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十章 初学
    担心龙阳的人,不只是天天、于飞、朱宏远,还有血界魂盟的成员。自龙阳失踪之后,魂盟内出现短暂的慌乱。

    慌乱来自于内部,根源就是一个,狗娃,他也叫靳魂。

    谁着急,谁担心,每一个魂盟成员都非常紧张龙阳的安危。最最稳不住的,沉不下心的还是狗娃。

    不能怪他,谁叫他和龙阳是兄弟呢?!

    “东岩市已经全面戒严了,龙阳消息全无,听说是被黑袍人刺杀,生死未明。”狗娃焦急的说道。他穿梭阴阳,利用夜间偷听到局里他人的对话,回来之后就没有消停过,不断的重复着这些话。

    是魂盟决定让狗娃前往探听消息的,此时只有他才能做到。血界,是龙阳的世界,自龙阳失踪之后,再没有鬼魂能够通过血界的壁垒,与外界沟通。幸好,还有那一具棺材,一直放置在东岩市刑警大队的物证室之中。

    记得当初,龙阳为了救出天天,躺了多少个日夜,终于救出了她。那时的龙阳,是一个躺在棺材之内的少年。

    这具棺材,如今成了狗娃出入阴阳的唯一通道。

    “生死未明?那就是说并没有确定盟主死亡?”古魂问道。

    “废话,死了就是鬼魂了嘛!还用我重复!咦?对了,死了就是鬼魂了,还用我去探查他,他自己不会来!嘻嘻!我说我的兄弟不会轻易就死的嘛!”想到这里,狗娃高兴的手足舞蹈,差点蹦将起来。

    “你啊,好好向我们盟主多学习,不然你这个副盟主真的不够资格!”听到古魂与狗娃的对话,白魂终于放下心,趁机打趣着他们的副盟主狗娃。

    “话说回来,盟主虽然没有生命的威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定是遭受到一场生死大劫。我们此时应该做的,就是稳定魂盟,训练魂军,为主人的回归做好战斗的准备。”古魂是魂盟的军师,他想到的不只是眼前,还有以后。如果龙阳能够联系到魂盟,他就会做的。既然没有机会联系,无非受到外界的阻止,生死攸关。

    龙阳有龙阳的办法,古魂相信他的盟主一定会脱离险境。如今要做的,就是训练魂军,听候调遣。

    百年孤魂,孤独古魂,他经历了太多,只有他才能稳居军师之位。龙阳的决定没错,选择更没有错。

    古魂安排完之后,背对离开,但他的眉结并没有打开。

    他隐约有猜测,但不敢确认。

    凭龙阳的能力,何地能够留的住他!凭龙阳的鬼眼与穿梭阴阳的能力,何地能够让他失去联系!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深陷鬼魂之地。

    阳间,不可能,阳间的任何地方都留不住他,哪怕用尽一切方法!阴间,极有可能,是一个目前让血界鬼魂想不到以及进入不到的地方。

    无法营救,因为无法进入,无法涉及,没有一点办法。

    古魂离开时,身影略有颤动,似有无形的压力负载在他的身上,让他无法像以前一样,意气风发。有龙阳在,他只是个名义上的军师,龙阳不在,他才发挥他的作用。

    是的,那时因为有龙阳在,他才会如此。

    此时,因为龙阳不在,而他是唯一猜想到龙阳的处境之人。

    魂盟内,只有内部的成员才能体会到彼此的心意。狗娃着急,非常着急,但他急无可急,无处发力。

    当初,龙阳就给了他一个闲差,封个副盟主。真正发号命令的,还是古魂。

    原因只有一个,狗娃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母亲,他需要继续去寻找,这也是龙阳的一个心病。至今,虽然发动了整个魂盟的力量,依然没有结果。好的是,说明狗娃的母亲并没有死,还活在人世中。

    她是否还在垃圾桶中找吃的?她是否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她去了哪里?

    狗娃没有放弃,龙阳更不会放弃。

    原因之一,狗娃是自己的兄弟;原因之二,是自己的承诺,必须要践行。

    厉魂,负责整顿魂军,赏罚分明,形成一支真正有战斗力的军队,给予龙阳支持,是龙阳的后盾。他接到的命令,就是魂军,他会不折不扣的执行。虽然他也担心着自己的盟主。

    白魂,白兰的爷爷,也是魂盟中的灵魂人物,配合着古魂管理着魂盟。但他们都是几百年的鬼魂,他们知道轻重。

    他们都是龙阳在历次历练中收服的鬼魂,忠于魂盟,忠于龙阳,任阴界变换,厉鬼来袭,无法改变他们的忠心。

    魔魂林内,龙阳注视着手中的图画,一动不动。时而蹙眉,时而挠头,时而一身大汗。

    这是一副蛟龙出海图,并非拳谱,让龙阳无从下手,无法学习。

    有时候,龙阳甚至怀疑画魂,不知他到底靠不靠谱?学习一种拳法,竟然要从学画的人手中得来。而且这幅画,还是莫名其妙的一副画,有头有尾没身子的一副画。

    能从中学到拳法吗?

