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章 葫芦
    怪不得帮头儿一进山,整个人的神情就不对了,原来其中还有这般隐情。

    试想一下,如果故事重演,今天是三儿、帮头儿、宁红颜都折在这里了,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出山,恐怕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雄鹰折翼,再不敢睥睨长空;猛虎断骨,哪还有山中纵横。

    我也沉默了,开始理解帮头儿的小心、谨慎了。

    帮头儿点着两根烟,递给我一根。我是不抽烟的,但初二的时候也尝试过。此情此景,确实适合抽一根。

    烟雾缭绕中,我的思绪蔓延出几分沧桑,忽而领悟到帮头儿之前告诫我们的那句话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金贵么,就像我的祖父……

    一根烟抽完,我们继续沉默。

    坐的久了,我站起来舒缓一下身子,看了看朦胧的星河、压低的乌云和层峦叠嶂的深山老林,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看今天这情况,我们是想躲也躲不过去吧?”

    帮头儿突然就笑起来了,笑的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常年抽烟的嗓音里带着几分干裂,更有继续肆意:“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惦记着这山里的宝贝呢,是不是?!”

    我赶紧坐回去,陪着笑问道:“帮头儿,这山里到底有什么宝贝啊?”

    “什么宝贝?当然是药了!”帮头儿今天夜里跟我谈这些,也是有他的用意的,谈到这里,他的神情终于亢奋起来了,眼神里带着几分憧憬,既是对山里的宝贝,也是对当年豪气:“百草百堂,人参为王,几品叶就是几品药。咱们串山人找到的药材都是有品的,下三品药到病除,中三品包治百病,上三品延年益寿,这就是山里的宝贝了。四儿,你有胆子去找么?”

    “当然有了!”我的眼睛也亮了,恰同学年少,鹰隼试翼,风尘吸张。

    “那好……”帮头儿一低头,开始在他裤腰上摸东西了,不一会儿,摸出了一个绿莹莹的小东西递给了我,说道:“这就是咱们串山人得以进山的信物,我交给你了,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们的帮头儿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个东西捧在手心里,借着手电筒的光芒观瞧,原来是一个绿油油的小葫芦,碧玉质地,触手温润,三寸长,小葫芦肚比拇指粗些,大葫芦肚恰是拇指与食指弯曲的周长,宝贝,这就是件宝贝!

    “我明白了,怪不得你总说咱们串山人不是一般的药帮呢,咱们靠的就是这个小东西,能进山……”把这等宝物捧在手心里,我心喜万分。

    之前那脏东西来的时候,帮头儿一手护着闺女、一手掐着腰间的古怪姿势,也就解释了。

    “对喽,你是聪明人。”帮头儿笑着给了来了两句诗词:“昆仑山,葫芦关,同心同德易登天;济世门,串山人,杏林花开满昆仑。”

    我茫然:“帮头儿,啥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串山人的‘空心葫芦’是从昆仑山上的仙藤上摘下来的,济世门的门头儿拿一半,串山人的帮头儿拿一半,非良善之辈,非大善之心,否则葫芦不能空心,葫芦一合,空心一成,我们串山人才能进山采药,济世救人。”帮头儿的神色里突然又增加了几许恭敬。

    别的我都没想,从昆仑山上的仙藤上摘下来的???

    这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对了,想起来了,是西游记里的调调,说的是师徒四人西天取经,半路上遇到了金角大王、银角大王,银角大王收孙悟空的时候,就提到了,他的紫金葫芦是仙师从昆仑山上的仙藤上摘下来的……呃,不会那么巧吧?

    昆仑山是我国神山,在神话传说里更是不乏笔墨,号称‘众神之乡’,但凡有什么绝世法宝、惊世人物,必须得跟昆仑山扯上点关系,才容易让人信服。

    估计,空心葫芦也是这种情况。

    实际上说,这个空心葫芦应该是材质特殊、暗含与重叠空间契合的某种能量,不过,神奇是真神奇。

    药帮里的头儿是串山人,药行里的头儿就是济世门,串山人和济世门的头儿平时各‘盘’空心葫芦的一半,等什么时候串山人要进山了,济世门的门头儿就会把他所执的一半葫芦交给帮头儿,葫芦对上,成了空心,串山人才能进山,不知道,空心葫芦对不上成不了空心的情况有没有?

