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六章 什么都不会
    去魔魂林?

    琴棋书画四魂有三个反对,琴魂说完过后,并没有发表意见。而琴魂确是始作俑者,是她和龙阳提及此事,并得到龙阳的认可。

    魔魂林,是鬼魂入魔的地方,不只是鬼魂,连孤魂野鬼都望而却步。更有甚者,四大鬼王也不敢染指,不敢妄想将魔魂林纳入自己的管辖之内。

    之前有鬼魂进入吗?

    有,但没见过出来的!

    但,龙阳为了以后的计划,竟然选择了此地。

    琴魂的几句话,惹起其余三魂无尽的愤怒,一起向琴魂问罪。

    “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主人竟然选择此地。”琴魂为了消除其余三魂的怒火,歉意的说道。她说的不是她的真心话,如果她不想龙阳进入魔魂林,她就不会告诉龙阳有这么个地方。

    “别争了,我意已决。”龙阳说话,暂时平息了一触即发的战斗。以前可能是口头之争,为了龙阳,他们真的可以打将起来。

    “我知道主人身负特殊能力,可那魔魂林非同一般,无从知道里面聚集了什么鬼魂?”琴魂说道。

    等琴魂说完,棋书画三魂杀人的眼神略有缓和。这还是句中听的话!三魂暗道。

    “管他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去试试!”龙阳笑道。

    “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类型!”琴魂拍手高兴的喊道。

    琴魂刚说完,刚刚渐灭的怒火重新升腾起来。若非龙阳在场,三人真想立刻掐死琴魂,虽说难以真正的掐死。

    “主人,您怎么对付魔魂林里的鬼魂?”在龙阳面前难以对付琴魂,只能从源头上找原因。棋魂拉扯着身边的书画,向龙阳问道。

    “我,我,我、、、”龙阳一时无法回答。到了这阴界之后,自己既无法联系到血界的魂军,又无法施展鬼眼之能。唯有的,就是身具两大圣物,而这圣物与自身融合之后,不但不能给鬼魂带来威胁,反而是无尽的帮助与好处。

    “主人,您行动之前没个打算,或者说计划?”棋魂见到劝说有望,立刻屈身问道。

    “我、、、”真是个愁人的问题,龙阳差点挠破脑袋。

    “恕我冒昧,主人,您会什么对付鬼魂的方法。换句话说,您会什么功夫?”书魂忙不迭的进而问道,他的原意就是解释一下。但他刚说完,就被棋魂一脚踹到一边。刚才本是劝说主人,差点被他搞成了嘲笑主人。

    “我,我、、、我什么都不会!”龙阳连续两个我字之后,无奈的回答道。他算来算去,真的什么都不会。所有的特异能力都已消失,自己还会什么,近乎一无所有。算算也有,那就是医务兵,能救治鬼魂,挽救伤害,归于救死扶伤之列。

    “我救你们的算不算?”龙阳心虚的问道。他这个盟主够丢人的,作为魂盟的盟主,竟然连捉住鬼魂的能力都没有,真是贻笑大方的事情。

    “额~这个好像不算吧!”被踹在地上的书魂又爬了起来,慌忙的回答道。这次,他没有被踹,因为他回答得当。

    “那我真的什么都不会了。”龙阳有些颓然,刚刚燃起的战火就被三魂浇灭了。

    “所以说嘛,主人就不适合去那什么魔魂林,不就有什么通往墓城的入口嘛!谁信啊!”得到认可的书魂再次发言,以饱满的激情向龙阳描绘魔魂林的情况。

    龙阳初听时并不在意,可仔细一回味,他注意到墓城入口这四个字。“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魔魂林有墓城的入、、、”书魂的那一个口字还没有说出口,又被一脚踹了出去。这次踹他的不是棋魂,而是画魂。因为他再也受不来这个气,一向被誉为智多星的书魂,此次竟然成了多嘴的长舌妇,难以让他忍受。

    “我听到了,有进入墓城的入口!”龙阳说完,看的不是下面的棋书画三魂,而是身边的琴魂。龙阳有感觉,自己像又被人牵着鼻子走,走入未知的领域。但这是阳谋,而非阴谋。幕后以及实施者不会是琴魂,而是另有其人。他们只需将这些告诉四魂,龙阳就不得不入套。

    涉及到墓城,龙阳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我现在什么都不会,你们教我吧!”龙阳诚恳的向四魂说道。没有什么,不需要顾忌,龙阳放下盟主的架子,虚心求教。不只是现在,他之前就这样做过。他向古魂、白魂、厉魂都请教过问题。起初他们并不适应,时间长了,大家都习惯了。而在以后的接触之中,魂盟的人更加信服这个年龄不大的盟主,时刻听从他的指令。

    “教您,咱们可不敢!况且主人身怀的本事远远的超越我们四人,否则怎会被主人轻易的收拾。”四魂的回答不无道理,又另有深意。一方面,龙阳确实是收复他们的人;另一方面,他们可真不敢教,若龙阳真的去了魔魂林,他们的罪过就大了。

    “你们四个!哎!”龙阳手指点过四人,真是有点无可奈何。但他理解四魂的心意,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避免让自己涉险。

    收复琴魂时,棋书画三魂就用出了锁魂阵,那是从困龙阵或者说是锁龙阵演化而来的。起初,是三个武者布置阵法,集三人之力共对一人。一人之力乘以三,就是三倍之力,按四人武力大致相同来计算,几乎无人能够逃脱必杀的结局。

    四魂,排除掉琴魂,其余三魂都应该修炼过,至少有一技之长。他们此时的拒绝,不为别的,只为龙阳的安危。

    四魂虽然嘴里拒绝着,但是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教还是不教?十分难以决定。教,主人龙阳就会冒险进入魔魂林;不教,进入魔魂林就有死无生。哪怕教了,都没有多大生还的希望。

    哪有人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学会功夫?

