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二章 实力不足
    魔魂林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其实比想象的更加危险与神秘。

    龙阳刚进入魔魂林的边缘地界,就遭受到魔猫的攻击。幸亏学到了蛟龙出海图内的第一式拳法蟒蛇出击,否则连一只魔猫都难以应付。

    凭龙阳两次重铸的身躯,竟被魔猫抓出十几道血痕,难以让人置信。

    甚至是一株花草,居然也可以扎破龙阳的皮肤,吸取血液。想到这里,龙阳感到憋屈,同时深感自己的实力不足。

    拍拍怀中的小虎,龙阳略感安慰。

    本来以为会孤身在魔魂林内奋战,现在好歹有个伴了。

    明暗不定的魔魂林内,一道身影在小心翼翼的穿行。有了之前的经验,龙阳不仅要提防着魔兽,还要小心脚下的花草,行进的速度大大降低。

    没有对应的实力,龙阳不冒进。目前紧要的是选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再好好修炼一番。最好是学到新的拳法,以应对未知的危险。

    魔魂林内的环境大致相同,除了树木就是花草,花草的数量相对较少,还有凶猛的魔兽,要找到安全的地方,实属不易。

    龙阳突然发现一棵特别粗大的树木,竟需要十余人环抱才能合围,犹如粗大的石柱,坚固的城堡。这么粗的树木,现实世界中又能有几棵。

    仰面望去,十余米的高度上有几个分叉,每个分枝都有几人粗细。这上面似乎是个理想的场所,龙阳心道。

    爬树,那可是龙阳的强项。想当年,他可是在山上长大的。树,可是每天都爬的。特别和靳山学艺之时,每天都要上树几十回。十几米,虽然很高,但难不倒龙阳。

    蹭蹭蹭,龙阳手脚并用,快速的窜到树上。

    眼看着还有两三米的距离,突然一股腥风袭来,龙阳觉得自己的头脑一阵眩晕,差点从树上跌下。

    稳住心神,龙阳向上看去。我的乖乖!一个如斗大的蛇头正在树杈之处,血红的眼睛盯着自己,不时的吐出猩红的蛇信。

    我可是无意冒犯你的,事前不知这里是你的地盘,我走如何?龙阳自言自语。他刚从蛟龙出海图中悟出第一式蟒蛇出击,就遇到真的蟒蛇,不知这运气有多好!

    关键的是,龙阳呆的不是个地方,他正在爬树,此时不上不下的,实在无躲避之地。哪怕是与蟒蛇战斗,都无战场优势。这里是蟒蛇的主战场,对龙阳十分不利。

    龙阳试着退了几下,谁料蟒蛇立刻跟进,已经将龙阳视为口中的食物。

    退是不行了,只有上到树杈的位置,才能与蟒蛇对战。

    在树上,我并非就不如你!况且就剩这最后的两三米,怎么也要想办法上去!

    龙阳狠下心来,不退反进,向蟒蛇爬去。同时,他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到双手之上,随时准备攻击。

    随着龙阳的贴近,蟒蛇的蛇头竖了起来,蛇信不断的吞吐。紧接着,蟒蛇突张大口,对着龙阳吐出一阵黑雾。

    龙阳之前见识过,蛇是有喷毒能力的。而这条蟒蛇吐出的却是黑雾,如魔气一般。龙阳不敢大意,立刻在树干上迅速挪身躲避。同时双手接力,身体一纵,飞身纵向树杈处。

    如果蟒蛇是直接袭击,龙阳没多大把握能够躲过。可它用远攻,给了龙阳一个机会。

    砰!龙阳撞在树杈的树枝上,跌在树杈内。

    果然,这树杈之内真有一处空间,方圆五六米的空处。

    没等龙阳仔细观察,蟒蛇已经回旋而至,张口向龙阳的头部吞来。

    它这是要活吞了我!

