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九章 查无可查
    魔魂林,对于龙阳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也是一个极其凶险的区域。在阴界存活之鬼魂,深知其中的危险,更不敢涉足,哪怕是四大鬼王。

    龙阳被逼无奈,唯一的脱身方法,就是进入无任何鬼魂敢进的魔魂林。

    魔魂林,横跨四大鬼王的管辖区域,而且更大,大的超越了阴界鬼魂的认知。究竟有多大,任谁也说不出来。

    东皇,四大鬼王之一,他还在不停的修炼,以求能够跳跃出阴界,进入更广阔的区域,为自己的来生做准备。

    简单的鬼魂,经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可能会自然而然的转世投生。越是特殊的鬼魂,越是强大的魂魄越不易重新为人。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前生太过强大,产生太多的因果;另一方面,他们死后带有巨大的怨气,难以消除,无法去除心中的魔障。若重新为普通人,怎会接受?!

    龙阳仅仅踏入魔魂林的边缘地带,离深处差了千万里,他哪知其中的凶险!

    仅仅魔魂林的入口,就迎来异常的冰冷,非常人能够承受。龙阳选择在此学习拳法,无非是为了应对魔魂林内随时而至的险情。

    活着,是他目前唯一考虑的问题。只有坚持,只有活着,才有以后。以后,才是他追寻的目标,是他的最终目的。

    -------------------------------------------

    龙阳去了哪里?谁也不知!

    朱宏远与天天亲自到车站去接,并没有接到龙阳。失去消息的,不知龙阳一个,李阳同样没有任何的讯息。

    一次平县之行,一次秘密任务,失去了两个重要人物的行踪。一位是身为便衣的龙阳,一位是身具秘密任务的李阳。

    从客车乘客提供的情况,可以认定一件事情,就是龙阳遇到了敌人,黑袍人的刺杀。仅限几人知道黑袍人的存在,朱宏远是其一,于飞和天天是其二。

    难道龙阳被杀了?

    绝无可能,不用朱宏远多说,天天就第一个给予否定。

    那龙阳去哪里了?谁都给不出答案。

    至少,大家都确定一个结论,龙阳遇见麻烦了,很大的麻烦,性命攸关。

    查?无法查起。按乘客们的描述,他们根本没有过多注意车上有这么一个乘客。只是模糊的记得,是一个年轻人,一路无言,像是一直望着窗外。

    坐在龙阳旁边的乘客说,他和这个年轻人搭讪过,但没有得到回答。后来,就爱理不理了。

    不过,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年轻人似乎非常焦急,似是着急赶路,不知是不是家里有急事。

    听到此处,天天的眼泪控制不住,悄然滴下。

    她后悔,因为她知道龙阳为何着急赶回来,就是因为自己。若非自己故意刺激龙阳,他就不会回到平县。不回到平县,就不会在归途中遭遇刺杀。

    至于后来发生什么,客车上的人,谁都说不出所以然来。

    路上出现的凶险,让乘客们异常恐慌,忘记了许多的细节,无法描述当时的状况。

    况且,龙阳做的事情,他们根本无法见到。龙阳是将暗杀自己的黑袍人引至荒野,才予以格杀,其他人无从得知。

    龙阳的行踪,查无可查,渺无踪迹。

    至于李阳,在平县时就失去联系,更无法查找。

    安排李阳和龙阳一起回到平县,其实是朱宏远的主意。因为龙阳和他无话不谈,其中就与李阳有关。

    此次前行,是应龙阳的要求,让李阳一起前往的。过往的种种,不过是龙阳的借口,放松李阳的警惕。

    李阳,并不是之前的李阳,他的身份至今属于保密阶段,甚至连朱宏远也所知了了。

    李阳对于李村的感应,已经证实了龙阳心中的部分想法,此行并非一无所得。

    但,这些仅限于龙阳一人所知,其他人无法知道详情。

    “朱叔,你说龙阳会不会、、、?”担忧的话,天天只敢说一半。才几日,天天显得异常憔悴,黑眼圈一圈套着一圈,人明显变得消瘦。

    “会不会?还不是你自己太过倔强,非出个定亲的馊主意!这可好,不但没让龙阳吃醋,反而让他消失了!”天天已经后悔的要死,朱宏远还在她的心头撒一把盐,这样的叔叔真是天下难寻。

    朱宏远担心龙阳,并不亚于天天。但朱宏远相信龙阳,相信龙阳能够逢凶化吉。况且,现场以及周围数十里并没有找到龙阳的尸体,他确定,龙阳命大着呢!

