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一章 吃药
    帮头儿把里面那个红彤彤的大枣拿出来,递给我,让我先拿着。

    我把这个拳头大小、红的有些晶莹的大枣捧在手心里,看了几眼,不觉间有些感慨,值了,能拿到这么件宝贝,真是什么都值了!

    不一会儿,帮头儿就从他的包里翻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走回来,把我手里捧着的大枣拿过去,抬手就要切。

    “哎……”我也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就叫了一声。

    “咋着啦?”帮头儿停下来,抬头看着我,很不解我叫这一声的意思。

    其实,我心里是真舍不得把这么个红彤彤、半晶莹的稀罕物给吃了,但嘴里又不好明说,只好问道:“这个大枣,能值多少钱啊?”

    “……二十多万吧。”帮头儿算了算,回答说。

    本来我就舍不得这么个宝贝,一听到‘二十多万’这个数字,我就更舍不得了,二十多万,都能在我们城里买套房子当城里人了(大家可以回想一下04年那会儿的物价水平),就这么把它吃了,这不是暴殄天物么?!

    何况,农村人到城里人之间的差距,在有些自卑孩子的心里,不是多少钱能算清的。

    这样想着,我就下意识地看了看大枣,又看了看老三。

    帮头儿察觉到我眼神里这点意思,马上瞪眼,并笑骂道:“你个熊孩子,还舍不得啊?!”

    “呵呵……”我极其苦涩地干笑了一声,默默地走开了。

    舍不得,是真舍不得。

    走到一边,我又注意到宁红颜的眼神里也流露出了同样的舍不得,继而我才想明白了,我们不是舍不得这些钱,而是年轻的心太浮躁了,还不懂什么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当然不是能把老三的命舍了啊,我们再浮躁,也知道救命是最重要的,那时候,老三不是还有气儿呢么,嘿嘿。

    帮头儿用小刀把大枣分成了两半,先把枣核取出来,递给了宁红颜:“闺女,你把这个枣核留着,晾晒晾晒,过两天再把它种到地里。”

    “嗯。”宁红颜把这个枣核收了起来。

    接着,帮头儿又用小刀把一半枣肉分成了四份,自己拿一份,给熊得利、我和宁红颜各一份,给老三留了一半。

    “我不用吃……”宁红颜没有去接那份枣肉,而且是很尴尬地推脱着,言语间,还在埋怨着她爹这么明显地偏袒她。

    “你拿着吧!”帮头儿也有些来气儿,给你吃你就吃呗。

    “哎呀,我不吃!”宁红颜显然比她爹的脾气更大,噘着嘴,走到一边去了。

    老三昏迷不醒,熊得利嘛玩意不懂,在场的也只有我去劝了,我从帮头儿手里接过那份枣肉儿,找宁红颜去了,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你也太不了解老三了,等他醒过来,要是不藏严实点,你那个果核都保不住,快吃了吧,也尝尝啥味的!”

    宁红颜笑了笑,还是不愿意接。

    我明白,她是想着,这些天来她几乎什么都没干,这次去矮树林拿刺枣,我们四个都是一身是伤的回来,她只在原地等着,没脸吃这份枣肉儿。

    可事实是,她做的真不少了,没有她掌勺做饭,没有她在大后方守着,没有她这么个心灵手巧既真诚又善良的姑娘跟着,我们这几个大小老爷们可能什么事儿都干不成。

    深了说,**************,负心多是读书人。

    我们之间的情义,哪怕只是一个默默无语的眼神,都是多少钱财换不来的。

    “看来我这个小白脸在姑娘这里不吃香啊,那好嘞,我给你换个大黑脸来,得利,得利!”我自嘲着说了一句,又叫起了得利。

    “你瞎说什么呢……”这句话,绝对是说到宁红颜心里了,她急急地跑过来,给了我一下。

    不得不说,宁红颜这姑娘绝对是有‘黑瞎子属性’的,她这一巴掌,有点重了。

    我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就故意板着脸说道:“听话,快点把这药吃了,这是十香软筋散,专治你出手太重的……”

    宁红颜报以羞涩,乖乖地把这份果肉吃了。

    等我们俩回去,三个人加上熊得利,都守着老三,还别说,老三平时五大三粗的,病怏怏的模样儿还挺惹人怜,连我都心动了,我的兄弟,你怎么还不醒,老四还等着跟你并肩赴沙场呢……

