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章 装备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老三边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把玩边问道。

    我出于好奇,也上前看了看。

    盒子里有几种用塑料泡沫包裹着的形状长短各不一的东西,老三已经拆开了一个,里面是一截黑黝黝的铁管,长约三十厘米,直径有四五厘米,上端口内里有槽口,下端口外边有螺纹,内里也有槽口。

    不仅老三要问,我也没看出来这是个什么家伙什。

    “这是多功能组合铲。”宁老板淡淡地说了一句,出门给包车的司机付钱了。

    “多功能组合铲……”老三在嘴里又叨咕了一遍,继续拆塑料泡沫,越拆他的眼睛越亮,这里面不仅有斧头、铁锹头、锛头还有一把黑黝黝的短刀,不用看说明书,他已经把三截铁管和一个带着锋刃和锯齿的铁锹头连接起来了,拿在手里挥了挥,爱不释手。

    我也看的心喜不已,跟这东西比,我从家里带来的那把切肉刀和老三花十块钱买的那把薄片砍刀简直就是摆设,虽然这东西很像农家院里常用的铁锹斧头,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就是现代的冷兵器,抡起来绝对有杀伤力。

    我还真是意外,没想到穿着举止跟普通农民差不多的宁老板突然就变戏法似的弄来了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这东西一亮相,还真配上他深藏不露的气质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把盒子里的锛头和短刀都组合在一起了的老三,张口就来了一句:“老板,昨天夜里那些话您就当我没说啊,我去!”

    我去!!!

    昨天夜里我不是劝老三劝到半夜么,没把他劝动,却把我自己劝的有点害怕了,这不正考虑着‘老三走我也走’呢么,老三却突然改口了,我当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却强忍着没有发作。

    实话说,我也特别喜欢这多功能组合铲,想拿着它到山里试试,古代侠士仗剑走天涯的感觉,这不就找着了么。

    既然老三都改口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也到一边拆开一个盒子,开始组装自己的兵器了。

    宁老板关上院门过来,直接走向了摆在一边的那几个袋子,看的出来,在他眼里,袋子里的东西可比多功能组合铲重要多了。

    我一边组装自己的多功能组合铲,一边盯着宁老板的举动,看到那几个袋子比这种盒子包装的还好,宁老板拆了一会儿,才拿到里面的东西了,咋一看,就是一件亮闪闪的衣服,很奇怪。

    但当宁老板把那件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我和老三就都顾不上手里的多功能组合铲了,那竟是一件类似古代士兵穿在身上的‘锁子甲’,内里有一层布质衣衫,外面一层是由成千上万个小铁环钩成的‘甲衣’,这不就是江湖中传说的‘铁布衫’么?!

    宁老板把这件锁子甲拿在手里看了看大小,然后走到香台子边,把锁子甲铺在香台子上,又走回来,把老三手里的多功能铲拿过去了,抡起一边是利刃的铲子在锁子甲上狠切了一下。

    再拿起香台子上的锁子甲一看,锁子甲上只有一抹浅浅的印记,没伤,更没坏。

    我和老三早就看呆了。

    试过了之后,宁老板把铺在香台子上的锁子甲又拿了起来,拍了拍背面的泥土,招呼道:“小四儿,你过来试试,看看合身不?”

    我赶紧跑过去,脱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把这件锁子甲套身上了,感觉有点厚也有点重,刚一穿上很不习惯,但活动了两下,就好多了。

    我估摸了一下,这件锁子甲得有十来斤重,仔细扒着外面一层看了看,这层甲衣并不是单层的,而是采用了防弹衣式的空间结构,当然没有防弹衣那么精细,但能把这样一件锁子甲压缩到十斤左右,足见现代工艺的制作水平之高了。

    “老板,这……有我的吗?”一把多功能组合铲就让老三连鬼都不怕了,看到这样一件锁子甲穿在我身上,他馋的都快流口水了。

    “这次没有你的,但我已经给你定制了,到地方就能拿到。”宁老板知道老三练过武术,更是看上了他这一米七八的大块头了,希望他能跟着去。

    “到什么地方?”老三紧着问。

    “山里。”宁老板也没有细说,过去拆那几个盒子和袋子了,得验验货。

    我和老三二话不说,赶紧过去帮忙。

    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的宁红颜也上前来帮忙,但先朝蹲在地上拆盒子的老三走过去了,上去就是一脚:“你这家伙真能气人,之前我好说歹说你都没答应!”

    老三被她踹的往前一趴,揉着屁股站起来,还不忘吹嘘一句:“红颜妹子,你这是跟三哥呆的时间短,时间一长,你就知道你三哥是文武双全了!”

