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章 要钱
    车开到镇子桥头,还没停稳,老三就忙不迭地跳下去了。

    他也是第一次出门,有点小激动。

    来送我们的是我父亲,用的是村里杀猪的三轮车,本来是我们家给朱老三找的工作,应该是他爹出力来送我们的,可是我父亲昨天就把车借来了,坚持要送我们。

    借车、送我们、一路上寡言少语,当时意气风发的我根本没在意甚至有些看不上父亲的种种,也学着我的优乐美的姿势从车厢里跳了下去。

    父亲停好车,下来陪我们一起在桥头等着去城里公交车。

    我和老三在桥头上摇摇晃晃地说这说那,父亲在干等着,等了一会儿,他又去街上给我们买了一兜子苹果。

    恰巧这时候,公交车来了。

    我急着去拿车厢里的包,我的包里装了些衣服、一本现在已找不到了的武侠小说和一把家里切肉用的短刀,我们这个小地方向来民风彪悍,加上那时候古惑仔正流行,从村里的小学到镇上的初中,最受欢迎的课间活动就是单挑、群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穷乡僻壤嘛,什么足球排球都是课本上插画上的东西,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喜欢‘正规’的体育活动。

    还记得,小学四年级我们用纸团和透明胶糊了个足球,整个学校的孩子都来踢,每天都踢的意犹未尽,至今我都觉得用两棵树和两件衣服做的球门很漂亮,就是差的远了点,斜对过。

    到了初中,我们的校园里终于有了一个红砖铺的篮球场和两个木质的篮板,可是没有篮球,我们是等到初三参加高考了有体育特招生,体育老师才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颗篮球,尽管红砖铺的地已经高低不平了、木质的篮板也烂了、个别地方还长了荒草,我们仍然打的不亦乐乎,打半场。

    初中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打篮球有什么动作是犯规的,把球扔进去就是胜利,直到上了县里的高中,我们才渐渐知道,原来篮筐下面是有网的、篮板是可以是钢化玻璃的、拍几下抱着球跑然后再拍几下投篮是不得分的、打全场一下上去二十多个人是不行的……

    正好比大宅门里姜知府说的那句话,我穷有穷志气,而我们则是穷有穷欢乐。

    一下又扯远了,其实我想扯的是04年那会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出门包里装把刀是很容易彰显男子气概的,这不扯吧?

    老三这家伙更甚,直接把他在镇上理发厅旁边五金店里买的砍刀带上了,在这里着重提到那个理发厅,是因为那是我们学校曾经一个‘老大’开的。

    老三去拦车了,我负责拿包,虽然早就注意到老三包里装的东西不寻常了,但我伸手一拽,竟然没把他的包提起来,还险些把我坠到车厢里。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老三又干什么了???

    “干啥那你,一个包都提不动吗,没用……”老三嘟嘟囔囔地过来了,伸手一拉,就把他的包背到肩上了,轻松自如。

    这小子,确实练过。

    公交车停下,车门打开,我和老三急着往车里钻,父亲急匆匆赶来,把那兜苹果递给我,我一看,那兜子很土,里面装的苹果也不咋地,就不想接。

    父亲却坚持把那兜苹果递给我,我不想多做争执,就拿上了。

    车开了以后,我又注意到,父亲在那个桥头上站了很久,很久……

    半个小时以后,公交车在县医院门口停下了,我和老三下车,到医院里去找我大爷。

    我大爷在化验科里上班,这会儿还不到下班的点儿,他就嘱咐我们到家里去,我和老三商量了一下,就在城里街上瞎转悠,一直转悠到我大爷下班。

    中午十二点多,我大爷才下班了,领着我们直接去了一个饭店。

    宁老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简简单单吃了一顿,我大爷又急着要走,临走问了一句:“你们俩要钱吗?”

    “不要,不要,有,有……”这明显是客道,我和老三早就学会了。

    “那行,我走了,你们俩跟着宁老板好好干,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大爷急匆匆地走了。

    只剩下我们和宁老板了,宁老板也没有给我们来个川剧大变脸要把我们拐走干黑煤窑去什么的,他反而有些沉默了,路上除了跟司机必要的交流,一句话也没多说。

    上午,我和老三从城北二十里外的关驿村大思镇赶到土尔县城,下午,我们俩跟着宁老板从土尔县城赶往城南三十里外的雷泽湖。

    因为吃过中午饭就没做停留,才两点多钟,我们就进了宁老板的家,雷泽湖边上独门独户的一个农家院落,稍显寒酸。

    我一来到这儿就觉得奇怪,雷泽湖附近也有村子,新修的水库那儿也搬来了住户,宁老板为什么单单选这么偏僻个地方住着,前不着村后部着店的,难道?

