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六章 那位
    山洞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尽管我们的组合铲上还往下滴着污血,地上还有一些残肢断臂的蠕动,相比之前千钧一发的情势,这里真的安静了太多太多了。

    帮头儿、老三、宁红颜他们三个都看着我,以为是我消灭了敌方的什么关键人物才致使群魔大军撤退了。

    我自己还不清楚么,根本就不是我,难道是熊得利?

    我放下组合铲,带着手电筒又走到了通道一头,照了照,看到熊得利还是拼命地堵着门,也不是他。

    还能是谁?或者是,什么!?

    等我看完了熊得利再走回来的时候,老三和帮头儿已经聚到一处了。

    那些僵尸和那几个脏东西都是不知死的家伙,能让它们在厮杀中退却的,一定是更厉害的家伙,如果说这家伙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还能是冲着谁呢?

    帮头儿不敢大意,安排道:“拿好各自的家伙什,咱们找得利去。”

    “嗯……”我们三个小的也都觉得这事情的苗头不大对,去找得利最好,就算他对付不了,他也守着门呢,不行,我们拉开门就跑。

    在帮头儿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得利的跟前,得利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傻乎乎地看着我们,报以感激之意,他大概以为是我们那么快就把那些僵尸打走了。

    得利不怕脏东西,但很怕僵尸,那些死了还在动的家伙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万一被它们抓到了挠到了,就会变成跟它们一样的东西。

    脏东西很怕得利,它们伤不了得利,得利可是能伤到它们的,不像法器那么巧妙,但得利的简单粗暴显然杀伤力更大,可能是因为得利正在‘成精’吧。

    我们四个和得利汇聚到门后,耐心地等了一会儿,估计得有五六分钟吧,山洞还是很安静,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就奇了怪了!

    帮头儿想了想,问道:“四儿,刚才你看到几个脏东西,我们有没有被脏东西伤着?”

    帮头儿是怀疑我们都中了脏东西的招儿,幻觉了。

    “没有,我看的很清楚,前后一共就来了三个,他们刚刚把我围起来,才打两个来回,它们也突然走了。”我可以确定,这事绝对不是我看到的那三个家伙捣鼓的,它们没那么大本事。

    除非,是一个厉害到我的阴阳眼察觉不到的家伙。

    帮头儿也有这种怀疑,看了看我,不再问了,他知道我的本事也就是这样了,转而又问起了熊得利,问他矮树林里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家伙,又问他那家伙来了没有。

    所谓的厉害的家伙,就是靠着矮树林里的那件仙草药修炼的有些道行的老家伙,一般所说的山精狐怪厉鬼啥的。

    熊得利也是吃山里的仙草药快成精的家伙,他给出的回答是,矮树林里确实有个‘老家伙’,但那个老家伙没有来,就算来了也不应该是这样。

    来的应该是比熊得利和矮树林里那个老家伙厉害的多一个家伙。

    不管来的是谁,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会单单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吓走那些僵尸和脏东西救我们一命这么简单吧?我们都不敢相信。

    帮头儿又说:“也不一定,这山里的家伙也有善类,像熊得利这样的,以后真要是成了精,或许就能办出这样的事儿。”

    我们三个小的都转头看看熊得利,确实有可能,这家伙傻乎乎的倍儿耿直,心眼也就那么几个,以后成了精,顺手救个人啥的肯定不在话下。

    熊得利见我们都看他,呜呜叫着用两只熊掌比划着什么,估计是想问问,你们都看我干啥,我脸上有花吗?

    熊得利也加入了疑惑的行列。

    “嘿嘿嘿嘿……”

    恰是在我们四个人和熊得利都在思考的时候,也正是熊得利家里最为安静的时刻,通道那头的山洞里,突然传来了一串银铃儿般的笑声。

    封闭昏暗的山洞里,一场人与僵尸恶鬼的惨烈厮杀过后,污血在流淌,篝火在跳动,人心最是不安时,于死寂中冷不丁给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真是太他喵的有恐怖效果了,这要是恐怖真人秀就好了!!!