    不容得龙阳多想,攻击已到眼前。

    龙阳赶紧用力躲避,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坏了!不会是刚才的黑雾。

    龙阳躲避黑雾的攻击,但提气往上飞纵时却吸了一口。紧急之下,龙阳没有在意。而此时,却提不起任何的气力来躲避蟒蛇的攻击。

    面对体型庞大的蟒蛇,龙阳无计可施,眼看着自己即将成为蟒蛇的腹中之食。以我的体格,可能只够你打打牙祭的吧!龙阳苦笑着。

    “喵呜!”怀中的小虎露出头,迷迷糊糊中叫了一声。

    这小东西,自进入龙阳怀中之后,一直在睡觉。此时醒来,真不是个时候。

    你醒就醒,还迷迷瞪瞪的,看不清形势,还不赶紧跑!龙阳苦于无力,只能大声喊道。

    奇怪的是,蟒蛇突然停止了攻击,转过身子,盯着龙阳怀中的小虎。

    面对比自己大无数倍的蟒蛇,小虎竟然不理不睬,伸出一只前爪抹抹脸,如只可爱的小猫。

    蟒蛇伸出蛇信,不停的试探,巨大的蛇头在龙阳眼前晃来晃去。一股腥气铺面而来,呛的龙阳无法呼吸。

    “喵呜!”小虎似乎感受到龙阳的难受滋味,再次叫了一声。

    再一声,与前一声犹如天地之别。声音刚落,蟒蛇立刻逃离开来,没有任何犹豫。反而龙阳没有特别的感受,怔怔的看着逃离的蟒蛇,十分不解。

    这就解决啦!巨大的蟒蛇连我都不怕,要将我作为食物,居然会怕这么一只可爱的小老虎?

    龙阳低头看着怀中,小老虎憨态可掬,并没有十分特殊的地方啊!

    要说与其他的老虎不一样,那就是它太小,身体的部分有些特别,没有别的啊!

    算了,不想这些,好歹度过一劫!

    龙阳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应该不是中毒。那蟒蛇所喷之黑雾,应该不是毒雾,而是魔魂林内的魔气。试试身体内的两大圣物,不知能不能吸收这种魔气,从而让身体恢复行动的能力。

    盏茶功夫,龙阳从树上一跃而起。果然!这两大圣物果然能够吸收体内的魔气,不仅让龙阳的力量恢复,而且又有精进。魔魂林的魔气,让其他鬼魂望而却步,对于龙阳,反而是一种滋补的东西。

    不管其他,先好好进一步学习拳法再说。没有一技之长,如何闯荡江湖!

    龙阳展开蛟龙出海图,再次将心神沉入其中。

    都说山中无日月,此时林中更无日夜,不知过去多长时间,龙阳睁开双眼。

    这蛟龙出海图非同一般,再难悟出第二式拳法。其实那画魂也只会第一式,而且是用去半辈子的时间。他若知道龙阳仅用几日就悟出第一式,非惭愧死不可。

    哪怕仅一式,已经让画魂成名良久。拳法仅有一式,力量却有悬殊。

    目前,龙阳的一拳仅有一蟒之力,而画魂可是到达了五蟒之力,差距甚大。

    无论何种招式,都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初窥门径,第二个阶段为略有小成,第三个阶段为大成致用,第四个阶段为圆满巅峰。简单点来说,就是初学,小成,大成,巅峰四个阶段。

    龙阳仅仅是初学阶段,仅有一蟒之力而已。第一式还没有学到巅峰阶段,很难参悟出第二式的拳法。

    一口吃个胖子,很难很难。一蹴而就,从来就不是正确的方法。特别是修炼,容不得作假。否则,遇见敌人那就是现世现报。

    一蟒之力,仅仅是初学的水平。况且是以龙阳深厚的身体条件为前提,才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准。

    要有所突破,容不得半点作假,只有不断的练习才是真谛。

    好吧,既然这样,没得选择,就由我来吧!

