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四章 蜕变
    是魔血果的能量!

    之前吃下的魔血果并没有被完全消化,而是储存在龙阳的血肉之中。此时因为心境的变化,它再次被激发,从龙阳的身体中被全部的调动起来。

    它按照固定的线路,一次次在身体内游走,不断的冲刷着龙阳的肉体,凝练着精神意志,让龙阳彻底蜕变。

    犹如破茧成蝶,丑小鸭化为白天鹅,完全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从骨子里的,是最本质的改变。

    其实,这就是修炼者之间的那道难以逾越的鸿沟。界限的一边,是单纯的肉体修炼,力量的增减;另一边,才算是踏上修炼的正途。

    龙阳无法控制住魔血果的能量,只能任它在体内肆意又有规律的流动。龙阳能够清晰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但他不知自己已经获得到更大的好处。

    自小从师,靳山教授过许多的知识,其中涵盖了很多。比如,身体的锻炼,力量的增幅,跟踪与反跟踪的技巧,侦查的手段等等。

    ,其中列举了许多案件实例,乃至疑难个案,抽丝剥茧的推理侦办,教会了龙阳更多的知识。

    现实的工作中,龙阳将学习的知识与实践相结合,用实践来检验知识,用知识指导实际的作,使它们紧紧的结合到一起。

    而这些,都与真正的修炼无关,没有一丝涉及。

    迄今为止,龙阳本就没有接触过修炼,更没有读到过此类的书籍。因而,龙阳此时仅限于知晓身体的变化,而不知道他已经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真正踏入修炼一道。

    危险境地,龙阳奇迹般的突破。身上的气息越来越重,昭示着他变得强大。这与魔血果的神奇作用分不开,更离不开龙阳坚实的身体基础。换做他人,别说突破,吃下魔血果的那一刻就会被它巨大的能量所撑爆。

    八头魔狼包围着龙阳,但因为龙阳身上的气息变换,未敢贸然进攻。眼前的这个人类,非同一般。十几头的魔狼,仅剩下八头。它们小心的试探,在四周游走。

    这些魔狼,已经开启了些许心智,不再是简单的魔兽。也正因为如此,龙阳才争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得以突破。

    突然,龙阳睁开眼睛,一道白色的光芒再次出现在龙阳的瞳孔之中。第二次,这是它的第二次出现。第一次是在棋魂的居住地,转瞬即逝。当时三魂看见龙阳的眼神,立刻惊恐不已。

    此时,是第二次!白色的光芒外露,龙阳自己已有觉察。

    难道是鬼眼?是它的进化,是它与自己眼睛的融合?来不及细想。

    “呜!呜!”几声哀鸣,八条魔狼掉头就跑,四散逃离。

    追了几日,还想跑!让你们也尝尝被追杀的滋味!

    龙阳快速行动,向逃跑的魔狼追去。

    半日之后,龙阳停下了身形。

    八头魔狼,已被他杀去五头。其余三头已经失去踪迹。

    逃跑的魔狼,不再聚集一起,无法全部找到以及击杀。

    不过,通过追杀魔狼,龙阳检验了自己目前的实力。

    五蟒之力!

    龙阳已经达到恐怖的五蟒之力,赶上了画魂几十年的功力。只是练成了蛟龙出海图的第一式,龙阳的肉体力量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五蟒之力。一式为一蟒之力,二式为两蟒之力,以此类推,五蟒之力应该为第五式。

    蛟龙出海图内,究竟有没有第五式,不得而知。龙阳只学会了第一式,蟒蛇出击。

    而龙阳此时,确实达到了五蟒之力。

    龙阳没有骄傲,他却深感身法的欠缺。单纯的力量来支撑身体的速度,明显吃力。之前被魔狼追的如此狼狈,也凸显身法的不足。

    稍作休整,龙阳从怀中拿出棋魂送给自己的棋步。棋步,不过是一幅棋盘。不是围棋,而是象棋。

    楚河汉界之中,有的是排兵布阵,有的是军事谋略,哪来的身形步法?之前,龙阳一直没有打开过,此刻顿时觉得错的离谱。

    这二魂,一个给了一幅画,让自己领悟拳法,幸好悟出第一式。一个给了棋局,说是步法,总有种完全不靠谱的感觉。

    马走日,象飞田,炮隔子,车行险。

    啥玩意?

    龙阳不禁挠了脑袋,太匪夷所思了吧!

    更奇怪的是,这棋盘之中己方并没有仕与帅,且被对方层层包围着。四颗棋子显得势薄力单,陷入险境。

    己方如此,对方车马象仕将俱全,而且十个兵,排满了棋面。

    死棋,棋面本身就是一个死棋!

    单车孤马,难成行;只炮头象,不成事。棋面上死棋,近乎都摊到了。

    细看之下,并非没有活路。双单成双,双木成林,还有四子留在棋局之内。

    难道说,这棋局就为了说明一个道理?

    绝处逢生,间隙存活?

    龙阳从失望中振奋,再次细观棋局。

    马走日,马走日!