    连帮头儿的眼睛都直了,更不说我们三个小的了,宁红颜身子一颤,再不敢稍动了,我也被这冷不丁一下吓住了。

    尤其是老三,之前说遇到脏东西他都没看见也没听见,这次可是比鬼片还鬼片了,他的两只眼睛瞪的跟铜铃一般,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用体如筛糠形容比较抽象,大雪天里只穿一个短裤站在冰天雪地里撒尿才更加形象。

    只有熊得利浑然不知,这是个幸福的孩子,没看过鬼片。

    如果说只是一串笑声,我们怕也就怕了,估计缓一会儿就能好点,可是紧跟着,篝火映照到通道的石壁上,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影子,那个影子随着篝火的跳动,影影绰绰,摇摇曳曳,又忽明忽暗的。

    这次是真让我们遇上了,不是厉鬼就是妖精!!!

    从帮头儿的反应看,就可以知道我们四个人当时是多么紧张,帮头儿也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在石壁上的影子,自己不敢动,更不敢让我们动。

    估计我们四个心里想的是一样,不管来的是什么东西,她能把那么多僵尸和脏东西吓跑,足以说明她的厉害,只要她不伤害我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您辣随意……

    熊得利这家伙没意识到也没察觉到里面‘那位’的厉害,哗啦啦站起身,就要跑进去看看。

    我们四个又被熊得利吓的够呛,连忙过去四手八脚地把他按住,一个个眼睛瞪的溜圆——你还是这山里土生土长的货儿呢,就不知道这里面有我们都惹不起的主儿?!

    熊得利见我们那么紧张,马上会意,又哗啦啦地坐下了。

    “嘿嘿嘿嘿……”

    尼玛熊得利你在门后边堆这么多烂石头干什么!!!

    我们真是被吓坏了。

    里面那位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估计早知道我们在门口躲着了,但没打算搭理我们,围着火堆转了几圈以后,影子突然消失,不知道又跑到哪儿去了。

    从那群僵尸和脏东西退走到这会儿,得有二十分钟了,里面那位现身以后就是笑了一声、围着火堆动换了几下、又笑了几声(恐怖效果已然足够了),完全没有过来跟我们沟通一下的意思,这样正好,正好。

    “叮叮当当……”

    不一会儿,通道里面又传来了金属山石交击的声音。

    这声音我们四个都太熟了,一想就知道里面那位在干什么——她在翻我们的包。

    翻就翻吧,看上什么就拿什么,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刚才不管您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救了我们一回,我们这点东西,都送给您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带的大多数东西都是二十一世纪制造,说明书可没带来,回头您辣自己去研究吧,千万别再找我们了……

    果然,里面叮叮当当了一会儿,又没动静了。

    我们四个人和熊得利堵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确定了,里面那位走了,矮树林里的东西估计今天晚上是不敢再来了,家里是彻底安静下来了。

    这日子过的,不是闹鬼就是闹妖精的,就不能让人睡个安生觉么……

    上半夜,我们谁都没有谁,下半夜,熊得利倚着门先睡着了,又过了一会儿,宁红颜和老三也睡了,还是由我和帮头儿守着。

    不得不说,熊得利的那个小呼噜打的真是太别致了,撸冰花的调调儿。

    帮头儿自己点着了一根烟,坐在一边悠悠地抽着,来之前所有的准备也不如这一次的惊心动魄,要不是把空心葫芦早早地交给了我,他可能……

    天亮了,一切的阴霾一扫而光。

    我和帮头儿叫醒了熊得利他们三个,四人一熊一起去里面看了看,山洞天窗里的阳光一洒下来,昨天留在这里的断臂残肢被阳光一照,就生出了阵阵黑烟、化成了死灰之物,我们赶紧出去躲了躲。

    到了外面,一切如常,帮头儿就先睡了,我特别等着里面的黑烟散了,宁红颜和老三帮着熊得利打扫的时候,去我们放包的地方看了看,宁红颜的包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被扔了出来,我的包也被打开了,有一半的东西被扔了出来,还有一半的东西留在里面,但我带来的那本武侠小说不见了!

    我当时就纳闷了,难道昨天那位也喜欢看武侠小说,那她到底是喜欢小说里少儿不宜的情节,还是喜欢江湖里的侠骨柔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