    老三这家伙的眼睛也特别贼,进院子大门没走几步,就悄悄地问我:“这宁老板在城里有门面吧?”

    “没有吧,没听我大爷提过这事。”我很纳闷,老三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那他在外地有门面?”老三接着问。

    “也没有吧,我大爷就说他是跑药材的,也没提……”我更加疑惑了。

    老三眼珠子一转,来主意了:“要不说你们办的这事……你看看他们家这情况,像是有钱的主儿吗,一会儿听我的,咱们先跟他要点钱试试,不给咱们就不去了!”

    “……”经老三一提醒,我就发现我这人太天真了,人家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不懂得怀疑和拒绝,对,跟他要钱。

    “你们俩到屋里来吧。”宁老板见我们俩在院里站着,喊了一声。

    我和老三眼神一对,先跟宁老板要点钱这事就定下了,往前走了没几步,我忍不住乐了,我和老三真不愧是从小玩到大的弟兄,刚上路我就惦记着涨价,这刚进门,老三又惦记着要钱了。

    跟宁老板比,我们俩绝对是两个傻乎乎的半大孩子,但我们的傻也是有传承的,这叫往里傻!

    一进堂屋,我和老三的眼睛同时一亮,从耳房里走出来一个年级跟我们差不多的女孩儿,很漂亮,很可爱。

    宁老板怎么没提过她?要是早提了,我和老三估计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这是我闺女……”宁老板也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就说了这么几个字,然后看看我们双方,意思是,你们年纪差不多,自己认识一下就行了。

    我们和那个女孩儿对着笑了笑,都有点尴尬。

    “你们俩先歇会吧,喝点水。”宁老板简单招呼了一声,就出门了,她闺女也回到耳房里去了。

    我和老三在堂屋里干坐了一会儿,就又跑到院里商量去了。

    我的意思是,既然人家闺女在这儿,就说明宁老板假不了,之前家里人谈的时候也没说先要点钱的事儿,那咱也别要了。

    老三直接瞪眼,他闺女在这儿管什么用,又不是你媳妇或者我媳妇,就算将来有可能是,那也得一码归一码,先跟未来老丈人把钱算清楚再说!

    我败了,有几分佩服,突然想到了那个问题:“哎,你包里硬邦邦的到底塞的什么啊,那么沉?”

    “一些史书!”老三面带得意地说。

    “……”之前提他的包的时候差点被坠到车厢里,这会儿我差点又被老三的这个答案雷一个跟头,他一个语文考试不到二十分的人竟然敢带着一些史书出门?!!!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败了,有那么一二刻在三哥面前甚至有点自卑,我一个出门只带着一本夹杂着少儿不宜情节的武侠小说的人,怎么跟人家三哥比,跟人家三哥怎么比,三哥……幸好我知道他的底细。

    我正在原地傻着,宁老板从大门进来了,手里提着两个沾着些泥土的塑料袋子,里面应该装着些铁家伙,看上去就很沉。

    我赶紧上去帮忙,宁老板却说不用,很谨慎地绕过我,进屋了。

    跟着,他闺女就出来招呼我们了,我们年纪差不多大,又在近似的环境里上学生活,所以很快就聊在一起了。

    她叫宁红颜,十七岁,比我大几个月,比三哥小一岁,也是刚中考完,老家是外地的,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到了这里了,是在这里长大的。

    跟宁红颜一熟络,我和老三在宁老板家里就放松了许多,渐渐的跟他们父女俩都能说上话了。

    到了晚上,趁着宁老板把我们领进西屋让我们在西屋休息的时候,老三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老板,我们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没带钱,您能不能先支给我们点,从我们的工资里面扣就行?”

    宁老板一怔,马上明白了老三的意思,沉思了一刻,说道:“是这样,有个事,我之前没跟你们家里人说,现在得问问你们的意思,我带你们进山,是有危险的,你们还敢去么?至于钱嘛,那八千块钱只是个底子,这次我们进山赚的钱,分成四份,咱们一人一份!”

    嗯???

    我和老三都听出来了,宁老板的语气有点怪,不是分钱的事儿,而是进山的事儿。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山里还能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