    闲着没事儿,帮头儿就给我们讲了讲刺枣的价值所在。

    这刺枣是何等草药就不必说了,其重要药效就是通血活脉、补气养肝、固本培元、壮肾增阳、安神主心等等,单是把它当保健品吃,也能益寿延年。

    之后我就明白了,帮头儿所说的二十多万,完全是针对病症算出来的价格,这东西不能说无价之宝,但也是有价无市,只要我们想卖,卖它几百万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一来,就要说到我们串山人进山挖宝的根本了,且不说盘一半空心葫芦时的善心,只说进山以后,要是心术不正,也是会有报应的,据帮头儿说,当年他跟着师父进山,六个人只出来他一个,就是因为六个人里面有个家伙黑了心。

    不能说因为帮头儿算准了我的命、发掘了我的阴阳眼,我就信这些了,我信的是这个道理,善恶到头终有报,不信你就耐心看。

    还剩下两个已经熟透了的刺枣,熊得利分一个,我们四个人分一个,帮头儿说分给我们的这一个也卖二十多万。

    二十多万,我们四个人平均下来至少五六万,不少了,真不少了。

    我们是下午两点多行动,进矮树林跟那帮家伙大战了几场,到回来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围着老三聊了会儿天,天眼看着就擦黑了。

    宁红颜还是负责晚饭,我和帮头儿去搭敞篷,熊得利一边养伤一边守着老三,他看我们搭的帐篷很新鲜,又坐在一边自得其乐。

    到我们忙活的差不多了,老三终于醒了。

    我赶紧过去,把给他留的那一半枣肉儿给他吃,他身上疼的不行,躺在地上不愿意动,火堆的光线又太暗,看不清我递到他嘴边的是什么东西,就问了:“四儿,你给我吃的是啥啊?”

    “是甜瓜,宁红颜找来的,就这一个,我们给你留了一小半,你功劳大嘛,都不会动了!”我笑眯眯地说。

    估计老三马上想到了上午他特别给我留的那个李子,赶紧求饶:“四哥,四哥,我都成这样了,真经不起折腾了,你千万别开完笑了,等我好了行不行?”

    “你个蠢货,我还能害你不成,快吃吧!”我把枣肉儿塞到了老三嘴里。

    老三吃了两口,知道是好东西了,什么话都不说了,赶紧吃。

    等他吃了一大半,我突然把剩下的一小半枣肉儿收回了。

    老三直接瞪眼:“马老四,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要黑我的东西?!”

    “怎么着,你还不服啊?!”我作势把剩下的那一小块枣肉儿扔自己嘴里了,其实是藏在手心里了。

    “……”老三气的差点没翻了白眼。

    吃过晚饭,我们就早早地睡了,熊得利睡在帐篷外面给我们守夜,有他在,我们都睡的格外香甜,据老三说,他当天夜里还做了个梦,梦见他看见了一辆装满甜瓜的车,然后车就被我开走了,他怎么追都追不上……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老三还记着这事呢,一直盯着我饭桶里的肉,估计要不是因为身体不适,他早就朝我饭桶里下筷子了。

    等吃完了早饭,我一抬手,就把昨天剩下的那块枣肉儿塞他嘴里了。

    老三吃完了枣肉儿,还是高兴不起来,一直眯着那双阴森森的小眼睛盯着我,心里盘算着等我什么时候遭了秧再落井下石,把今天这笔账找回来。

    我心说,这可是你老三身在福中不知福,那就怨不得我了。

    我坐到老三身边,悠悠地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我给你吃的那块甜瓜是什么?”

    “是什么?”老三以为我又要骗他,还觉得反正自己已经把那块甜瓜吃了,味道还不错,它爱是什么是什么。

    “是我们从矮树林里弄来的仙草药,因为你,我们不得不吃了一个,这一个就值二十多万,你吃的那一块,至少值十五万!”我清清楚楚地报了两个数字,生怕他听不清楚了。

    “什么!?!”老三脸色大变,神情恍惚,说我们一下吃了二十多万比吃了他的肉还难受,他扭头就问帮头儿:“帮头儿,他说的是真的,我们真吃了一个?”

    “啊……”帮头儿正收拾东西,准备去采点草药备用,没有在意他这个回答对老三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打击。

    “……二十多万……”老三伤心死了,昨天他要是醒着,绝对不会同意我们分那个刺枣的,还会劝我们放弃这样糟蹋钱的念头。

    只要他还有口气儿,就不可能同意一下‘吃掉’那么多钱给自己看病,我太了解我三哥了,三哥就是有这么股舍命不舍财的精气神,杠杠的!

    “四儿,咱们还得继续,多挖几样东西!”过了一会儿之后,老三咬牙切齿地说了。

    如果爱财也有境界的话,有种境界是不占便宜就是吃亏,三哥的境界次之,一花钱就心疼,跟那些钱丢了似的。

    “嗯!”我乐了,又很难受,其实我跟三哥的境界是一样的,何况这次一下丢了二十多万,简直肝肠寸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