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八章 幻境
    我知道我在这边行进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由熊得利帮头儿他们用厮杀换来的,所以丝毫不敢耽搁,每一步都走的很快。

    估摸着走了有一分多钟,我才感觉到事情不对了。

    这个矮树林并不是很大,穿过它最长的路径也就一千米左右,我是从东北方向上进来到西北方向上去,就是在林子北侧横穿,算一下距离,最多就是五六百米,我这一分钟的快速行进,就算到不了地方,也该摸着边儿了。

    可我停下来一看,好像还是在林子边上转悠。

    当时我就有点怀疑,就算我的方向感再差,也不至于在这么小个小树林里打转转吧?

    我又仔细看了看四周和脚下,也没什么异常啊,说不定是我之前的预估有差,亦或者是这树林本身有什么诡异,进来之后就会大的多,再走走吧。

    我只是停顿了一下,顺便感知一下方向,朝着熊得利给指的那个位置继续前进。

    就这么,又走了快一分钟,还是没有一点儿迹象。

    不对不对,这肯定不对,我走了那么远的路,不说找到那地方,肯定也得到林子中间了,而我的感觉却是,仍然在林子边上转悠。

    要么,是我的方向感在作怪,在林子边上打起了转转,要么,就是这个矮树林里有什么诡异的东西,让我着了道儿。

    我再次停下来想了想,如果是我的方向感出了问题,那就没办法了,这玩意跟晕车一样,不好调整。

    只能期许是这树林里有什么诡异了。

    我取下了挂在腰间的法宝袋子,也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短刀,极是戒备地环顾四周,转了整整一圈,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发现,除了树就是草,风不来,它们不动。

    “哼,别装神弄鬼了,我已经看到你了!”我还耍了个心眼,冷笑着诈了那个谁一下,如果真的有谁来了的话。

    可惜,什么都没有,树林里依然静悄悄的。

    难道,还是我的方向感在作怪?

    我放回法宝袋子和短刀,快速爬到了一棵四米多高的大树的树冠上,跟个野猴似的盼着顶端纤细又不停摇晃的树枝向外面望去,在我的前面,不停有树影在晃动,应该就是熊得利他们了,而在我的侧面很远处才是矮树林边缘,以此判断,我所在的位置,差不多就是矮树林北侧中心了。

    那就是还没到了。

    我从树上跳下来,凭着刚才看到的方位做判断,我可能稍稍偏离了一点,要向右侧移上四五度,才能到达那个位置。

    确定了位置和方向,我的步子更加快了,急匆匆又走了一分钟,第三次停住了。

    还是不对。

    这一分钟走的方向和距离,我是有把握的,按照我之前在树上看的,应该已经到那个位置了,可眼前、四周,给我的感觉根本就是在矮树林边缘。

    怀疑有谁在作怪,可是我就是找不到一点‘谁’的影子,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不再直行了,而是四处转悠着走,万一是我走到了位置,却错过了那个东西呢。

    就这么,我在矮树林里走了一个半径几十米的大圈,一无所获。

    帮头儿曾极有把握地跟我说了,只要我能看到那个东西,一定不会错过,算着我已经到了熊得利所说的那个位置,又转了这么大一圈,加上我的视线范围,是应该找到那个东西的……这其中,还是有什么差错。

    我再次爬到了一棵树上,向四周看了看,这次没有看到战场那边的情况,却能肯定自己就是在熊得利所指的那个位置。

    要么,是它们把那个东**起来了,要么,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我第四次停下来,找了一棵大树依着,坐到地上,用力地揉了揉我的眼睛,有时候,我的阴阳眼能揉没了,有时候又能揉回来,反复揉了几次,仔细观察着……结果就是,我的阴阳眼根本就没问题,我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揉眼观察的一瞬间,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我的眼前,一棵树的根部连接着一团草,仔细看,会有一段明显的画面连接错误,就像现今的PS技术一样,我看到的画面,是被‘谁’剪接过的!

    明白了,这正是帮头儿所说的‘幻境’,我他喵的被谁给‘造’了!

    好在,我的阴阳还是有点用的,能看的出来!

