品的东西。”帮头儿面带欣慰之色。

    “多少钱?”老三的耳朵很敏感,隔那么远,都听到我们在谈钱了。

    “不值钱,老三你傻不傻啊,挖错东西了知不知道,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我大喊。

    “啥?这怎么可能……”老三提着一条肚子被剖开的鱼就要过来。

    “哎,他骗你的,真傻啊你……”宁红颜赶紧把他拦住。

    “马老四,别跟我废话啊,到底值多少钱?”

    “五十万!”

    “……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啊!”

    老三这无心一句,正好说出了帮头儿想问的问题,帮头儿等我做决定,我们回不回去。

    我在心里算了算,刺枣值二十多万,土西瓜至少五十万,我们四个分下来每个人将近二十万,够了,真够了!

    “咱们走吧?”虽然帮头儿把大权交给了我,但我还是得以询问的语气问帮头儿。

    “走。”帮头儿心满意足地笑了。

    跟着,我和帮头儿低声商量了几句,决定由我在次日天明时分,悄悄地搓开空心葫芦,带着四个人离开。

    决定在第二天早晨离开,一则是怕老三和宁红颜知道了空心葫芦的秘密,不是防着他们,而是怕他们守不住这个秘密,二则是重山里的时间跟现实世界里的时间是对齐的,我们现在出去,就得在双王山里走夜路,还不如在这里多呆一夜,天明再出去,出山、找车、进城、进京就都方便了。

    晚饭,我们炖了鱼汤又烤了鱼,调料没了,但用河水炖的鱼汤味道还不错,烤鱼更香。

    吃着饭,帮头儿突然问了一句:“你们听见了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