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九章 双耳乌金树
    得知帮头儿会武功以后,我曾经向他请教过,像我这种会且仅会两下子的,跟人动手怎么才能打赢?

    帮头儿沉默良久,只告诉我一个字,狠。

    这一个字,就是一个道理。

    帮头儿说,与人相斗,其实就是决心与意志的宣示,你要像个走投无路的泼皮无赖一样,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用你的眼神和行动明白无误的告诉对方,我已无选择、无退路,唯有以命相搏,你敢和我搏命吗?不敢,你就站一边去,你就认输,你就滚!

    我愕然,沉思好一阵儿,得出的结果是,我以后还是别跟人动手了。

    握着短刀冲向两个松鼠的时候,我是不自觉也是不得不用上了帮头儿教给我的‘搏斗要诀’,用眼神和行动进行决心与意志的宣示,我要把你们放倒!

    同时,我也清楚地知道,这两个松鼠的身手比我好太多了,跟它们拉开距离,我必败无疑,最大的胜算就在于我冲上去跟它们抱在一起,这也是平常人对付武术高手通用的办法。

    “噗!”“噗!”

    两个松鼠摆明了是不想跟我‘撂轱辘’,分向两边跟我拉开距离之时,嘴里都动了一下,发出噗噗两声闷响,各有一颗石子从它们嘴里吐出来了。

    我听着动静不对,就下意识地顿了一下,在我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一颗石子击中了我的肩膀,另一颗石子贴着我的脸颊飞过去了。

    哎呀我擦,还带用暗器的!

    我当时就懵了,心说这些松鼠也太‘复古’了吧,我们现代练武的已经很少选择暗器了,它们却把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拾起来了,一边练身手还一边练暗器,看来下次来的时候得带上火器了,我们的老祖宗也已经证明过了……

    看它们的意向,就是要拉开了距离跟我‘平打’,我要是转向它们,就上当了,所以在顿了一下之后,我继续往前冲,那东西就在它们背后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我已经看到一眼了。

    黑不溜秋的在那儿戳着,好像是棵树。

    两个松鼠见我一直朝那棵树那儿冲,都慌了,相继变招儿,一个绕到了我前面堵,一个在我后面追,在树林里,它们的速度比我快多了。

    “噗噗噗……”

    两个松鼠一前一后夹击我时,还是不停地朝我吐着暗器。

    紧急情况之下,它们的准头儿就没那么好了,大多数石子果核都打在了我的锁子甲上,对我影响不大。

    看到前面那个松鼠不躲不闪地拉开了架势,我心头暗喜,要的就是这样,我先扑到了它身上,紧跟着,追在后面的那个松鼠也扑到了我身上,我们三个瞬间滚成一团了。

    后面那个松鼠抓着我的肩膀对着我背上猛锤,被我抱住的松鼠也是朝着我乱踢乱打,虽然是抱在一起了,它们出拳出脚的力道仍然很大,锤的我身子一抽一抽的。

    有那么两三秒的工夫,我手中的短刀在我抱着的松鼠身上扎了十几下,搏命时刻,我的力道也自然不会小了,有几下,我清楚地感觉到短刀扎在了它的骨头上,它很快就松开了我,只求自保了。

    解决了一个,我就猛的一挣,想转个身继续扎我背后的这个松鼠,它可能也知道我手里短刀的厉害,在我还没转过来的时候,一下就把我抱紧了,并用它的胳膊勒住了我握刀的手臂。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总算把胳膊甚至了,但它的身子紧贴着我的身体,我根本就无法发力,更别说用刀扎它了。

    可它是‘主动’那一方,上下缠着我时,还有一条腿有富余,于是,它那条腿就连续提膝,朝着我的右腹部以及危险地带狠切。

    这孙子练的是断子绝孙脚吧?

    我一次次心有余悸,生怕它瞄准了地方。

    在它朝着我的腹部狠切的时候,我也没饶了它,刀扎不到它,我也不强求了,只曲起右臂,用肘部朝着它的脑袋狠砸,它的小脑袋,可比我的腹部软肋多了。

    我们就这样对砸对切了十几下,还是它先抗不住了,用富余出来的那条腿朝着臀部猛的一蹬,我们俩就都滚出去了。

    它滚了一个圈,就从地上站起来了,我滚了一圈半,也及时刹住,爬起来了。

    它的耳朵出被我砸出了血,而我的腹部则像中了谢狮王的七伤拳,疼的几乎直不起腰来。

    我们两个就这样对视了一刻。

    嗯???

