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七章 暗器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

    天儿晴的不错,遮在我上方的树叶跟天然放大镜似的,缝隙里露出的斑斑点点照在我身上,隔着衣服,仍有灼热之感。

    我抹了抹嘴角的哈喇子,打着哈欠站起身,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舒展着身子,转了半圈,人呢?

    怪只怪熊得利太黑了,个头又太大,他往门口一坐,同样在‘门洞’里乘凉的帮头儿他们就不容易看到了。

    山里就有这么一个好处,不管你何时醒来,都是舒服的。

    就是我睡的落枕了,脖子有点疼。

    我揉着脖子走到门洞里,往熊得利身边一坐,也加入了‘打坐’的行列。

    宁红颜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饭桶野菜扣肉和一壶清水,又招呼老三:“三儿,东西呢,快拿出来啊!”

    “行行行,你们是一家人,我是远房亲戚……”老三极不情愿地从他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李子,放在我腿上了。

    有几天没见过水果了,喝山里的水喝的嘴里只发涩,我拿起那个李子就要啃,宁红颜却急着拉住了我的手:“先吃饭,空腹吃水果不好。”

    “嗯……”我喝了几口水,一股脑儿把饭桶里的野菜扣肉都扒拉肚里了,缓了一下,拿起那个李子就往嘴里放,咬了一大口。

    “啊……啊……啊……”我还以为我中毒了呢,这一口咬下去,牙没了,啊啊叫着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宁红颜和老三早就笑翻了,帮头儿和熊得利也跟着乐呵,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几个早就试过了,都等着看我的笑话呢。

    这李子,太酸了!!!

    “一大早起来,我就跟三儿转悠着采了一兜子李子回来,等我爹醒了,他说能吃,我们就一人吃了一个,连熊得利都没抗住,酸的直在地上打滚,我要把李子都扔了,老三说一定得给你留一个……”宁红颜笑着给我解释,又把水壶递给了我:“喝点水吧,一会儿就好了。”

    我赶紧抓着水壶往嘴里灌水,总算有点感觉了,李子的巨酸和溪水的干涩混合在一起,味道也很独特。

    十多分钟,我的牙才渐渐找回来了。

    接下来,该谈正事了,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最基本的那个问题,我们还取不取矮树林里的东西,要取的话,赶紧动手,不取的话,赶紧走,昨天夜里那情况要是再来一次,我们谁也扛不住,怕的是不会再那么好运,碰见那么奇怪的一位了。

    “干!”这次我可没有说脏话啊,这是我们这几个劳动人民最质朴的劳动口号,不许你们误解。

    关键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细枝末节了。

    商量了一会儿,还是用我们的老套路,暗度陈仓,具体方案是,熊得利、帮头儿和老三一起对矮树林发起佯攻,争取吸引全部敌军,我从另一侧悄悄潜入,直捣黄龙,把我们的包从家里搬出来,换个地方,宁红颜还是负责大后方。

    这回儿,宁红颜没有意见了,她自知没有熊得利的爆发力,没有老三的武功,没有我的特殊技能,留在大后方,是对这个团伙最大的负责。

    “你们都小心点!”经历昨天夜里的事儿,宁红颜也不得不担心了。

    “这么深情款款呢,干脆我们三个年轻的来个吻别吧?!”老三双手一张,把宁红颜吓跑了。

    出发。

    熊得利他们三个悄悄地开往我们之前选择的大树林,我则转向另一边的土坡,从敌人背后发起攻击。

    十分钟不到,我们就到达各自的预定位置了,按照事前约定,由熊得利他们率先发起进攻。

    由于之前我们的行动都很隐秘,等熊得利带着帮头儿和老三跑出几十米了,矮树林里的松鼠才有了反应,可是,它们并没有急于做出反应,只是在矮树林边缘聚集了,严阵以待。

    松鼠们不是第一次和熊得利交战了,知道用石头雨是挡不住熊得利的,所以,只等着矮树林里的近身战,熊得利也摸到了它们的门路,带着帮头儿老三刚一进入松鼠们的射程范围内,就背过了身子,用两只熊掌护着后脑勺,后退着进入。