    更不知道,进了山以后,万一把空心葫芦再分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的天真烂漫,也是天花乱坠的。

    好在方向是对的,帮头儿跟着就给我介绍了:“咱们串山人进了山,到了危难时刻,可以把空心葫芦搓开,空心葫芦一搓开,咱们就能从山里出去了。”

    “嗯……?”我十分疑惑,把空心葫芦拿到眼前仔细观察了一下,这葫芦上哪有什么缝隙啊,连一点印记都没有,直怀疑这葫芦根本就不是两半对起来的,而是浑然天成的一体,搓搓试试。

    “你别乱来,把葫芦搓开了,咱们就再难进这座山了!”帮头儿看到我在那儿开搓了,担心的不行。

    “嘿嘿……”我赶紧把手停下,不搓了。

    “你放心,到危难时刻,只要你用力一搓,这葫芦就会分开了。”帮头儿把空心葫芦交给我,看上的,就是我这种浑不吝的劲儿:“三儿那家伙,看似鲁莽,实际上胆小甚微又精于算计,把葫芦交给他是不行的,而葫芦在我手里,也成不了什么事,只有交到你手里……”

    帮头儿说到这里,又开始迟疑了。

    我则在品着帮头儿说的这些话,他说三儿说的真对,要是这空心葫芦到了三儿手里,指不定哪天就被他卖了,而帮头儿的豪气已失,拿着空心葫芦入了宝山也不会比空手而归强多少,交给我嘛,我可是外在小花猫内有大老虎可是敢乱来的哟!

    顿了一下,帮头儿的话锋突然一转:“四儿,在你不到一岁的时候我就给你算过命你知道吗?”

    “啊……???”我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敢情,帮头儿一直都在喵着我呢。

    “那年也是凑巧,我带着闺女到县医院做检查,你家人带着你到县医院看病,咱们就见到了,当时我就给你算了一卦,卦应‘雷水解’,象曰……”帮头儿见我又要迷糊,转而说道:“就是说,你这个人虽命运多舛,但长于逢凶化吉,过一劫就有一劫的福运,你这一生,最忌‘盲目、犹豫’四个字,切记盲目则退、犹豫则进,后半生当福寿双全!”

    对算命这个事,我一般是不大相信的,但特别愿意听算命先生说他们行当里的‘黑话’,觉得特别有意思:“那我过了几劫?还有没有劫?啥样的?”

    帮头儿咂摸了一二刻,才说道:“再过两年,你命里会有一个大劫,恐怕会耗你十年运程,你要当心。”

    “……”我心里一沉,不觉间已经开始相信帮头儿的话了,可能是因为他不是收钱算卦,而是谆谆教导吧。

    “命里风云是会变的,再说我算的也不一定准,你不用放在心上,只记着盲目则退、犹豫则进就行。”帮头儿见我面色一沉,赶忙安慰我一句。

    “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顿了一下,换了个话题:“那咱们明天去哪儿?”

    “去林子里,找好药。”帮头儿含糊地回答着。

    后来,我们聊的就是一些平常的事了,多是药材方面的……十几年后,当我再回想起这一夜的谈话,悔恨万分,悔不该没有听从帮头儿之言。

    天还灰蒙蒙的,帮头儿见我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就说道:“你到我帐篷里去睡吧,天就快亮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那你?”我这不风华正茂、血气方刚么,不好意思让帮头儿一个人守着。

    “等会儿,我就叫醒他们俩,没事儿,天一亮就没事儿了。”帮头儿的精神头还好。

    “那你也早睡会儿。”我迷迷糊糊地走到帮头儿的帐篷里,倒头儿就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宁红颜和老三早就醒来了,坐在二十米外聊天。

    我找宁红颜要了点吃的,然后也坐到一边跟他们两天,快两点的时候,帮头儿也醒了。

    帮头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收拾东西,我们该走了。

    把空心葫芦交给了我,帮头儿也没有说什么,路上他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但他和我都知道,到底到怎样危急的关头才搓开空心葫芦,是由我决定的。

    从帮头儿把空心葫芦交给我时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是想通过我来消灭他心中的怯懦,既然帮头儿都已经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我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用宝岛话讲,没在怕的啦!

    帮头儿前面带路,直接带着我们进了林子,穿过林子,又向双王山深处进发,就一个意思,不弄几件中上品的药材,我们绝不对罢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