    与这家伙对峙的时候,我的眼睛也向四周扫了扫,我知道那个老家伙一定躲在什么地方瞄着我呢,不定什么时候就窜出来了,可这一扫,就扫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我与松鼠的站位几乎平行,我们南边的地面突然像波浪一样涌动起来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地面涌动的不规则。

    在我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那个松鼠又朝着我扑过来了。

    我不敢再心猿意马,转向松鼠,死死地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把它扑倒。

    松鼠很是忌讳我手里的短刀,与我搏斗之时,它那个小爪子又不好使,所以,就给了我漏洞,我瞄准一个空隙,再一次把松鼠扑倒了。

    这一次倒地以后,松鼠小心了许多,拼尽全力用它的两只小爪子架住我我握刀的手臂,我费了好大的劲儿在它身上扎了两下,又被它一脚踹开了。

    松鼠先爬起来,却不敢轻易靠近我了。

    我捂着肚子站起来,感觉我肚子里的东西被它这一脚踹没了似的,呼吸困难,冷汗直冒。

    到这时,地面的涌动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不到五米。

    开始我还有点怀疑,是不是那个老家伙又给我下招儿了,以至于我的视线又出现了问题,当我察觉到对面松鼠的眼神里出现了几分惧意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来的是僵尸。

    果然,地面的涌动停止了,一个个僵尸粘着泥带着土地从地下钻了上来,有人有蛇有鸟还有几种不知名的爬虫,它们一露出地面,身上就开始冒烟,被树叶缝隙间露出来的阳光照射到的时候,身体一边冒然一边溃烂,但海陆空三路僵尸大军还是到齐了!

    应该是老家伙把它们调来的,她让这些僵尸发起自杀式攻击,看来,是真急眼了。

    站在我对面的那只松鼠,一看到它们就先跑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纳闷,既然老家伙都不打算让这些僵尸活了,为什么在调它们过来的时候不直接把我包围了,转念一想,我就明白了,那棵树是长在地里的,不知长了多少年,根系肯定很庞大,她是怕这些僵尸破坏了它的根。

    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了,我扭头就往里面跑,跑了二三十步,就到了一个几十平米的圆形空地上,空地中心,孤零零立着一棵通体乌黑的怪树,怪树的根部有小水桶那么粗,过了一米高度就分叉了,一左一右分了两个大树干,乌黑的躯干上又长满了边边角角的鳞片,疑似两条黑龙要从这里破土而出!

    这棵树从上到下多有的树干树枝都是乌黑的,但左边一个大树干上,只长了叶,叶子很绿,右边的那个大树干上只结了果,一个个由一层黝黑的木刺包裹着,有小西瓜那么大,但比西瓜长,里面的果子青的青、红的红,大概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帮头儿说的真没错,谁看到这东西,都不会错过的。

    这棵树怎么长的那么像猪八戒的两只大耳朵呢,不仅树干树枝分的那么整齐,还一边只长叶、一边只结果,要是给它取个名字的话……来不及多想,我蹭蹭蹭爬到怪树右侧树干上去了,一则是这边有果子,二则是,这边没树叶,那帮僵尸肯定不敢朝这边爬。

    还好,那帮僵尸连空地都不敢踏入。

    离的近了,我才看清了树上木刺的情况,再看看那边的树叶,突然明白了,这就是一棵枣树!

    按照谁先发现就是谁的呃谁就拥有命名权的公理,我给这棵枣树取了个不错的名字——双耳乌金树!

    名字取完了,得赶紧干活了,四周有僵尸围着,有老家伙虎视眈眈,还有松鼠们在后,情况是很危险,但我就想着,不管怎么样,都得先把东西取了再说,带不出去,我他喵的也不冤枉了。

    我动动身子,趴在树干上,用双手去拽一个果子根部的木枝儿,用上了吃奶的力,愣是纹丝儿没拽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