    树杈之上,方圆几米,无人打扰,正是龙阳锻炼的好地方。

    之前,打断碗口粗的树木,龙阳不觉的满意。其实他不自知,魔魂林的树木,不是简单的树木,那是吸收了无数的魂魄才成长的树木,非寻常人才能打断。况且,他还打断过盆口粗的树。

    毕竟,那些树木都是魔魂林边缘的树木,和林内并不相同。

    我就不信了!龙阳近乎入魔。

    算算半月有余,龙阳一直在练习。每天都在练习着蛟龙出海图的第一式,提高自己的击打力量。

    修炼真的有那么难吗?

    古时候都有修炼的方法,甚至还有修炼成仙的,我就学一种拳法,都那么难?

    我去,看来书上写的并不都是真的!

    嘴里虽然这样说,但龙阳并没有放弃。

    四根树杈,都被龙阳击打的失去树皮。唯一遗憾的是,一直没有伤到树干,更别提击损或击断了。

    还好,龙阳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得到提升,最起码已经接近两蟒之力了。

    要想在魔魂林里行走,还远远不够。

    要做就要做到最强,不给外人看扁;要做就要做的最好,不然就不要去这么费心费力。不是争强好胜,而是为了心里的目标。

    龙阳的双手不断的捶打在树上,每一次,都是竭尽全力,每一拳,都带着意志。每击出一拳,龙阳都被树干的阻力弹回原地,身体气血起伏。

    “喵呜!”怀中的小虎不满的叫着。

    这已经不是它的第一次,早在几天前,它已经表现出自己对龙阳的嫌弃。龙阳每次击打产生的震荡,都惊扰到小虎睡眠的享受。

    “马上好,马上好,我一定会练成的。”龙阳傻笑着,对着怀中的小虎说道。虽然他知道小虎不会理解自己的语言,但小虎是他唯一的伙伴。

    谁知他只是一厢情愿,小虎实在是鄙视他,不愿搭理他。实在受不了,小虎才会喵呜的叫一声。

    你呆还是你傻,之前不是有蟒蛇攻击你嘛,你难道不会学?一股意念没来由的出现在龙阳的脑海。

    谁?!

    龙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存在。

    到底是谁?

    还想?抓紧练吧!意念再次出现,催促着龙阳。

    “谢谢前辈指点。”龙阳拱手答谢。

    怀中的小虎,缩回脑袋,咧了咧嘴。

    攻击我的蟒蛇?除了喷出黑雾,接着就是对我的致命一击!

    狠!准!稳!

    但有被蟒蛇盯上的动物,蟒蛇就会选择时机,第一时间的出击,从不落空。不但稳,而且快,不但快,而且准。

    回想起来,龙阳一直走错了路子,走岔了方向。

    拳法,虽是从画魂给的蛟龙出海图中悟出,但一直是单纯的拳法,没有真正的领会到其中的用意。

    蟒蛇,只能盘踞于山林,怎能化蛟?

    不能化蛟,又何以成龙?

    不能成龙,又怎能出海?

    一通皆通,一解解百惑。

    蟒蛇攻我,唯我为目标,若非意外,定是它口腹之物。一往无前,才是拳法的奥义。

    蟒蛇出击,讲究的就是一往无前,快、准、狠,不给敌人任何的喘息机会。你的生命掌握在我的手里,在我的嘴边,我可以随时收割,才是硬道理。

    想到此处,龙阳双手划动,奋力击出一拳。

    轰!

    树杈上第一次出现一个拳洞,是龙阳第一次击打出来的。拳洞有半尺深,但是龙阳的又一次突破。

    这树也太坚硬了,那么长的时间,才能击打出这么一个拳洞。他想着刚入魔魂林后,他击断过盆口粗的树木,非常不满意。

    龙阳忘记了,那可是魔魂林的入口处,和这里并非一样。

    有两蟒之力了吗?