    “切……”宁红颜冷哼了一声,到一边忙活去了。

    老三这德行,我早就了然于胸了,让我意外的是,宁红颜这姑娘这才隔了一天,怎么就变的如此生猛了,跟昨天那个羞答答的小女孩儿简直判若两人。

    四个人都加入了拆盒子验货的行列,水壶、手电筒、打火机、帐篷、登山包等外出用具一一被拆了出来,拆的差不多了,宁老板突然说了一句:“在一起干活的时候,你们叫我帮头儿就行,我就叫你们小三儿、小四儿。”

    “哦……”我和老三都答应了一声。

    把院里的东西都检查过了,宁老板走到堂屋里又提了个袋子出来,递给了我。

    我一看,袋子里装着些桃木剑、墨斗、铜钱、古镜、糯米、驴蹄子、大蒜什么的,还有几瓶不知名的液体,看的我直迷糊,老板这是让我干吗?

    我看了看宁老板,宁老板冲我憨厚地笑了笑,好像他也不知道该让我干吗。

    我从袋子里掏出那瓶看上去最是别致的透明液体看了看,问道:“这是啥?”

    “这是信耶稣的给我的圣水,你带上看看呗。”宁老板再一次冲着我憨厚地笑了笑。

    我差点晕菜,这桃木剑驴蹄子什么的,不都是咱们中国道家的路数么,怎么突然又冒出来耶稣的圣水了?!?

    不过我也明白了,宁老板也是不懂‘捉鬼驱邪’的行当,所以把能找得着的东西都给我找来了。

    我再次心虚,还真让我到山里去当道士啊!!!

    就这样,我和老三在宁老板家里又留了一天,第三天,我们才准备好出发了。

    这天早上,宁老板也是早早地出去了,出去租车了,宁红颜起的也比较早,我和老三起的晚,起来的时候都八点多了,连宁红颜给我们做的早饭都凉了。

    我和老三爬起来,着急忙慌地往肚子里填了点东西,然后到西屋里收拾自己的包,其实我们昨天晚上已经收拾好了,主要是再检查一遍别忘带了什么东西。

    老三很痛快地把他带来的那些历史书扔下了,然后嘱咐我,一定要带上我那本有少儿不宜情节的武侠小说。

    我就知道,这孙子就是在冒充文学青年!

    然后,我们提着各自的包就到院里了。

    宁红颜也收拾好了她的包,从堂屋里出来了,紧着收拾一下院里的东西,就跟我们一起在院里等着了。

    这时候,我才看到了他们父女俩所带的一样很特别的东西,那是一种特制的布包,里面应该放着不少很精巧的工具,很熟练地卷在一起,堆在背包顶上了。

    “这里面是什么?”我想起来了,前天我们刚来的时候,宁老板提着两个站着泥土的袋子从外面回来,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它们。

    “是采药用的东西,你们用不着。”宁红颜说着,弯腰从她的布包里翻出了一个古老的‘串铃’,递给我了:“你带上它吧,有用。”

    我疑惑地把那个串铃接在手里,看了看,这东西应该有年头了,月牙铜环表层的铜皮都脱落被腐蚀了,粘上了一层乌了吧唧的东西,奇怪的是,挂在铜环上的三个铃铛一直没有响,我特别晃了晃,还是不响。

    “你不用晃了,这铃铛是咱们串山人驱邪的宝贝,一般时候,不响。”宁红颜介绍了一下。

    我心里一动,敢情这又是一件装备啊!

    “那给我一个呗?”老三一听到驱邪二字,赶紧找宁红颜要一个。

    “不行,一共就两个,我一个,小四儿一个,你那么壮,还怕鬼啊?!”宁红颜不答应。

    怕鬼跟壮不壮真没有什么关系,老三也不好意思抢宁红颜的串铃,转过来开始求我了。

    他这一求,我就想起来了,前天夜里老子好说歹说劝了他半夜都没用,他他喵的见一把铲子就改主意了,那意思就是,我们俩的兄弟情义还不如一把铲子呗?!

    “哎,你们听,车来了!”我听到院墙外的车声,提着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老三也提着他的包追了上来,我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抬腿朝他的膝关节处轻踹了一脚,把老三踹倒了。

    “你干啥?”老三急了,直瞪眼。

    “干啥?干你的文武双全,老子掏心掏肺地劝了你半夜,你他喵的看见一把铲子就改主意了!我跟你什么关系!?!”我朝着他吼了一声,出门了。

    老三无言以对,默默地爬起来,带上包,出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