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二章 别离
    帮头儿带着熊得利去附近采药了,顺便也得弄点食物过来,备用。

    老三自吃了半块枣肉儿以后,身上伤势愈合康复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我只受了一点轻伤,不吃枣肉儿也能好了,宁红颜本来就无所事事,我们三个小的一下就闲下来了。

    紧跟着我们就发现,窝在一个小山坳里打发时间是件很困难的事儿。

    我马上就想到了我的精神食粮——那本武侠小说,还不知道被那位拿到哪儿去了呢,她要是看完了,能给还回来么?

    实在无聊的不行了,我和宁红颜就攒捣着让老三给来几首古诗词或者几个历史小故事什么的,权当娱乐了。

    谁知道老三哼哼唧唧半天愣是连句整话都没有!

    我真是惊了,心说三哥把二十四史背到帮头儿家里肯定是来虚的,那他也总不能都来虚的吧?可事实胜于希冀,三哥就是个自诩的文人墨客,像什么最基础的三字经、百家姓、二十四孝他都没入门,一问三不知。

    “朱见风,你以后要是再敢在我面前提什么文人文化的事儿,我就揍你!!!”我真是要气疯了,连老三的大号就叫上了。

    宁红颜也气的够呛:“我还以为你多少得懂点呢,谁知道你连陈桥兵变都能安到唐太宗头上去,你中考历史考了多少分?!?”

    老三什么都能认,就是不肯在文人这个事上低头,事实都已经证明了,他还要辩白一句:“你们不懂,我们文人都是长于胸中锦绣山河,短于言辞的……”

    “你再说!信不信我踢你!踢死你!”

    “……粗人。”

    “……”

    历史小故事的娱乐以失败而告终了,我们只能就地取材了。

    我想起来帮头儿教我的那些野外生存的技能,就想带着宁红颜到附近去试试,老三也要跟着去,被我给骂回去了。

    我带着宁红颜到了草丛里,按照帮头儿教给我的办法做了兔笼。

    做好了兔笼,我和宁红颜又去找水源,看能不能抓条鱼试试,后来每人抓了几只田鸡回来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又绕到了林子里,宁红颜在林子里捡柴火,找蘑菇、野菜和山果,我则一直抬着头看着树杈上有没有鸟窝,还突发奇想逮只鹰熬熬什么的,尽管收获很小,我们这一天过的也是很滋润。

    白天在山里转悠,只要防着山里的猛兽就行了,但晚上不行,天色还早呢,我和宁红颜就回来了,主要还是惦记着老三,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病号,中午饿他一顿,晚饭就让他早点吃吧。

    殊不知,人家老三也没有亏待了自己,仗着自己是病号,趁着我们外出的时候,把剩下那点野菜和从我们包里翻出来的肉干都吃了,还别出心裁地用宁红颜的组合铲来了个铁板烧。

    老三看到我们的时候,不仅没有一点愧疚感,还哼起了流行歌曲,美的不行。

    我都被这家伙给气乐了,过去笑眯眯地夸了他一句:“三哥,挺能啊!”

    “那是!”老三抬起头爱答不理地扫了我一眼,继续哼流行歌曲。

    “你怎么把东西翻的这么乱,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宁红颜只埋怨了一句,就自己去收拾了,也发不起火来。

    严格来说,三哥才是我们生活里最大的宝贝,喜庆啊!

    天擦黑的时候,帮头儿和熊得利才回来了,他们收获颇丰,不仅带回了一袋子草药,还带回了野兔、野鸡、鱼虾泥鳅和各种的野菜,连白菜萝卜都有。

    晚上,我们来了个烧烤,和熊得利一起吃了一顿大餐,那滋味,美的不行不行的。

    星光下,篝火旁,我们和熊得利说着笑着……

    翌日,帮头儿和熊得利还是早早地出去了,我们三个小的起的晚,吃完早饭都九点多了,我和宁红颜又要走,老三说什么也要跟着去,一瘸一拐的蹦跶着也得去。

    想想也没有谁注意到这里,我们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用树枝和石头盖好,就带着老三一起去了。

    一路上,老三都在喊着你们等等我,我和宁红颜偏偏不等他……

    第三天,也是如此。

    到了晚上,帮头儿和熊得利又带着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我们三个小的都舒服的不行了,心说再多来点人,大家一起在这里过日子也不错。

    吃过晚饭,帮头儿等到熊得利去睡觉了,把我们三个小的叫到一起,悠悠地说了一句:“明天,得利就要走了,我先跟你们说一声,你们别……”

    “什么?得利要走!?他为什么要走,我们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话是我愣着眼问的,但我们三个小的的心情是一样的,舍不得熊得利。

    相处了几天,我们跟熊得利也就熟了,渐渐地能沟通了。

    熊得利那么大的个头,力大无穷又百鬼不侵,有他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以后再取东西,肯定能轻松一大截。

    关键是,这几天接触下来,我们和得利已经成为朋友了,一起吃饭,一起干活,偶然还聊一聊各自的兴趣爱好心事什么的,其乐融融,熊得利这家伙憨厚实在的不行,跟他做朋友,不交心也是最真的。

    我们怎么会舍得让他走!