    面对天天不断的询问,让他心里越来越乱。朱宏远不顾辈分,不顾天天的懊悔,时不时利用天天的问话,打击着天天。

    话说回来,这主意确实是天天自己出的,搞什么和于飞的定亲仪式,让龙阳不得不回到平县表明心迹。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亲没定成不说,反而让龙阳被黑袍人埋伏,半路遭遇刺杀,至今消息全无。

    不杀杀这丫头的威风,过时就没有机会了!朱宏远心里暗道。

    也就是他,他还有心情和天天打趣。换了别人,还不急死。由此看出,朱宏远对龙阳,抱有极大的信心。

    这小子死不了,哪有那么容易死!

    懊悔的不只是天天,还有于飞。于飞这几天想死的心都有,虽然结果未知,但他一直后悔。

    耳根怎么就那么软?!让我装我就装,装啥不好,装什么订婚,哪怕让我装孙子,也不至于让我现在那么难受!

    后悔归后悔,于飞还不能像朱宏远那样打击天天,她万一想不开,自己责任就大了!那可是老大的女人,老大没有消息,大嫂再出意外,那你还死不死!死不死!

    “别听朱队的,他比你还担心龙阳呢!”单位之外,林荫道中,于飞劝说着天天。于飞看见天天从朱宏远的办公室内哭着出来,赶紧跟了过来,心道,可别出什么意外。

    “我知道,可他究竟去了哪儿?不会因为我和你的假订婚而想不开吧?”天天哭着鼻子,不住的抹着眼泪。

    哎!恋爱中的女人真的变笨!不是已经有了初步的消息嘛!龙阳是被黑袍人的刺杀才会失踪的,那么快就忘记了?!

    况且,老大才不会是那么小气的人,也就你才会想不开。我当初就不同意这样做,你还拿龙阳来要挟我,现在后悔了。两人之间最珍贵的是什么,是信任嘛!于飞心中如是想,可并不敢说出口。他可是深知天天的暴脾气的,吃尽苦头了。

    “不会,我们不是一直都在查嘛!”于飞不多说,偷偷抹了一把干汗。

    “他不会偷偷的去找白兰吧?”天天仿佛如梦初醒,脑袋开窍,突然的向于飞问道。

    这?哪跟哪啊!好歹你是一名刑警吧,连最起码的推理都上过线了。龙阳去找白兰,幸亏你能想的出来!

    “龙阳生死未明,你真会想。”于飞无法正常的回答问题,只能应付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可奈何。

    此时的天天,不会理会任何人的质疑,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她是过于担忧龙阳的安危,才会有稀奇古怪的想法。因为按照正常的思路,龙阳必定深陷陷阱,性命危机。所以,她宁愿相信龙阳去找白兰,也不愿意看见龙阳受困,置身危险之中。

    龙阳的失踪,折磨着天天,也折磨着每一个与龙阳熟知的人。“天老大,我去查案了。您老先忙!”于飞说完,赶紧往队里跑去。

    再和天天一起,他真的相信自己会成为一个神经病,最起码是精神有问题的人士。

    还有很多的疑点需要核实,还有靳村的案子要查。23户,67条人命,始终是压在所有人心上的一座山!

    特大的案件!东岩市仅有的特大案件,重重的轰击在每个参战人员的内心。可如今,嫌疑人,查无可查,没有任何头绪。

    唯一的,就是可能是黑袍人所为。但证据呢?一点没有,黑袍人呢,影子都不见。

    剩下的,就是矿场也许与靳村街有那么些联系。朱宏远决定,此时此事只能秘密的进行,工作组已经进驻。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进展。

    因为,靳村街的居民对于这个矿场毫不知情,一点都不了解。凌峰作为秘密工作组的组长,同样无计可施。以他的身份,靳村街的人不会隐瞒他。

    靳村街的人,是由身居大山之内的人搬来的,他们本来就与世无争,身居避世,怎会知道东岩市的靳村矿场呢?

    再者,靳村矿场,也是存在久远的一处地方,很少有人踏入,外界并无过多了解,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侦查的工作几度受阻,收获微乎极微,压力时刻存在。压力不一定能够摧垮人的身体,有时却能够左右人的意志。

    工作中,有人动摇过,怀疑过,埋怨过。之所以这样,因为有传言在民间出现,影响了大家的斗志。

    谁也说不清传言的出处,但真的在散播着。

    矿场并不是矿场,地底下是一座皇室的墓葬。矿场人为何死亡,是因为他们惊扰了亡灵!

    为何破不了案,因为警察拿鬼魂也没有办法!

    此类种种,充斥着整个东岩市,对着参战人员袭来。

    真是鬼魂作祟,谁又能本事破案?!

    关键的时刻,龙阳失踪了。

    失踪之前,龙阳还破坏了东岩市两处老井,虽说之后莫名恢复了,却坏了东岩市的风水,是报应来了!

    说法,屡屡袭来;压力,无刻不在。

    朱宏远及时调整着侦查的思路,同时,他同样统一着大家的思想。总之,所有人最终回到一条战线上来,只为案件,查无可查,也要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