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章 拜山
    从事进山采药这个行当,就算是进了药帮。

    药帮里的人很松散,基本上都是守山吃山,守着同一座山的人也不一定有什么关系,大都是家传,带徒弟的也有,但总是这儿几个,那儿一伙。

    药帮里真正有传承的,是串山人。

    千百年来,串山人一直都很神秘,因为他们很少跟药帮里的人打交道,更很少跟药行里的人打交道,外人就更不得而知了。

    但串山人一直都是药帮里公认的‘帮头儿’,传说是,只要串山人一进山,山里的宝贝疙瘩就该蹦出来了,药帮里不管是谁赶上,都能跟着挖几件好药材……

    车窗外的景色转的飞快,但大同小异。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帮头儿(宁老板)面色沉闷,若有所思。

    他一点都不担心现代中药材种植技术对药帮的冲击,对串山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冲击。

    他是在回想,二十多年前,他跟着上一代串山人进山的往事,除了他,另外五个人都折在里面了……

    面包车的中间一排座位上,坐着老三、宁红颜、我三个人,我们的包和家伙什都堆在最后一排座位上了,堆的满满的。

    上车没多久,老三就开始跟宁红颜商量把串铃给他的事儿了,他也真张的开这个口。

    我总不能看着老三把宁红颜的串铃要走啊,就把我的给他了。

    因为帮头儿之前就嘱咐了,串山人进山的事儿不能多说,所以,面包车上显得很沉闷,只有司机偶尔跟我们聊两句。

    我们的目的地是雷泽湖东南三百多里外的双王山,这个地方,是帮头儿用六十四卦算出来的。

    车开了五个多小时,我们先到了滕州市区,帮头儿给老三订制的锁子甲是寄到这儿的,那时候手机还没普及,快递也没那么细致,所以,我们只能先赶到这里等着。

    我们在滕州市区等了一天,等到第二天上午才拿到了老三的锁子甲,中午在一家小饭馆里饱饱地吃了一顿,下午才出发了。

    双王山离滕州市区不远,我们租了个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下车,付了钱,我们四个人各自背上各自的包,带上自己的家伙什,步行出发了。

    我们这一大三小又带着那么多东西,根本不像是来旅游的,而且双王山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所以沿途遇到村庄,我们都绕着走,也尽量避开有人的地方。

    就这样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终于到了双王山的山脚下。

    “闺女,你找个地方,把锁子甲穿上。”刚到山脚下,帮头儿就招呼宁红颜去找个地方穿上锁子甲。

    闺女这个称呼,是不大常见的,可能是因为帮头儿一个人把闺女拉扯大的吧,他一直就这么叫。

    宁红颜把她包里的锁子甲掏出来,左右看了看,跑到一个树丛后面穿去了。

    可奇怪的是,帮头儿把他的锁子甲从包里掏出来之后,也朝着远处一个树丛走过去了!

    我和老三面面相觑,不就是光膀子的事儿么,帮头儿不会这么保守吧!?

    “帮头儿,你干吗去?咱爷仨都这么熟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三这家伙不动脑子的时候就特别贼,一直想探寻帮头儿身上的秘密,可能还有点‘仇父情节’啥的。

    “哦,我到那边解个手……”帮头儿一语带过了。

    老三马上看我一眼,这里面肯定有事。

    我也觉得这里面有事,但基于对帮头儿的信任,就瞪了老三一眼,人家帮头儿可是诚心实意带着咱们来山里赚大钱的啊,你小子别没事找事。

    跟着,我和老三就在原地换起了衣服,把外套脱了,穿上了各自的锁子甲,因为天气有点热,我们就没有再穿外套,直接把锁子甲穿外面了,对望了一眼,要不是发型问题,都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不一会儿,帮头儿和宁红颜都穿上锁子甲回来了。

    “进了山,这锁子甲就别脱了。”帮头儿特别嘱咐了一句。

    “哦……”我们三个小的都点头。

    趁着穿锁子甲的工夫,我们又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差不多快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们才一起进山了。

    双王山海拔一千多米,地面高度不过几百米,除了几座怪石嶙峋的山峰外,其它地方的山势都比较平缓,这里的植被稀松平常,只是林子很大,树木的种类多不多我也不认识,就知道树叶不一样,树就不一样了。

    后来才学了个名词,叫‘针阔混交林’。

    二十多分钟,我们就快爬上面前的这个山坡了,快到顶上的时候,帮头儿突然停住了,选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放下包,就开始从包里掏东西。

    我、老三和宁红颜都不知道他要干吗,就站在他身后等着。

    帮头儿从他的包里掏出来一个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里面的香烛,点上香烛,摆上贡品,然后招呼我们三个一起,认认真真地磕头,拜山。

    我们三个小的对这种古老仪式都怀着一份好奇和崇敬的心情,拜的有点虔诚。

    “我们来串山喽!”拜完山之后,帮头儿站起来就大喊了一声,一边喊,还一边招呼我们:“你们也喊,大声喊!”

