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章 阴阳眼
    老花眼是个什么样我不清楚,但我一直认为我就是得了‘小花眼’的毛病。

    差不多是六岁以后,我的眼睛隔三差五的就会看到一些彩色的光团,有大有小,有明有暗,每当这时候,我都会闭上眼睛、用力地揉揉,过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觉得,这毛病跟耳鸣、失眠差不多,虽然挺烦人,对正常生活却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也就没有想过去医院看看的事儿。

    可在帐篷外紧要时候发病,着实让我有些恼怒,并极度怀疑我是不是被老三传染了,怎么偏偏在这关键时刻掉链子?!

    情况紧急,我来不及跟帮头儿多做解释,赶紧闭上眼睛,用力的揉。

    帮头儿为什么怕脏东西,就是因为他看不见也摸不着,此刻他壮起的胆子多半是来源于我,当然时刻注意我的动向:“咋着啦?”

    “没事儿,我老毛病犯了,光看到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帮头儿,你先……”话没说完,我就睁开眼睛看了看,看到那团彩色的东西还在,而且离我眼前更近了,赶紧再次闭上眼睛,准备揉。

    帮头儿却猛的扯住了我的胳膊,低喝道:“你这是阴阳眼,快对付它们!”

    “……”阴阳眼不阴阳眼的已经不能深究了,我就注意到了‘对付’二字,既然帮头儿我这‘小花眼’能对付它们,那就试试吧。

    我放下胳膊,站直了身子,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那个急速向帮头儿飘过去的彩色光团,它离的越近,我看的就越清楚,直到——我看到了那一截果(luo)露的皮肤,灰白色的,像烧过的木头!

    这是一条手臂,随着手臂离帮头儿的脖子越来越近,我又看到了他的身躯、头颅,也都是‘阴冷的暗色调’,不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么清楚,有些抽象,但更加阴森、恐怖。

    他应该就是一个鬼魂了!

    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当是时肯定是无法做分析、研究的,不用想也知道,他朝着帮头儿扑过去,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帮头儿根本看不见他,自然也就不知道该如何抵挡、搏斗。

    只有我了。我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提着法宝袋子,离帮头儿的距离又刚刚好,抬手就把手里的法宝袋子抡了过去。基于对法宝袋子的不信任,我在抡法宝袋子的时候,确确实实喊了一声:“急急如律令!”

    我的眼珠子,瞪的比老三看串铃的时候还大,足见我当时是多么的紧张。

    简直是惊心动魄。

    他早就注意到了我,没有朝我扑过来,但也不是很怕我,反而是我把法宝袋子朝他抡过去的时候,他才转向了我,动作有些迟缓了。

    那是一双处于‘死’状态的眼睛,空洞、死寂、冰冷、诡异……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只跟他对视了一眼,我的目光就转向法宝袋子了,清晰地看到了法宝袋子扫过他的躯体的过程,也不知是袋子里的什么法宝,跟他的身体产生了反应,应该是中和了他体内的某种东西——后来,这也就成为了我用来自娱自乐的一个笑点,敢情,用桃木剑驴蹄子这类的法宝驱鬼是化学反应!

    他被法宝袋子扫的后退了好几步,站住了,然后,他的身躯渐渐回到了那团彩色光团的状态。

    既然法宝袋子管用,那我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伸手把帮头儿拉到我身后,与那团彩色光团冷冷地对峙着。

    我想了想,他从灰白身躯回到彩色光团状态,应该不是法宝袋子造成的,而是他自己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想迷惑我。

    想明白以后我就乐了,心说这鬼也有傻的啊,他要是瞪着他那双鬼眼跟我对峙、搏斗,我说不定就会了怕了,他变成这一团彩色,我还怕他干什么!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搞笑,他可能以为我看不到他了,就悄悄地移动了位置,猛的朝我扑过来了。

    “我X!!!”不要笑我,我和我们那儿很多男孩子一样,在某些关头,都是通过骂脏话来提气的,一鼓作气,战而胜之。

    他看到我又把法宝袋子朝他抡了过来,害怕了,转身就逃。

    “别跑,看老子不弄死你!”看到他跑了,我并没有得意,反而有些心虚了,不知道追过去会有什么后果,但我知道,必须追上去,灭不了他也得打的他不敢再犯。

    我抡着法宝袋子追出了五六米,心里就开始打鼓、开始埋怨帮头儿了,咱爷俩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关系是真不错,您老人家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追着鬼走了,我这点豪气是装的,差不多您老就赶紧喊吧,我腿肚子都快转筋了!