    龙阳将全部的心神沉浸在期盘之内,眼睛仅盯一处。内里有乾坤,只窥一步中。

    一刻之后,龙阳的双腿以及双足的穴窍处不由一跳,紧接着,好几处的穴窍仿若有了感应,不断的跟着跳动。

    随着穴窍的节奏,龙阳在原地奔走起来。

    正日,斜日,倒日,龙阳不断的奔走着。初始,犹如婴儿学步,笨拙不堪。歪歪扭扭,十分不协调。

    久而久之,龙阳上下左右的速度不断加快,身形忽闪忽现,时上时下,忽左忽右,难以捕捉。

    哈哈!原来这才是棋步的真谛!

    是棋步,亦非棋步!龙阳真正理解到其中的原理。

    日字!字里之间,就是单纯的一个字。而在棋局之中,随处皆是。有竖日,有横日,有斜日,只要有棋局在,飞马纵横,驰骋天下。棋局如原野,僵马如疆马,有棋局,僵马变疆马,有世界,疆马变飞马。

    练习之中,龙阳也发现其中的缺点。这步法和棋局紧紧相连,居然也有绊马腿的时候。绊近不绊远,绊身不绊旁。

    先不管了,无论如何,自己算是学到一种步法,先熟悉再说。

    接下来的时间里,龙阳沉浸在步法之中,不眠不休,一直在练习。

    魔魂林内,龙阳没有任何依靠,没有他人能够帮助到他,只有靠自己。虽几次逢凶化吉,可机遇又能有几次,运气总会耗尽。

    以前的腾挪闪躲本事,只是依靠本能与日常的习练,这可是龙阳学到的第一种步法。不能叫马走日吧?稍有歇息,龙阳不禁想到。

    就叫马步吧!

    哈哈,不错。古有扎马步之说,那是稳住下盘,牢固不动。我这马步,可是灵活多变,出其不意。龙阳满意的自我点头,笑容挂在脸上。

    要说,还真要感谢二魂,提供给自己不错的修炼秘籍。如果此时给棋魂知晓,他又要惭愧而死。或者说恼怒而死,也不尽然。

    一是,棋魂目前只能从棋盘上学来简单的身形步法,根本没有悟出所谓的马步。二是,如果他知道龙阳将此步法定名为马步,他定然承受不了,更无法接受这个马步的名词。

    棋魂与画魂,他们皆是宫内的高手,又是之前皇上身边的红人。他们的武功秘籍,皆非凡品,至少是中品以上。

    之前说过,招式的修炼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初窥门径,第二个阶段为略有小成,第三个阶段为大成致用,第四个阶段为圆满巅峰。就是初学,小成,大成,巅峰这四个阶段。

    而修炼的秘籍却分为五个品阶,为凡品,下品,中品,上品,神品。棋魂与画魂,都是皇宫内的人,他们手里的修炼秘籍,怎么来说也是中品左右的东西。

    纵观棋盘,我方只有四子,对方却是我方的两倍之余。况且,对方有主帅,我方无。四子各有所长,却有所短。

    这里是否暗藏着一定的道理?练完马步之后,龙阳再次观看起棋局来。

    无主,即无后顾之忧。无主,我即为主。

    马跨一步,虽纵横疆场,却只有一日之远。象飞一田,竟有四日之时。炮跃一子,即可直捣黄龙,车行一道,可取对方首级。

    迷茫之间,龙阳初步领会到棋步真义。虽无法学会全部的身法步法,但为以后的修炼垫下深厚的基础。

    哼!

    五蟒之力,加上马步,足以在魔魂林外围立足。况且他还领会到两本秘籍的奥义,实力定会不断攀升。

    想到此,龙阳站直身躯,一往无前,继续向魔魂林内进发。

    魔魂林之外,足足站齐几百的魂体。其中竟有两名魂将,十名魂官,以及无数的魂兵。统辖之魂,竟是魑魅两大魂将。

    “魑头领,东皇此次竟然命令你我二人前来追杀一个莫名潜入的鬼魂,你是否知晓其中的隐秘?”说话的是魅门的魅门主。他们二人收到东皇的紧急调令,带领手下集结在魔魂林的外围。

    “哈哈,我要是提前知道如此,就不会贸然前来了。”魑门主哈哈一笑,似是回答,又没有具体的答案。

    他们都是被东皇调来此处的,但凭他们的身份与实力,无法进入魔魂林,也不敢进入魔魂林。

    “这龙阳究竟是何身份,竟让东皇如此重视?”

    “像是与法师有关,又与东皇陛下有紧密的联系。法师相助东皇,使得东界一统,深得魂心。东皇动不得法师,又不全相信法师,因而有我兄弟一行。”

    “此魔魂林,因为禁制的存在,魔帅与魔将无法进入,魔官与魔兵还是勉强可以一试的。虽有些损失,可我们承受的起。”

    “兄弟所说甚是!”

    通过魑魅的对话可以看出,周兰目前并没有危险,而龙阳却要面临着无尽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