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章 空间
    昨天夜里我陪着老三去蹲大号,也就走了十几步,用手电筒照的那棵树我是叫不出名字,但那棵树的形状和树叶我是肯定不会记错的,可那个位置上,偏偏没有了那棵树,附近的树,好像也有点问题。

    于是,我尿都没撒赶紧跑回帐篷这儿叫老三:“老三,老三,你快起来,你还记得你昨天蹲大号的地方吗,我怎么找不到那棵树了……”

    帐篷里的老三被我叫醒了,但不愿意动:“马老四,你是狗脑子啊你,就不会换棵树?!”

    我一听来气儿了,钻进帐篷把老三拽了出来,拉着他到了昨天我们到的地方,指着让他看了看。

    老三仔细看了看他昨天蹲大号的地方,挠起了脑袋:“哎,好像是不一样了,挡着我的那个土坡没了……”

    “你们都起来了。”帮头儿到了我们身后,招呼了一声。

    我们俩回头,抢着说:“帮头儿,你快给看看,这片地方怎么不一样了,昨天夜里我们……”

    “是不一样了,你们往转圈看看,都不一样了。”帮头儿很自然地打断了我们的话,他就是来给我们解释这件事的。

    我和老三转着圈子看了看,昨天下午天还没黑,我们就到了这里,在这儿忙活了几个小时,虽然没太仔细观察,但对营地附近的地形、树木、水草还是有印象的,最直接的一处就是,我们取水的那个小溪没了。

    这怎么可能没了呢???

    而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有些东西还在。

    老三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帮头儿,咱们这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

    “爹……”帮头儿还没回答,从帐篷里出来看了一会儿的宁红颜大叫了一声,快步朝我们走过来了。

    “没事儿。”帮头儿安慰闺女一下,接着给我们解释道:“这不是鬼打墙,也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变了,说明咱们来对地方了。”

    我和老三都是一脑袋问号,显然,宁红颜也不知道。

    “你们知道,咱们地球上有个北纬30度吗?”帮头儿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有些知识,他的掌握程度是超过了专家甚至现今的认知科学的。

    老三还想着鬼打墙鬼搬家什么的呢,宁红颜也在发愣,我回答道:“知道啊,地理上学过,不是热带跟亚热带的分界线么,哎不对,好像是二十多度……”

    我说着说着,就不往下说了,看帮头儿的神色就知道,我的说这个‘北纬30度’跟帮头儿想告诉我们的‘北纬30度’是两回事。

    我不说话了,我们三个都等着帮头儿继续说。

    帮头儿沉吟了一刻,换了一种方式给我们解释:“其实你们上学学的一些科学,跟我们中国道家的一些认识是不矛盾的,咱们的道,本义就是一种能量现象,只不过我们这两千多年来的探知……”

    这次,是帮头儿说不下去了,因为我们三个小的都听傻了,想想当时我们三个也就十七八岁,初中刚毕业,连上北下南都没弄明白呢,尤其是老三这家伙连英叔的鬼片都没看过,我们哪儿听得懂帮头儿所说的‘道’啊!

    帮头儿只好又换了一种说法:“在西南永兴那边,有个锦里村,村子后边有个‘仙人洞’,我去过那个地方,仙人洞在一座山上,那个山上的时间有点怪,人进去以后,时间是双倍流逝的,而我们串山人进的山,就跟那个地方差不多,只不过我们的山是有点错乱的,怪是很怪,但这地方就是这样,你们不用害怕。”

    尽管帮头儿已经组织了正规科学的语言来给我们解释,但我们三个当时根本理解不了。

    后来,我特别研究了一下,才弄明白了帮头儿的话。

    仙人洞也好,北纬30度上一些古怪地方也好,串山人进的‘山’也好,就是存在着特殊的能量场,而这种能量场里都存在着特殊的‘轴’,因为各种轴的存在,能量场的空间才会既重叠又区别于我们现实世界的空间。

    这些东西太高深了,不是我能研究的,我只能给我们进的‘山’做一个解释,那就是我们进入了一个‘重叠空间’。

    我们进入的重叠空间,没有双倍时间的流逝,却有物体的交错,另外还有什么,暂且不表。

    话说当时,帮头儿看我们三个还是大眼瞪小眼,就改口道:“你们也不用非得想这个,就知道这里的山也是山、路也是路就行,跟别的地方一样。”

    “那能一样吗?这里肯定有鬼吧!?!”听了这些话,最受打击的就是老三了,铲子归铲子,锁子甲归锁子甲,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进山的,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会撞鬼,他还是难以接受的。

    “有是有,咱们躲着点就是了。”不涉及‘专业’问题,帮头儿就不会多说了:“实在不行,让四儿想办法对付也可以。”

    “……”老三的思想又开始摇摆了。

    不管怎么样,宁红颜都是耳融目染地做过心理准备的,不觉得有什么。

    我考虑了一下,反而有点兴奋了,要是在一般地方折了,那叫倒霉,在这么个神乎其神的地方挂了,怎么着也得有点‘大丈夫挂则挂大名耳’意思吧?怕个甚球!