    我和宁红颜都愣愣地望着帮头儿,老三的眼眶都红了,直接站了起来:“他为什么要走?我跟他说说去!”

    “三儿……”帮头儿轻轻地叫了一声,其实,他更舍不得。

    从一开始就是帮头儿跟熊得利打交道,后来又一起冲杀,一起外出采药抓兔子,对于一个年逾不惑在世俗里打滚几十年的中年男人来说,能在这么个仙境般的地方遇到熊得利这么莫逆之交,绝对是平生幸事。

    可是,现实里总是有可是的。

    老三站住了,但没有要坐下的意思,我和宁红颜也都等着帮头儿给一个理由,要是这理由不够充分,我们一定要把熊得利留住。

    “我们到这里来,也就能呆上一两个月,得利可是要在这里过一辈子的,遇上了,是我们的缘分,该走的时候,就得让他走,这是为他好。”帮头儿只说了这么一点,就说不下去了。

    但意思,我们都明白了,是啊,我们都是过客,不能耽误了得利。

    这世上,为什么要有别离?

    在村里,我们别了儿时的玩伴儿,在小学,我们别了一起长大的小朋友,在初中,我们别了乡音兄弟和知己,到高中,我们别了年少轻狂的同窗、青春洋溢的同桌,到大学,我们别了一起玩游戏的室友,到以后……这一生中的别离,怎么填充???

    这一夜,我和老三都很难受,相信宁红颜也跟我们一样,而帮头儿的难受肯定是带着些凄凉的,熊得利的悲伤,恐怕是星星月亮和我们吧。

    漫天的星星总在那里……

    早上起来,得利和我们,各自收拾着各自的东西。

    除了那个刺枣以外,帮头儿还特别给得利弄了很多东西,而我们,在别了得利以后,也要出发了。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勉强,在老三的提议下,我们决定去送送得利。

    送得利的时候,我们又听帮头儿说,得利要回他家收拾一点东西,我们又把他送回了他的家。

    其实,熊得利回家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回一趟他家,主要是回来看一眼,他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这里就是他的家。

    他跟着我们一起惹了矮树林里的那帮家伙,还弄来了刺枣,得出去躲躲儿,也算是‘跑路’吧,怕我们走了,矮树林里那帮家伙报复他。

    终于,还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我强忍着眼泪冲得利抱拳大喊了一声:“熊哥,跑路的时候小心点,有什么困难、危险,记得来找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得利知道我挺能白话,能领会其中的深意,却看不懂我抱拳的意思,就轻轻地推了我一把,把我推的后退了几步。

    宁红颜一听我的喊话,一看我们俩亲昵的场面,突然忍不住了,背过身去,嘤嘤地哭了。

    老三也哭了,但他哭的比较豪放,过去抱着得利一条腿边哭边捶打,舍不得放开,得利也懂老三的意思,就站在那儿不动……

    帮头儿跟得利告别的方式是无声的,也没有特别的动作,就是用那种依依不舍、深深祝福的眼神望着得利,一直望着,得利读懂了帮头儿的眼神,他的眼眶终于红了,掉了泪。

    熊得利带上他的东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我们也背上各自的包,带上各自的家伙什,向着远处出发了。

    走了一天一夜,大家都还没有从得利离去的悲伤情绪里出来,不巧的是,隔一天上午还下大雨了。

    夏天的风雨来的急,我们正在一处开阔地上走着,躲都没处躲儿。

    风很急,雨下的有也特别大,跟老天爷往下扔雨疙瘩要和我们玩‘丢沙包’的游戏似的,我们没带雨具,帮头儿就让我们把背包顶到头上,冒雨去找营地。

    风雨交加,砸的我们的视线都模糊了,还是帮头儿眼尖,找到了一棵树:“那儿有棵树,咱们先到那里避避雨去,你们都小心点,别摔倒了。”

    “哦……”我们答应了一声,低头顶着包,跟着帮头儿的脚印往前走。

    走着走着,帮头儿突然停住了,准确的说,是愣住了。

    紧跟着帮头儿的老三往左边垮了一步,抬头往前看了一眼,也愣住了,喃喃地说道:“我的乖乖,这树上长云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