    “四儿,别追了!!!”帮头儿不是不担心我,是刚反应过来。

    听到喊声,我一步都没有再追,赶紧停住了,迟疑了一下,才装腔作势地骂了一句:“麻辣隔壁的,再敢来老子非得弄死你!”

    等那团彩色光芒在我眼睛彻底消失了,我才一边用脏话问候自己,一边揣测着,他应该相信了吧,我刚才可没有一点点露怯,是在帮头儿喊了一声才停下的,又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帮头儿见我停住了,赶紧跟过来,看看我,问道:“他走了?”

    “走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心道,总算对付过去了。

    “那咱们回去吧。”帮头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轻声地说。

    “嗯。”我早就盼着呢。

    帐篷的门开着,我和帮头儿拿着手电筒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宁红颜和老三都在帐篷里蹲着,他们已经没那么怕了,似乎也在准备着往外冲。

    看来,我和帮头儿的不害怕,也影响了他们。

    手腕上的串铃已经不响了,宁红颜胆子大了许多,问道:“怎么样了?”

    “没事了。他走了。估计,他不敢再来了。”我看宁红颜的神色还好,转而问了老三一声:“你怎么样,没事吧?”

    到这时候,我就没有一点要责备老三的意思了。他就怕这玩意,有什么办法?!

    老三的情绪转好了许多,开始愧疚了:“四儿,我……”

    “你看你,又娘们起来了?这有啥,我见到豆虫的时候还不是这个熊样!”我的天敌,是豆虫,嘶,想想都脊梁骨冒凉气,见了肯定哆嗦。

    “呵呵……”老三惨兮兮地笑了,没事了。

    “歇会吧。”帮头儿大家都心有余悸,想跟我们聊会天,安抚安抚。

    帮头儿关了手电筒,坐在帐篷门口了,我半个身子探在帐篷里,退出来,关了手电筒,也坐到帐篷门口了,宁红颜和老三也都坐下了。

    帐篷里的手电筒还开着,在帐篷的映照下,好像我们在浩瀚星空下、静寂草地上点了一盏橘黄色的灯。

    坐下没一会儿,帮头儿就悠悠地打开了他的话匣子,调频23.6兆赫,午夜老故事:“二十多年前,我跟着我师父和另外四个人,进过一次山。”

    “我师父是山医相卜方面的高手,得了串山人的传承,没少进山,只是那几年风也大雨也大,几个人到山里挖几件药材,已经救不了人了。”

    “后来,年景好了,我师父就找到了我,要把串山人的手艺传给我,我就跟着师父进了山,那时候,我也是你们这个年纪,看山也青、水也绿,走到哪儿都是快活,最喜欢的事就是上树掏鸟窝了。”

    “我们的队伍里,有个阴阳先生,他就有阴阳眼,他跟我说,其实‘鬼’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它就是一种能量体,我们每个人都有,只是死后,有的人留住了,有的人消散了而已,所谓的鬼上身鬼打墙什么的,都是鬼在用它的能量在干扰我们的能量,只要我们稳住心神,一点儿都不用怕它们。”

    “刚才你们都看到了吧,四儿就有阴阳眼,而且他身上的能量就不会被鬼干扰,有四儿在,以后再有什么脏东西,咱们都能对付的了。”

    说罢,帮头儿转过头看着我,笑眯眯地表达着他对我的信任与感激。

    虽然帮头儿说这些话主要是在安慰老三和他闺女,但他的话是没有假的,我也跟着笑了笑。

    “四儿,你真能看到它们啊?”老三是从小跟我玩到大的,并不知道我有这本事。

    “能看到。”我点点头。

    “那它们是啥样的啊?”宁红颜的胆子其实不小。

    “离的远了,就是一团花里胡哨的东西,跟咱们书上标的云团似的,红一圈蓝一圈的,离的近了,就可以看到它们的样子了,跟人差不多,只不过灰不溜秋的。咋一看挺吓人,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越说实话,越能消除宁红颜和老三心里的恐惧。

    老三和宁红颜都若有所思。

    感觉差不多了,帮头儿又说了:“闺女,三儿,你们都睡吧,我和四儿给你们守着,等天亮了,我们再睡。”

    老三和宁红颜都躺下了,过了一会儿,才睡着了。

    等他们睡着没一会儿,我就忍不住问了:“帮头儿,我那个阴阳眼前辈怎么样了?出去以后,你能不能带着我去找他……”

    “他死了。”帮头儿突然打断了我的话,踌躇了一阵儿之后,才无比沮丧地说了一句:“其实,我这些年没进山,不全是为了我闺女,我是害怕了,那次进山的六个人,除了我,都死在山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