    做出了决定,我就白了老三一眼,极其认真地损了老三一句:“娘们唧唧的,不行你就回去吧!”

    “就是!”不知是会了意,还是心有灵犀,宁红颜紧跟着就补了一刀。

    想想也是,连人家宁红颜一个小姑娘都没说怕,老三再害怕又怎么好意思呢,大爷的,认了:“你们俩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为大家的安全考虑才问的吗?没文化!”

    我‘噗嗤’就乐了,我的三哥我的哥啊,咱以后能不能不用‘没文化’这个词打击别人,你这不明显是伤敌八千自损一万么!

    “咋着,你不服啊?”三哥来完文的,又要来武的了。

    来武的,一般情况下我还真弄不过他,于是也服了个软:“服,服,我服还不行吗,三哥,啥也不说了,咱走吧?”

    “走!”老三也是横下一条心了,不挖它个几万块钱绝不回去。

    走归走,当然是帮头儿在前面带路,而且我们带来的口袋可以挂腰上了,一手拿着特制的小药锄,沿途看见什么药材,帮头儿拿手一指,我们三个小的就跟猎狗似的冲上去把它剁了,装口袋里带回去卖钱,不不,治病救人,帮头儿早就跟我们交待了,我们这是治病救人的壮举。

    虽然是重叠空间,但地方仍是双王山的架子,我还把它叫做双王山吧。

    双王山里的景色一变,跟之前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青山绿水,古木流苏,隐隐间,更有一股仙气在山中林间弥漫着,呼吸起来,不仅清爽了许多,还能让人体力充沛,这要是在山里建个道观盖个庙什么的,绝对是神仙居第。

    最切实的感受还是来自新冒出来的那些树,不管是直的弯的,山缝里的水边的,一棵棵都那么郁郁葱葱、能屈能伸,岁月,就是它们最好的朋友。

    走着走着,我就看到了一个‘大烟囱’似的巨树,二话不说,急匆匆跑到树下,感受了一下什么是遮天蔽日、耸立如云的感觉,感慨,十分感慨,这棵树简直就是神物,站在树下,我冲着老三大喊了一声:“哎,老三,你说我要是把这棵树搬到我们家门前,当年那个卖草鞋的就不好意思扯什么大如车盖了吧?!”

    这点历史趣味小知识,是我们初中历史老师魏老师给我们讲的,我记得很清楚,只因为我们魏老师绝对是个牛人,他讲的课,不管男生女生,只要记不住就用脚踹,能从讲台上能给你踹到门外去。

    所以,我们魏老师教的几个班的学生参加中考的历史成绩都是高分的,尽管教学方法值得商榷,但我们都很感激魏老师。

    “你说什么?什么卖鞋的?咱们村里的吗?”文史不分家,这就看出老三的底蕴了。

    他还很煞风景。

    我的高兴劲被他一句话就扫光了,老老实实地回来,跟着帮头儿继续去采药。

    中午,我们吃的还是从外面带来的东西,但吃过午饭,帮头儿带着我和老三去逮野物了,他教我们做‘兔笼’,又教我们怎么在河里抓鱼,还教我们识别一些毒物和熏蚊虫的草药……

    下午,我们一行人继续在山里转悠,又采了几种药材。

    晚上,我们回到中午选定的宿营地,我扔下包就去看帮头儿布下的兔笼了,令人惊喜的是,还真逮到了一只兔子。

    当时我那个兴奋劲啊,难以言表,在这个渺无人烟的深山里,帮头儿用几根草绳和几根木棍扎了个很不起眼的笼子,就逮到了一只野兔……

    我把野兔拿回来,交给宁红颜,她负责剥洗和烧烤,我们带的盐和调料都在她包里装着呢。

    接触了几天,我和老三就达成了共识,宁红颜绝对是个‘彪悍’的姑娘,但我们都没想到,这么个彪悍的姑娘,干起活来会这么细,绝对是厨房里的一把好手。

    帮头儿还从河里抓了两条鱼来,加上烤野兔肉,那顿饭,绝对是我这辈子吃的最香的一顿饭……

    吃过饭,我们把白天采到的药材集中整理了一下,问题就出来了。

    马齿笕、龙葵、漏芦、芦苇根、败酱草、金钱草等等这些名字叫起来很高大上,但我们一看就认识,这不就是我们地里平常长的么,马蜂菜、小灯笼、大疙瘩花、荠荠菜……挖这些东西,我们来这个鬼地方干什么?

    帮头儿得给我们解释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