    龙阳不是鬼魂,在阴界之内是鬼魂形态,但毕竟是人,实实在在的人类。

    “再问一句!教还是不教?!”龙阳不得不拿着脸色,生气的喝道。龙阳的身体没的说,已经强化到一定程度。底子更不低,自小和靳山学习,每天的上山下山,每日的特殊训练,使他掌握到不一般的知识与技艺。但,武功与修炼,龙阳是一窍不通,什么都不会!

    特别的是,古时的武功,与龙阳的认知相差太大。

    龙阳生气,无非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不为吓唬住四魂。四个老鬼,怎么能看不出龙阳的用意。龙阳本来以为有四宝,现在有些许后悔,有些事情还真瞒不住他们。

    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会!这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说出口的,作为盟主,更难!但龙阳说出来了,而且不止一遍。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传统美德嘛!

    “教!”琴魂再次走了出来。是她说出魔魂林的,是她让龙阳有了被人操纵感觉的,是她诱导书魂说出墓城入口隐秘的。但,她的身份特殊,她不但是魂盟分舵的一员,也是靳山留下的一步暗棋。

    换做他人,龙阳不会盲目听从,更不会毅然决定进入魔魂林。但,龙阳信任义父靳山,一直,从来不会改变。

    “好啊!你会什么?”终于有一个领头的,龙阳当然欣喜。

    “我会弹琴啊!”琴魂宛然一笑,百媚丛生。

    “你?!你不会教我弹琴吧!”龙阳从山顶跌倒山底,从喜悦瞬间坠入失望的谷底。堂堂男子汉,总不能用弹琴来教化鬼魂吧,就是对牛弹琴嘛!对方可不是牛,而是魔魂林内未知的鬼魂。

    “我这琴,可不是一般的琴!”话毕,琴魂娇手轻抚,面前立刻出现一具古香古色的琴。

    当琴魂拿出琴后,棋书画三魂立刻捂住耳朵,用眼神频频示意龙阳。他们定然是领教过琴魂的琴音,无法承受才会如此。

    “主人,小心喽!”琴魂媚然一笑。

    龙阳看得见,三魂不住的对着自己眨着眼睛,但龙阳不解其意。难道说琴魂的琴音如此之差,还是三魂听的太多,腻到无法入耳?

    琴魂眼帘微闭,置身于无物之境,双手温柔的置于琴上。此刻,所有的荣辱与危险皆不存在,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撼动琴魂,她就是琴,琴就是她。

    无物,无人,无境,无扰。

    流水般的琴声随着琴魂手指的跳动跃入龙阳的耳中,如溪水清流,如花落无声,如月照林间,如深夜美人浅眠。

    龙阳沉浸在这如水如月的琴声之中,完全的忘却了自我。他仿佛回到了当初的靳山山林,春暖花开,秋来叶落,如此自然,如此让人放松与释怀。

    突然,琴声转而变得急促,如暴雨,让人来不及躲避,无处藏身。

    龙阳的身体随着琴声的变换突然一颤,他眼前的一切完全变换。眼中,皆是五指山峰坍塌的场景。山村的人在仓皇中躲避山石的坠落,在奔跑中避让着地面的陷落,在死亡的危境里挣扎着,求一丝活命的机会。

    “三婶,您小心啊,快跑!”

    “二叔,快躲,石头在您头顶,快!”

    “大爷爷,快,您老快啊!您脚下的地面已经裂开啦!”

    龙阳着急的喊着,他伸手要帮助他们,但始终无法触碰到他的亲人。

    大厅内的龙阳浑身是汗,双手拼命的抓着,他的身前没有任何东西,他也抓不到东西。但他还是用力的去抓,希冀拯救着受苦受难的靳村的亲人。

    “琴魂,够了!”棋书画三魂的双手不敢离开双耳,但他们一直奋力的呼喊着。他们之所以提前捂住双耳,就因为他们之前领教过这琴音。但此次,远出他们的预料,琴魂简直是拼尽全力的去催动自己的琴力,让龙阳无法承受。

    琴魂仿若听不到三魂的喝止声,双手在琴弦上不停的剧烈拨动,手指间不泛白色的魂力飞溅。操纵着琴力,琴魂耗费巨大的魂力,她此时同样并不好受。

    龙阳什么都不会,用不着琴魂拼命去教吧?!

    难道?

    三魂头上冒出冷汗,立即决定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去制止疯狂的琴魂。