    帮头儿和老三各手持一根铁棍、一把短刀,躲到了熊得利身前,替熊得利观察着敌军动向,掩护前进。

    “呼呼呼……”石头雨来了,来的比较集中,每次都是四五十块石头的集射,一起往熊得利身上招呼。

    熊得利的抗击打能力早就炼的炉火纯青了,迎着石头雨后退的步子很快,丝毫没受阻碍。

    “到了!”帮头儿一声招呼,熊得利一转身,老三手持铁棍、短刀往前一突,一场人、熊对战巨大松鼠的近身恶战就开始了。

    论杀伤力,首推丛林战斗力堪比坦克的熊得利,他那巨大的身躯往矮树林里一戳,双拳抡开了跟古代撞城门的冲车似的,左突右杀,如入无人之境。

    帮头儿一手持棍,一手短刀,施展出‘八极拳’的功夫,一架一刺,一挡一切,基本上是一个照面放倒一个,高手品质,尽显无遗。

    老三的功夫虽然练的还可以,但实战经验不足,不是被几个松鼠围住了,就是跟谁滚到地上去了,打的比较血腥,像打黑拳的。

    松鼠们也不怯战,不管来敌有多强悍多凶猛,有空隙就上,连眼睛都不带眨的,有几个中了刀、受了重伤的,还扑上来抓挠,不可谓不彪悍,而且,它们见熊得利和帮头儿老三两个人一起冲杀过来,早已准备了它们的‘绝招儿’,在混战中用上了。

    暗器!

    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弄的,嘴里塞了不少的石头、坚果核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杂物,近身搏杀时,时不时就朝着对手面门吐一个,力道极大,最先中招儿的老三的脸颊骨都被砸到了,脸上被扎了一个坑,鲜血横流。

    而熊得利则最是忌讳敌人的暗器,混战之中,时不时地就得闭上眼睛、摇晃脑袋,有松鼠爬到他身上,必须极力摆脱,战斗力颇受影响。

    帮头儿凭着他的身手,倒是没有被暗器扎到脸上,但脸上也被划了一道口子,已方之中,他厮杀的最是从容,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就大喊了一声:“唐宋八大家!”

    熊得利马上会意,混战中拽了一大截树枝,扔到了空中。

    这是我们之前就商量好的,老三提供资料,帮头儿负责口述,熊得利具体实施,我得到信号,就可以行动了。老三啊老三。

    当时,我趴在战场另一边的一个土坡上,能看到那边树影晃动,但看不清具体战况,熊得利把那截树枝往空中一扔,我就看到了。

    之前我也一直观察着对着我这一侧的矮树林里的动静,好像没有敌兵,熊得利的树枝一扔,我马上从土坡后面跳出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刺这一百二十米的赛程,我这个四号选手这次不是遇到黑裁判了,而是遇到黑场地了,竟然把一百米的跑道弄成了一百二十米,还高低不平。

    不过,这次比赛并没有主办方,我也没办法找组委会投诉,就这样吧。

    绝对是在十五秒之内,我就冲到了矮树林里。

    冲到林子里,我先停了一下,因为我有一个先天缺陷,迷方向,而且很严重,后来我去县城一中里上学,在老校区里呆了两年,一直认为太阳是从北边出来的,而且在操场上转几圈就不容易找到北了,再后来我去京城,每天都觉得太阳是从中间出来的,没方向,还有我坐火车的时候总感觉火车是朝反方向走……是真的。

    来之前,帮头儿就帮我问清楚了,矮树林里的东西在西北方向上,我是从东北方向上进入,所以,我进入矮树林以后,由东向西直着走就行。

    哪是东哪是西啊?我特别找了找熊得利的家,才对准方向了。

    那群松鼠已经够凶悍了,林子里还不知藏着多少敌兵,我真是一分一秒也不敢耽误,找准了方向,拔腿就往里面冲。

    矮树林里的地形还算平坦,但泥土比较松软,且遍布着许多蒿草灌木,我往里面冲的时候,步子不得不放慢了,饶是这样,冷不丁还踩踏了一个‘地道’,半条腿都陷进去了。

    我觉得这个地道太奇怪,把腿拔出来以后,又翻开泥土看了看、闻了闻,一下就明白了,这绝不是什么地下动物留下的,而是那些僵尸,它们白天的时候就把自己埋在地底下活动,它们留下的那股恶臭的味道,我记得很清楚。

    头顶上枝叶很密,偶尔几道阳光直射下来,也不能把那些僵尸怎么样,看来我这次进来,是一定会再次遇到僵尸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在这种环境里,僵尸敢出来,那些脏东西却不敢出来,除了它们之外,林子里还有一个比熊得利在‘成精’路上走的更远的老家伙,他/她又有什么样的能耐呢?

    且行且小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