    “我们来串山喽,我们来串山喽,我们来串山喽……”我们三个都跟着大声喊。

    喊了七八声,我们三个依次停下了,转过身看帮头儿,发现他的神色骤然间凝重了许多,但不沉重,似乎在考虑着一件很遥远的事情。

    我们三个也不敢打扰,就在原地等着。

    过了一分钟,帮头儿才招呼我们:“走吧。”

    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帮头儿带路,但他也是漫无目的的,带着我们往山里走了二三里地,天色还早呢,就停下了。

    接下来就是搭帐篷,准备宿营休息。

    帐篷很快就搭好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我们又开始准备晚饭,中午吃剩下的包子卷饼往煮青菜面条的锅里一扔,捞起来就能吃了。

    吃完饭,我们三个小的听帮头儿讲了些山里的规矩,我们自己又聊了一会儿,就回到各自的帐篷,准备睡了。

    就是这样了吗???

    从帮头儿之前的种种神秘和种种准备来看,进山,绝对不是这样的,可从这一下午的情况来看,进山好像也就是这样了。

    我和老三躺到帐篷里,都没有睡,从武侠小说到新闻联播的闲扯了一会儿,老三突然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哎,你觉得下午穿锁子甲那会儿,帮头儿干什么去了?”

    “我怎么知道……”我当然也记得这个事呢,但很不愿意听到老三这种语气,按帮头儿的准备思路来说,进山是很危险的,说不定都有性命之忧,万一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四个人不抱团,只会死的更快更惨:“老三,我警告你啊,你别胡思乱想,帮头儿和人家闺女都是实在人,对我们也没得说,谁还没点秘密啊,就跟咱俩现在说话似的,不也是怕被人家听到吗?这样不好,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咱们必须得相互信任,抱成团!你明白吗?”

    最怕的就是这种没脑子的人用脑子。

    “我也没说什么啊……”晚了,老三已经开始用脑子了:“我就是觉得啊,帮头儿其实一直在防着咱们,怕咱们学到他赚钱的手艺……”

    他的思路果然很危险,我赶紧打断他:“啊,那换你你不防着啊?我估计到时候,你他喵的连我都得防着!”

    “瞎说,我怎么会防着你呢!”老三言不由衷地来了一句。

    幸好,他的思路已经被转移了。

    我仔细品味过老三这个人,他就是脑子不好使,像刚才这句话,要是有一天真有发大财的‘秘诀’了,他脑子一热,肯定把什么都能倒给我,而他现在偏偏能说出一个心虚到不行的语气,生怕你相信他对你的情义似的,没治儿。

    话题转移了,我趁热打铁道:“你敢说你不会防着我?”

    “我不会……”老三都快出汗了,恰好,他的身体有反应了:“你带的纸呢?给我点,我得蹲个大号去!”

    我撕了点卫生纸给他。

    “就这么点?”老三拿着那巴掌大的卫生纸怒了,以为我又在整他呢。

    “没听帮头儿说嘛,这种必需品要省着用,你别看我,我以后也用这么点,不信咱们就拿尺子量!”我算过,要是在山里两个月,我带的卫生纸每次就只能用这么多:“你傻啊你,不会先拿树叶坷垃擦擦,最后再用它!”

    “……”老三迟疑了一下,忍了:“你带上手电筒,跟我去。”

    我知道老三晚上上厕所是真害怕,何况现在又是在深山老林里,于是,就带上手电筒跟他去了。

    “哎,你照树干吗,照我啊?!”

    “我看看这是什么树!”

    “你白天再看行不行?!!”

    “嘿嘿……”

    进山第二天一早,习惯了睡懒觉的我,不知怎么就早早地起来了,也不像在家里或者别的地方醒来之后有那种困劲儿,一睁开眼就很舒服。

    我去解小手的时候,特别选了我昨天夜里照的那个棵树,但是怎么找都找不着它了。

    树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