    不用想,来的应该就是矮树林里的‘老家伙’了,冷静,一定要冷静,我一边告诫着自己,一边装着跟之前一样的站起身,试着走了几步,观察了一下,不行,我只能看到地面上的一些‘画面连接’,过了膝盖的高度,就看不出来了。

    一则,是我没有找到那个老家伙,它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伤害我,二则,就算那个老家伙伤不了我,我只凭着地面上一些画面连接错误,也是找不到那个东西的,我得考虑考虑了。

    老家伙过来了,给我下了招儿,却没有伤害我,那么,我想办法撤回应该会正中老家伙的下怀,它会故意放水让我走,这样我会安然无恙,却也功亏一篑。

    熊得利、帮头儿、老三在那边流了血,我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这次回去了,以后还能拿的到吗!?

    不行不行,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我就是哆嗦着,也得把它给办了!

    我又一次坐了下来,一边装着急赤白咧的样子,一边快速地想着脱离眼前困境的办法,幻境里边,别说方向感了,我的感官肯定都出问题了,只有我的阴阳眼还管点用,想破这个幻境,还得靠阴阳眼,使劲揉揉这个法子肯定是不行了,那就试试法宝袋子里的圣水啥的……

    打定了主意,我把身子往下一压,把头都埋在两膝之间,把法宝袋子拿到腿的下方,用两只手偷偷地掏出袋子里的牛眼泪黑狗血椰子水阿门圣水啥的,一起往眼睛上招呼,脸上也抹点……

    几乎把法宝袋子里的液体都抹了一遍,我才收好法宝袋子,缓缓地把头抬起来了……

    还是不知道到底是哪瓶圣水起了作用,我的视线恢复正常了,一眼就认出来这根本就是我刚进来那地方,那么长时间,我净在这一片打转转了,比围着坟头骑自行车都邪乎。

    随着我的视线一点一点地往上移,我终于在十多米外的一个树杈上看到了一个异样的身影,它正蹲在树杈上做法让我在原地转圈呢!

    老妖精!

    我悄悄地摸出腰间的短刀,把它隐在手臂之后,慢慢地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朝着树杈上背对着我的那个身影靠近,走的越近我就看的越清楚,那就是一个成了精的松鼠,个头也不是很大,但身上的毛发已经泛白了,蹲在树杈上的姿势,很像一个老太太在……她猛的一回头!

    随即我就看到了一张极度恐怖的脸,那张脸呈黑褐色,脸上长满了褶皱,学着人的模样长出了五官,但她的五官没有一样是正常的,尖嘴猴腮,鹰鼻蛇眼,尤其是嘴边还挂着两根长长的白胡子,要多瘆人,就有多瘆人。

    不知她是察觉到我朝她背后靠近了,还是因为长时间没有看到我在她视线之内转圈子,反正她一回头,发现我了。

    老家伙也吓一跳!

    喵了个咪的,你都长成这揍性了,还有脸嫌弃小爷长的难看么?没文化!——我跟树上的白胡子老太太对望了一刻,心头的寒意一去,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股怒火,甩手就把手里的短刀掷出去了,直插她的后心。

    她害怕,是害怕我破了她的‘幻境’,因为她也就是这点本事了,见一点寒光射来,她第一反应就是跑,从她所在的树杈上跳到了两米外更低的一个树杈上,躲过了我的短刀。

    戏弄我也就罢了,耽误我五分钟的时间,熊得利帮头儿他们不知道多流了多少血呢,我也是动了真怒,捡起落在地上的短刀,就朝着她在树林见不断跳跃的身影追了过去。

    追了没几步,我又停住了,找老家伙算账是小事,要是取不到矮树林里的东西,熊得利、帮头儿和老三的血才真是白流了,于是,我停下来确认一下方向,终于朝着熊得利所指的位置前进了。

    我几乎是小跑着前行的,沿途有什么针儿啊刺儿的挂到我的衣服,在我身上剌几道口子,我都没在乎,就想着一件事了,我早一秒拿到东西,熊得利他们就能早一秒脱身。

    这次,我又跑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眼看着就快到地方了,面前,突然有两个个头至少一米六的巨大松鼠,横眉立眼地拦住了我的去路,看它们的胳膊腿那么粗壮,就知道它们有多彪悍了。

    只是我没看明白,它们的腮帮子怎么都鼓鼓的,这是练气功了吗?

    被老家伙戏弄了一番,这眼看着又要见到真东西了,我当时也是又气又急,想都没想,握着短刀就朝着那两个家伙冲上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