    在这里,龙阳无法印证。哪怕无数次的击打树木,都无法验证他的能力。除非,再次遇见那条蟒蛇。还是算了吧!龙阳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太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小虎?

    你究竟是老虎还是猫?哪怕是只老虎,怎会让一条蟒蛇如此惧怕?看着怀中的小虎,龙阳想着,但无法发问。

    所有的一切,皆因自己的实力不足。此次算是幸运,接着就必须由自己亲自应对了。无论是幸运还是侥幸,究根结底,只是一时。

    光有拳法,没有实战的经验,等于空谈,纯粹是纸上谈兵,龙阳深刻懂得其中的道理。

    魔魂林,这里就是我龙阳的起步之地!

    --------------------------------------------

    月余,魔魂林内一道身影不停的奔跑着,他的身后,一只三米高的魔狼厉吼着追逐。

    这已经是龙阳第五次被魔兽追杀了。

    “哎,有完没完,我跑!”龙阳稍作喘息,再次奔跑在逃亡的路上。被魔兽追杀,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拳法,真是害人,打在这些魔兽身上,简直就是挠痒痒嘛!

    一个多月,龙阳一直在魔魂林内历练,未敢太过深入。即便如此,他多次受到生命的威胁,几多次如此的逃亡。

    狼狈!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龙阳此时的处境。

    龙阳渐行之后,就遇到这批狼。

    起初,只是一匹孤狼,龙阳认为凭自己的两蟒之力,可以轻易的击败它。谁知现实与理想差距太大,不但没有击杀孤狼,反而被狼群盯上。在这期间,龙阳不但没有前进,却被狼群一而再再而三的袭击。

    还是实力不足,龙阳边跑边埋怨自己。

    那么长的时间,不但没有悟出其他的招式,而且被狼群追的那么狼狈,没谁了!

    还有怀中的小虎,每天自悠悠的睡着,根本不睬龙阳,更不体会龙阳此时的处境。“你啊!就是只笨虎!我还以为是你吓退了蟒蛇,谁知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猫,猫还是你师傅呢!”没人和龙阳说话,他只能和怀中的小虎唠叨,缓解当下的难堪。

    唠叨归唠叨,龙阳还要不停的奔跑、躲藏,躲避着狼群的追杀。

    狼群有狼王,一切的行动完全听从狼王的指令。最让人气愤的是,龙阳得罪了一匹狼,而那匹狼就是狼王,那匹三米多高的魔狼王。

    话说回来,也不能全怪魔狼,龙阳也有错。

    错在于,龙阳到达一处地方,发现一株米高的树苗,树苗之上竟然结出一颗红色的果子。

    龙阳又饥又饿,不顾其他,将果子摘入手中。

    谁知还没入口,就被一匹狼恶狠狠的扑击,至今还没捞到尝尝呢。

    至于嘛?大不了我还给你们,不就得了嘛!

    虽是如想,龙阳可不会去做。既然狼群如此追击自己,说明这颗果子可不一般,闻着就香,吃起来不知是何味道。

    按时间来算,已经三天三夜了!我去,真还没完了!

    别说魔狼王,更别说一群狼,此时一匹魔狼就可以要了龙阳的小命!

    老子要会飞,早就飞了!现在只能跑,让我喘口气!也就得亏我是人,要是鬼魂,只怕早就被你们这群饿狼撕了!

    龙阳所言不差,幸亏他是人类,如若是鬼魂,根本跑不出那么远。狼群善于群战,不仅是群攻,而且特别有计谋。龙阳凭着自己的头脑,几次跳出了狼群的包围圈。

    追逐的日子一直在持续,两日之后,龙阳无力的靠在一棵大树旁,他都不知道已经到了何处。

    是退回了魔魂林的边缘,还是又深入了,已经无关紧要。

    “呜!”远处传来狼王的吼声。

    它们知道猎物已经无力躲藏,接下来的就是胜利的撕咬与饱餐。

    跑,还是要跑!