    稀奇古怪的事,总发生在龙阳的身边。龙阳懒得多想,目前想再多也没用,唯一重要的是,学习到画中的拳法,以备自己在魔魂林中所用。

    山中是蛇的尾部,水中是龙的头部。中间的部分,完全隐藏,没露出一点痕迹。

    显山露水!

    显山,显出的是蛇的尾部,露出的应该也是蛇的部分身体,龙阳决定就从这山这蛇开始观看。

    当龙阳盯着山的部分,他的眼前逐渐出现一幅图画,一副蟒蛇争斗的图画。一条蟒蛇,在山林中为王,捕捉着各类的动物。有些是小小的鼠蚁,有些竟然是狮子,老虎。

    蟒蛇,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一绞一缠,无物不可摧毁。

    虎有虎之力,犹如猛虎下山。狮有狮之能,乃是百兽之王。但它们在蟒蛇缠绕之中,竟无力回环,最终丧命。

    虎之力,为猛劲;狮之力,为冲劲。但蟒蛇之力,实为以柔克刚,以力罚力之所在。

    龙阳捧着画作,进入物我两忘之中。

    他现在,并没有学习到拳法,而是在领会拳意。

    拳法,比比皆是。自古以来,太多的拳法存在,但领会拳意者寥寥无几。

    龙阳不会拳法,但他在参悟拳意。

    半日过后,龙阳睁开眼睛。原来如此,龙阳自言自语的说道。

    此画卷,包含着拳法的意境,只有领会了意境,才能够学的会拳法。而且,一蟒之力,可比狮虎。注重的并不是拳法,而是拳意与拳力!

    到此,龙阳没有犹豫,立刻再次进入到难得的顿悟之中。此种玄妙,稍纵即逝,龙阳稍微清醒之后,立刻再次进入其中。

    蛟龙出海,说是拳法,那是他人参悟的,但龙阳从中得到的并不相同。拳法重要还是拳意重要,力量重要还是意境重要,只有后者。

    龙阳鱼与熊掌兼得,不但得到了力量的奥义,而且得到了最根本的拳意。

    一蟒之力,可以降虎狮,那两蟒之力,三蟒之力呢?

    蛟龙出海图!龙阳不似之前死死的盯住,而是模糊的观察,脑海中的画面没有停止,拳法的演练随之显现。

    半日之后,龙阳缓缓睁开眼睛,腾身弹起。

    顿悟,有时只是片刻,但龙阳有半日之久。

    就试试这蟒拳!

    龙阳充满信心,顺手一拳向身边的树木击出!

    “呼!”拳风呼啸,犹如蟒蛇出动,咬向前方。

    碗口的树木微有摇晃,但树皮都没有破损。

    “咦?这?”龙阳挠了挠头。这可是自己在蛟龙出海图中悟出的第一式,怎会没有效果。

    第一式,蟒蛇出击!完全是按照画作上领悟而来的。

    难道是?

    龙阳再次将心神回到之前的画面,片刻之后,龙阳再发一击。“咔!”碗口大的树木应声而断。

    是了,是那种意境,是那个拳意!龙阳高兴的挥了挥拳头,非常高兴。

    但当龙阳看着碗口粗的树木时,又有些沮丧。练了那么长时间,才打断这么细的树木,怎么回事?!

    还好,以之前的能力,打断木头还需一番努力,现在一拳就可以打断,也算是进步。龙阳心里想着,安慰自己。

    龙阳不知,魔魂林的树木岂可轻易就能够打断。他打断这一棵碗口粗的树木,至少需要一蟒之力。若非之前的底子厚,他差的远着呢。

    初学如此,其实已经让龙阳所获不小。换做他人,定然欣喜不已。

    而龙阳不会,他知道他的敌人如何强大,也知道他的目标有多大的困难。因此,他不满足。

    再来!

    龙阳不断的挥拳,不断的击打着身边的树木。

    有天,龙阳停止揣摩,有天龙阳在锻炼,在挥拳。

    十日之后,龙阳屏息挥动右拳,带起丝丝的拳风,拳风凝聚,隐约中竟有蟒蛇蛇头出现,呼啸中向着远处击出。

    盆口粗的树木猛然断裂,倾倒在森林之中,怦然带起一阵清香。

    终于成功了!

    十日,十日之内从碗口粗的树木到盆口粗,进步很大。那拳意随着龙阳的不断摸索,很有进步。

    龙阳瘫倒在地上,这一拳,用出他身上所有的力量,他虚脱了。

    龙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疲惫的呼吸。突然,一股清香进入他的脾肺,滋润着他的肌体,让他立刻恢复了气力。

    这清香来自哪里?

    龙阳观察着周围,未见异状。

    若不是?

    进入魔魂林以来,只有魔魂林树木周围才有花草,莫非是树木倾倒之时砸毁了花草?

    真是!

    被龙阳击断的树木周围,几株花草,暗暗的发出着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