    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要有能力,就把你们一个个的烤了吃!我的烧烤手艺还是不错的!记得以前,无论是凌峰还是朱宏远,都被自己的烧烤手艺降服了。还有天天,想到天天,龙阳不由的温馨一笑。

    也就龙阳,此时还能如此,如此想到吃的,如此想到他人。

    一蟒之力,两蟒之力,此时都已无用。在没日没夜的奔跑之中,龙阳已将自己的体力榨尽。

    不能死!是唯一的动力。

    龙阳挣扎着起身,用尽最后的力气往前方跑着。身后就是狼群,一直追在龙阳的身后。

    咦?

    魔魂林里有花园吗?

    几十米之后,龙阳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自进入魔魂林之后,一直就是粗大的树木,零星的吸血花草,凶恶的魔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花园。

    说是花园,就是一片花草树木的世界。

    龙阳拍了拍脑袋,以为是自己消耗过度产生的幻觉。

    是吗?

    是!因为龙阳闻到了一阵清香,沁人心脾。

    不管是什么地方,龙阳都要赌一把。他不顾一切的冲入花草之中,直接昏了过去。

    ---------------------------------------------

    “这里是?”龙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木床之上,木房之中。

    房子是木制的,床是木头的,哪怕身边的每一样东西都取材于魔魂林内的树木。

    我没有被狼群所杀,是谁救了我?龙阳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房子位于花园的中间,四周全是花草树木,各种各样,粉彩斗艳。有几种,龙阳认得。但让龙阳不理解的是,不同种类,不同季节的花,在此都可以看得见。

    比如,梅花,寒冬盛开,独树一枝,唯有暗香来;牡丹,谷雨之节,富贵花开,尽显优美之态。再有,菊花,采菊东篱下,秋来收获时;茉莉,香味扑鼻,流连忘返间。

    种种花色,本不相同,非一季节,竟然在同一处出现,无法让人理解。

    花园,并非花草之园,而是真正的花园。

    若非龙阳亲临奇境,真以为是海市蜃楼,虚幻之所。

    魔魂林,竟然有如此的地方,还是魔魂林嘛,简直就是人间美境!

    园有林,林有花,花有主,此地的主人到底是谁?

    “承蒙相助,请主人现身,龙阳当面感谢!”居住如此环境之人,并非常人。龙阳不以常人常礼待之,说话之间,带了些文人之气。

    “感谢!请现身!”没有得到回答,龙阳再次发话。

    还是没有人回答,龙阳没的办法。

    “既然如此,我就拜别了。”龙阳对着花木行礼,决定离去。

    虽如此,龙阳觉得非常尴尬。因为他面对的是满眼的花木,根本不知道如何离去。这里就没有路好不好!

    难道自己到了桃花岛?遇见了桃花阵?

    满眼花,皆是花,无从走,离无边。草非草,花非花,林非林,心非心。往昔计入往日,今夕换做他朝。离别苦,相见难,花开花落,人难相见。

    正当龙阳难为时,远处飘来隐隐约约的声音。忽远忽近,飘忽不定。

    “无论是花还是草,都有生命,人也一样!”龙阳不得见主人,还是要说上一句。“再者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哎!我岂能不知这般道理,你走吧!”话毕,地上的草木立刻移开,闪出一条道路,出现在龙阳的面前。

    “谢谢!”龙阳没有犹豫,直接走了出去。

    不管怎样,是这片花园的主人救了自己,避开了狼群的追杀。龙阳是个感恩的人,不会忘记未知人的恩情。

    龙阳回首,准备再次表达谢意。但,身后的花园突然被黑色的魔气弥漫,消失在龙阳的眼前。

    经历此事,龙阳对魔魂林产生很大的改观。魔魂林之内,不只是有魔树、魔草、魔兽,还有那么一处纯净的地方,纯洁的花园。

    沙漠里,也有绿洲;戈壁滩下,也有暗河;冰川之中,亦有生物;魔魂林中,亦有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